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4章引蛇出洞
    这时屋里除了财主有些夸张地痛苦呻吟声之外,其他人都强忍着痛没吭声,一切都很安静。大家刚刚从死亡线爬了回来,觉得身体都要虚脱了。不过众人很快又有了精神,因为他们发现,屋里开始飘着肉汤的香味。

    却原来是他们中受伤最轻的那个十一二岁的孩子,切下来了一只狼腿,架起了锅,烧沸了化开的雪水,并用刀子切下一条狼腿,把肉切成条,放在里面开始煮。经过一场激战之后,特别是经过了差不多两天的饥肠辘辘后,闻到这种香味,简直是要人老命。

    财主甚至都忘了呻吟,砸吧着嘴说道:“快,快,先给我盛一碗汤,我先喝点汤,我饿死了。肉不熟都没关系,先给我一点,半熟的也行啊。”

    小孩却没理他,继续煮肉,看到里面的肉都熟了,这才用碗盛了一碗,正要端着给他奶奶送去,卓然摆手说:“先不要,现在汤那么热,每个人都很饿,会不顾一切的喝下去,会烫伤喉咙的。你把它放在雪堆里头凉一凉,等温了之后再给大家喝。”

    孩子听到这话,不由的楞了一下,点点头。先前扫下来的雪堆在屋脚,还有一堆,是专门用来化水的。他便将那口锅直接拿起来,放在了那一堆雪水上。

    本来就天寒地冻,加上雪的降温,很快,那一锅汤就变温了。

    小孩自己尝了一勺,发现能喝了之后,将锅拿回来架上,拿着碗,重新盛了一碗给他奶奶。

    萨满却摇头说:“是这位公子救的咱们,先给他。”

    卓然摆手说道:“算了,我的伤最轻,你先喝吧,你的伤很重,再加上你的年纪大了,需要赶紧补充体能。”

    伊娃走过来,直接将那碗肉汤放在了萨满面前,说道:“有这说话的功夫,你已经把它吃完了,赶紧吃,把碗腾出来给其他的,一人一碗,多了没有,先吃那么多,后面再煮。他们饿了两天,肚里没食,吃的太多会撑着的。”

    说罢,又拿了最后的两个碗出来,也都分别盛了肉汤,给了伤得最重的美人鱼和卓然,对卓然说道:“你虽然伤不是很重,但你最辛苦,忙着救大家,你先喝吧,别说话,听我安排。”

    卓然笑了笑,也不再说,三两下便把那一碗肉连汤一起都吃完了。他还真饿了,而且很累,这一碗热乎乎的汤和狼肉下肚之后,顿时来了精神,觉得格外的惬意,似乎他从来没有尝过如此美味的东西。

    因为不再谦让,给谁谁就马上吃,吃完把碗腾出来给别人,所以很快,大家都一碗肉汤下肚了。肚子里都有了食物,顿时都精神多了。

    那小孩儿又接着煮第二锅,这一锅则切的更细,慢慢熬,把香气都熬了出来。

    屋里的香味飘出去,外面的狼开始不停的骚动嚎叫,似乎被味道所诱惑。卓然起身来到门后面查看,见外面那些狼不停的转着圈子,也不知道在打什么主意。如果再发动一次进攻,他们已经无力再战,一定不能让狼再冲进来。

    傍晚时分,暴风雪渐渐小了下去,铅色的天空浓云密布。外面的狼开始仰着头,发出可怕的嚎叫。那声音整齐而又极具威慑力,震得人头皮发麻。屋里众人都不知道这些狼究竟要干什么,只能面面相觑。

    伊娃抱着卓然,而卓然则搂着美人鱼,三人躺在地上,一时间脸上都有惊慌失色,不知道这是不是狼群发起总攻的号角。

    美人鱼偷偷从身上拔下两片鳞片,抓过卓然的手,放在他手心,说道:“狼来了,你去打,我没力气了。”

    卓然明白,美人鱼的意思是,如果狼冲进来,卓然就拔掉它身上的鳞片,然后用电击退狼。美人鱼伤势太重,根本已经无力再战,只能把身上的鳞片拔下来给卓然了。

    卓然爱怜的摸了摸她冰凉嫩滑的脸颊说道:“我们门窗都堵好了的,狼一时进不来。他们不可能像人类一样使用器械工具,所以依靠狼的血肉之躯是撞不开门的,放心吧,除非他们有大象一样的身体,嘿嘿嘿。”

    伊娃忽然道:“你们听听,好像外面狼的嚎叫声越来越远了。”

    卓然愣了一下,侧耳倾听,也面露喜色:“是呀,怎么回事?我瞧瞧。”

