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5章痛下血本
    他们一边慢慢吃着狼肉,一边商议着种种可能,观点基本分成两派。一派认为,狼是等不下去,找新的食物去了,是真正的走了,不用担心,这一派以头陀为代表。而另一派则认为,狼肯定是引蛇出洞,埋伏在哪个地方等着他们回来,这一派以师太为首。——就在先前,狼曾经采用后撤诱惑他们三个追杀到院子中间,其他狼从房屋两侧突然窜出,切断后路,并乘机冲进屋里。因此不能否定狼可能故伎重施。而且这次玩个大的,把他们诱骗得更远,然后切断退路,在根本没有隐蔽的辽阔雪原上围攻他们。

    卓然一直没有表态,直到众人最终把目光落在了他身上。

    卓然笑了笑说道:“你们瞧着我干什么?咱们本来就是偶然遇到一起的,再说了,在这生死关头,还是每个人都要自己拿主意才好。否则,真正遇到危险,又会相互埋怨。”

    头陀说道:“我们不是要你替我们做决定,而是想听听你的分析,你觉得狼是不是诱敌深入。”

    卓然说道:“我想狼恐怕还没有这么高的智商,他要有这种智商,或许他就有办法使用工具破门而入了。或者很简单的办法,他们可以在房屋的墙边堆成一堆,就像沙袋一样,给其他的狼当梯子,那些狼顺着他们堆成堆的身体爬到房顶,从房顶窟窿钻进来,或者抓破房顶。——房顶无非就是草席覆盖上一层很薄的土而已,狼的利爪一定能抓开进来。而这些狼并不懂得这些,他虽然狡猾,但是我始终认为,狼不可能懂得引蛇出洞这样高深的战略技巧。”

    “另外,狼怎么知道我们要去哪里呢?他不可能在我们要去必经之路上伏击我们。狼的智商还远远比不上人类,所以不要想得太复杂了,我个人是这么觉得的。”

    “至于他们会不会在半路上伏击我们,这个其实不重要,因为我们这一去荒野之上,只怕遇到的危险不仅仅是狼,或者说不仅仅是这一群狼,还有其他的猛兽,包括老天爷让大自然给我们带来的灾难,都横在我们面前,要想闯过去,就只有克服它们。”

    “当然,如果实在担心前面有狼埋伏的话,未尝不能够绕道前行。我相信茫茫草原对于这群狼来说太大了,它们不可能知道我们要去哪里并在前方等着设埋伏。我之所以要求大家白天出行,其实也是想利用白天能看得远,可以发现有没有狼群或者其他的猛兽。我就说这些,供大家参考。”

    听完卓然的话,众人都频频点头,是呀,草原这么大,狼不可能到处设伏。

    师太深吸口气,说道:“公子说的没错,我们现在还有狼的肉可以做干粮,省着吃,应该能坚持十来天。但是如果这十来天,我们全部耗费在这屋子里的话,终究会坐吃山空。所以必须利用这些食物往前走,我相信十几天的时间能走出草原,至少能获得新的食物。”

    “因此,我决定明天继续出发,我相信公子的判断,这些狼没有那么聪明,他们不会引蛇出洞埋伏围剿这一招,至少他们并不知道我们要去哪,又怎么在路上埋伏我们呢?我也觉得,我们一起继续往小海方向走,没有必要绕远路,说不定绕行反而还会撞到它们。”

    卓然笑了笑,心想这师太以前是个闷葫芦,一句话都不说。这一次生死劫难之后,能开口说话了,而且还滔滔不绝,看来人的性格是会因为某些变故而发生改变的。

    石榴花道:“我也同意卓公子的判断,我觉得我们没有必要按照人的想法去考虑动物,他们毕竟只是动物,不可能像人一样讲话,也没有人那么多花花肠子。既然这一次命运把我们锁定在了一起,又有着同一个目标,我们还是结伴而行,相互有个照应。而且他们几位受的伤比较重,如果不相互帮忙,他们可能走不出去。大家同仇敌忾,一起对付了这群狼。”

    众人都连连点头,特别是几个伤势很重的,都很感激的望着石榴花。

    卓然忽然扭头望向萨满说道:“老人家,你是要留在村里,还是跟我们一起走啊?”

