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5章显摆
    不过卓然相信,他这一次设计的长筒火药枪,射击距离和威力应该比他现在使用的火药手枪要大得多。这就达到目的了。

    元宵节终于来了。在元宵节的头天下午。卓然的三个手下,高香主、钟香主和夏香主前来拜访。

    卓然很是有些奇怪他们居然能找到自己。不过天池宗号称天下第一宗,手眼通天,打探自己消息当然不困难。

    卓然让他们第二天跟自己一起到广场去参加上花灯,三人当即答应。

    第二天下午,云燕出现在了卓然的客房。身穿一件银貂长裙,不施粉黛的一张俊脸,莹润嫩白,珠光流转,端庄婀娜。卓然不禁眼睛一亮,道:“妹子今天打扮得好俊俏。”

    云燕原地转了个圈,裙摆随着旋转,飘荡起来又缓缓落下,欣喜地望着卓然说道:“哥,喜欢我这身打扮吗?”

    “当然喜欢。在我看来。你穿什么样的衣服都好看。”

    云燕俏脸微红,欣喜的白了他一眼,嗔怪道:“以前你可从来没这样夸过我。”

    “哪有啊,以前夸你,你没记住罢了。”

    云燕更是欢喜,道:“走,咱们去逛街去。”

    卓然道:“行啊,不过晚上我接受了欧阳大人的和庞籍宰相的邀请,一起在赏灯台看花灯。”

    云燕道:“这样啊,那你去就是,我要回去陪爹娘,就不陪你去了。不过,咱们晚上不能在一起,那咱们下午到外面逛,就不要带别人了。只让你的小厮远远的跟着就行了。”

    卓然微笑点头说:“没问题啊。就像去年那样。”

    说到去年,卓然心头忽然浮现出一个身影,——婵娟。不知道现在怎么样?天底下最美的那张容颜,就像天边的云彩,飘来飘去,总是捉摸不到。

    卓然愣神之间,发现云燕凝神瞧着他,赶紧摇了摇头,把思绪都甩开,道:“咱们走吧。”

    “你刚才在想什么?”

    “想今年的你比去年的你更好看了。”

    “我不信!”

    “我也不信。”

    “讨厌!”

    “哈哈哈哈哈”

    说笑间,两人便下了楼沿着街往前走,郭帅远远跟着。这一年的冬天并不怎么下雪,但是气候却比往年还要寒冷。街上的人都缩头缩脑的,加之这一天刚好没有太阳,觉得更是寒冷。

    卓然和云燕都忍不住打哆嗦,裹紧了衣服。一阵寒风吹过,两人都情不自禁同时打了个喷嚏,忍不住都大笑了起来。

    卓然一遍搓着手,道:“今年似乎特别冷一样,你有发现没有?”

    “是啊,而且风也挺大的。不过,风大,待会儿才能把一字长龙灯吹得起来。去年长龙灯断了线,差点把一个孩子卷到空中摔死,幸亏……”

    云燕说到这,斜眼瞧着卓然,抿嘴一笑道:“幸亏你的婵娟姑娘百步穿杨,一件将绳射断了,救了那孩子。今天但愿不要再出什么事故,否则没有婵娟姑娘,谁有这本事呢?我可不会百步穿杨。”

    听到云燕说起往事,卓然一时呆了。不过,他知道一个基本的道理,——不要在一个美女面前去怀念另外一个美女,那样的结果只会让气氛冷场。所以卓然不露痕迹的岔开了话题,说道:“去年你猜了不少灯谜,都猜中了,很厉害,可惜我怎么也猜不中。”

    说到猜谜,云燕立刻来了兴致,瞬间把刚才的话题忘记了,道:“那是因为你没有掌握其中诀窍,其实很简单,有几个诀窍,你掌握了,以你的聪明,肯定就能猜个**不离十,我来告诉你吧。”

    说着,云燕便滔滔不绝说起如何猜谜了。

    两人正说得津津有味,忽然听到身后有人叫他:“卓大人。”

    卓然有些意外,在京城的街上,居然还能遇到熟人吗?忙回头一看,却是高香主他们几个。

    卓然拱手道:“是你们啊。”当下给云燕做了介绍。

    云燕见卓然来了熟人,立刻又恢复了原先板着脸的清远模样。

    高香主低声对卓然说:“卓大人,我们有点事想私下跟你说,不知是否方便?”

    云燕耳朵尖,听到了,便对卓然道:“我去瞧瞧对面这家香粉胭脂店,看看有什么新货色。你在外面等我,免得胭脂味儿把你呛到了,我等会儿就出来。”

    说吧,举步进了,对面一家胭脂水粉店。

    卓然当然知道,云燕是从来不用这些东西的,现在居然逛这种店子,自然是为自己留时间说话,当下有些不悦。等云燕进店子后,皱眉瞧着那高香主,说道:“什么事情?”

