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8章打情骂俏
    伊娃替他解释:“闭嘴呀,睡觉,明天早上还要起床赶路呢。”

    众人便都不说话了。

    那财主只好就冷水啃个硬馍馍,然后钻进被子,不再说话。

    红衣女子侧着身望着卓然的后背,轻轻叹了一口气道:“公子为何拒人千里之外?难道我是老虎,怕我吃了你不成?”

    卓然没理睬,继续躺在伊娃怀里睡觉。

    伊娃抬眼看了那红衣女子一眼。红衣女子咯咯笑着对伊娃说道:“你是罗刹女吧?你个子太高太壮。比公子还要男人,公子不会喜欢你的,公子喜欢的是我这样的小女子,对吧?公子。”

    这下卓然直接把刚才给肥猪的手势又对女子做了一遍。

    红衣女子撅着小嘴说:“公子还真不近人情,好吧,睡觉。”说完抬头对坐垫上打坐的萨满道:“主人家,你还不睡觉做什么呢?”

    萨满声音平淡:“还有两个人没有来,我在等他们。”

    头陀爬了起来,道:“你刚才说来五个,现在来了三个,如果真的还有两个人要来的话,证明你果真是能人,我真就服你服到家了。我还去朝什么圣,直接朝你就行了。”

    说着,他自觉得意的笑了起来,见众人谁都没反应,又觉得自己这样跟店主人家调侃实在不合适,便停住了笑,悻悻地蜷缩进了被子里。

    大家都不说话了,昏暗的灯光摇曳着,能听到外面呜咽的风声,如鬼哭狼嚎一般着实吓人。

    伊娃抱着卓然,偷偷在他的脸颊上亲了一口。

    卓然无动于衷。好像已经睡着了。伊娃幽怨的叹了口气,也闭眼入睡。

    刚睡片刻,就听到萨满用契丹话紧张的对小孩说道:“快进去,钻到床下面躲着,不要出来。”

    那小孩立刻钻到了床下面躲了起来,一动也不敢动。

    伊娃顿时警觉了起来,睁大了眼,抬头看看萨满,可是萨满却抬着头,望着屋顶。

    伊娃便跟着他的目光把视线转到了屋顶,听到了屋顶传来了很轻微的咔吱咔吱的声音,好像脚踩在厚厚的冰雪中发出的声响,这声音来自头顶,所以听得很真切。

    伊娃紧张的推了推怀里的卓然,低声说道:“房顶上有人。”

    卓然马上睁开了眼,耳朵竖着听。但是,房顶没有别的声音,反而从屋外传来了沙沙的踩着积雪的声音,来到了门口,哆哆地响起了敲门声。接着传来一个契丹男人的声音:“开门,本将军到此,赶紧开门。”

    萨满赶紧亲自站起身,到门口把房门拉开了。

    外面跨步走进来一个身穿轻便铠甲的契丹军官,腰挎长刀,进屋后扫了众人一眼,对那妇人说道:“你是店家?”

    妇人十分淡定,点头道:“是我。请问将军有何指教?”

    将军道:“屋里的都是些什么人?

    “路过的,要去小海朝圣。”

    将军逐个审查一遍,眼睛落在那红袍女子身上,眼睛顿时放光。上前两步,手按键刀柄,道:“这位姑娘,你从哪来到哪去?”

    红衣女子盘膝坐了起来,嫣然一笑:“我听说大草原一望无际很是漂亮,所以出来游玩,没想到到处都是冰雪,根本看不到草原。冷都冷死了,一点都不好玩。今天碰到暴风雪,幸亏看到了这里有灯光,才找到地方住。将军你这是要出征吗?”

    将军腆着肚子洋洋得意道:“那倒不是,现在天下太平,哪有征战可杀?我也是出来随便走走,看看百姓生活的怎么样。”

    红衣女子一脸崇拜,道:“将军真是威风。一个人深入大漠,视察民情,真了不起。”

    那将军更是得意,拍了拍肚子,说道:“你放心吧,在我这一亩三分地没人敢欺负你,谁要敢欺负你,我第一个拿他来试刀。对了,里面不是有张床吗?姑娘,要不你在床上歇息,我替你放哨。明日你要是愿意跟我同行,我很乐意保护你沿途安全,在我护卫之下,绝对不会有人敢对你有什么非分之想。”

    红衣女子说:“不用了,我睡在这里挺好的,有这位公子护着我,你自己到里面睡吧,那床专门就是留给将军的,也只有将军你才有资格睡。”

    这几句话说的那将军呵呵笑,他虽然垂涎这红衣女子美色,可是这一屋子人,他又得顾及身份,于是恋恋不舍的收回目光,咳嗽两声说道:“那好吧,那咱们明日再说。”

    接着他迈步径直走到里间去了。

    头陀等他进去之后,对萨满一挑大拇指:“你可真厉害,算的这么准。不过,你说要来五个人,现在只来了四个,还有一个啥时候来啊?”

