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2章你等着瞧
    卓然想了想说:“晚上我还有宴会,现在到晚上还有几个时辰,差不多够了,我会尽快的。马上让人把骨骸送到我府上来,再准备一些粘土,还有绘画颜料什么的。”

    耶律乙辛当即答应,随即派人把卓然需要的东西都给他送到了府上。

    卓然立刻开始着手颅骨复原。伊娃和美人鱼好奇地在一旁观看。

    卓然按照法医人类学所学到的知识,用粘土覆盖在头骨头颅之上,人的头颅肌肤的厚度和形状都是有一定解剖规律。卓然对这门学问的法医人类学进行过很深的研究,以前也曾经做过这方面的粘土复原,能复原到个七八分像。当然,现代有电脑三维成像技术之后,使得颅骨复原变得更加容易和准确了。

    现在卓然当然还是只能用原始的粘土复原的办法。他把粘土覆盖在了头颅之上,按照解剖学厚度修整成形,并将头发安放在头颅顶部,梳理整齐。

    接着,他开始给这复原的头像上色使它具有活人的色彩。

    两个女子在他身边瞧着,特别是伊娃看得目不转睛。看见卓然描绘的色彩后,伊娃却连连摆手,说:“不是这样画的,一看你就不会画,让我来吧。”

    卓然又惊又喜:“你会画画?”

    “你别小瞧人好不好?我画的画跟你们宋朝的女子用毛笔画的不一样,我们是用色彩和碳条,画出来更逼真,不像你们讲究什么意境,我们只说画的像,就表明本事很高,我画的画人家都说很像的,你瞧瞧。”

    卓然当然知道西洋画是用色彩和明暗对比来组图,更能够准确的描绘出物品的原貌,所以用西洋画画出来的人像非常逼真,几乎跟照片拍出来的一样准确。却不知道这女子这西洋油画学到了几分?

    伊娃拿出了自己带的行囊,里面居然有一套画具,这让卓然大开眼界。

    她将画具熟练地调好色,开始给这粘土头像复原。

    只见她东抹一笔,西抹一笔,渐渐的,这泥土头像就有了生命,呈现出活人一般的色彩。

    她甚至还能描绘出逼真的眼神。让原先考虑在哪去找个煤球装眼睛的卓然觉得都有些惭愧。

    大师笔下当真有化腐朽为神奇的力量。由于有伊娃的帮助,卓然的复原工作进展异常顺利,提前了差不多一个时辰就完工了,而且准确率更高。弄好之后连卓然感到赞叹,说:“你真厉害,看着都像活过来似的。”

    伊娃得意地莞尔一笑,说道:“这有什么,我觉得你本事更大,你用粘土复原相貌我就不会。”

    卓然心想,以后有伊娃帮自己颅骨复原,能极大提高相似度,真是苍天赐予自己的得力臂膀。禁不住把她拉过来吧嗒一声,在他嫩滑的脸蛋上亲了一下,说:“太好了,以后破案你就跟着我。”

    伊娃兴奋的说道:“好啊,我很愿意陪着少爷。”

    卓然吩咐郭帅将复原好的画像送给了南院大王耶律乙辛。

    接着,卓然在府邸大摆筵宴款待宾客。这次卓然不仅赢得美人归,还当众为天池宗扬眉吐气,当场干净利落的击败了挑战对手。卓然这个外表文弱的宋朝官员,能举手之间击败号称大辽年轻一代佼佼者的耶律雄,足以让人为之侧目。

    卓然吩咐大摆筵宴庆贺,一时间高朋满座,东魁首的人都被请来,欢聚一堂,宴会上大家推杯换盏,吃喝得甚是高兴。吃到深夜时分,众人都有些醉醺醺的了。

    这时,突然来了一队宾客,却是耶律乙辛,带着幽州府尹和重要官员,挑着几坛美酒来见卓然。

    卓然赶紧把南院大王引到了客厅说话,心想这家伙真不会挑时候,在人家喝酒的时候来说事。不过见他挑着这么多酒来,想必也是来喝酒的。

    果然,南院大王欣喜地告诉卓然说:“大人,那个案子破了,特来感谢大人的。”

    “哦,这么快?”

