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0章梅香
    梅香只说了个开头,卓然就觉得很熟悉。再说一会儿,他便肯定这套所谓的心法竟然是跟他在南门地宫铁门上摸索的神秘花纹是一样的。只不过要比那花纹简单得多,也不完整,几乎只相当于一个简化版的铁板心法,而且还残缺不全。

    卓然并没有说破,也没有刻意的表现出自己已经掌握的样子,还是故意装着没学会。耗费了几乎整整一晚上,这才逐渐表现出自己记住了功法运行线路的样子。

    尽管卓然故意拖延的时间,却还是让梅香很惊喜,说道:“你真的有学武的天赋,这套功法我师父教我的时候我差不多用了一天一夜。你只用了一晚上就全都记住了,你的天赋至少比我多了一倍。”

    卓然摇头道:“话不能这么说,或许我记忆力强一点,并不能表明我有什么天赋,我自己就觉得我实际上不是学武的料。”

    “你不用谦虚,我相信你用心修炼一定能够取得很好的成绩,将来造诣兴许还在我之上。”

    “你就别在我的脸上贴金了。”

    “我们拭目以待。当务之急,先把心法学好。你现在按照我教你的方法,开始在丹田集聚内力,然后将内力用意念运行到右掌之上,玉牌就能发出光芒。你现在丹田里内力空空如也,没有内力支撑是没办法做到的,不过不用担心,你只要用心修炼,一定会成功。”

    “那我每天都拿多少时间来修炼?”

    梅香想了想,很认真的说道:“我知道你很忙,要破案,要照顾家,还要处理衙门的各种事务。你不可能拿出太多的时间来修炼,但是武功跟时间是紧密相关的,时间投入越多,一般来说你的成功就会越大。时间少,成功的可能性就小。所以你必须投入足够的时间才能尽可能快地提升你的内力。”

    “这些道理我知道,你只需要告诉我,我最少每天要拿多少时间来修炼,才能达到你说的一年半载能有内力催动玉牌发光。”

    “两个时辰。”

    梅香非常认真的说道,说完又觉得不大合适,又加了一句:“两个时辰都还勉强,最好是三个时辰。早中晚各一个时辰,低于这个,估计难以达到目标。”

    卓然眼睛都瞪大了,心想三个时辰那可就相当于六个小时,每天要拿六个小时来练功,我还能干啥?当即摇头道:“这我做不到,我没那么多时间。”

    “那你一天能有多长时间呢?”

    “半个时辰就差不多了。”

    卓然心想,自己每天能拿出一个小时来练功那还差不多了,

    梅香皱眉摇头道:“那绝对不可能在一年半载达到目的。”

    “没关系,一年不成就三年,三年不成就五年,反正慢慢来呗。”

    梅香还从来没有见过像卓然这样对武功不上心的人,便苦笑说:“不是这么算的。你每天花的时间越多,产生的效果就越大,是成倍的。但用的时间越少,效果也越差,而且也是成倍的。”

    “不懂。”

    “打个比方,你每天用三个时辰练功,可以一年练成。但如果你每天只用一个时辰,练三年,虽然总的时间一样,但效果却比前者差很多。这就是成倍减少。要想达到相同效果,你需要用四年五年甚至更多的时间。明白了吗?”

    卓然听懂了,就更没兴趣跟她讨论这事,他可不想把大好的青春浪费在无味的打坐练内功的上面,就像当年在地宫里云燕那样傻乎乎地呆坐,他才不干呢,那跟蹲监狱有什么两样?

    不过,他知道美丽的梅香认准的事不会改变,他也不想跟她争辩,点头说:“我明白了,我尽量抽时间练吧,我只能尽可能抽时间出来。”

    梅香说:“不用完整的时间修炼也可以,零碎的时间只要加起来一天能达到三个时辰就有效果。一年半载就会略有小成,相信我,到时候你就知道武功有多奥妙了。”

    奥妙个屁!卓然心想,你管枯燥无味呆坐着叫奥妙啊?这算哪门子事?不就是让玉牌发光嘛,我弄个灯泡在下面一照,一样能发光。

    不过,要想造出电池可不是容易的事。卓然对这没有什么研究,也没有半点头绪,也就想想而已。

    此刻,已经到了黎明时分。

    梅香道:“下面,我需要给你打通任督二脉,用我们独门的功法。只有打通任督二脉之后,你才能够开始修炼心法。这需要师父帮做,自己要想打通那是千难万难。”

    卓然顿时来了兴趣,说道:“这个好玩儿,我以前看武侠,说打通任督二脉,武功内力便可大增,什么排江倒海、天翻地覆,什么降龙十八掌,乾坤大挪移,那都是手到擒来……”

    梅香见他兴奋的胡说八道,忍不住抿嘴笑:“行了,行了,别说那些没用的,咱得抓紧时间,不然,等一会儿你可能就要怕羞了。”

    卓然吃了一惊,道:“怕羞?什么意思,难道要脱光衣服?”

