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0章我就是你的狗皮膏药
    东魁首眼看卓然没交手便逃进了屋里,一时也有些心急,万一卓然出现个好歹,甚至重伤,那自己的全盘计划恐怕就要受影响。他倒不担心卓然会被打死,因为他相信南院大王还不会公然跟天池宗对抗,当众杀害天池宗的人。但是万一失手打成重伤,甚至伤重而死,那也是难保的。可是现在也没办法上前帮忙。

    观山楼里,耶律雄顺着横梁慢慢朝着卓然逼了过去。越往前,他就越得意,笑得越响亮,拳头也捏得更响,现在,他恨不得将卓然立刻抓住将他打个死去活来,才能方泄心头怒气。可是,在他接近到卓然面前,还有一丈开外时他正准备抓着横梁飞过去一脚将卓然踢倒,卓然已经自己掉下去了。

    卓然是从横梁上头朝下直接栽下去的。

    耶律雄简直惊呆了,心想,这小子是不是疯了?怎么自己就下去了?就算他要认输,也没必要头朝下栽下去啊。

    正在他奇怪之时,他突然发现,卓然并不是自杀。当卓然往下栽到最后一道横梁之前,他忽然伸手啪的一声,拍住了旁边的立柱,随即,身体双手好像抓住了立柱式的,往下栽的身体空中顺势落下,便紧紧贴在了立柱之上,就好像一只壁虎似的,抬起头望着他,还笑了笑。

    耶律雄可从来没有见过这种功夫,惊得目瞪口呆,望着他,结结巴巴说道:“你,你到底是怎么回事?”

    卓然用双脚夹着立柱,双手抱着肩,对耶律雄说道:“我懒得跟你废话,有本事你来抓我。”

    耶律雄狂吼着,不顾一切的朝着卓然冲了下去,一路上他的手在横梁上唰唰抓出无数道痕迹。木屑四处乱飞。冲到卓然近前,他猛的往前窜出,半空双拳,一个双峰贯耳朝着卓然轰击过去。

    可是卓然却迅速的嗖嗖两下,沿着立柱爬了上去,一直爬到了紧挨着房顶的地方,这才到转过来头朝下瞧着耶律雄,脸上充满了讥讽。

    耶律雄本来想一拳将卓然轰下楼去,可是卓然突然消失,他这拳重重地砸在了那立柱之上。竟然将立柱生生砸出个窟窿。木屑乱飞,尘土飞扬。整个房子都轰然摇晃了一下,因为这个立柱是整个观山楼的主体支柱之一,一旦垮塌垮塌,这楼就不牢靠了。好在他只打掉了一大半,还有一小半在支撑着。

    房顶上的卓然微笑道:“你最好把这楼打塌,我们两看看谁先掉下去,哈哈。”

    耶律雄抱着立柱,他轻功不行,想卓然那样迅速快捷的攀上去那是不可能的,不过他不知道,卓然并不是靠轻功,而是靠获取了悬浮石之后的壁虎功,这种功法世间无人会,除了卓然。

    耶律雄好在力大无穷,虽然不能做到身轻如燕,他双手伸出抓住了立柱,整个身体攀援往上。死死盯着上方的卓然,以防卓然又突然的向其他逃窜。

    不过当他冲到卓然身下时,卓然还真就轻巧地逃开了,他是像猿猴似的猛地往前一窜,竟然穿过了两道横梁,落在了横梁之外的靠近屋檐处的一根小横梁上,双手抓住横梁像猿猴似的荡了个秋千,又贴在了横梁之上,好像他的身体本来就是那么贴在那儿似的。

    这一下耶律雄真的傻眼了,之前他对卓然还不怎么看眼里,也不知道对方到底有什么样的武功,不过既然敢迎接自己的挑战,应该是有些手段的,可是现在他才知道,卓然的轻功如此了得。

    耶律雄追杀毫不迟疑,立刻哇哇叫着,又转身朝着卓然藏身之处追了过去。

    卓然狸猫一般躲了开去。耶律雄便疲于奔命在后面追着,两人一个追一个逃。追的是气喘如牛,逃的却轻松惬意。就好像花间翻飞的蝴蝶,在躲避笨拙的土狗追捕似的。

    一直追了好半天,下面大门被人拉开,裁判出现在楼下,望着他们高声道:“两位还请到楼顶决战,不要再躲在楼下,外面的人看不见啊。”

    耶律雄大喜,对着卓然叫道:“听到没有?马上到房顶上来,你要不上来,就算你输。”

    说罢,他抢先自己从那窟窿爬了出去,站在了屋顶的一侧。

    卓然耸了耸肩,说道:“别以为我不会打,只会躲,要打你,那还不容易吗?”

