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4章达摩老祖
    卓然有些没听明白,问道:“萨满是什么?凭什么她能决定?”

    “萨满是辽朝的巫师,也就是汉人所说的天师或者叫国师。辽朝人信奉萨满,她们是与鬼神相通的人,能传达上天的旨意,所以可以与天地沟通,萨满的话就代表天地的旨意,所以他的话是不能被推翻的。但是在把婵娟送去之前,婵娟得到了消息,当然,她不知道要被送去做什么,她只知道萨满有不利于她的言行,可能会让她远离父母亲人,于是她就逃出了辽朝,来到了宋朝,遇到了你。后来被人给找了回去,最后被送到了准备祭天的所在。”

    “在什么地方?”

    天仙儿说:“她被关在辽朝北疆一个叫做小海的地方。小海是一个非常大的内湖,这个湖非常深,深不见底,从来没有人能够达到湖底最深处。曾经有人用长达千丈的绳索从一艘巨大的船上,绑着铁矛放下去,想探一探这湖究竟有多深。可是当绳索都放完了,还是没有能触碰到底部,所有人都被这可怕的湖所惊呆了。”

    “萨满说这湖是神湖,再不容许任何人去打扰她的宁静,所以那时候湖边就严禁人居住,也不许有人在湖上去捕鱼。你的婵娟姑娘就被关在那里,等待着祭天时刻的来临。”

    “什么时候祭天?”

    “今年立夏。”

    卓然急了,忙说道:“我要去救她,告诉我该怎么救她?”

    天仙儿摇头说道:“我劝你还是不要有这种想法,因为首先,你要到达那儿是非常困难的,通往那儿的路极度严寒,就凭你的小身板,没准走到那就会被冻成冰疙瘩。即便是你想办法到那,在严密的警戒之下,你也过不了警戒线,就算你过了警戒线,你也没有办法在度过冰冷的湖水找到她。那湖非常的寒冷,你把手放到里面片刻就会冻僵,更不要说游过去,所以你根本没办法救她。”

    卓然顿时目瞪口呆,半晌才说道:“师姐,既然如此,你又何必把这件事告诉我?你告诉我,但又说我不能救她,岂不是让我白白饱受折磨吗?”

    天仙儿说道:“我告诉你这些,只是不想让你因为她而饱受折磨。——你在东京汴梁灯会上写的那首诗我看到了,那首诗现在已经流传开来了,人人都知道你是一个情种,为了一个女人写下这首词。很多女子都为此潸然泪下,觉得有你这样情深的人心中牵挂,一辈子也就没有憾事了。可是我知道,你牵挂的这个女人,你永远不可能得到她,因为她会在今年归天。我告诉你这些,就是让你死心,不要再为她牵挂了。我今天要告诉你的就是这么多,我还有事,先走了。”

    天仙儿站起身,迈步往外走,走到门口,卓然好像才忽然从梦中惊醒似的,急声叫道:“师姐等等,我有话要说。”

    天仙儿回头,用带着怜悯的目光瞧着他说道:“你不要想求我帮你去救她,因为这是不可能的事。我告诉你,当初我为什么来杀你,就是因为婵娟抛不下你,而她是萨满认定的祭天的圣女,不可能被男人玷污的。因此才有人找到我,让我来杀你,至于谁来找我,你应该想得到。”

    “难道是辽朝皇帝?”

    天仙儿没有回答,只是说道:“不管是谁,因为你触犯了他们最切身的利益,他们把祭天作为摆脱这么多年来辽朝天灾的唯一希望,你想破灭他们的希望,他们怎么可能容你活下去?不过我对他们说,你对圣女没有什么想法,完全不会去找她,他们只是半信半疑。”

    “最终让他们放弃杀死你的决定的,其实是婵娟姑娘,婵娟知道他们要杀你的结果之后,指天发誓,说一定会顺从上天的安排,不会再跟你相见。如果他们执意要杀你,她就自杀而死,让他们的祭天成为泡影,在这样软硬兼施之下,他们才最终放弃了对你的暗杀。”

    卓然整个呆住了,没想到原来是这样,婵娟姑娘居然才是自己真正的救命恩人。难怪对自己的刺杀没有在接踵而来。

    卓然走到天仙儿身边,涩涩的笑了笑道:“师姐,既然大家都认为我是个情种,我就应该做出一个情种应该做的事情来,但我却没有去做,岂不是愧对天下人的期待吗?她为我甘愿去死,我却不能救她,如何苟活于天地?”

