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2章冰天雪地
    连珠箭脸色一沉说道:“堂主已经跟我们师父说好了,要尽力帮我们的,还请不要耽搁时间太久。在幽州有什么事情,如果需要我们帮忙,我们也可以鼎力相助。”

    卓然伸了个懒腰说道:“我不是已经说了吗?你们手伸的太长了,要知道幽州可是我们南门的地盘,轮不到你们来插手。”

    玉树风嘶的一声冷笑,道:“你在做梦吧?幽州什么时候属于你们南门的地盘了?你们南门只负责宋朝的疆域,等什么时候大宋朝把幽云十六州都夺了回去,或许就可以把它划到你们南门去管辖了。所以你现在脚已经踩在我们东门的地界,就不要在这儿指手画脚说什么南门了,你们南门的外门弟子的府邸放在我们东门,我们已经睁只眼闭只眼了,你还想怎样?”

    卓然一听顿时头都大了,这一点他却没想到,也没人告诉他。在他想看来,既然自己这个南门大弟子的府邸在幽州,当然幽州就属于南门,怎么成了东门的?他却忘了一件事,那就是天池宗在创立的时候,幽云十六州还属于中原,所以划归南门掌控,为南门的地界。

    而后来,幽云十六州被辽朝吞并之后,就转归东门来管辖了。但是南门的外门弟子的府邸并没有从中迁走,依旧留着,主要是表示宋朝没有遗忘这块土地。尽管天池宗跟朝廷之间没有什么必然联系,但对于门中人来说,这种情怀却是自然而然发生的,也没有人对此有什么质疑。

    卓然虽然知道理亏,但却不认账,哼了一声,说道:“我说的是我们南门的事务,不是南门的地界。你那么想管闲事,就带兵把幽云十六州夺回来,那才显得出你们东门的本事,你们不是汉人吗?”

    一旁的高香主赶紧低声说道:“堂主息怒,这里是辽朝地界,这种话最好还是不要说。”

    卓然顿时醒悟,摆摆手说:“行了,你们快走吧,不要让我多费口舌。我明天就到你们府上来,让他们把那美丽的美人鱼给我准备好,我要验货。看不上眼,我是要毁约的,可说好了的。”

    玉树风和连环剑都拱拱手,转身离开了。

    吃过晚饭,卓然带着像三个香主,在管事的陪同下,坐着豪华马车,前往幽州最繁华的青楼御景楼。

    现在虽然已经进入初春,但是依旧天寒地冻,特别是幽州城,远比东京汴梁冷的多,可谓滴水成冰。虽然卓然的豪华马车是用厚厚的绒布做的,门帘窗帘覆得严严实实的,马车里还有暖炉,但卓然还是冻的全身哆嗦,实在是有些受不住,特别是上马车和下马车之时,那寒风吹来,简直要把骨头都要冻断了。

    卓然还从来没有品尝过这种寒冷的滋味,这简直是要人老命的节奏。从马车到进入青楼,也就数十步距离,却已经把他冻得连鼻子都要掉了。尽管外面已经裹了两件厚厚的裘绒,卓然进了屋子,还是一个劲的冻得直哆嗦,说道:“我的娘啊,这是什么鬼天气,这么冷。”

    管事的赔笑说道:“幽州就是这样的,早晚特别冷,有太阳的时候还行,特别是这几天,刚好赶上倒春寒,又格外冷些,习惯了也就好了。”

    “习惯?我可不觉得有什么可习惯的,这鬼地方,我一刻也呆不了。”

    说了这话,又想起还要去比这儿更冷的,辽朝东京辽阳府呆上三年,简直让他想想都要吐血了。

    虽说是最有名的,可是这青楼的规模和豪华程度,与花花世界的大宋东京汴梁的天外天相比,那简直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不过也算是不错的了,里面各色女子,其中有不少是契丹和其他一些民族的,当然,还有一些是来自北疆,甚至波斯的一些异族女子。所以不少是高鼻梁蓝眼睛金头发的,说着奇奇怪怪的语言,这倒让卓然大开眼界。

    卓然心想,不管那罗刹女如何,这异域风光倒是让人值得鉴赏。

    一群人来到青楼,管事的把老鸨叫来,介绍了之后,那老鸨如获至宝,拉着卓然又是蹦又是跳的说:“公子,你可来啦,你要再不来,那伊娃姑娘可就归别人了。见到公子,老身觉得真是人中龙凤,一定能赢得伊娃姑娘的欢心。”

