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2章襁褓的孩子
    胖女人一副无所谓的样子:“没关系啊,你去查好了,不过我们村子整个都被水淹没了,一个村都没有什么人留下。你去查也找不到人的。”

    云燕道:“你这几天洗澡没有?”

    “没有洗澡。”

    妇人一时不明白云燕为什么问这个问题,疑惑地瞧着她。云燕也没做解释。提出要提取她**的拭子。夫人不明白这样的用途,但还是答应了。

    顺利提取到了拭子,云燕又问:“你打算去哪里?”

    “带着孩子四海为家,走到哪算哪,希望以后遇到的都是好人,再不要遇到抢我孩子这样的可恶女人了。”

    云燕道:“你现在带孩子跟我到衙门去一趟,因为老爷还需要问你一些事情。”

    胖女人当即答应,犹豫了一下,说:“还有什么要问的?不是都已经查清楚了吗?我正准备带着孩子走。”

    “你现在还不能走,带孩子跟我去衙门吧。”

    来之前,卓然并没有要求云燕把人带去,但是云燕感觉到这女人已经有所警觉,生怕她在自己离开之后带着孩子偷偷溜走,天下之大到哪去找他?所以还是先把人扣下,待查清楚情况再做决断,因此,云燕当机立断,把女子和孩子一起带回衙门。

    回去的路上,这孩子一直在不停的哭,那妇人叹气道:“这孩子,哎,真是没办法,总是哭,什么东西都不吃,水也不喝。”

    “他如果再这样哭下去,不吃东西不喝水,只怕活不了两天。你难道连这最基本的道理都不懂吗?”

    妇人愣了一下,站住了,回头瞧着云燕,咬着嘴唇,又低头抱着孩子往前走。

    一行人来到了衙门。卓然听云燕说了情况之后,夸赞云燕处理及时。他让云燕把提取到拭子给他,进屋里进行检测。

    他把自己勘察箱打开,取出用波斯高透明玻璃做的光学显微镜。他两副显微镜,一副放在家中,一副随身带着。这一副要小一些,便于携带。

    卓然当下对提取的三份拭子进行了血型鉴定。鉴定出来之后,他陷入了沉思。背着手,在屋里走来走去。终于他站定了。手一挥,自言自语道:“就这个主意!”

    卓然把云燕叫了来,问:“你觉得怀州推官断这个案子,是对还是错?”

    云燕道:“这法子倒是很有意思,也很有说服力,毕竟父母不愿意伤害孩子,只有发自内心的真情才可能为孩子着想。所以那胖女人不忍心伤害孩子。在双方争抢中放开了手,足以证明他就是孩子的母亲。所以推官将孩子判给他,从这个角度来看是对的。”

    “可是,这次我去找胖女人查看情况时,又感觉情况有些不对劲,因为胖女人照顾孩子实在很蹩脚。她用米汤水喂孩子,可是孩子根本就不吃米汤水。说明孩子不习惯喝米汤水,这又证明她说的话恐怕不是真的。另外。在路上,我见到这孩子哭得已经声音沙哑,有气无力,我提醒她再这样下去,孩子会活活饿死的。她有些于心不忍。这种不忍心,我觉得更多的是一种同情。”

    “她对孩子可能因为她的行为导致悲惨结局有一种不忍。因此,我进一步推测她恐怕不是孩子的母亲。另外,我听说那瘦女人被关在牢房后,日夜哭泣。还企图一头撞死在公堂之上。她的眼神也让人能感觉到近乎绝望。所以,我觉得这孩子应该是这瘦女人的。这种感情是假装不出来的。综合判断,我觉得,可能先前的方法有问题。这孩子应该是瘦女人的。蒋峰推官判错了案子。”

    卓然缓缓点头,说道:“你的推理很有道理,也给了我很大的启发。我很大程度上赞同你的判断。所以,我想让你去说服那个胖女人,让她把孩子还给他母亲。因为,如果她不是孩子的母亲,就没办法抚养这个孩子。孩子会在她手里活活饿死的。难道,她就忍心这样断送一个孩子的性命吗?”

    “我也是这么想的,我这就去再找他说说。”

    云燕来到了花厅,见胖女人抱着襁褓里的孩子正在心烦意乱的哄着,可是孩子却还是孱弱的哭泣,怎么都不肯停歇。云燕走上前,瞧了瞧,说道:“孩子这样下去不行,我叫个郎中来给你看看是不是生病了。”

    “那太好了,谢谢你。”

    郎中很快来了,一番检查之后,说:“孩子没什么病,就是饿了。已经好长时间没有吃东西,饥饿的孩子总是会不停哭泣的。”

    胖女人着急的说道:“可是,可是,我已经给他准备了米汤。他还是不肯喝呀,这个怎么办?”

