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5章秘密
    卓然想的很是兴奋,主要问题都解决了,那就一个一个的来实现,现在是第一个问题,那就是赢下挑战,夺取罗刹女伊娃。

    如果要打,那就必须要取胜,不然打了不能取胜,女人要不到不说,还要丢人,而且还要赔一大笔钱,替对方赎人,这丢人可丢大了。可是对方既然敢于挑战,那就说明武功绝对不差,而自己说到底还没学过什么武功,虽然已经杀了好几个武功高手。但是如果只说杀人,他是不怕的,但是比武就不行了,他拿什么跟别人比,总不能上去一枪把对方撂倒吧。

    对了,这得先问问,于是他赶紧又对管事的说道:“当时约定的时候是怎么说的?有没有生死有命富贵在天之类的说法?”

    管事的摇头说:“那不行,不能伤人性命,如果伤人性命的话,不仅要算输,还要受到惩罚的,所以都是点到为止。”

    “那就是说有中间证人做裁判证明了?”

    “是呀,当时约定好,在城里的观山楼的楼顶进行决战。谁要被打下楼了,或者受伤倒地不起,比赛就终止,不能再行伤害,否则会被判输。双方已经商定了,由三位乡绅德高望重者来做裁判,他们不判其他的,只判输赢,也就是是否打下楼了,或者是否受伤倒地对方还在进行攻击,以及是否倒地不起,双方还不能使用任何兵刃和暗器。南院大王很担心儿子的挑战,不过那小公子为了让父亲放心,所以跟我们约定,点到为止,不许攻击头部和裆部,其他部位都可以攻击,这主要是避免造成致命的伤害。”

    卓然一听就高兴了,只要不攻击头部和裆部,自己的子孙就不用担心。身上有软件护体,也不用担心。基本上就立于不败之地了。

    他还没想到如何克敌制胜,这时管事的就告诉了他一个消息,让他感觉简直就是想睡觉就有人把枕头送上来,因为管事的告诉他说:“当时因为是南院大王的儿子主动提出挑战,想抢夺原本百步穿杨已经说好了,要替她赎身的罗刹女伊娃。因此他也颇为大度,说一百招之内定胜负,如果一百招还胜不了百步穿杨箭,那就算他输。如果挨过了一百招,对方就输了。”

    卓然一听这话,不由大喜,如果说还可以跑的话,那就好办了。打不过,难道还逃不掉吗?一百招就算赢,那自己就有了希望,于是又问道:“交战的是个什么地方?”

    这件事得问清楚,因为如果场地太小,那是没地方逃的。管事的说:“观山楼是幽州城最高的一栋楼,在城中心。很多人喜欢在那高楼之上登楼远眺,因为那里可以将整个幽州城尽收眼底。在楼上还有一口大钟,每日黎明用来报时,全城都可以听到,有时出现需要警戒之时,也用来做警报之用。”

    “那栋楼大不大?”

    “当然大,在上面跑马都没问题,是一个圆形的塔楼。楼上有八个角,着实蔚为壮观。”

    卓然更是笑开了花,只要占地大,那就没问题,这下心中顿时吃了块安定。不过他想着,如果对方下毒手,那就由不得自己不客气了,所以火药枪还是必须带的。涉及到生命危险之时,管他什么胜败输赢,先把对方撂倒再说,不出手则已,一出手可就不能容情。反正有这个门派替自己顶缸,而且这次决斗,天池宗中的人是知道的,有不少人因为继任者迟迟没有来应战,还很是不乐意。

    这就好办了,自己即便自己犯规把对方打死了,天池宗也不会坐视不理的,而且师姐天仙儿还有有求于自己的东魁首,应该都不会坐视不理的。当然,卓然不想把事情惹大,毕竟这是在辽朝地界,跟自己决斗的又是辽朝的南院大王耶律乙辛的亲儿子,要是自己把他亲儿子杀了,只怕在辽朝就不好过了,自己到底是来辽任官的。

    卓然在心中想好了对策之后,这才说道:“行,你马上去告诉他们,明天中午时分,在观山楼一决高下。”

    管事的和几个香主顿时高兴起来,马上安排人写了战书,派人送了去。

    很快便接到了小公子回过来的战书,同意在第二天中午午时,在观山楼决战。

    卓然心头莫名的怦怦乱跳起来,尽管他已经有了万全的准备,但是还是有些紧张,这还是他第一次跟别人约架。不过在此之前,他已经干掉了好几个绝顶高手,有了这样的经历,很快他便让自己平息下来了,毕竟连天池宗中的金刚和天王都被自己给收拾了,还有什么可害怕的。