    卓然摆摆手说:“行啦,马屁少拍,赶快把那个什么罗刹女子叫来,我瞧瞧是什么货色,我看有没有兴趣。要是太差,我可没兴趣去为了她跟别人打架。”

    “天呐,如果公子连伊娃姑娘都看不上的话,这世界上就没有公子能看得上的女子了,您稍坐,我这就给你请来。”

    他们说话之间,有侍者已经大碟小盘的往他们的房间送吃的了,顷刻间,便把几张茶几都摆得满满登登的。不过都是些大鱼大肉的,而且也不如何精致,都是煮熟了的牛羊肉,用刀子切着吃。还有一些瓜果桃李什么的,酒水也是带着酸味的马奶酒,卓然喝了一口,觉得非常不合口味,便吩咐换成烧刀子来。

    很快酒水换了,卓然品了一口,觉得这幽州城酒水也不怎么的。还是如此上档次的青楼,居然都拿不出好酒,看来得随身带些酒水,不然想喝酒的时候,却还喝不成家乡的酒了。

    正在卓然琢磨酒的时候,只听到那老鸨咯咯的笑声从走道响起:“公子,我们伊娃姑娘来了。”

    卓然抬头一瞧,只见肥硕的老鸨将胖胖的身躯往旁边一闪,让出了身后的一位金发碧眼的女子,这女子出现在卓然面前那一刻,卓然打了个哆嗦。

    这女子的确是充满了异域风情,金色的头发,犹如早上升起的光辉,金灿灿的,披散在肩上,看着分外舒服。穿着薄纱,胸前两支玉峰简直像两个大号蓝球,挤在一起,形成了深深的沟壑,感觉足可以闷死一头大象。

    腰却很细,小巧的肚脐,显出迷人的漩涡。而肚脐下两侧,立刻膨胀开来,勾画出一个梯形的浑圆的臀部。她原地一转身,身上的薄薄的罗裙顿时散了开去,一直可以看到她大半个雪白的**,修长苗条,白质如玉。

    卓然几乎要仰视她,因为她的个子太高了,卓然甚至都不用站起来便可以估计到,她至少比自己高出半个头。站在这样的女子面前,卓然简直觉得有些相形见拙,不觉有些汗颜,这女子太有征服感了。

    看见卓然傻呆呆望着伊娃的样子,老鸨哈哈大笑说道:“公子以为如何?现在你该知道,我们御景楼头号红牌可不是浪得虚名吧,比你们大宋朝的红牌,怕是只强不弱呀。”

    卓然咕咚咽了三口水,这才稳住心神,说道:“除了长得好看,还有什么本事?要知道,长得好看总会看着看着就腻味的。在我们大宋,称得上红牌的,必须是琴棋书画,吹拉弹唱样样精通。”

    卓然说这句话时,竟然情不自禁的瞧了瞧对方娇艳的红唇,这两瓣红唇倒是够肉,够水灵,只是显得大了点。

    老鸨愣了一下,没等她说话,伊娃却先说了,说的却是汉话,只是有些生硬,而且不流利,语速比较慢:“我不会你们汉人的琴棋书画吹拉弹唱,不过我有我的本事,你要不要见识一下呢?”

    “好啊,有什么本事,亮出来我瞧瞧。”

    “我身体火热,男人抱着我光着身子在雪地里睡上三天三夜也不会冻僵。”

    卓然愣了一下,哈哈大笑,心想罗刹就是罗刹,还真是有些邪门,抱着她火热的光身子在雪地里呆着,冰火两重天啊,想想都邪恶。又道:“女人应该有的本事,你如何啊?”

    罗刹女立刻走到卓然身边,一屁股坐在了他身旁,不由分说的将他搂在了怀里。卓然立刻感觉到,整个身体好像融入到火炉中,身体暖洋洋,热乎乎的。不过有些窒息的感觉,便又说道:“这就是你的本事吗?”

    伊娃凑他耳边痴痴笑说道:“如果你愿意,我可以让你在一盏茶的功夫内就丢盔卸甲,你信不信?”

    卓然顿时额头黑线直冒,要是有这样的本事,那对男人来说还真是了不起的。不过卓然兀自嘴硬的说道:“那也不算什么特别了不起的本事,但凡青楼女子,这房中术自然是必须具备的。”

    伊娃又吃吃笑着,腻声说道:“要在冰天雪地里呢?别的女人能行吗?”

    卓然顿时脑袋布满了黑线,再次想起伊娃所描绘的场景,他简直要抓狂了,再也不敢追问下去,赶紧点头说道:“不错,不错,这项本事倒还可以。好了,现在你坐好,咱们好好说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