    “多亏大人把头骨复原,我一眼就认出是我手下一个官员。三年前有一天,他夫人来禀报说他生重病不能来上衙。我就准了他的假,又过了些时间,他夫人来说他病的很重,需要回老家去休养,老家有治他这种病的医生,我就同意了,他就回老家去了,结果,一去就不回来。”

    “中间我还派人去问过几次,只说他在老家养病。因为病得比较重,不方便见人,所以没见到。想不到却死了,而且还被藏尸在立柱里,我立刻便知道这里头有鬼,便派人把他女人抓来审讯,很快他女人就供认了。实际上三年前她丈夫就死了。人一旦死了,朝廷的俸禄就没有了。因为家里生活条件不好,他们家就会陷入困境,所以这女人就想了个主意,谎称丈夫病重,却不说他死了,这样便可以一直领着俸禄。当时她丈夫正好负责维修观山楼,她便让家人将立柱从下面掏空了,将尸体藏在了巨大的立柱里。”

    “也怪我不细心,足足让他那三年的俸禄。现在才发现,不过经过仵作查验,他没有被人谋杀的迹象。问了之后,他们家人都说当时他是病死的,只是对外隐瞒了。仵作查验之后,也认可了他们的说法,这样我吩咐人把他打了一顿板子罚了他一些钱,也就了结了这桩案子。毕竟她丈夫也死了,他们一家也怪可怜的,我罚的钱也不多,象征性的,毕竟这种风气不能助长,必须拿出个态度来。”

    卓然拱手说道:“大人处事公允实在让人敬佩。”

    南院大王拱手道:“若不是你帮忙,及时复原让我们找到了死者究竟是谁,我们根本无从破案呀。现在才知道,大宋居然有你这样了不起的人物,实在让人敬佩,如果你能在我们契丹辽朝,一定会得到重用的。”

    卓然笑道:“我在宋朝也得到重用呀,要不然也就不会派我到辽朝为官了。”

    耶律乙辛哈哈大笑,说道:“案子已经了结,咱们今天开怀畅饮,我能认识你非常高兴,虽然你打败了我儿子,但是我们契丹人对胜败从来不放在心上。来来,今天我们一醉方休,我带了不少美酒,这酒可是你们难得喝到的,只有我们契丹皇宫才有的,哈哈哈。”

    美酒端上来卓然尝了一下,果然味道甘甜,与宋朝的酒有不同之处,有他吸引人的地方。当下,便带着耶律乙辛回到酒桌主桌之上。众人畅饮喝了个高兴,直到深夜这才尽兴而散。

    耶律乙辛醉醺醺回到家,洗了一把脸,脸上的笑意消失了,变得冷冰冰的。

    他来到儿子的屋子探望。

    儿子耶律雄已经苏醒过来了,正在屋里像个孩子似的嚎啕大哭。他的妻妾们正在那儿安慰,却反倒让她哭得更凶了。

    耶律乙辛来了之后。耶律雄吼叫着说:“爹,我要杀了那姓卓的,我不管他是谁,我一定要杀了他,我要将他碎尸万段。”

    耶律乙辛给房间里的人使了一个眼色,房间里的人纷纷退了出去,屋里就剩他们父子两,这才低声对儿子说:“你放心,今天这件事爹心里有数,这家伙众目睽睽之下让你如此下不来台,爹爹会让他付出血的代价。这件事你不用管了,爹会处理的。”

    耶律雄点头说:“最好让我亲自杀掉他,我要一刀一刀将他千刀万剐,放泄我心头之恨。”

    耶律乙辛返回自己的住宅。将自己的小妾叫来。

    这小妾是契丹女,原本是部落里的一个萨满,也就是女巫,擅长一些古怪法术和下毒,武功也不错,就是靠着种种旁门最终傍上了耶律乙辛,上了他的床,成为他的妾室。

    不过耶律乙辛对她并不怎么看重,甚至有些厌倦。因为这女子野心太大,几次都提出想当夫人。

    小妾来了之后,耶律乙辛对她说:“你今天也看到了,那姓卓的让我耶律一家在众人面前丢了大丑,我绝对不容忍,但是他是大宋派来的官员,我不能公然对他怎么样,哪怕私下也不行。所以,你替我出这口恶气,你想办法把他整死,但是不要露出他是被谋杀的痕迹。我的结果是让他死,但是却不能让他让别人认为他是被杀的,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小妾妩媚一笑:“大王,这是小事,交给我,我保证办的稳稳当当的。”

    耶律乙辛又说道:“如果你失手被抓,你知道该怎么办?”

    小妾脸上的笑容消失了,说:“我当然知道怎么办。大王请放心,不管任何时候我都不会把大王说出来的,从一开始这便都只是我一个人的主意。”

    耶律乙辛缓缓点头:“你要能办成这件事,你说的事情我可以考虑。”

    小妾顿时欣喜若狂,福了一礼,说道:“大王,那咱们可说好了,你等着瞧,我会让那姓卓的神不知鬼不脚的谁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就死掉了。”

    耶律乙辛皱眉摇头,说道:“他必须没有任何疑问的死去,不是神秘的死去,不能让人对他的死有任何疑问。看来你还是没有您完全领会我的意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