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6章玉牌
    说到这他叹了口气,又说道:“先前我还以为那些什么妻妾,都是嫁给了你的弟子的,所以我一直很疑惑,怎么可能由我来承继他的妻妾呢。不过我听说,北方游牧民族有一个习俗,兄弟的妻妾在兄弟死后,是可以被其他兄弟所承继下来的。包括他父亲的妻妾,只要不是他的亲生母亲,其他的妻妾都可以承继下来。这是一个家族的惯例,从而成为这个家族的执掌者,原来不是那么回事。”

    天仙儿抿嘴笑的:“你想什么美事呢?那是人家游牧民族,关你什么事?不过你现在已经成为外门堂主,属于外门大弟子的所有的财产和他的侍妾也都全都归你了。”

    “在什么地方?”卓然兴奋地搓手,他倒对那些妻妾兴趣不大,最关键的是有若干财产,那不就让家里咸鱼翻身,一举成为土豪了吗。

    不料天仙儿的回答让他大失所望,天仙儿说:“他的这些东西都在辽朝南边的幽州城里。”

    卓然愣了一下,不解的说道:“不对呀,他既然是你们天池宗南门的大弟子,为何要设在辽朝幽州去了呢?”

    天仙儿点点头说:“是呀,这也是不得已的,因为在天池宗设门派的时候,还是五代十国,那时燕云十六州一带还属于中原管辖。后来被割给了契丹人,才归入了辽朝的版图。但是历代掌门人却不想把它转移到宋朝境内来,或许骨子里便有一种光复疆土的企盼吧。潜意识的认为幽州还是属于中原的地界。天池宗也没有去管这些疆界的事,反正是南门内部的事务,南门掌门自己可以决定,他们是不插手的,由此他才一直设在了辽朝的南京城里。”

    卓然苦笑说道:“那意思是我要享用这些美眷,还得跑到辽朝幽州去?我能不能把那些东西都搬到大宋的境内来呢?”

    天仙儿淡淡一笑道:“你要是喜欢,可以呀,不过前提是,你得成为南门的掌门人,我是没兴趣把它搬过来的。”

    卓然笑容僵了一下,他觉得,说这话时天仙儿有些醋意。赶紧摆手说道:“我就开个玩笑而已,我才没啥兴趣呢,他就算近在眼前,我也懒得去看一眼。”

    “那些美眷美妾本来就是你的,你爱用不用,别人管不着。”

    卓然赶紧调开话题道:“对了,我做了你的师弟,我不需要把我射天狼指法交给你吧?”

    “你要愿意教,我当然很高兴。但是你说了,你必需要得到你师父的同意,所以我不会勉强的。在你见到你师父,并且得到他的同意之前,你都可以不用考虑这件事。”

    “我师父他老人家行踪不定,我也不知道在哪去找他,就要看运气了。”

    “本来就是这样,谋事在人成事在天。”

    卓然又问他:“还有一件事我想明确,我这个什么外门大弟子,要不要管什么事啥的?我可没那个时间,我还有县尉那一大摊子破事,还要管一大家子人吃喝拉撒睡,我可没工夫去管外门那些人。”

    天仙儿笑了,说道:“我知道你是个大忙人,不会给你太多的事,你要想管,外门弟子的任何事你都可以管,你要不想管,他们也不会来烦你。你下面有香主,一些琐碎的事情他们就定了,他们定不了的才会来找你。”

    “外门弟子人很多,三教九流都有,你这堂主下面还有三个香主,分别管上九流、中九流和下九流的人。日常的事情他们自己定,重大事情就必须要请示你,否则,如果一旦该请示的没有请示,他们擅作主张了,你是完全可以处置他们。我知道了,也会严加处置,绝不姑息,所以他们会审慎对待的。”

    “那最好不要来找我,他们自己定就行了。”

    “那可不行,有些重大事情还必须你拍板,当然你要定不了呢,可以来找我,但是我肯定会采纳你的意见。”

    “哦?这么相信我。”

    天仙儿笑得很甜:“因为我觉得你对事物的判断,比我看得更深邃,更远,你做出这个判断,绝对比我做的更好,所以我会要求他们按照你的决定办理。”

    卓然耸了耸肩,说道:“那就多谢了,对了,你说把九流分为三派,怎么区分法?”

