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6章神秘花纹
    三位香主没想到对方竟然暗算堂主,都吃了一惊,待到发觉想要救援已经来不及,好在卓然似乎没有被他伤到。

    高香主三人这才松了口气,眼见堂主吃亏,都是勃然大怒,抢步上前。怒道:“以下犯上,胆大妄为!”

    玉树风冷笑:“以下犯上?他是你们的师叔,又不是我们的。这顶帽子我们可扛不了。”

    高香主还要再说,已经被卓然摆手拦住。他深吸口气,上前两步道:“你们看样子是来找事的?”

    玉树风说道:“你要这么说也未尝不可……”

    刚说完这话,就听到身后传来一个老者的声音:“不能这么无礼,让开。”

    玉树风微微一侧身,让他一旁,从身后走出一个三角眼老者。这老者上前打量了一下卓然,说道:“老朽姓东,人称董长老,是东门的长老。论排行,你该叫我师叔。”卓然冷笑说道:“他不认我这师叔,你却要我认你是师叔,这到底是什么规矩?”

    董长老抱拳道:“他只是开个玩笑。得罪之处不要见怪才好,你身为堂主,该有气度,也就不要与他们晚辈一般见识了。”

    身后传来玉树风冷冷的声音:“长老何必对他如此客气?”

    董长老微微皱眉,眼角瞧了他一眼,介绍那魁梧大汉:“这是我们东门掌门人东魁手。刚才跟你开玩笑的是他的内门大弟子玉树风。我们这次到贵堂,其实是来看元宵灯会,顺便瞧瞧,得知堂主也到了这里,正好过来跟堂主商议事情。你是掌门人的师弟,掌门人不在,你或许可以拿个主意。”

    卓然心想,这些人软硬兼施,不知道他们搞什么鬼。

    那玉树风刚才出手偷袭自己,幸亏自己有软甲护身,没有受伤,但是震荡之下,便知对方下手很重。他有意还击,可是他拿的出手的就只有那支火药枪,如果只有两个人在,对方下如此重手,卓然说不定就赏对方一颗子弹,但是现在对方这么多人,暴露了火药枪的秘密,那就是大杀器就失去了作用,后面就没有杀手锏了。所以决定暂时先忍下这口气,君子报仇十年不晚。

    当下卓然深吸口气,缓缓说道:“到底什么事,尽管说了。”

    董长老抱拳道。“此处不是说话之地,还请借一步说话。”说完指了指鞋对面一处茶楼,说道:“咱们到楼上找个雅间,好好商议,不知堂主意下如何?”

    卓然点头说好。对香粉胭脂店中正躲在一角偷眼察看的云燕微微摇了摇头,示意她不要出来,然后转身往茶楼走去。

    一行人上到茶楼,找了一间大的雅间,进去之后。分两边坐了下来。卓然坐在交椅之上,身后站着三位香主。东魁首在对面的椅子上坐下,旁边董长老坐在旁边。

    玉树风径直走到东魁首的身后站在他正后方。东魁首立刻脸上闪过一丝寒意,扭头很是不满。

    玉树风神情一紧侧开两步,站在旁边侧后方,在他视线所能及的范围内。

    东魁首鼻孔中哼了一声,这才收回了目光。

    卓然心想这东门的掌门人连他的内门弟子站在身后他看不见的地方他都觉得心头不安,可见此人生性多疑,连亲信弟子都不信任。

    董长老做了介绍,那身背长弓的叫连珠箭,是东魁首的弟子。旁边一个身材及其壮硕的年轻人面庞黝黑,双手骨节粗大,名叫开膛手,是东门的外门大弟子。相当于卓然的身份,只是卓然要比他高一辈。

    在全部介绍完毕之后,董长老道:“适才玉树风有些冒昧,老朽代为致歉。今日是来跟堂主商议一件事。”

    “有事快点说,我还有我还要去赏花灯,实在没空跟你们磨牙。”

    卓然语气冷淡,对方几人顿时都有些不高兴。但是董长老在说话,其他人都守规矩不敢随便插话。

    董长老微笑道:“看来卓堂主还是心中有气。也罢,咱们就长话短说。”

    说到这,他回头瞧了一眼玉树风等人,又看了看坐在身后的高香主的人,说道:“其他人等都退到楼下去警戒。这件事事关重大,不能有任何人靠近。”

