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7章谈笑风生
    当魁首不觉有些尴尬,笑笑道:“咱们两算是同门师兄弟。如何能够骗你?那美人鱼我们已经运到了你们南门掌门所在地辽朝南京幽州城里,原本我们是想找你们掌门人商议这件事的。想把美人鱼作为见面礼,只是你们掌门人神龙见首不见尾,一时找不到他,听说你是他师弟,执掌外门,所以来找你商议。不过丑话说到前头,如果你想骗我,你不知道这个秘密却骗说知道,想骗我的东西,那也是不可能的,我绝不会轻饶了你。”

    卓然道:“我的丑话也说到前头,我只知道那东西神秘失踪的原因是什么,但是能否找到你们失踪的那一枚悬浮石我可没把握,全靠你们的运气,你们要答应我们就交易,不答应那就罢了。”

    东魁首缓缓点头,“那是当然,你只需要告诉我们这个秘密。能不能找回来是天意。不过我相信我们的造化或许比你们要强上那么一些,你们做不到的事我们或许可以做到,这就是我答应为什么要用这非常难得的东海美人鱼跟你交换这个秘密的原因。”

    卓然点头说道:“还有一件事,这个秘密我没办法说,因为说不清楚。必须要到现场上去,在你们的存放悬浮石的地宫还有那块铁板所在地,我当场示范,你们就知道它是怎么消失的了,但是,怎么找回来我不知道。"

    东魁首顿时双眼凌厉的杀气,死死盯着卓然,说道:“你这是什么意思?你想进我们地宫?”

    卓然耸了耸肩,道:“我对你们地宫没有兴趣,是你们要我过诉你这个秘密的,而我只能说实话,我说过悬浮石怎么失踪的没办法用语言来向你表述,只能当场示范。——难道你们还怕我偷你们一块悬浮石不成?你们尽可以采取种种防范措施,派上一大堆高手,难道还怕对付不了我在小小堂主?”

    “当然如果你们害怕我真的偷了你们的悬浮石或者什么宝贝,那咱们就拉倒。你们请便吧,我也要去喝酒看花灯去了,对于你们那个什么美人鱼,尽管我有兴趣,但得不到的东西我也不去想它。”

    卓然站起身拱了拱手,迈步就要往外走。

    董长老拦住了卓然,说道:“既然如此,那我们就按照你所说的带你到我们地宫去,不过进去和出来我们都要点你的穴,让你无法施展武功。但是你手脚是可以自由活动,这是以防万一。而且你不能离开我们五步以外。否则,我们可能就要对你动手。你答应吗?”

    “行啊,为了那可爱的美人鱼,我就委屈一下吧,咱们什么时候去?”

    “明日启程。”

    卓然想到了他的长筒火药枪需要三天时间,摇头说道:“那不行,我还需要处理一些事,三天之后吧,三天后启程,咱们就在这会合。”

    “那也行,三天之后,就在这见面。”

    东魁首走到卓然面前,像一座魁梧的大山一般,俯视着他,说道:“这件事你不要告诉任何人,包括你的掌门师姐,谁也不能说,这是咱们三人的秘密。否则可能会有杀身之祸。”

    卓然说道:“行啊,即便你们到时候把我杀人灭口,我也认了,谁叫我见色起意呢?嘿嘿”

    魁首和董长老两人相互都面露惊骇之色,相互看了一眼,他们心中其实打的就是这个主意,一旦事成,不管事情成与否,卓然都不能留。免得把他进入地宫这件事传出去。

    因为根据宗主的严令,六门地宫只有负责地宫看守的人才能进入,其他人即便是掌门人都严禁进入地宫,否则进入之人必然要死。看守人的掌门人,也要承担重大罪责。他们既然答应让卓然进去,就没打算留卓然活口,免得他们要为此负责。却没想到卓然直截了当把他们心里打的主意给说出来了,尽管是半开玩笑的,还是让他们感到很是吃惊。

    董长老连忙笑着道:“堂主说笑了,都是同门弟子,怎么会自相残杀呢?再说了,你是帮我们,感激都还来不及呢。”

    东魁首点点头说道:“正是如此。堂主不必多虑。”

    卓然笑着说道:“行啦,我是开个玩笑,瞧你们俩那紧张样,让我看着眼中还以为我说的我说中了你们的心声呢,哈哈哈哈。”卓然大笑声中,背着手大踏步出门,走下楼去了。

    卓然来到楼下。三个香主紧张的上来,对卓然说道:“怎么样,堂主,没事吧?”