    萨满道:“我早就说了跟你们一起走,实际上我本来是准备带着孩子离开这儿的,现在正好跟你们一起离开吧,我的伤还是挺重的,我担心如果我要是伤重死了,他也就活不成了。”

    卓然说道:“既是如此,那我们一起走吧。”

    “多谢公子。”萨满感激地望着卓然称谢。

    他们接着商议该怎么继续前行,因为他们的马已经被吃掉了,没有马,在雪原上能走多远谁的心里都明白。但是他们必须动身,不能坐以待毙。

    头陀立刻把那十几头狼都剥了皮分了,每人基本上差不多都有肉,自己留着。这样的话,可以根据自己的情况来决定吃多少。而且自己的粮食自己带,会更用心些。

    美人鱼已经难以行走了,因为她的伤太重。卓然跟说:“你得听我的安排,你要尽快康复,不能够劳累,否则伤口无法愈合,最终会拖累大家。”美人鱼还是点头答应了,她相信卓然有办法。

    卓然到倒塌的屋子内找了木板,由用刀子做了一个雪橇车,用几根绳索绑着。然后把分给他们的肉还有炉子、火炭、锅碗,凡是能用的都装在了雪橇上,到时候把美人鱼放到上面拖着走。

    卓然做好雪橇之后,在雪地里试了一下,果然很轻巧,远比背着走轻松多了。

    其他的人开始还不知道卓然要做什么,待到后来发现,雪橇很轻便之后,他们也都纷纷学着卓然做雪橇,做出来的大小不一。因为可以用来拖行李,下坡的时候还可以坐在上面,直接滑下去,很省力,所以几乎人人都有。

    他们把东西准备妥当便各自睡了,大家都需要养精蓄锐,第二天准备出发。晚上睡觉,伊娃就把卓然抱在怀里。睡到半夜的时候伊娃把卓然摇醒了,卓然听到了屋里萨满诵经的声音,不过他很快明白,萨满不是在诵经,而是在自言自语。

    她的声音很轻,但是由于她就盘膝坐在他们头顶处,所以伊娃听的很清楚,伊娃把头凑到卓然耳边,告诉他说,萨满说的,那个神秘的第五个人又来到了他们中间,具体在哪儿萨满没说。

    卓然顿时感到一阵毛骨悚然,他当然不相信萨满真的能通鬼神,但是她先前所说的,又是那样的准确,这叫他难以解释。

    好在萨满的语言也不知道是真是假,但是他们并没有受到鬼魂的骚扰,一觉睡到了天亮。

    天亮之后,众人起身开始准备出发了,他们将各自的背包和分的狼肉放在雪橇上,包括财主,他也坐了一个雪橇,他是花银子请那那个挑夫帮他做的。他们的行囊包裹被狼翻了个七零八落,大部分东西都被狼咬烂了。他也决定跟卓然他们走,因为他一个人,在没有同伴的情况下,他担心会遇到狼或其他危险,离开这个地方之后再做打算。

    他因为没有东西挑了,也就空出了手,财主出钱让他帮忙修一个雪橇,他答应了,赚了一笔钱。财主又提出了一个要求,让挑夫拖着雪橇走,他可以坐在上面,当然,这个要花更多的钱。这财主心痛的简直都要嚎啕大哭,但是他也清楚,现在性命比什么都重要,他的长工已经死了,他自己那么胖,在没有人帮忙的情况下,是走不出去的,要想请别人帮忙,当然要花钱。

    财主对红衣少女石榴花说:“你跟我坐一辆雪橇吧,让他来拉。”

    石榴花瞧了一眼挑夫,摇头说:“老爷你那么胖,他能拉动你一个人都不错了,我的伤没问题,我可以自己走。”

    这些人其实每个人都有轻重不一的伤,但是,大家想着必须离开这儿,这才能硬着头皮,一个人拖着雪橇。卓然和伊娃两人拖着一个雪橇,上面躺着重伤的美人鱼,还有他们的行李。

    伊娃的劲大,甚至比卓然还有力气,所以两人拉的很轻松。最吃力的当然是挑夫,他相当于一个人拉两个人,因为那财主太胖了,再加上还有一个很大的包裹,几乎将那雪橇车塞得满满当当的。

    财主开的价钱让他没法拒绝,财主虽然吝啬,但是他知道,什么时候该下血本。现在涉及到生命攸关的大事,当然不能够在吝啬了,该花钱时,他还是舍得的。

    在钱财的诱惑下,挑夫也豁出去了,这一次到小海去的行头都被人毁了,只有靠做苦力赚回钱,甚至还可能比做生意赚更多。所以他也就咬牙,拖着沉重的雪橇往前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