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8章弯弓满月
    卓然看见须发皆白的宰相庞籍,正在侍女搀扶下从椅子上站起来,朝自己微笑。其他几个却不认识,赶紧上前躬身一礼,说道:“卑职拜见宰相大人。”

    庞籍摆手道:“客气什么,来来,我给你介绍几位好友。”指着身边一个中年男子道:“这位是当今宰相,韩琦韩大人。”

    韩琦曾领兵征战西夏,屡建奇功,官至宰相。跟庞籍是好友。

    卓然拱手道:“卑职拜见宰相大人。”

    韩琦也拱手还礼,“卓大人不必如此客气,知道你要来,都很高兴,你上次帮庞宰相侦破了他的冤案,还了他的清白,他可是对你是赞不绝口啊。有事没事便在我们耳边唠叨,今日终于见到了,果然是少年才俊。”

    卓然忙客气了两句,庞籍呵呵笑着又介绍另一位中年人,这人骨骼清秀,眉宇间,有一股英气,身穿便袍,微笑瞧着卓然。

    庞籍介绍道:“这位跟你同行,他是开封的推官,名叫司马光。尽管它只是推官之职,却得到皇帝赏赐五品服。只因为他才高八斗。得到皇帝赏识。他的父亲跟我是好友。以后,你们要多多亲近啊。”

    卓然一天简直都呆了,司马光,小时候砸缸的那家伙,写《资治通鉴》那位,自己怎么会不知道呢?当真是如雷贯耳啊。不过,后来他跟王安石两人干上了,成了王安石革新的最大的反对者。不过,这个人绝对是响当当的人物,让卓然肃然起敬。赶紧上前两步,拱手道:“卑职拜见司马大人。”

    司马光这时也不过四十岁年纪,但比卓然要大一些,忙躬身还礼,说道:“卓大人太客气了。卓大人破案如神,先前我们已经听庞大人和欧阳大人说起,十分敬佩,今日得见,实在是三生有幸。正如宰相所说,咱们同为掌管刑民之官,希望以后还多多切磋,要请卓大人援手之时,万勿推却呀。”卓然赶紧又谦虚两句。

    庞籍又招手将另一个中年人叫了过来,对卓然说道:“这人你不认识,但是我必须隆重向你推荐,他可是一个了不起的人,治国安邦,志在天下,不仅文章妙绝文坛,这治国理政之才更是让人刮目相看,他有很多了不起的见解,他在辖地推行新政,取得了很好的成效,皇上都大加赞赏啊。”

    卓然一听,心想莫非这位就是鼎鼎有名的改革家王安石吗?

    果然,庞籍揭开了谜底,说道:“他叫王安石,字介普。现在任职度支判官。说起来也跟你同行,所以你们三人要多多亲近才好。”又对两人道,“你们俩人比卓然年纪都大,阅历比他丰富,要多多提携他呀,他可是我的救命恩人,哈哈哈哈。”

    卓然一听这话,不由忙陪笑,对庞籍说道:“宰相大人您太客气了。那只是晚辈的尽责而已。”

    王安石拱手对卓然说道:“卓大人断案如神,我们是早有耳闻啊,还请多多指教。”

    卓然则对王安石一躬到地:“王大人改革维新,为国为民,我是早有耳闻,实在是无缘相见,今日得见,那才真的叫三生有幸了。”

    一听这话,王安石的人都有些吃惊。

    庞籍呵呵笑着问卓然道:“哦,他在县里搞的那一套你也听说啦?看来他这东西都传到你们武都县了。”

    卓然当然不是从官方途径得到的,而是后世学到了历史知识,知道这时候的王安石实际上还算不得全国有名的人物。只能在圈内的人知道而已。不可能流传到武德县来的。

    当下呵呵笑道:“我有个朋友刚好知道这件事,所以跟我说了,这才得知啊,对王大人的治国之道实在是仰慕,还请以后多多指教。”

    “卓大人客气啦。”

    一旁的司马光点点头:“介普,这事我也跟你说的,你的改革还得从长计议,断不可步子太大,力度太强,要循序渐进才好,不然只怕适得其反。”

    王安石脸上有些不悦,却没有表述说出来,只是嗯了一声。卓然冷眼观瞧,见这两人还没有到最后翻脸之时,此刻还是好友,不过已经开始对王安石在地方的革新意见不一了,不觉为将来两人历史上赫赫有名的对抗感到担忧。

    庞籍说道:“今日我没有叫更多的人,就叫你们几个。人太多了吵杂的很。还是人少说说话,赏场灯,猜灯谜,写写诗。这样的元宵节,过一次少一次啦,还是清静些好。哈哈哈。”

    卓然忙道:“老大人如何说这样的话。”

    庞籍摇摇头:“小老弟,实不相瞒,老朽已经给皇上上了辞呈。准备告老还乡,我今年已经七十二岁了。老眼昏花,加上上次的事情对我打击很大,实在没有心力来为国家效犬马之劳了。就把担子交给你们年轻人吧,想必这一次官家不会留我。”

    欧阳修等人也忙劝慰。司马光眼见庞籍兴致低落,忙说道:“庞老伯虽然这么说,实际上老骥伏枥,志在千里,是不会甘于寂寞的,我听说你还向官家提出了几项治国安邦的良策,其中有一策很有意思,何不说来听听?”

