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0章头狼不是狼
    卓然转身看了石榴花一眼,点头道:“这主意好,你先把身体暖和了,才能准确的套扔圈套。套住之后,我们就把它扯下来,然后让头陀把那畜生打昏,我们再把他牙拔光,把他的腿脚都弄断,就成了现成的被褥垫在身下,饿了,还有吃的,怎么样?”

    众人听到这个主意,顿时精神大振,期待的望着石榴花。

    伊娃便将她的手抓过来放在自己手心上,用力搓着,很快,石榴花便恢复了,行动自如,她感激地望着伊娃说:“谢谢你。”

    伊娃莞尔:“说什么谢,如今都是你帮我,我帮你,马上就要让你出手来帮我们大家了。”

    石榴花嗯了一声,活动了一下手脚,说道:“大家放心,我会尽我全力去我试试看。”

    他走到岩石边。取出了自己的套马飞索,做了一个活套,卓然,却用手挡住了他的手。瞧了瞧远方,那形态怪异,蹲在那里朝着他瞧着他们的那头狼,说道:“我觉得这家伙有点怪,我们最好避开他,到,另外一边去,别让他看到。”。石榴花点头,于是他们转到了岩石的另外一面。岩石挡住了,那头狼的视线,让他们看不到这边他们在做什么。

    然后观察下面的那些狼,其中有一头狼似乎已经有些困顿了,正低着头打盹。

    卓然给身边的石榴花使了一个眼色,石榴花看了他一眼,示意自己已经明白了他的意思。于是石榴花,甩出了套索,果然套住了那头狼的脖子。说那迟,卓然只是一眨眼的功夫,就看见一个影子一晃,石榴花往上猛地一拉,便将那头正在打盹的狼给腾空拽了起来。

    那狼,在睡梦中突然感觉到,身体竟然腾空而起,立刻猛烈的,扭动着挣扎。嘴里发出嚎叫,但是这个套索。套在他身上的。他根本挣不脱。其他狼也不会上来帮忙,只是退开几步,似乎很惊慌地望着这头狼,

    卓然和石榴红立刻上前帮忙,两人飞快地将狼扯上了悬崖,但是在距离,悬崖还有一尺多远的事后停住了,头陀站在另一侧,用脖子上的铁链粗狠狠两下,抽在那狼的头部将那头狼打的顿时昏了过去。他们这才那头狼扯上了悬崖。

    头陀毫不客气。将狼四条腿,全都折断。那头狼从昏迷中醒了过来,张着嘴到处乱咬,但是,他的四只脚已经折断。没办法起来,只能在头部附近,胡乱咬着当然吓不到人。

    头陀用铁链又又是两下,将它带再次打昏了过去。卓然说道:“用绳索把他的嘴捆起来就可以了,打掉他的牙。”

    果然解气,但未必能把所有的牙都清理干净,那很麻烦,而且血淋淋的,其实也不适合,只要让他伤不到人,把他嘴巴扎紧。困到脖子上,最好让他一直处于昏迷,只要不打死,就万事大吉。

    此时的财主已经冻的说话都不成头了,哆嗦着说:“各位,我……我实在受不了了,我要冻死了,能不能先把这头狼给我取取暖,多谢。

    他原先看到卓然在伊娃怀里很快恢复行动自由,便也想提出花钱让伊娃帮自己暖暖,但是,他马上知道,这个主意还是不提为妙,不然,惹怒了卓然只怕会将他直接扔下悬崖为狼的,因为谁都看得出来,这个金发碧眼的洋妞是那公子的女人。所以他把主意打到了狼的身上。——能抱着一头狼暖暖身体也不错。

    头陀鄙夷地瞥了一眼财主,指了指地上躺着昏迷不醒的萨满和师太,道:“你不觉得应该把这狼先给救你命她们两个吗?”

    财主讪讪地笑了笑,点头说道:“对对,我,我再忍忍吧。”。

    卓然将那头狼放在萨满和师太他们俩中间。此间石榴花又套住了另外一只狼。头陀在一旁帮忙,很快就能拉上来,再次如法炮制,手脚折断,嘴巴捆上之后,将这头狼放在两个重伤昏迷的女人身边。

    在岩石的另一侧,石榴花的套狼举动并没有引起头狼的注意,虽然有嚎叫,但似乎还不足以传达出危险的信号。如此一来,石榴花以惊人的速度抓上来十几头了

    岩石下的狼群开始明白岩石上的人要对它们怎么样了,惊慌的骚动,发出奇怪的嚎叫声。

    听到嚎叫声,另一侧的狼迅速跑到了这一侧查看,也发出嚎叫并往后退。

    石榴红在这边已经套不到狼了,又转到另一侧,头狼已经知道他们正在做的事,仰天发出了一声极其怪异可怕的嚎叫。

    听到这声嚎叫,狼群开始往后撤,撤出了十多丈远,这才停下,让出一大片空地。

    狼群已经退出了石榴花绳索所能及的范围,也就套不到狼了。

    卓然他们已经欢欣鼓舞,因为抓上来十几头狼,把它们铺在岩石上,足以做成一个暖和的大通铺。——躺在狼身上,身边再抱一头狼取暖。

    卓然斜靠在伊娃的怀里,看着大家都很享受的样子,说道:“接下来我们该怎么办?各位有没有什么好主意?我们总不能一直待在这里,必须想办法离开。”