    玉树风等人赶紧躬身施礼退了出去。高香主等人也快步离开了茶楼,关上房门,在四周警戒。便只剩下卓然、东魁首和东门的董长老三人。

    董长老道:“我们知道,贵门悬浮石全部神秘失踪了。有传言被你们潜逃的南天王给偷跑了。现在整个宗门上下都在搜寻这个家伙,但是没有他任何踪迹,所以宗门里有一种说法,是他根本就没有走,而是死了。但宗主想尽办法也没能够查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当然我们来不是为了跟你们讨论这件事,这是你们宗门的事,与我们无关。但是有一件事可能与我们双方都有关的。那就是悬浮石神秘失踪的事。我们东门也有一枚悬浮石被看守带走,我们想尽办法也没人找到那一枚悬浮石的下落。当时你们的掌门人帮我们一起搜寻,没有结果。当然这也不是我今天要跟堂主你商议的事情。”

    卓然叹了口气,说道:“你尽说这些没用的,我都说了,时间有限,直奔主题吧。”

    “堂主是个急性人,但这件事的确不是三言两语就能说清楚的,必须要将前因后果说个明白,所以,时间长了些还请堂主见谅。我这就说到正题。是这样的,我们听说你们悬浮石曾经出现过两次,到第三次的时候才最终消失不见。我们想知道前面两次是怎么失踪的?又是怎么重新出现,能否见告?如果你们能够提供线索或者帮我们找到那枚失踪的悬浮石,我们可以动用全门上下所有人力量帮你们找回悬浮石。怎么样?”

    卓然心中好笑。对方还真是问到了正主,他们丢的那颗悬浮石,已经被自己吸入了身体。这个秘密没必要告诉对方,而对方就算知道这个秘密,也找不回那悬浮石。

    所以这次合作没有任何意义,于是卓然道:“说实话,我们也不知道那些悬浮石是怎么失踪的,最后又怎么冒出来的。而且,这东西是本门至宝,只有看守他的人才有权利知道,我是刚刚入门不久,就更没有听说,甚至也没有见过他,也就无从奉告。”

    董长老微微摇头,说道:“我相信你应该知道,因为你是南门掌门天仙儿代师收徒的师弟,她对你如此器重,你怎么会不知道这样的事情,你只是不愿说罢了。因为你们丢了悬浮石,你们也希望我们陪你们一起倒霉,这是人之常情,我们可以理解,你如果觉得,我刚才开的条件不够,那我可以增加条件。比如……”

    董长老说到这,似乎要吊一下胃口。可是看见卓然瞧着他似乎根本没有什么兴趣,董长老微微有些尴尬,讪笑:“看来堂主似乎对身外之物没有什么兴趣。”

    “你都说了是身外之物,又何必在意呢?”

    “我所说的可不是金银财宝,我相信这东西堂主一定会有兴趣。”

    “哦?那说来听听。”

    “美人鱼,堂主应该听说过吧?”

    “美人鱼?”

    董长老点点头说道:“美人鱼目前只在我们东海出现过。极其罕见,其实不是鱼而是人,只是水性极好,周身长满细鳞片,长相极美,故而得名。美人鱼在水中待上三天三夜也不用出来换气。我们的人费尽千辛万苦抓到了一个美人鱼,如果你愿意跟我们交换,告诉这个秘密的话,我们掌门人愿意将这美人鱼送于你做交换,怎么样?条件够优惠的吧?”

    卓然冷笑道:“有这样的好事,你们会舍得拿来跟我交换?只怕这东西对你们来说如同鸡肋,食之无味,弃之可惜。因此才肯拿出来,与我交换的吧,若是如此,趁早说了,免得我见了之后又反悔,你们可得不偿失。”

    董长老神情有些尴尬,点点头:“堂主真是料事如神,难怪号称破案神断,既是如此,我也不瞒你。没错,这美人鱼身上有电。只要触碰立刻会全身发麻。所以根本没办法靠近。不过,我们已将已经将她锁在一个笼子里面。”

    卓然一听很是好奇:“美人鱼有电?”

    “是,听说堂主足智多谋,或许有办法对付。用来交换你的秘密应该可以吧?”

    卓然冷笑:“你们啃不了的硬骨头,放又放不得,拿又拿不下,送给我卖个顺水人情,还说什么?真是得了便宜还卖乖,不过,看着都是同宗份上,我可以答应交换。”

    一听这话,东魁首身子一震,顿时眼中放光,道:“那你说。”

    听他的声音,简直就像把脑袋伸到水缸中一般,说话说话瓮声瓮气的,着实震人耳朵都发木。

    卓然之所以答应告诉对方秘密,因为他想得到了东门其他的悬浮石以及东门的另外一块神秘花纹的铁板。不知道是否能够有机缘得到,而现在就是一个机缘,借这个机会,先接近寻找机缘。这是天赐良机。

    卓然微笑道:“我可是不见兔子不撒鹰,你们不会指望空口许诺就想套取我的秘密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