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5章头盖骨
    卓然抬头看,不远处果然有一个若隐若现的小亮点,卓然兴奋地说道:“你眼睛可真尖,这都被你看到,说不定是个小镇了,赶紧去。”

    他们快马加鞭赶去,到了终于看清楚,原来是一座只有十几栋房子的小村子,不过所有的房舍基本上没有灯光,也大都坍塌了,只剩下一个小院子有灯光。

    这小院子也是土坯垒起来的,小院子的房顶上竖着一根碗口大的高高的旗杆。旗杆上牢牢的绑着一盏气死风灯。正是这灯引领了他们前进的方向,终于找到了避风港。

    三人都很兴奋,可是卓然兴奋之余,又有些紧张地瞧着那一盏灯。伊娃发现他脸色有变,低声问道:“怎么啦?有什么问题吗?”

    卓然说道:“只剩下这院子的人,这些人吃什么呢?难道喝西北风吗?他们怎么活下来?”

    伊娃笑着说道:“真有你的,这时还要为别人着想。他们住在这,自然有他们的法子。”

    “什么法子?这个不是待一两天,而且大雪已经下了好几个月了,他们哪来的食物?”

    说到这儿,卓然扭头过来瞧着俏脸冻的跟白萝卜似的伊娃说道:“不吃不喝还能活下来的,只有一种人,那就是死人。”

    伊娃吓了一跳,说道:“就你会吓人,这冰天雪地呢,已经够吓人了,你还吓人,真是的。”

    美人鱼却帮着卓然说道:“有鬼”

    这句话让伊娃更是生气,瞪眼瞧着她说:“什么有鬼,你知不知道鬼是什么意思?鬼都没弄懂,你怎么知道有鬼?别瞎说好不好。”

    美人鱼却没有瞧她,而是怔怔的望着那一盏高高挂在桅杆上的灯,又说了一句:“有鬼。”

    卓然甩了甩手说道:“你们两个难道打算就这么待在这儿冻下去吗?再不进去,快要冻成冰棍儿了。”于是三人策马进了村子。

    进村前,卓然低声对二女说道,:“咱们先把村里其他屋子都查看一下,是不是的确没有人,四周情况要摸清。知己知彼,才能百战不殆。”

    两个女人都一起点头。于是三人小心的挨个屋子进行搜索,房子散落在那院子附近,都是土坯搭建的,有围墙,有院子,屋子房顶基本上都坍塌了,虽然没塌的房顶也穿了孔。

    他们搜索之后,果然没有发现任何人。最后他们来到了那院子前,卓然摸了摸怀里的那只火药枪。伊娃抓紧了挂在马鞍上的一柄弯刀。美人鱼手里攥着一柄三棱尖刀。这是她自己挑选的兵刃,可以藏在衣袖里。

    不过三人也只是下意识的检查了一下各自的武器,就放开了手,总不能提着刀进去,那会吓着别人的,他们是来投宿的,不是杀人越货。

    卓然翻身下马离开了伊娃的怀抱。就这么会儿功夫他还是能坚持的,因为一直在温暖之中,身体的温度还没有下降很快,他又穿的很厚,简直像个笨重的大狗熊。

    他正准备敲门,却发现院门是半掩着的,于是推了开去,风雪中迈步走进了院子。院子的积雪比外面的要薄许多,很显然里面是有人住的,因为白天把院子的雪都扫到了两边,院子四周还堆得有半人高的雪堆,证明这些雪都是有人扫开了的。

    院子很大,走到屋前,卓然举手拍门,听到门里面传来了一个苍老的声音,说的却是契丹语,卓然听不懂,回头瞧了瞧伊娃。

    伊娃高声地用契丹语哇啦哇啦说了几句,然后跟卓然解释说,她刚才说他们是大宋的人,路过此地,问他是否会汉语。

    里面的人立刻换成汉语,发音还是有些古怪,显现外族人学说汉语特有的腔调,不过卓然还是听懂了,他说的是:“谁呀?”

    卓然瓮声瓮气的说道:“我们是路过此地,遇到暴风雪全前来投宿,还请老丈行个方便。”

    里面古怪的腔调用汉语说道:“等等,我来开门。”过了片刻,房门吱呀一声拉开了,风一下卷了进去,里面桌上摆着一盏气死风灯,光线十分昏暗。

    卓然看见了老妇人,满脸皱纹,头发很乱,扎着不少细细地的辫子,很长时间没有清洗的缘故,显得疙疙瘩瘩的。那件衣服也很长时间没有清洗了,散发着一种怪味。

    在他身后,一张杂乱的地毯上坐着一个半大的孩子,大概十一二岁,正紧张的又好奇地望着他们,手里拿着一个卷轴正在灯下看书。

    不过卓然很快就确定他应该不是在看书,而是在诵经,因为,他们身后有一个土炕,炕上摆放着几样贡品,还有香炉,后面土墙上挂着一幅画像,是一头青牛和一匹白马。这是萨满教崇尚的圣物。萨满用青牛和白马来供奉神明。

    老妇人用生硬的话说道:“你们是谁?”