    当天下午,卓然按照头天晚上东魁首发出的邀约,带着三个香主和管事,还有小厮郭帅,坐着马车来到了东门在幽州的宗门府邸,这府邸有针对南门的意思,恰好也是东门的外门大弟子,也就是外堂堂主的府邸。

    这座府邸的大小规模都不亚于卓然作为外门师叔的那一座,而且里面的丫鬟婆子比卓然的还要多,这让跟随在卓然身后的夏香主忍不住撇了撇嘴,低声对卓然说:“我瞧他们是临时招来充数的,就想在我们面前炫耀一下,否则的话,一个宅院里,哪需要那么多人手,又不是开庙会。”

    卓然笑了说:“人家有钱,就让他显摆呗。”

    来到大厅廊下,东魁首带着魏长老已经等候在那儿,躬身施礼,招呼卓然进屋说话。按道理说,卓然只是南门的外门师叔,但是他的辈分上,跟掌门东魁首是一致的,最关键的是东魁首有求于人。真应了那句话,礼下于人必有所求啊,反过来,既然有所求,自然是要礼下于人的。

    东魁首很注意拿捏分寸,对卓然说道:“咱们也不用聊太多,先看货,其他人不用来了。”

    三个香主当然不知道卓然要看什么货,都疑惑的望着卓然,卓然说道:“行啊没问题,那先瞧瞧吧。”

    起身跟着他们来到了后花园的一处,用石头修建的房舍里,这房舍异常坚固,连窗户都是纯钢打造,外面套着铁门,上着锁。屋外由十数个东魁首的高足手持兵刃,站在四周担任警戒,可见东魁首对屋里囚禁的人有多重视。

    东魁首吩咐人把铁门打开,卓然一眼望去,只见屋子中间有一个囚笼,囚笼都是用小孩胳膊粗细的纯钢打造的,有一人多高。囚笼里面的角落里蜷缩着一个近乎**的年轻女子,头发一直垂到腰际。说她近乎全裸,是因为她的身上实际上没有衣服,她的皮肤长满了细细的鳞甲,整个身体全部都被鳞片所覆盖,发出清冷的光芒。因为覆盖了这层鳞片,所以就好像穿了一身紧身的泳衣,这女子曲线玲珑,但是被鳞片覆盖之后,也就显示不出真正女人躯体的特点了。

    卓然很是好奇,走上前仔细瞧了瞧,说道:“身上竟然长着鳞片,真是吓人。”

    “要不然怎么叫美人鱼呢?长得绝美,只是她的身上带电,谁也碰不得,连我都碰不了,那电流很强。”

    董长老说道:“我们海边的渔民曾说过,在深海中,有一种跟蛇一样的电鳗,也能发出电,那电很厉害,渔民一旦被电,当即会晕倒,甚至会死亡。在深海中碰到这种电鳗特别可怕,一旦被电中,就会在海底昏死,最终被淹死在水里。这个美人鱼身上的电,跟电鳗很相像。”

    卓然倒是听说过,深海有一种电鳗,身体能放电,而且电压很高,没想到现在居然看见一个美女,身上披着电鳗一样的鳞片,还能放电,真是奇特。

    卓然尽量和颜悦色的对铁栅栏中的那美人鱼说道:“你好,我叫卓然,我要把你带走,我会好好对你,不会让你受委屈的,你愿意吗?”

    那女子慢慢的从手腕中抬起头,瞧向卓然,卓然发现她的眼睛十分深邃,看着有一种说不出的神秘感觉。但是她的表情却充满了冷漠,让卓然感到一震寒颤。

    卓然说道:“你会说话吗?能不能听懂我说的话?你要是不伤害我的话,我也不会伤害你,我们可以成为朋友。”

    那美人鱼却将头伏回了双臂之间,没有再抬头,也没有理睬。

    卓然也就没有再说什么,对东魁首说道:“行了,我很满意,把她给我运到我府上去吧。”

    东魁首摇摇头说:“现在还不能给你,你得先把秘密告诉我。”

    卓然立刻把脸一沉,说道:“你这就是出尔反尔了,说好了到你们地宫去,我展示给你们看,你们怎么现在让我告诉你?我说过,这东西是没有办法用言语表达的出来的,必须要实地展示才行。”

    东魁首说:“你要是出尔反尔又怎么办?”

    卓然说道:“跟你们东门人打交道可真是麻烦,我都说了,你们这么多高手,难道还奈何不了我一个吗?你们武功高手应该能够感觉得到,我不会武功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