    “没有什么事,这是在咱地盘,他要敢动手,呵呵,叫他站着进来,横着出去。”

    卓然咬牙切齿说道。看了一眼旁边冷冷瞧着他的玉树风。眼珠一转,忽然高声道:“我有一个秘密要告诉你。这可关键到本宗最高秘密,你可不许告诉别人。”

    卓然上前在他耳边叽里咕噜说了一番。

    玉树风听不清楚他说什么,疑惑地瞧着他。卓然说完之后,后撤两步道:“这个秘密非同寻常,你可不许到外面说去。咱们是不打不相识,所以我才把它告诉你,好了,我走了。”

    说罢,迈步往前走去,三个香主紧追其后走了。

    玉树风一时没反应过来卓然搞的什么把戏。这时,他身后出现了两个人,正是从楼上下来的掌门人东魁首和董长老。董长老说道:“刚才那卓然附在你耳边跟你说了什么?”

    玉树风愣了一下,摇头说道:“他没说什么呀,只是在我耳边叽里呱啦。也不知道说什么,我没听见。”

    “你撒谎,他明明跟你说了是什么本门重大秘密,到底是什么秘密?是不是关于悬浮石的,快说!”

    玉树风顿时脸上变色,赶紧双手乱摆,说道:“真的没有,他真的什么都没说呀。”

    啪!

    一记响亮的耳光狠狠抽在玉树风的脸颊上。玉树风甚至都没来得及反应,脸上便已经被他师父东魁手重重地扇了一记耳光。

    东魁首冷冷说道:“这只是警告,你再不说,第二巴掌,就打掉了一颗牙。”

    玉树风捂着脸感觉腮帮子火辣辣的疼,半边都已经肿起来了,他现在明白卓然为什么要凑耳边说什么悄悄话,原来是想整他,看他们在楼上上有什么重要事情,卓然没有把秘密说出来。他们怀疑卓然把秘密告诉了自己,实际上怎么可能。

    想到这里,玉树风赶紧求饶道“师父息怒,我说的是真话,他是故意整我的,刚才我偷袭了他一下他怀恨在心,所以才使阴损的招数。”

    啪!

    东魁首又是一记耳光狠狠地扇在了玉树风的另一侧脸颊上。

    玉树风被打得原地转了个圈,一低头,一口鲜血吐了出来,还夹着一颗牙齿。

    东魁首阴冷的声音说道:“为师再问你一句,他说了什么秘密?你再不回答,为师就把你毙在掌下。”

    玉树风知道师父脾气异常暴躁,而且生性多疑,这一下自己小命玩完,吓得噗通一声跪在地上,磕头道:“师父,弟子真的没有听到什么!是那小子存心想要加害于弟子!”

    东魁首举起了手掌,手上顿时萦绕一股黑色气流。旁边董长老赶紧伸手拦住,道:“掌门人息怒,他说的没错,我也怀疑是那姓卓的故意搞鬼,想借机想借刀杀人,这么重大的事他不可能告诉玉树风的。他不可能告诉别人,他还等着把这秘密来跟我们交换美人鱼呢,怎么可能轻易告诉别人呢?”

    一听这话,东魁首这才缓缓放下手。他冷静下来之后,扭头望向逐渐走远的卓然,恨恨道:“这小子如此狡诈。不管事情成与否,我都要将他毙命,放泄我心头之恨。”

    卓然来到胭脂粉店,云燕站在街边一直观望着,见他来了,赶紧上前问怎么回事。

    卓然说道:“方才见到了几个朋友,聊了一些私事,没有别的。”

    云燕也不多问。跟着卓然又逛了逛,眼看时间差不多了,云燕说道:“走,我送你去观灯台。”

    两人迈步来到了广场一角的观灯台入口。卓然掏出请柬,警戒的兵士立即恭敬地让他进入。其他人则不能进入。

    卓然便对云燕道:“你等等,我进去跟欧阳大人说一下,让你进来。”

    云燕摆摆手说道:“我不去了,我要回家陪我爹,我爹身体不大好。你去吧,再说,跟你们那些掉书袋的人在一起实在没啥意思。我走了。”

    云燕朝卓然挥了挥手,快步离开了。卓然只得高声道:“那明天咱们还在客栈相见,一起商议后面的事,我有事情要跟你说。”云燕点点头,飘然而去。

    卓然进了观灯台,在一个侍女引导之下径直上到二楼,来到正中的一处豪华包间内。在这里,四周都生着火炉子,温暖如春,阁楼里已经有好几个老老少少的人,正在谈笑风生,正是欧阳修等人。

    见到卓然进来,欧阳修大喜,赶紧抢上前两步,拱手道:“卓老弟来了,快快来,我们正说起你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