    “上九流就是,在朝中为官或者衙门为吏,自然也就是官吏,另外还有有功名的读书人,虽然他们不在朝为官,也不在衙门为吏,但是身有功名者,都属于上九流。而下九流则是身不由己之人,包括所有的丫鬟、老妈子和男仆,包括青楼卖身中为奴为娼的人,只要是自己的身体自己不能做主,那就都属于下九流,而中九流是介乎两者之间的所有人。”

    卓然点点头,忽然问道:“那军中的兵卒呢,他们似乎也是身不由己啊,也要被管束。”

    “那个不算,兵卒将士那是特定的职业,他们的身不由己跟卖身为奴是两回事,军营中的军妓就属于下九流,归下九流管,这三派各自有自己的香主统领。三个香主受你指挥。这三个人,我会让他们来见你的。有一句见面相认的切口,这切口我等一会儿会教你,见到什么人用什么切口,你说了,他就知道你是不是本门中的人了。而且他有信物,是一块绿色的玉牌,信物和切口同时对上,就能证明他是什么人。”

    卓然问道:“掌门和护法是不是也有玉牌呢?”

    “当然有,天王和金刚两大护法的玉牌是一样的,都是白色,用内力催动之后,上面就会出现一尊神像,那是宗主,所以他们代表宗主心思,这个玉牌是最神圣无上的。接下来六大掌门,都有黄色玉牌,能发出黄光,但是没有任何图像,用内力催动之后,能发出黄色的光芒,也是非常珍贵的,一般的玉做不到。接下来是堂主,也就是你这个级别的,使用的是红色的玉牌。你的下属,也就是三个香主,分管三教九流的,他们使用的是绿色玉牌,再下去是各小旗,数量不定,使用的是黑色的玉牌,内力的催动下都能发出相应的光芒。”

    卓然说道:“我的玉牌呢?”

    “我不知道你今天会答应加入天池宗,所以没带着。放心吧,下次我给你带来的,如果我有事来不了,我会叫梅香给你送来的。”

    说罢,回头看了一眼,梅香竟然有些慌乱的躲闪着她的目光。

    卓然笑了说:“那就有劳梅香姐姐了。”

    梅香赶紧俯身一礼说道:“弟子不敢当,师叔言重了。”

    卓然一听这话,不由愣了一下,对呀,自己现在是她师父的师弟,可不就是她师叔吗?这样一来,反倒在两人中间生了许多隔阂。

    卓然转头对天仙儿说道:“马上要过年了,你有什么打算吗?若是我没有地方可去,便到我家过年好了。”

    天仙儿抿嘴一笑说:“我堂堂掌门人,还会没地方可去?再者说了,身为掌门,一刻都不得安宁,好多事情要去处理,即便是过年,也不得空闲。哪像你那么逍遥自在。我跟你喝完这顿酒,也算一起跨年了,过了腊八就是年嘛。然后我就要离开一段时间,有重要的事要去处理。你要是有什么话可以捎书信给我,可以给胡掌柜,他是你的手下,也是我们天池宗南门的人,你如果要紧急见我的话,他们会立刻飞鸽传书,我会赶来见你的。不过我相信,你的能耐比我强,办法比我多,遇到什么问题你都能解决,真要用到我的时候其实并不多。”

    卓然笑了笑说:“你这算是夸我呢,还是推脱责任?”

    “都算是吧,我也想忙里偷闲,有你这个能人帮我料理外门的事物,虽然只是处理重大事项,我相信就已经很多了。”

    这顿酒喝完,他们返回湖边酒楼,将那胡掌柜叫来见了面,交待了卓然的身份。胡掌柜赶紧恭恭敬敬的施礼,送走了她们之后,卓然回到了住处,有些醺醺然了。

    他敲开院门,开门的是一袭鹅黄色的衣衫,背着手,俏生生站在他面前瞧着他的云燕。

    卓然很是吃惊,说道:“你怎么来了?”

    “给你送你的东西呀。”

    “什么东西?”

    “你这人可真心大,年初拟定的玻璃镜片,找波斯商人定的。你忘了?这也难怪,又不是你掏钱,你当然记不住。”

    云燕撅着小嘴望着他,一副很不高兴的样子。

    卓然一拍脑门说道:“实在抱歉,我忙昏头了,也可能时间过得太久。对了不是说好了三四个月就到吗?怎么到了现在才送来?”

    “他能有命回来,把你东西带回来就不错了,你先进去吧,他在你的院子等着呢,正在跟你父母聊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