    众人七嘴八舌的议论起来,他们冻僵的身体渐渐暖和起来之后,脑袋瓜似乎也灵巧了。很快,意见便统一集中到了那头头狼身上。

    大家都觉得,这头狼是整个狼群的领袖,如果没有这头狼,这些狼将会群狼无首,自然也就不可能想出引蛇出洞这样的高招,也不可能半路伏击他们,特别是刚才他们用绳索套狼,其他狼都还茫然不觉,是这头狼及时发现并发出了威慑的嚎叫,这才使得所有的狼都迅速往后撤离,离开了绳索所能及的范围。

    因此,如果想办法把这头狼给杀掉的话。他们或许才有机会离开这个鬼地方。

    可是怎么猎杀这头狼?大家谈到这个话题时,又都沉默了。

    头狼在百余步开外。即便他们现在手里有弓箭也射不到那么远。更何况他们手无寸铁,要想将其成功击杀,必须要想出什么良策来才行

    卓然想到了自己的那只用于较远距离狙杀的带膛线的长筒火药枪,百步开外都有杀伤力,五十步内即刻致命杀伤。如果拿到那支枪,逼近到五十步,就能一举击杀那头狼。

    他站起身眺望,可是漆黑的夜借着地面白雪的反光也看不远,不过大致方位他是知道的。那木箱应该不会被狼破坏,因为里面没有食物的味道,狼是不会有什么兴趣的。里面的火药枪已经装填好了弹药,关了保险而已,打开保险就可以射击。另外那支散弹枪也是装了火药的。

    卓然躺回伊娃怀里闭目思索如何穿过狼群包围拿到枪支,可他想了半天,也没一个管用。

    想着想着,卓然靠在伊娃怀里睡着了。

    他醒过来的时候天已经亮了,不过依旧是灰蒙蒙的。雪依旧下着,好在他们的身边到处都是活着的手脚折断的狼,要不这一夜的饥寒交迫还真是不知道能不能坚持了。

    同伴们依旧在睡梦中。卓然站起身,回头看看身后抱了他一夜的伊娃。本来皮肤就很白皙的伊娃,此时熟睡,漂亮的脸庞在寒风中冻得发青,不觉让人生出一丝怜惜来。

    卓然低叹一声,将身边的一只狼往伊娃身边靠了靠,没有再打扰她。

    卓然一扭头,看见美人鱼正盘膝坐在两头狼的身上,望着远处的那头狼出神。

    卓然走到她身边坐下,问道:“你起来比我还要早啊,在想什么呢?怎么不睡觉?”

    “得有人醒着。”美人鱼回头瞧瞧他,说道。

    她嘴角微微上扬,虽然折腾了这么几天,大家都是蓬头垢面,但是在这张清秀美丽的脸庞上依旧可以看见一双清澈的明眸,让人不禁有些许欣慰。

    卓然顿时一阵惭愧,是呀,昨天晚上大家都很累,没有安排警戒便睡了,是美人鱼主动担任警戒,观察狼的动静,通宵没睡,而且她还身负重伤。

    卓然伸手过去搂住她肩膀,说道:“要不你靠在我身上睡一会儿吧,我看着。”

    美人鱼摇摇头,用手指着远处的那头狼,道:“你看那头狼,是不是越看越不像一头狼?”

    卓然顺着美人鱼手指的方向一看,此时因为已经天亮了,虽然能见度还是不好,但是比夜晚好多了,已经能比较清楚地看清狼群。卓然仔细观察着那头狼。

    美人鱼道:“我一直觉得这头狼很奇怪,但是一直又不知道它怪在哪里,你说呢?”

    卓然也是这种感觉,他没有想到美人鱼也有这样的感觉,便点了点头,眼睛却一直不曾离开头狼。

    美人鱼又道:“我一个人看就可以,你睡一会儿。”

    卓然摇了摇头,望着头狼道:“要是能看清楚就好了。”

    说了这话,卓然突然想起了自己的望远镜。——怀里不是有望远镜吗?真笨。

    他立刻站起身,往前走了几步,到岩石边,从怀里取出了望远镜仔细观瞧头狼。

    这一瞧之下,顿时目瞪口呆,——头狼不是狼,而是一个披着狼皮的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