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3章免罪
    瘦女人急了,几乎是撬开孩子的嘴硬灌进去,可是孩子却不吞咽。继续哭泣,而米汤都从嘴角流了出来,还几乎把孩子呛着。

    云燕赶紧阻止,说道:“这样不行,孩子不肯吃。”

    瘦女人赶紧扔下汤勺,抱着孩子哄着。

    云燕皱眉思索,忽然手臂一挥,怒道:“这孩子着实烦人。既然不吃东西,那就证明孩子不想活了,既然他不想活了,留在这世上又有什么用?不如我杀了他,免得他在人间受苦。”

    云燕刚说完,抬手一掌,拍在婴儿头顶。

    婴儿声音戛然而止。脖子一歪,竟然死了。

    瘦女人目瞪口呆,望着襁褓里的孩子。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云燕一把抢过了那孩子,用手拎着,转身往监牢外走去。

    跟进牢房的胖女人哭喊着扑了过来。伸手要去抢云燕手里的孩子,却被云燕轻巧的躲了开去。

    胖女人眼中如同喷出火来,肝胆欲裂叫喊着:“我的儿子,你还我儿子命来,我跟你拼了!”

    说着,发疯一般朝着云燕,冲了过去,双手要去抓挠云燕,却又哪里能抓到。武功高强身轻如燕的云燕犹如蜻蜓点水一般,轻轻跃起,躲过了她连续扑击。

    捕快们终于反应过来,冲上来抓住胖女人,把她按倒在地。胖女人哭得死去活来,挣扎着要起来跟云燕拼命。

    大牢里的瘦女人呆呆的望着云燕。傻傻站在当场,似乎不知道该做什么。

    云燕指着被按在地上的胖女人道:“你不要发疯,你做的这些都是假的,都没用。我孩子已经被我打死了,但是你抢夺孩子的罪行却不会因此有任何改变,等着受到应有的惩罚吧。”

    说吧,云燕抱孩子迈步就走。

    “等等。我有话要说。”

    监牢里瘦女人突然开口道。

    云燕站住了,嘴角露出了一抹得意的浅笑,转头过来,却还是冰冷若冰霜,望着那瘦女人:“你要说什么?”

    瘦女人犹豫片刻,看着地上那哭得死去活来的胖女人说道:“官老爷要治她什么罪呢?”

    “抢夺他人孩子,至少要流放三千里。”

    地上胖女人似乎根本没有听到云燕所说的话,只是歇斯底里的喊着:“还我儿子,还我儿子……!”

    瘦女人面有不忍,过了片刻,咬咬牙对云燕道:“算了,我说实话吧,我承认,这孩子其实是她的,不是我的。”

    云燕柳眉一挑,道:“怎么回事?”

    瘦女人悲声道:“我也有个孩子,跟这个孩子一般大。生下来没到一个月孩子他爹就病死了。接着我的孩子也病死了。我一下失去了两个亲人,感觉天已经塌下来了。我离开了家乡,我不想呆在哪儿,因为到处都有他们的影子,我会发疯的。我玩漫无目的的走,我不知道要去哪儿,我想等我走不动死在路边时,那就会是我的归宿,我就能去见我儿子了。”

    “那天,我看见她抱着孩子,坐着小巷边石板上打瞌睡,孩子在襁褓里。我过去瞧,那孩子可爱极了,跟我儿子一样。我一下想起了我的儿子,就不顾一切的抢过了孩子就跑。她一下惊醒了,来追我。把孩子抢过去了,我就大声的喊,来人啊,有人抢我孩子啊。”

    “当时我抢孩子的时候小巷里没人,我把孩子抢来跑出小巷才遇到人。听到我的话,以为是真的,所以,帮我把她抓了打了一顿,送到了衙门。实际上,孩子是她的。”

    说完这些,她像是放下了心头的一个大石头,捋了捋鬓角乱发,说道:“我只想要这个孩子。可是我并不想害人。我把她的孩子抢了,我已经觉得很愧疚。如果还要害得他流放千里之外,我于心不忍。反正我的孩子我的丈夫都已经死了,我活在这个世上已经没有什么盼头。我又何必害得人家家破人亡。他的孩子因为我已经死了,总不能把他的性命给害了。所以,我还是认罪吧,要杀要剐我都认了。如果砍我的头,我也可以早点到地下去见我孩子去。”

    说到这,他匍匐在地,嚎啕大哭。

    胖女人嘶声哭道:“你现在才承认又有什么用?孩子都已经死了。”

    瘦女人表情十分痛苦,望着云燕道:“你,你怎么这么狠心?为什么要打死孩子?”