    天仙儿说道:“我知道,我告诉你这些后,你一定会这么说的。但是我要你明白,你救不了她,就像人不可能上天入地一样,有些事情不是你想努力就能做到的,你没有这个能力。若是你非要去做,那就只有送死,没有别的,你不明白吗?”

    卓然定定地瞧着天仙儿说道:“我只想问一句,师姐,你愿不愿意帮我去救她?”

    天仙儿坚定的摇摇头说:“我不能去帮你,因为我们天池宗是以辽朝为根基的,与辽朝的荣辱兴衰有至关重要的影响。我们不能坐视辽朝就此灭亡,我们必须要做些什么。”

    “你们要做的就是要拿她祭天,以此来换取你们的冰雪融化,牛羊得到青草吃吗?我告诉你们,那是愚昧,天地间的自然变化,不是祭天能改变的,你别说拿她一个人祭天,你就把天下所有的女人都拿去祭天了,老天爷也不会为此改变什么。”

    天仙儿摇摇头说:“这是萨满说的,我也信萨满。虽然我是宋朝人,但是我是天池宗的人,所以我跟宗主一样相信萨满,你明白了吗?我不会帮你破坏萨满的决定的。”

    说罢,天仙儿转过身,犹豫片刻,又说道:“实际上,我告诉你她的下落,已经在帮你了,能不能救她一切看天意,我确实不能帮你,我能帮你的就这么多。”

    说罢天仙儿迈步出门,飘然而去。

    卓然愣了片刻,门外已经看不见天仙儿的影子了。

    卓然回到了屋里,呆呆的坐在圆桌前的圆凳上,望着地面发呆,满脑子都是婵娟孤零零地坐在冰天雪地的冰岛的祭坛上,或被绑在高高的树上,被邪恶的萨满用来祭天,那悲惨的凄惨的叫声回荡在辽阔的原野中。

    卓然咬牙切齿低声道:“我一定得救出婵娟,她能为我死,我岂能苟且偷生。”

    说罢他狠狠一拳砸在桌上,震得茶壶跳了起来,茶杯中的茶水也撒了出来,顺着圆桌流淌到地上。

    管事的来请示卓然,昨晚卓然玩的那么高兴,他觉得这场挑战是水到渠成,所以满脸欢笑的对卓然说道:“堂主,今日是否将挑战书送去给南院大王的儿子,跟他约战呢?”

    卓然说道:“慌什么,我都不着急,你劳什么心?”

    管事的不由得急了,忙说道:“不着急不行啊,这小公子三番五次派人来骂战,说我们缩头乌龟。我们再拖下去,那些弟子只怕就不干了,我们南门可丢不起这个人啊。”

    卓然摆摆手说:“我知道了,让我再想想。”

    这之前,卓然是不想应约这场挑战的,但是现在他改变了主意。就在刚才天仙儿的告诉他,婵娟被送到了小海的冰岛之上准备祭天的时候,他已经下定决心要去救婵娟了。

    天仙儿告诉他,要想到小海冰岛之上,一路上严酷的寒冷将会是第一个挑战。要想平安达到到达那里,必须做好准备,以自己的小身板,裹着厚厚的裘皮,还烤着火炉,但都耐受不住幽州这样地方的寒冷,更不要说到小海那里了。

    所以卓然立刻想到了一个主意,那就是罗刹女伊娃,她来自北疆,比小海更北的地方。她身体火热,男人能抱着她睡在冰雪地里三天三夜都不会被冻僵,如果把她弄到手,不说别的,当个会说话的电热毯,那这一路天寒地冻,也就不用担心了。

    至于如何混过警戒线,卓然倒是不担心,因为天仙儿人说了,那湖名字叫小海,既然敢称为海,说明疆域十分宽阔。那么辽阔的一个巨大的湖,就算整个契丹将所有的兵士都调去,也未必能把湖绕上一圈,因此警戒线肯定有松懈之处,一定能够穿过警戒线到达湖边。

    最关键的是,如何能在冰冷的湖面乘船登上小岛,只有造船或者弄皮划艇,当然,卓然还想到了一个能够帮上自己的人,那就是东魁首和东沧浪所说的准备把它作为交换条件给自己的那个美人鱼。根据他们说,这美人鱼能够在海底三天三夜不用浮出水面换气,说明水性极好。

    而且还有一点,她既然是在东门范围内的海域,那个地方海水同样极其寒冷,能够在寒冷的海水下游上三天三夜。这美人鱼如果能成为自己的助手,那自己简直就是如虎添翼,要想度过那冰冷的河水,或许就更有办法了。或许可以让她在水里游着,自己踩在她的背上,就像一苇渡江的达摩老祖一样,连皮划艇都不用准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