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9章世界第二
    所有人顿时毫毛立了起来。草原上的狼有多可怕,只有生活在草原上的人才知道。

    嚎叫声此起彼伏。房前屋后全都是,听起来只怕有数百头甚至更多。

    卓然虽然自己十分紧张,但是此时身边还有两个自己的女人需要自己的保护,所以他不能表现畏惧。

    卓然现在明白了,萨满算出来的灾难竟然是他们要遇到狼群。这些狼从嚎叫传来的位置已经是在院子外,而他们院子的大门是没有关上的。本来在这辽阔无垠的草原上,关不关门并没有什么要紧,而现在却成了这些狼冲进来的通道。

    事实上,即便是没有这样的通道,他们还是无法阻挡狼的进攻,因为四周围墙有不少口子。狼可以从那些口子轻松的翻越过来。不过狼没有立即冲进来。

    将军被惊醒,他睡得迷迷糊糊的,手里拿着一柄单刀,从里面的房间走了出来,一边走着一边大声地说道:“什么事?”

    卓然立刻喝道:“赶紧把刀放下,别伤了人。外面有狼!”

    将军吓得一哆嗦,赶紧从窗户缝隙往外瞧。这一瞧之下顿时倒吸了一口凉气,回头看了卓然一眼,眼神里满是畏惧,低声说道:“不好,这些狼已经冲进院子里来了。他们想吃我们的马。”

    卓然起身走到窗前,附身看了看窗外,转身道:“我们要赶紧想办法把那些马保护起来。没有马咱们就死定了。”

    卓然话音刚落,还没等其他人采取什么措施,狼已经开始向那些马群发动了疯狂的进攻。马都是拴在柱子上的无处可逃。狼群从各个方向扑向了那些马,有的咬着脖子,有的咬着大腿,撕扯得鲜血淋漓,鲜血洒满了地上砸碎的雪花。

    头陀见状,不顾一切拉开了房门,举着禅杖冲了出去,大叫着:“你们这些畜生,敢动我的马,老子劈死你们。”

    头陀带了两匹马来,一匹他骑一匹托运随身物质。现在却被狼群围住了。他当然也知道,在这荒原之中没有马匹基本上就没有希望能活着出去。所以他发疯一般冲了出去要跟那些狼拼命。

    这头陀倒是有些功夫,手中禅杖舞得跟风车似的,那些狼冲上来,都被他打的落花流水,骨断筋折,一口气连杀了好几头换号。

    可是狼群太多了,迅速将他包围在其中,他的大腿被其中的一头狼狠狠抓了一爪,顿时鲜血淋漓。但他狂性大发,不顾一切拼命撕打着。

    这时,从屋里冲出来两个人,一个是那个长工,还有一个是卓然。

    那长工是他老爷给逼出来的,而卓然却是主动冲出来救人的。这时候必须同仇敌忾,否则都活不成。所以他抓起了一把单刀也冲了出去。

    卓然没有学过刀法,只是抡刀子一阵乱砍。不过他有宝甲护体,所以稍稍心安。他没有用他的火药枪,那枪只有一发子弹,用完就没了,还会暴露自己的大杀器。对付狼群那根本就无济于事。

    卓然拿着刀子,一边看着冲上来的那些饿狼,一边对头陀说道:“快退回去,马已经没救了,救不了。”

    苦力长工手里拿着一根棍子,倒是会几招江湖把式,打到了好几只狼,但是他的棍子最多也就把狼打伤,却没有伤对方的性命。

    他想自己的命毕竟更重要,所以大声叫着:“快退回去,不然咱们三个都在死,一起慢慢退,别着急。”

    长工经常在草原上行走,知道如何对付狼群,三人成品字形,相互掩护,慢慢后退。

    头陀看见那些马已经被狼群扑倒在地上撕咬,大部分都已经断了气。没断气的也只是痛苦的嘶鸣。也正是因为那些马吸引了大部分的狼群,而没有全力进攻他们,否则他们三个只怕根本没办法全身而退。

    卓然道:“趁这些畜生还没吃完,咱们赶紧退回屋里。”

    他们三个立刻后退,很快退进了屋里。伊娃和美人鱼两人赶紧将两扇房门猛地推关上,又拿来一个顶门杠顶住了房门。众人这才舒了一口气。

    伊娃把卓然拉过来检查他身上,见他身上虽然在流血,但是却没有伤口,想必是那些受伤的狼飞溅上来的,这才放心。

    头陀对盘膝坐在铺上手里捧着拂尘的无动于衷的老师太吼道:“你怎么回事?刚才你怎么不冲出去跟他们一起搏斗?你不是说,你的拂尘不是吃素的吗?”