    卓然从那窟窿爬了出去,站在屋檐的另一侧,抖了抖身上的尘土,背着手盯着耶律雄。

    卓然看见了楼下和高台之上的伊娃和美人鱼,两人眼中都满是关切,紧张的瞧着他,卓然大是高兴,看来这场决斗没白来,至少知道这两个天生异禀的女人实际上心中是向着自己的,那后面的行程心里可就都定了。

    台下传来裁判的声音:“刚才我们经过商议,先前规则中没有禁止到屋内决斗,但是毕竟室内观看不便,难以决断谁胜谁败,所以经过商议,我们统一意见,从现在开始,只能在房顶决斗,离开房顶包括,进入屋内都算输。”

    说着狠狠一记铜锣敲响,当的一声,众人的精神瞬间也都振奋了起来,一个个紧张的望着楼上。

    耶律雄得意的哈哈大笑,指着卓然说道:“现在我看你还往哪里逃,这下你等着受死吧。”

    说着,狞笑着,挥舞着拳头,沿着房顶犹如一头公牛,朝着卓然冲了过去,他想将卓然狠狠打翻,在台下锣鼓响起之前,再好好的暴揍他一顿,方泄心头之火。

    他的拳头带着一阵强劲的风声,从腰间旋转而出,拳面上竟然有一层淡淡的白光。这拳已经用尽了他全身的力道。而且,这一拳有十数个后招,已经将卓然所有的反击防御之策全都算在其中,不管他用哪一招都有后面犀利的招数可以将对方直接打趴下。

    而卓然没有趴下,甚至没有后撤半步,反而是往前跨出了一步,同样狂吼了一声:

    “滚!”

    右拳冲出,直接击中了对方打过来的拳头。

    两只拳头空中对撞,耶律雄气势磅礴。异常威猛,这一拳足以开碑裂石,而卓然这一拳却如杨柳春风,枯叶坠地,就这么轻飘飘的迎接上了对方的拳风。

    砰!

    一阵轻微的闷响。耶律雄拳头与卓然拳头撞击的瞬间,从拳峰闪过了一道淡淡的蓝色光焰。

    耶律雄身子突然猛地一震,随即整个身体僵化在房顶之上,片刻,如一颗砍倒的参天大树,轰然倒下。接着沿着倾斜的屋顶往房檐处滚去。沿途上沉重的身躯碾碎无数瓦片,咔咔碎裂声不绝于耳。

    四周尖叫声响成一片。

    滚到了屋檐边,翘起的房檐将他身体往上抛起,空中划了一道弧线,四肢不受使唤地在空中挥舞,接着摔了下去。在众人惊叫声中摔在了下面的防护网上,弹起来又落了下去。几下之后归于安静,一动不动了。

    四周的人赶紧手忙脚乱冲上去,从围栏中将耶律雄抬了出来,查看之后,才知道耶律雄已经昏死过去,不过呼吸却还在。只是右拳头焦黑一片。

    观山楼上卓然慢慢收回来,平直伸出的右拳到了胸口,翻过掌心,打开手指瞧了瞧,手心上已经空空如也,原先美人鱼身上的那片鳞甲已经凭空消失了。

    看来那片鳞甲之上凝聚着强悍的电流。一旦释放,鳞片就会消失,不复存在。

    这次取胜,全靠美人鱼的鳞片,这到底是她身上的一部分,为了自己获胜,甘愿牺牲,这份情谊的确让他感动,忍不住扭头望向了台下正欣喜地望着他的美人鱼。耳边却传来了伊娃惊喜的叫声:“卓然少爷,我是你的了,快来抱我走吧。”

    卓然顿时一脑袋黑线,心想这金发碧眼的洋妞倒还真是直接,这么众目睽睽之下这样嚷嚷,也不怕人笑话。卓然赶紧朝她挥挥手。

    台下三个裁判一起宣布,天池宗南门外门堂主卓然在本次决斗中获胜,御景楼红牌伊娃归于卓然,赎身费用耶律雄支付。

    四周顿时响起了一片欢呼和骂声,欢呼声当然是天池宗的弟子,而生气谩骂之声当然是支持耶律雄的那帮子人了。

    耶律乙辛脸色铁青,他盯着台下替儿子检验的官员和郎中,见郎中回头朝他摆摆手,示意没有生命之忧,这才舒了口气,转身出门走了。

    有人拿着担架过来将昏迷不醒的耶律雄放在担架之上,抬着跟着出去了。

    卓然从高楼之上下来。伊娃第一个扑进了他怀里。搂着卓然又蹦又跳,伊娃本来就比昨天高出半个头,再把她搂进怀里,卓然靠在他丰硕的两个篮球之间,差点没憋死过去。

    卓然赶紧撑开,说:“小心点。这么多人瞧着呢,回家再说。”

    伊娃咯咯笑着,挽着卓然的手说道:“好。我跟你回家,以后,你到哪我就到了,我就是你的狗皮膏药。”卓然简直大跌眼镜,这伊娃什么话都学,连狗皮膏药都会。

    美人鱼依旧站在那儿欣喜地望着卓然。卓然招手叫她过来,美人鱼迟疑了一下,还是下楼走到了卓然身边。卓然低声道:“谢谢你,要不是你,我赢不了。”

    美人鱼莞尔一笑,冲卓然伸出大拇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