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9章指点
    傍晚。

    卓然刚到家,门房大嫂就告诉他说,有人前来拜访,是个美貌女子,说有急事。

    卓然愣了一下,心头不由一喜,莫非是一年前分手的婵娟姑娘不成?

    想到这里,赶紧三步并作两步,来到门房的屋里定睛一瞧,不禁有些失望,并不是婵娟姑娘。不过好在虽然不是婵娟姑娘,但是这位姑娘也确实如门房大嫂所说是一个美女,也没让他失望。而且这女子也是他希望见到的。她就是天仙儿的内门弟子,梅香。

    只见梅香手里拿着一个锦盒,正端坐在一把楠木交椅上。看见卓然进来,梅香赶紧起身,长揖一礼道:“见过公子。”

    因为旁边有大嫂,所以梅香没直接称呼卓然天池宗的职位。而是还像以前那样叫他公子。

    卓然到时更喜欢梅香这么称呼自己,觉得很亲切。拱手还礼后,微微一笑说道:“姐姐怎么来了?快快请坐。”

    两人分宾主落座,卓然对着门口站着的大嫂轻声道:“大嫂麻烦你去提壶茶来。”

    访客有的说话时间长,有的则是说一两句话就走,所以也不是每个访客来都要备茶的。因此大嫂一直站在旁边等着,听卓然这句话,便赶紧答应出门去了,

    趁他出门,梅香这才从把手里的锦盒递到卓然面前,说道:“这是你堂主的新牌。凭借这个新牌就能确认你的身份,不过这令牌需要用内力催动它才能够发出红色的光芒,你不知道有没有内力可以让他发出光芒呢?”

    卓然说:“我不清楚啊,我没有练过武功,可能没有吧。”

    梅香说道:“可是师父说,你的体内有很怪异的武功,上次……”

    她刚说到这里就止住了嘴,看了看门外,然后举起了自己的手,比了一个手势——竖起中指。

    卓然看见一个美女对自己竖中指,顿时瞪大了眼。

    不过,随即他就会意,梅香是在展示卓然在地宫中使用射天狼指法连杀三位高手的事情。那种神奇的武功,如果没有神奇的内力作支撑,很难令人信服,可是,包括梅香,都亲自检测过卓然没有内力,不知道他是怎么施展出那样诡异的武功来的。

    卓然赶紧点点头,看梅香竖着中指的样子,再看看她娇美的脸,总觉得有种犯罪的感觉,赶紧撇开目光,说道:“这不是一回事,我施展那种功法不需要内力,你们这需要内力来,我可做不到,那怎么办?”

    梅香笑了,说道:“师父也想到了这一招,她说,既然收了你为师弟,就应该替师父教你一点武功才对,不然可就白收了。由于师父忙于事务,没空来传授你,特命我来教你一套内功心法,你按照这套内力功法来修炼,经过一年半载,或许就能够催动玉牌发光,可能光还不足够强,但是只要能够显示一点光亮就足矣。”

    卓然听到梅香说又是一年半载,头都大了,说道:“我可没那么多精力去学什么武功,这心法又要天天练,我是最头疼去做这些事的,能不能有其他的变通方法,比如开个证明什么的?”

    梅香咯咯地捂嘴小声笑了起来,摇头说:“这可不行,师父说了,让我传授你武功,那就必须传授。而且,你学了这基本的内力,将来举一反三,有强大内力做支撑,学其他武功就简单了,要想有所大成,必须耗费足够长的时间和足够多的精力,你一定要抽出时间来练才行。”

    “行吧,那怎么教我呢?——要不要沐浴更衣?。”

    卓然眼见推脱不掉,索性便答应了,末了又促狭地调侃了一句。

    梅香一本正经的说道:“那是当然,这是本派至高无上的武功心法,只有内门弟子才会,外门弟子是不传的。你是师父的师弟,师父代师收徒,所以才传你,切不可轻视。”

    “听你这话,好像我不是你师叔,你到成了我师娘似的。”卓然笑道。

    梅香不禁俏脸一红,微微低头道:“弟子失礼了,请师叔见谅。”

    “失什么礼。走,到我院子去,你教我。”卓然先一步站起身来,带着梅香出了门房。

    到门口碰见正提着茶壶过来的大嫂,卓然道:“不用倒茶了,她今天有事跟我到里屋去说话,你不用管,如果太晚啦,我让她直接翻墙走就行了,她会武功,不用走大门,你不用等着给她留门。”

    大嫂不禁莞尔。来拜访卓然的都是门前进门前出,从来没听说谁要翻墙。而且翻墙的居然还是个美貌女子。好好的大门为什么不让人家不走却翻墙而出?不过卓然这么交代,她也就答应了。

    卓然带着梅香来到了院子。问道:“你教我的这功法,场地要不要很大?”