    师太似乎根本没有听到他的话,依旧将拂尘横在手臂弯上,闭目入定。

    头陀在一旁喘了口气,说道:“师太恐怕是想着我们面临着数百头狼的围攻,这次算是死定了,早死晚死都是死,没有必要去抗争,对吧?”

    红衣女子指着头陀血淋淋的一条腿,说道:“哎呀,你受伤了,我来帮你看看。”

    头陀早就疼得满头大汗,一屁股坐在炕上,红衣女子手脚倒是麻利,蹲下身来从自己的袖管里拿出一把小刀,将他的裤管都拆开了,露出了血淋淋的一条腿。那几个抓口足有一尺多长,还比较深。

    红衣女子见状,这才有些急了,伤口很深还有血汩汩地往外冒,这时她扭头看了看众人,着急的说:“这这可怎么办?伤口实在是太深了,我想帮忙,但是我……我怕是不行,你们谁可以来帮帮他?”

    卓然是学西医的,当然知道急救的办法,当下道:“还是我来吧,你去看这里有没有酒,找点酒来给他伤口消毒。”

    伊娃道:“我们马背上倒是有一壶酒。可是在院子里呢,怎么办?”

    卓然扫了一眼众人,见都不开腔。视线落在那财主身上,说:“你的行囊是背进来了,上面有没有酒?”

    财主嘟囔了一声,似乎不愿意。

    卓然声音提高了,道:“头陀冲出去跟恶狼搏斗。虽然是为了他的马,但实际上也是为了大家,他是为大家受伤的,我们难道不该帮他吗?这种场合下我们必须团结一致,相互帮助,都想自己的话,只会被恶狼逐个击破,到时大家谁也逃不掉饿狼的嘴。”

    财主这才吩咐苦力到行囊中去拿一瓶酒出来,说道:“这可是上好的烧刀子,都能划火点燃的。花了很多钱才买到的,你可要省着点儿用。”

    这正是卓然需要的,他打开了自己的箱子,取出了缝尸体用的针线。这针线没有医用的好,现在也只能先将就用了,来不及了。

    卓然先拿葫芦的水替他清洗了伤口上的泥沙,冲洗干净之后,再用烧酒顺着伤口里面下去

    这一下,痛得头陀双眉紧皱,双手死死地抓着被子。可是他并没有叫出来,只是沉声说道:“你干嘛?痛死我啦。”

    卓然继续倒酒,说道:“给你伤口消毒,不然他会化脓的。你忍着点,实在太痛你可以叫出来。”

    头陀感激地看了一眼正在埋头为自己处理伤口的卓然,道“多谢,只是你到底是不是郎中啊?你这法子管不管用?”

    卓然笑了笑,道:“如果我说我是这个世上第二厉害的外科郎中,就没人敢说他是第一,嘿嘿嘿。”

    的确如此,卓然这个现代西医虽然学的是法医学,但是他系统地学过西医的基础学科,其中就包括外科,做这种伤口缝合清创手术,那简直就是小菜一碟,只是手里现在没有趁手的东西难度就增加了。

    清洗完之后,将只剩下小半瓶的酒递给了财主,说道:“谢谢了。”

    财主接过那一瓶酒在手里晃了晃,只剩下小半瓶了,不由得心痛的脸都抽搐了。但是他见卓然刚才的确用来替头陀清洗伤口了,倒不会有意糟蹋他的酒,于是这才没有抱怨。

    卓然很快把大的几道伤口都缝合好了。他对自己缝合技术还是比较满意的,缝合完了之后,他又问道:“你们谁有金疮药?”

    几个人面面相觑,头陀说道:“我知道怎么配,可是我身上没带有。出家人与世无争,从来也没有与人争斗,所以就没有带在身边。”

    他忽然想起了什么事,低头对盘膝坐在地上的师太,说道:“你不是一直行走江湖,身上应该带的有金疮药吧?”

    老师太却只是微微摇头。

    坐在炕上的萨满说道:“我这儿倒是有,但是可能不是你们汉人的金疮药,但是可以用来止血和防止化脓还是有用的。”

    他站起身,走到那台前掀开布帘,从下面掏了一个漆黑的小瓶子,倒出一些粉末来给卓然,说道:“把这个抹上就可以了。”

    卓然赶紧说了声谢谢,心想着这个巫师一定是有本事的,他居然能算出有危险临近,那说明他的药还是管用的。于是把那药都抹在头陀腿部的伤口上。说道:“需要给他包扎一下伤口。——谁有绷带?”

    头陀道:“这个就不麻烦小兄弟和大家了,我背包有旧衣服,去拿一件,撕开了也就可以包扎了。”

    这种没有经过消毒的衣物来包扎伤口还是不合适的,但是这个时候没有别的办法,因为外面的狼群吃那几匹马的速度很快,现在只怕已经吃掉大半了。那几匹马肯定是不够这几百头饿狼啃食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