    卓然爬起来,到窗户边探头往外瞧,惊喜道:“真的,狼好像退了,离开好远了,屋子外面已经没有狼了,哈哈。”

    众人能动的都争先恐后的爬到门缝处往外瞧,有的还大着胆子把窗户挡着的门板横向挪开一条缝往外瞧,发现所有的狼都在迅速的褪去,就像退潮的海水。

    只过得片刻,原先此起彼伏的狼嚎已经几不可闻,最终消失在北风呼啸之中。头陀欣喜的对小孩说道:“来,你上房顶去看看,是不是狼真的跑了。房前屋后还有没有。放心,狼上不了房顶。”

    那小孩先前曾爬到房顶把雪扫下来给大家化雪取水,房子比较高,狼不可能跳跃到房顶上去。

    小孩点了点头,头陀的伤势比较重,已经没有力气把小孩举起来了。伊娃上前把小孩托着,让他从房顶窟窿又钻了出去。

    孩子爬到房顶,绕着房顶又走了一圈,高兴地大声喊道:“一只狼都没有,全都走了,四周也都看不见。”

    卓然欣喜的拔掉门闩,提了一把单刀小心翼翼的走了出来,果然,院子里一匹狼都没有。他快步来到院门前,探头往外看,随后举着刀子,绕着院子转了一圈,也没见到任何狼的踪迹,除了地上杂乱的脚印之外。

    卓然出去之后,其他人能动的也都陆续的从屋里出来,散开四下看,甚至到那些倒塌的屋里观瞧,也都没有看见它们的踪迹。众人一阵欢呼,头陀用禅杖拄着身子,站在门廊下说道:“他奶奶的,这帮狗杂碎终于退走了,再不走,老子简直要发疯了。”

    他这次差点被狼咬死,如果不是美人鱼拼死击毙了这么多狼,他已经死了。经过了生死之后,心情也有了变化,他没有伤到要害,所以还能走动。

    石榴花苦涩的笑了笑说:“狼会不会设一个圈套,引蛇出洞呢?”

    这句话让欢呼的众人顿时都呆了下来,的确,狼攻不进房子便假意退走,等众人离开房子上路,再在半路上伏击他们,那时候他们无处可逃。——现在问题是,狼到底有没有这样高的智商?

    头陀道:“这倒有可能,可是我们总不能因为担心他们引蛇出洞,半路伏击我们,我们就不敢离开呀。我们要困守在这屋子,早晚是个死,因为没有食物,会被活活饿死的。”

    石榴花道:“这主人家跟她的孙子为什么没有饿死呢?他们不是活下来了吗。”

    头陀道:“对呀,他们吃的什么?”

    伊娃插话道:“先前他们说,有一些冻死的牛羊的肉埋在了雪地里,他们是吃那些肉活下来的。”

    头陀瞧了瞧那萨满和她孙子,咧着嘴笑呵呵的说:“不会是死人肉吧?”

    众人都狠狠瞪了他一眼,特别是伊娃,怒道:“你胡说八道什么?人家好心收留咱们,你还开这种玩笑。”

    头陀赶紧摆手说道:“只是个玩笑,别介意。我看大家都绷着脸,有些紧张,所以开个玩笑而已。不过就算有吃的,我们也不能呆在这太久啊,你们难道不想到小海去朝圣了?你们不想我还想呢。”

    说到这,他忽然想起一件事,扭头对萨满道:“你先前算卦,算出有五个人要来,可最后实际上只来了四个,剩下那一个你说已经到了,那人在哪呢?难道真是鬼魂不成?”

    萨满摇摇头:“我也不知道是什么。”

    头陀打了个寒颤:“你说得我寒毛都要竖起来了,别这么神神怪怪的好不好?到底怎么回事?你能不能说明白点。”

    萨满道:“我说过了,我不知道这第五个人他是人是鬼。不过这会他已经离开了,不在这儿,跟狼一起离开的。”

    众人顿时又是一阵发寒,他们相信萨满不可能说谎,这时候也不可能开这种玩笑来逗大家。

    卓然道:“我建议,我们暂时不要离开,现在已经是傍晚了,晚上行走不安全,等到明天上午吧。那时视野开阔,看得远些。至于狼是不是引蛇出洞,我们现在没有选择,我们只能离开这儿,屋里死的这几头狼吃完之后,我们就没有食物了,总不能吃人家主人家的食物。所以,现在大家必须想清楚,究竟是继续往前走,去小海,还是往回撤,去寻找食物。这是关键。”

    众人都点头,回到了屋里,把房门关上。狼群虽然退走了,但是这些狡猾的豺狼究竟是不是引蛇出洞,这个问题好像一块沉重的石头压在了每个人的心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