    欧阳修点点头:“我也听说了。”

    王安石刚到京城不久,还不是很熟,跟京城官员不是很熟,所以还没有重得到这个消息,不知道他们在说什么。问:“是什么建议啊?”

    欧阳修道:“庞宰相建议,宋辽双方互派一个五品以下的官员到对方地方任职,加深信任。”

    王安石一愣,随即抚掌道:“这主意好,宋辽本来就是兄弟之邦,理应如此。”

    欧阳修又问卓然:“卓老弟以为庞宰相这个建议如何?”

    卓然道:“这是应该的呀,其实我觉得派一个太少了,应该多派。最好是你的人可以到我朝做官,我的人可以在你那做官,大家不要说什么边境,兄弟之邦,共同治理天下,百姓一家亲多好,自由往来,不做任何限制。”

    他说这话,顿时引来几个官员吃惊的目光瞧着他,特别是司马光,摇头说道:“卓大人此言差矣,偶尔交换官员任命以增进双方信任这倒可行,但毕竟辽朝大宋各自为政,不能混同。别是我大宋,鱼米之乡,锦绣江山,怎么能与他人共享呢?他辽朝冰天雪地,天寒地冻,荒草凄凄,人烟罕见,要来也没多大用处,只要他们安安心心待在那儿。那是最好不过的,就尽量不要到我们大宋来了。”

    卓然觉得自己用现代社会的思维去替古代考虑古时候的问题简直是刻舟求剑,也就笑了笑没在这个问题上纠缠,便说道:“我考虑的确实不够周全,还请各位大人见谅,我倒觉得这是个好主意。只不过,我不知道有没有人愿意到辽朝去做官呢。”

    这话一出,众人都面面相觑,每年出使辽朝,人选都要反复斟酌,因为很少有人愿意去辽朝,那是一个费力不讨好的事,特别是辽朝条件远不如大宋。

    出使都已经如此困难,要派官员去三年任一期,呆上三年,除非是提拔之后去,要不然平调还真没人愿意到那地方去的,而且又是在异国他乡,受别人统治,语言还不通,很是麻烦。

    庞籍道:“重赏之下必有勇夫。可以悬赏。”

    他刚说到这,忽听得下面云板响。王安石最喜欢热闹,马上高声说道:“列位大人,赏灯已经开始了,今日还有舞狮子很是热闹的,长龙灯今年有两条呢,交相辉映,一定很壮观呀。”

    众人按顺序排位,庞籍和韩琦两位宰相当然坐中间,其他人自各自按照职位分别落座,卓然坐在了王安石身边。

    几个人兴趣盎然,不时地举杯邀饮,卓然则兴致不高,因为见过了比这精彩得多的事情的他对于这种小儿科当然已经有了免疫力,更何况去年他就见过一次,也就没有去年那种初见的震撼。

    王安石的酒量甚好,一杯接着一杯,频频举杯邀约,庞籍年岁已高,只是少喝浅尝即止,司马光更是沾酒就醉,所以不敢多饮。所以,喝的最多的是王安石跟卓然。

    特别是卓然,酒到杯干,从不推辞,王安石大呼过瘾,连连举杯。待到没有半个时辰,都已经喝的有些醺醺然了。这时,那一龙灯终于升了起来,风不算很大,但是足以将这两条龙灯飞扬到了空中,像两条巨龙,在空中盘旋。

    这场景倒是蔚为壮观。因为这一支长龙灯每一节都挂有灯笼,熠熠生辉,在空中就像两条火龙似的。这种场景即便在现代社会也不是常见的,卓然这才来了兴趣。不过看见这一字长龙灯,他又想起了婵娟,那倾国倾城之貌的美丽女子,那一袭白衣,那拉弓满月一箭射断绳索救下孩子的英姿,都唤起他心中无限柔情。

    王安石眼见卓然喝着喝着兴趣突然低落下来,不知道他为何,便道:“卓兄弟,你怎么啦?是不是喝醉了?”

    卓然晃了晃脑袋:“笑话,这点酒想把我卓某喝醉,还早着呢,你躺下了我都未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