    卓然拱手道:“我们是路过的,准备前往小海。路上遇到风雪,看见这有灯光,想借贵处避避风雪,不知是否能行个方便。”

    那妇人点点头,侧身让开,说道:“你们快进来吧,不然一点点热量都被风雪吹散了。”

    美人鱼先进去,伊娃把所有的马匹拴在了院子中的那根高高的桅杆上,然后把卓然那口大箱子背进了屋里。其他东西都捆在马上的,在这荒无人烟的原野上不用担心被人偷掉。

    卓然好奇说道:“原来老人家对汉语也很精通啊。”老妇微微一笑,说道:“我是这一代的萨满,在天灾没有降临之前,我们村里经常有汉人来往做买卖。我从小跟他们学汉话,所以会一些,不过说得不好。”

    卓然说道:“已经相当不错了。”

    卓然一边和老妇聊着天,一边上下打量着老妇人。

    她是契丹人的巫师,因为契丹信奉萨满教,萨满就是巫师,是契丹人的巫师,是与神灵沟通的,这种人会一些神奇的法术,或者巫术什么的,这可说不清楚。对这种人最好是敬而远之。

    所以,卓然很客气的拱手道:“那就多谢了,我们明天走之前会留下投宿用的花费的,我们自己也带的有食物、火炉和碳,自己热吃的。你们如果没有吃东西,可以跟我们一起吃。”

    萨满摇了摇头,说道:“我这里没有炉子,因为没有东西可烧,都是吃了生的风干的肉,你们要吃,我可以给你们。”

    卓然一听,忙说道:“我们备的有,就不劳烦了。”

    伊娃赶紧出去从马鞍上取下了干粮,还有一块冻的硬邦邦的肉,木炭和火炉,都拿了进来。生起了火,很快屋子里便有了温度,那半大的孩子似乎已经很久没有感受到火焰的温暖了,坐在火炉边,兴奋地望着火焰跳动。瞧瞧老妇人,又望望卓然他们。

    老妇介绍说:“这是我孙子,他爹娘在去年遇到暴风也回不来。被狼吃掉了,就找到了残缺的尸骨。只剩下我们两个,牛羊也都死光了。我们把死去的牛羊埋在雪里,慢慢的割肉吃,它不会坏。”

    这老妇似乎看出了卓然先前的疑问,他们是怎么生活的,所以做了解释。

    这让卓然有些尴尬,忙说道:“是呀,这场天灾可真是可恶。让百姓饱受折磨。实在是让人心痛。”

    老妇长叹一声,说道:“是呀,好在朝廷已经准备祭神。找到圣女,只要把圣女祭给了上苍,上苍就会宽容我们,不会再让我们饱受冰雪的折磨的。”

    卓然,心里咯噔一下,他想不到在草原深处一个小村子的巫师也知道这件事,看来这件事在辽朝已经是家喻户晓了。而且从老妇口气中,他们对这件事充满了希望,就像天仙儿一样都指望着他的婵娟奉献给上苍,换得上苍的垂怜,不让冰雪覆盖草原,让牛羊能够找到吃的。

    卓然说到这个话题,心里就一阵抽紧。赶紧把话题转开,说道:“除了你们两个,还有人留下来吗?”

    “相信刚才你们已经检查了村子里,除了我们两个再没有人留下了,都出去逃荒了。实际上,有谁能逃得过老天爷的魔爪呢?逃到哪里,其实都是个死。倒不如死在家里好了。”

    伊娃说道:“老人家通神灵,有神灵庇护。肯定能够逢凶化吉,遇难呈祥的,不用担心。”

    老妇点了点头,却没有再说,走到那半大孩子身边,同样盘膝坐下,面向着墙上挂着的那幅画像,开始在嘴里念叨着。同时,用一块用一根小铜棍啪啪地敲着什么东西,发出了难听的声音。

    卓然眼尖,借着昏暗的灯光一眼便看出来,那萨满巫师面前放着一个木鱼一样的东西,却是一个人的头盖骨,已经成了灰白色,肯定经过防腐处理,而且不知道有多少年了。在头盖骨的边缘,用铜片包裹着雕刻有花纹,看着已经没有了头盖骨本身所带来的恐怖气息,只剩下一种神秘的震撼。

    卓然眼见美人鱼顺着自己的目光也去打量那头盖骨,赶紧推了他一把,引开他注意力,说道:“你饿了吧?我给你煮点鱼虾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