    “郎中道:“可能是给他吃的东西不对他的胃口。婴儿就是这样,他最先吃的东西会记得最牢。所以,一开始就喂他米汤的话,孩子一般就不会吃母乳,而一开始就喂母乳的话,他又不会吃米汤。在我看来,这孩子生下来的时候并不是喝米汤的,所以,你用米汤喂他,他当然不会吃的。”

    “不是啊,他以前吃的。”胖女人哭丧着脸说,“而且,我母乳一直不下来,没办法用母乳喂他呀,这个怎么办?”

    云燕说道:“难道你就这么忍心让看她活活饿死?”

    胖女人面有不忍:“那个女人有奶水吗?”

    “不清楚,或许有吧。”

    胖女人咬咬牙,忽然抓住云燕的手就要下跪。云燕赶紧扶住她,说道:“有话好好说,不必如此。”

    胖女人抽噎着说道:“你,你拿孩子去给那个女人吧,只要她能喂我的儿子奶水。我愿意让孩子拜她做干娘。”

    云燕缓缓道:“如果仅仅是干娘,而不是亲娘。那女人只怕不会愿意哺乳这孩子,因为,不是自己的孩子,谁会愿意心甘情愿用自己的乳汁哺乳一个别人的孩子呢?那女人在孩子被判给你后,差一点用头撞桌子而死。不吃不喝只是哭泣,整个人已经跟木头一般了,还有没有奶水也说不清楚。所以,这孩子到底是谁的,我希望你能够从孩子角度考虑,不要再任性,不能眼睁睁的看孩子就此死去。”

    胖女人低着头,思索良久才抬头起来,已是满脸泪花,说道:“好吧,我承认,这孩子不是我的,是她的……,我想要这个孩子,我想把她抚养长大,所以故意跟她抢了孩子,说是我的。现在你们把她送回去吧,送给那女人……。只要能把我的儿子……,不,把这个孩子养大成人,我什么都认了……,就算绑法场砍头,我也认了……”

    说罢,抱着孩子放在了云燕的脚下,匍匐在地呜呜的哭了起来。

    云燕长舒了一口气,弯腰将地上的孩子抱起,道:“这就对了。卓大人会为考虑你这份心情,给你从轻发落的,这一点你放心,我这就把孩子抱去给他母亲。”

    云燕抱着襁褓刚要走,突然,那胖女人跪爬了两步,哀声道:“能不能让我跟着去看看?看她喂我孩子吃奶了,我才能放心。求你了,不然见不到孩子吃东西,我死不瞑目的……”

    云燕犹豫片刻,道:“也行,不过,你只能远远跟着,不许发出任何声音。”

    妇人点头答应,便有两个捕快押着他,跟在后面。

    云燕抱着襁褓的孩子,来到了女监牢的牢房。孩子的哭声虽然很微弱,但是在空旷阴冷全是犯人叹息抽泣声的牢房显得是那样的突兀。

    很多哭泣的女囚顿时停止了哭泣,惊讶的扑在栏杆上,望着一个女捕头抱着一个襁褓的孩子走了进来,从他们面前走过。女犯们议论着这是怎么回事。

    云燕抱着孩子一直来到了那瘦女人的牢房前。

    听到孩子的哭泣,瘦女人猛的抬起头,眼中放射出无限喜悦的光芒,挣扎着爬起来,可是,她的腰已经被铁链牢牢地拴在了柱子上,根本动弹不得。

    她慌乱地抖动着手里的铁链哗啦作响,用已经哭得几乎发不出声的沙哑的嗓子喊着:“我的儿子,我的孩子,给我。”

    云燕对跟随进来的捕头道:“打开门吧,把她枷锁铁链全都打开。她是孩子的母亲,不是罪犯。”

    看守赶紧打开了牢门,进去把木枷和铁链也都解开了。

    瘦女人踉跄着来到云燕的面前,用手哆嗦着接过了襁褓里的孩子,紧紧抱在怀里,不停满是泪花的脸贴着孩子的脸蛋,又不停地亲着。

    云燕道:“你赶紧给孩子喂奶吧,他已经饿的不行了。”

    瘦女人呆了一下:“我没有奶水啊。生下孩子就没有吃奶。”

    云燕皱眉:“那你用什么喂它?。”

    “就是用米汤啊。”

    “可是,孩子不吃米汤。跟你争孩子的那女人用米汤喂他,他不吃。”

    “那是怎么回事?我来试试。麻烦你给我端一碗米汤来。”

    很快,牢头把米汤送来了。

    瘦女人麻利的用汤勺舀了一勺送到小孩的嘴边。小孩却依旧孱弱的哭着,并没有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