    萨满翻了翻眼皮,冷冷道:“已经来了,就在这里。”

    这话顿时让众人后背都一阵发凉。红衣女子甚至忍不住大叫了一声,而卓然只是扭头看了她一眼,又转身呼呼大睡起来。脚夫和头陀相互看了一眼,头陀紧张的说道:“你不要开玩笑。什么意思啊?

    萨满却没再说话。

    里屋的将军脱了铠甲走出来,瞧了一眼红女子,问道:“你们刚才在说什么?什么五个四个的。”

    头陀道:“房主人是个萨满巫师,会巫术,在你们来之前,曾经用那头盖骨卜了一卦,说还有五个人要来,现在只来了四个,他说另外一个早就到了,就在我们身边,可是您说哪有五个人呢?”

    将军一听就愣了,随即紧张的抬头看了看天花板,道:“我本来想告诉你们一件怪事,又怕你们瞎猜,既然萨满都这么说了,那不妨告诉你们。——刚才我来的时候,在院子外,便看见这房顶上有一个人影,在房顶上走来走去。我以为自己眼花了,揉了揉眼睛再细看,却不见了。”

    头陀紧张的说道:“这么说,刚才在房顶上行走的人不是你?”

    “当然不是我。我哪有那本事,咳咳……我的意思是说,天寒地冻的我跑到房顶上呆着干啥?又不是没事干了。”

    头陀一把抓住了放在脚边的禅杖,说道:“要不要出去搜索一下?说不定有的人埋伏在附近,趁我们睡着了出手。”

    将军摆摆手说:“不用了,那人好像身上没有什么武器。周围房屋都坍塌了,他能到哪去?他要想呆在外面,那就让他呆着吧,冻死活该,我们睡我们的。”说罢便转身进屋,上床睡觉去了

    萨满吹灭了灯,却没有**底的孙子爬出来,而她自己盘膝坐在原地,嘴里若有若无的念着经文。

    除了诵经声,便是外面呼啸的北风。

    卓然悄悄对伊娃说道:“等一会儿有什么变故,你就带着美人鱼你们俩钻到床下面去,不要管我,我有办法对付。”

    伊娃身子微微一颤,忙低声问:“我一直以为你睡着了,怎么啦?会有什么事情呢?”

    卓然说道:“总之你听我的就行了。这个巫师老太婆不简单,他算出有人要来,也不知道是不是准,但是他让他的孙儿藏在床下面不出来,这就已经证明了她预测到了即将出现重大变故,所以,床下面才是安全的,等一会儿你们也按照他的安排,躲到床下去。”

    伊娃道:“我不会抛下你,除非你跟我们一起躲到床下头去。”

    卓然摇头说:“你们两个女的躲床下面,没人会说什么,我一个大男人躲到床下面,其他男子不仅要笑话,而且会把局势搞乱。因为面临危险的时候,必须要同仇敌忾,共同对付敌人,否则。大家都可能会面临灭顶之灾的,那可不是好事。”

    伊娃想了想,说道:“那你一定要小心,如果危险太大的话,不要逞英雄,赶紧躲到床下来。”

    卓然点头说:“我知道的,我会好好照顾自己的。”

    伊娃想了想,紧张的问道:“”觉得会是什么危险呢?”

    卓然茫然摇头说:“我要是知道的话,我不就是萨满了吗?”

    “你不是很有本事吗?”

    卓然嘻嘻一笑说:“你也说过你很有本事呀。你怎么不想一下?”

    伊娃知道卓然所说的她有本事指的是什么,于是把手贴着他的小腹往下探去,卓然一把抓住了她的手,道:“这么多人,你疯了啊。”

    “明明是你说的。”

    “别闹啊,好好睡觉,我刚才说的是正经的。”

    他们两个几乎是躲在被子里说悄悄话,外面的人当然听不到,包括他们打情骂俏也没人注意到,因为屋里一天漆黑。

    挨着伊娃身后的美人鱼也像睡着了,不过她的后背紧紧靠着伊娃,好像要借用伊娃身体的热量。

    按理说美人鱼并不害怕寒冷,但是此刻却感觉到身体异常的发寒,要用什么作为支撑才能够抵御寒冷,自然而然便把伊娃作为依靠了。

    突然,外面传来一声可怕的嚎叫,那嚎叫就像风暴从屋子的这一头横切到那一头,让周围所有的人瞬间都没有了睡意,立刻全都咕噜噜坐了起来。

    反应最快的是那挑着担子的行商。他马上冲到门口,趴在门缝往外一瞧,惊呼了一声:“不好,是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