    “不需要,一间小屋子就可以,但最好是安静的不要让他们打扰。”

    卓然想了想,说道:“我屋子经常有人来,不是来跟我说话聊天,就是来找我讨酒喝。所以在屋子里恐怕不是很放心,要不我带你去一个地方。这地方偏僻,应该没有人打扰。”

    梅香道:“是你那满是尸体的后花园吧?”

    卓然吃了一惊,盯着她说:“你怎么知道?”

    梅香抿嘴一笑:“上次陪外门大师兄来杀你,在远处警戒的就是我跟兰香,当时我们一直埋伏在附近观察你的动静。好寻找合适的机会杀死你。后来发现你每天下午都要到后花园去,结果我们就准备埋伏在后花园附近里。”

    “进了后花园才发现到处都是尸体,把我们吓一大跳。我们猜测这些人都是被你杀了扔到后花园的,因为,这后花园好像只有你才能进来,其他任何人都不能进来的。——你为什么不把尸体埋起来,却任由他们抛尸荒野,是因为你懒得这样做吗?这些人想杀你,所以你根本不屑于埋他们?我想应该是这样的。可是你这样不是很臭很恶心吗?”

    卓然苦笑:“原来你一直跟在我身边我却不知道,当时要是你来杀我,我就一定会死定了。”

    “那可未必,你那功夫那么厉害,外门大师兄的武功可是不弱的,可才一出手就死了,你的指法还带有雷鸣之声,还是震撼,我肯定也挡不住的。有时我还庆幸师父是派外门大弟子来杀你,而不是我,不然我就死定了。”

    卓然笑笑:“不说这些了好吗?”

    “嗯,好啊。”

    两人说着话来到了后花园。卓然用钥匙打开门,两人进去之后关上房门。

    他们走到了一处僻静的小山岗,这里除了稀稀落落的几棵树就是一大片平整的草地,这是卓然平整出来的。

    一路上梅香一直皱着眉。卓然有些好奇,问:“干嘛呢?不舒服吗?”

    “当然不舒服,一股死人味道,臭死了,这种地方你怎么待的下去?难道就没有人说你吗?不过也怪,你们家附近就没什么人家,难怪没人告你,不过真的很臭,哎。”

    卓然当然知道尸体暴露地表自然是很臭的,但是他已经习惯了,如果不这样,又怎么能够为他的尸体农场提取到准确详细的观察资料呢。

    场上有几个石墩。石墩上的雪已经被卓然扫掉了,干干净净的几乎不染纤尘。

    夕阳落下去了,晚霞满天。

    梅香道:“这地方极好,正是我期望的,因为不用担心别人探听到本宗的心法。修炼心法务必专心,否则容易走火入魔。”

    卓然说:“既然这么危险,要不就不学了。”

    梅香没有好气地看了一眼卓然,说道:“师叔,你的玉牌必须要内力推动才能够展示,不然谁会知道你就是堂主?还以为就是个普通的令牌呢,所以你必须学会它,你才能够执掌你的外门呀。”

    “我没那兴趣,你师父也说了,没什么大事不要来叫我,真要有什么事叫我,你们可以带他们来,你帮我确认身份不就行了。”

    “我不可能时时守在你身边的,还是需要你自己掌握这种能力,你才能够随时随地的调遣外门弟子呀。”

    卓然还要坚持他的意见,只见梅香一副决绝的表情,这才知道这梅香看着柔弱,实际上很坚定,一旦认准的事,从不轻易改更改,所以索性就不再说这事了。卓然双手一摊,道:“好,那你赶紧教我,希望不要耽误我太多时间。”

    梅香道:“心法极其繁杂,千万不可错漏,否则会很麻烦。轻者走火入魔,重者当场毙命,因此,需要一个绝对安静的环境来教你。”

    卓然苦笑说:“看来练习这些我并不希望学的东西,还要冒生命的危险。事到如今也只能如此。”

    当下梅香先叫卓然认识身上穴位。这个对卓然来说是轻车熟路,因为他虽然学的是西医法医专业,但是他也选修过中医学,特别对中医的经络很感兴趣,所以,对人的穴道的位置和名称都是知道的,再经过梅香指点便很快的记住了。

    梅香很高兴,问:“你以前学过内功心法法吗?怎么对穴道如此熟悉?”

    卓然道:“以前学过一些,想着将来能给别人看病赚钱,但是后来没有能够学下去。”

    “是因为你需要读书考科举吧,你诗词歌赋如此了得,一定耗费了大量的精力,哪有时间再去学草医。人的精力毕竟是有限的,能学会一样就足矣。”

    接着,梅香开始指点卓然这套功法的运行路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