    云燕微笑说道:“谁说我打死他了,我只不过轻轻点了她的昏睡穴。现在我让他马上醒转过来,不会有任何伤害。”

    说罢,云燕伸手在孩子颈后轻轻揉捏了片刻。孩子穴道解开,便哇的一声哭了出来。接着让捕快放开地上的胖女人。

    胖女人欢喜的一颗心都要炸开了,爬起来从云燕手里接过孩子,紧紧抱着,哭成了个泪人,一个劲对云燕说谢谢,甚至对那瘦女人说谢谢。

    云燕对瘦女人道:“现在真相大白了。孩子送还给她的母亲,至于你拐骗孩子的事情,由卓大人来处断。”

    随即就听到远处传来卓然的声音:“很不错嘛。已经真相大白,剩下来的就好办了。你说是吧?蒋大人。”

    说话间,走过来两个身穿官袍的官员,正是蒋峰和卓然,原来他们一直藏在女牢房里,刚才一幕都看见了,这一切其实是卓然的安排。

    两人来到近前,望见那惶恐地跪在地上的瘦女子,卓然道:“蒋大人,案子是你的,怎么处断由你来定吧。”

    说到这,他瞧着瘦女人又补充了一句:“这女子虽然先抢后骗别人的孩子,的确很恶毒,但能够坦白,可以从轻发落,我替他求个情。”

    蒋峰赶紧道:“是呀,大人说的再对也没有了,如果不是大人,我几乎要把这案子错判了。”

    卓然道:“实际上你没有错呀,你把孩子判给了孩子的母亲,怎么算错呢?”

    蒋峰惭愧道:“那都是因为卓大人您指导有方。而后面出来的诸般疑惑,说实话我听了也觉得心里不踏实。好在卓大人最终拨开云雾,找到真貌,使得这个案件最终水落石出,这样判决心头才踏实呀。”

    蒋峰走到栏杆边,瞧着跪在囚牢里的瘦女人,对卓然说道:“有件事我一直不太明白。这女人先前在囚牢中展现出来的那种近乎绝望的眼神,当时我也看见了。我当时真怀疑我是不是真的弄错了,错判了无辜,把孩子判给了不是他母亲的人,使他母亲伤心欲绝。如果不是大人后来让云捕头用这一招逼迫他们说出真相,这案子还当真棘手。大人,是如何知道其中的真伪的呢?”

    卓然道:“我先前教你的让她们争夺孩子这一招是管用的,事实证明也的确符合本来真相。但是,这种推断毕竟是靠推测得来的结果,缺乏客观公正的依据作为支撑,所以我还是不踏实。因此,我提取了她们**上的拭子和孩子的口腔唾液拭子进行血型鉴定。——这是一种我独门秘传的用来鉴别人的身份的方法。”

    “我鉴定后发现,胖女人**上检出的唾液斑的血型跟孩子的血型相同,但瘦女人**拭子没有检验出唾液斑。证明胖女人此前曾哺乳过孩子,瘦女人则没有。作为一个母亲,虽然她们俩都宣称孩子生下来之后没有奶水,不能给孩子喂养,但因为孩子刚生下来,母亲会让孩子吸吮**来催奶,不管有没有都会这样做。所以,母亲的**一定会有孩子的唾液斑。”

    “拿到这个结果,我就已经肯定胖女人是孩子的真正母亲,你的判决是没错的,但是云燕提出来的一系列可疑之处,在我没有检验结果之前我也会怀疑,我同时也发现你对此也有疑虑。如果推官存疑虑就下判的话,只怕会有不好的结果,会影响将来案件的审理,因此,我决定采用一个让大家都认可的方法,那就是让罪犯主动认罪。”

    “我跟云埔头商议,使了这招苦肉计,由她点穴让小孩子昏睡过去,却假装一掌打死他。孩子死了,就会导致争夺孩子变得没有意义。我暗中观察发现,瘦女人其实心地善良,她争夺这孩子也是因为爱这孩子。在孩子死去这样巨大悲痛下,她或许会说出真相的。”

    “结果我的猜测没有错。瘦女人最后良心发现,供认出了她才是骗取孩子的人。当然,如果瘦女人没有认罪,刚才胖女人对孩子的死的绝望和瘦女人的错愕,就已经表明了结果。相信这也可以帮助蒋大人做出最后的决断。蒋大人就不会再犹豫了。会把孩子坚持判给胖女人。”

    江峰由衷赞叹:“卓大人原来有这等本事。真是令人赞叹。”他又瞧着两个女人道:“本官倒有一个建议,你们两个是因为疼爱这个孩子这才起了这场纠纷。惹出偌大风波。你们两个都已经失去了丈夫,不管是谁,一个人孤苦伶仃抚养这个孩子也是很吃力,如果两个人共同抚养孩子,孩子或许能够得到更多的呵护,健康成长。所以……”

    说到这,他转头对着瘦女人道:“如果你愿意与他生母一起抚养这孩子,本官可以免你之罪,不再处罚,你意下如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