    黑暗中,他眼睛火辣辣地瞧着梅香,心想没想着身材不错,不知道脱光了会是个什么样的滋味?

    梅香见他瞧自己的身子,便知道他脑袋里打什么主意。俏脸微微一红,嗔怪道:“是要脱衣服,不过不是我,是你。——你得把全身衣裤都脱光,我才能给你点穴,打通任督二脉。所以要趁着天还没亮赶紧脱,不然天亮可就丢人了。”

    卓然道:“那,那我脱光了,你就不用脱了吗?岂不是让你占了便宜。”

    梅香忍俊不尽,嗤的一声轻笑,随即板着脸说道:“谁喜欢看你。我会闭着眼睛给你点穴的。你脱衣服之后,盘膝坐在我面前,不要乱动,我能闭目认穴,不会弄错。”

    “那你是不是经常给外门弟子打通任督二脉呢?”

    卓然促狭的笑嘻嘻问道。不过问出这话,又觉得心里有些酸溜溜的,要是这美貌女子居然给外门那些脱光的男弟子噼里啪啦一阵乱点,实在大大的不妥。

    梅香啐了一口,道:“说什么呢?我从来没给任何人打通过任督二脉,除了你。你是第一个,我想也是最后一个。你以为打通任督二脉好玩吗?我要耗费内力,需要一段时间才能恢复呢。”

    卓然再也不敢造次,说:“多不好意思,让姐姐如此劳神。”

    “行啦,你再说话,天真的亮了。”

    梅香盘膝而坐,伸出左手往前,闭紧双目:“脱光衣服之后,背对着我坐着。把我的手放在你胸口的膻中穴,其他的你就不用管了,记住不要乱动。”

    “行,没问题。那我开始脱了。”

    梅香嗯了一声,眼睛闭得更紧了,生怕漏一点视线似的。

    卓然赶紧三下五除二把衣服脱了个精光,盘膝坐在梅香前。虽然现在是黎明,基本上只能看清一个大致的轮廓,但自己这样光溜溜坐在一个大美女面前,的确有一种让人犯罪的感觉。

    他赶紧深吸了一口气,不敢再开玩笑,想着早点完成。抓住她的左手按在了自己胸口。

    梅香按住之后,微微用手揉了揉,随即四个手指弯曲,只剩下食指,,随即“咄”的一声,点在他的膻中穴上。

    卓然立刻感觉到一股浑厚无比的力道从她指尖透出,从自己穴道传入,沿着任脉游走。

    紧接着,梅香顺着任脉出指如风,或点或抓,或切,或拿或捏,指法不尽相同,每一次击出,卓然都能感觉到不同滋味。一股股浑厚的内力沿着经络,冲击任督二脉穴道。

    梅香动作越来越快,围着卓然转动,甚至将他身体搬来搬去,或按倒或拉起或者翻转,或头朝下。

    卓然发现自己手脚不知什么时候都无法动弹,完全在对方的折腾之中。他索性什么也不管,就看对方怎么折腾自己。

    用了一顿饭工夫,天已经开始明亮起来的时候,梅香终于停手,缓缓吐出一口长气,转身背对着他坐下,道:“好啦,你的任督二脉已经被我打通,从今天开始你可以按照我教你的功法进行修炼。我要休息片刻,你不要打扰我。”

    卓然望着梅香苗条的背影和秀美的长发,突然想发出一声惨叫,引对方回头瞧,再用光屁股对着她。哈哈。不过这个恶作剧的念头刚冒出来,就觉得太龌龊了。现代社会或许这是个无关大雅的举动。但是在古代,只怕就会被认为是轻薄调戏了。

    卓然赶紧把衣裤都穿好,也不敢打扰她,坐在那儿自己琢磨。

    过了片刻,梅香吐了口气,站起身,转头过来瞧着他,说:“好了,我的任务已经完成了,剩下的就靠你自己修炼了,我会定期来找你,师父也会抽空来考察你的功课,有什么不清楚你到时候也可以问。”

    卓然道:“我听说,打通任督二脉,武功会很厉害的,怎么我感觉除了你刚才点我的时候有一股气流进入我体内流窜之外,并没有感觉有什么了不起的变化呀?我现在是不是能够一掌劈开石头,一脚踢断一棵树呢?”

    梅香微笑说:“你可以试试看。”

    卓然大喜,说:“还真能够如此,啊,那我瞧瞧。”

    说罢,他走到一棵碗口粗的大树前,拍了拍说道:“我要是一场能把这棵树劈成两段,那这打通任督二脉就厉害了。”

    说罢,深吸一口气,用尽了吃奶的力气,狠狠一掌横劈在那棵小树树干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