    高香主忙赔笑:“不好意思,堂主,有件急事必须向您禀报,实在抱歉。”

    “行了,快说吧,到底什么事?”

    “是这样的,刚才我们得到线报,说咱们天池宗的东门掌门人东魁首,带着一些手下出现在了京城,不知他们要来干什么?从掌握的情况看,好像他们并不纯粹是为了赏花灯,而是有目的而来。但具体是什么目的还不清楚。”

    卓然有些奇怪:“东门掌门?”

    “是啊,咱们天池宗六门虽然同气连枝,但是也都在暗自较劲,都想能够在宗主面前一争高下,不输于其他门派,所以,相互争斗那也是从来没停止过的,特别是这东门,他们东门其实主要负责海上。平日极少到大陆上来,原本与我们风牛马不相及,可是这帮人欺人太甚,他们总想扩大地盘,要把原来属于我们南门管辖的疆域都要划给他们。”

    “这自然是不安好心的,他想蚕食我们的地盘。偏偏宗主似乎又袒护他们。所以,对他们蚕食的事情坐视不理,听之任之。这样一来,我们两门派之间冲突就没停过。而这一次,掌门被抓,咱们的悬浮石消失不见,出了大事,东门可是没少幸灾乐祸。不过他们也好不到哪去,听说他们也丢了一块悬浮石,惹得宗主恼怒。今天在这儿碰到,也不知道会不会起冲突,想请堂主事先做个防备。”

    卓然这才明白,原来这天池宗内部也是明争暗斗,相互排挤,争夺地盘,倒有点像诸侯国之间的争霸。于是道:“他们来了多少人?厉不厉害?”

    “来了十几个,为首的是他们的掌门人东魁首,只有咱们掌门才能对付得了。如果动手的话,咱们要吃亏。”

    卓然心头一紧,说道:“那赶紧召集人马,咱们的码头害怕他?”

    “那倒不必,他们也不会公然撕破脸,就怕他们暗地里动手,咱们要吃亏,公然挑战,他们不会的。”

    卓然道:“他们从东门跑到我们南门来生事,真是欺人太甚,他们东门掌门所在地应该离我们不远吗?”

    “在辽朝东京辽阳府,挺远的。”

    “千里迢迢跑到这来显摆,亏他们想得出来。”

    一旁的夏香主也说道:“正是如此,是他们欺人太甚,他们觉得我们的金刚护法都倒了。我们的掌门人那段时间又被宗主带走很久没有回来。宗门之中没有人主持,所以他们趁机欺辱我们,着实伤了我们不少人,也占了我们不少地盘。这一次,如果再任由他们胡作非为,我们只怕上下弟兄不服。

    卓然说道:“好了,我心里有数。”

    中香主说:“是不是赶紧禀报掌门人,请掌门人来,以防万一呢?”

    卓然遥遥头,说:“不用,我师姐她忙着呢,这里有我。”他想着,功夫再高也怕菜刀。连菜刀都怕,更何况火药枪。所以不用紧张。

    正说着话,高香主突然脸色一变,低声对卓然说道:“堂主,他们过来了,就在街那边。”

    卓然抬头瞧,只见街的尽头大踏步走来十几个人,为首的一个身材极其健硕,膀大腰圆,简直跟一头人熊似的,个子也比众人高出一大截。走在看花灯的人群中简直就像是一座移动的小山。络腮胡犹如钢针一般,瞪着一双铜铃般的眼珠子,死死地盯着卓然。

    高香主对卓然道:“那络腮胡壮汉是他们的掌门人,摇折扇的是他的弟子,叫玉树风……”

    这些人来的很快,没等高香主介绍完,就已经到了面前。玉树风打断了高香主的话,道:“这位想必是南门外门堂主卓然吧?”

    高香主冷声道:“正是他老人家,你是晚辈,怎么能直呼长辈名讳?”

    书生冷哼一声,折扇一收,说道:“没错。晚辈玉树风,玉树临风的玉树风。刚才得罪了,这里拜见师叔。”说吧,抱拳拱手施了一礼。

    卓然想不到他前倨后恭,竟然朝自己失礼。正觉诧异之下,忽然感觉一股大力从他弓起的双手猛得冲了过来,直撞胸口。卓然感觉到胸口好像被猛推一把似的,身子忍不住一晃,便知道遭了这玉树风的暗算。不由怒道:“你干什么?”

    玉树风等人都吃了一惊,玉珠峰刚才那一招隔空打物已经施展了七成力道,原本想把卓然震得摔倒,出个大丑,却不料对方只是身子晃动而已。

    可是他们得到的消息说的是,这位叫卓然的堂主根本不会武功,却不知道为何能挡得住自己这劈空掌,当下骇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