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2章饥寒交迫
    卓然学着狼在地上手脚并用爬了几圈,动作极其滑稽,可是没有一个人笑,因为大家知道。他就是要用这种滑稽的姿势走向死神,到狼群中去猎杀头狼。

    卓然走了几圈,适应了这臃肿的身体,而这时,天空已经完全黑了下来。好像老天爷也不帮他,暴风雪变得大了起来。漫天的大雪,将整个天地,都弄得昏暗一片,即便相隔,十数步开外,借着地上的白雪的反光,也看不清远处的东西了,那些狼也都隐没在了漫天的风雪之中。

    如果不是狼群此起彼伏的嚎叫,他们甚至怀疑狼群是不是已经撤走了,

    卓然说道:“你们在岩石尽可能的朝着头狼的人方向吼叫,声音越大越好,吸引狼群的注意,特别是头狼的注意,我从悬崖另一边下去,然后绕到狼群的后面。

    众人都说好,除了不能坐起来的之外,其他人,或坐或站,都齐声大叫起来,有的唱歌,有的发出尖利的吼叫,特别是罗刹语用罗刹语哇啦哇啦一大串,说得很是热闹。

    卓然知道他们吼叫的时间一定不长,饥寒交迫之中,他们的声音没有一会儿就会嘶哑。于是赶紧从岩石另外一侧慢慢往下攀爬。他攀爬到地上时,开始手脚并用往前慢慢挪动。并不时停下来,抬头看一看距离狼群的方的位置,他整个头部脖子都被狼皮整个包裹起来了。他无法转动头,因此只能保持直立的姿势,从眼部窟窿往前看清楚对面的情况。

    终于,他看见了不远处的狼群此起彼伏的吼叫着。他的心,开始怦怦乱跳起来。

    毕竟他要一个人面对着上千头饿狼。他把心一横,现在只有豁出去了,怀里的枪都没法用,他慢慢往前爬,狼群终于发现了它。试探着想往前扑,但扑出几步,又迅速退了回去,他们似乎得到了头狼的警告不能往前靠,所以,一直朝着卓然吼叫着,

    由于岩石上的众人的大喊大叫声,和周围狼也开始跟着起哄,使得整个原野杂乱一片,岩石另一侧头狼那边未引起他的注意。

    卓然毫不停留的,硬着头皮往前冲,一步一步往前爬。

    他希望那些狼,能够认出把它认为是同类。毕竟他们能把头狼认作同类,应该不会拒绝自己自己这个,比头狼更像狼的人。但是卓然想错了,他不知道自己错在了哪里,反正那些狼,在他进入他们领地之后,便扑上来开始撕咬他。

    当第一次狼咬住了他的手,使劲甩着头撕扯的时候,卓然一颗心都沉到了底。但是,让他感到欣慰的是那头狼,咬住他的手,拼命甩动,也无法也只是,浅浅的切进了一两层,而他的手臂。至少包括了五成以上的狼皮,狼的利爪和牙齿都无法洞穿。

    让卓然担心的是他的眼睛和嘴,这里是有苦衷的,如果狼的尖爪刚好从这个地方,要进来的话,结果会是致命的,所以在对方开始撕咬自己的时候,卓然立刻脸朝下趴在了地上,并双手护住了脸部,整个身体蜷缩着不动,任凭这些狼的撕咬。

    七八头狼轮番上来,但是只过了片刻旁边便没有了兴趣,伊娃和美人鱼还有石榴花都关切的卓然的动静,但是,卓然已经爬出了他们视线所能及的范围。

    他们只是听到了卓然爬去的方向传来了不同于其他地方的狼的嚎叫和威慑的咆哮声。还有饮泣声,但是没有听到惨叫,他们的心悬着,很快声音没有了。恢复了平静,这是他们更是紧张,不知道卓然究竟怎么样?他们拼命的叫喊。用声音来帮着卓然掩盖动静,希望他平安无事。

    卓然在经历了刚才十几头狼的撕咬,没有感觉到受到任何伤害之后,顿时信心大增,看来自己这一招是有效的。他匍匐在地慢慢往前挪动,很快,他的移动引起了狼的注意。等卓然移动了差不多十几步之后,再次扑上来撕咬他,先是一只狼,接着是很多只了,不停的撕咬吼叫,抓住他的腿,咬住他的手臂,拼命,晃动的脑袋,想撕扯下肉了,但是,这些都是徒劳的,他们的尖齿依旧咬不穿着重重的皮革。

    卓然,在确信这一点之后,便是无顾忌的,在在狼的撕咬之下,也继续往前挪动,有的狼索然无味地松开了嘴,因为攻击没有任何意义,又有一些狼扑上来,结果都没有用。

    卓然,继续往前爬动,他发现,撕咬他的狼。越来越少。因此,到后面越来越少的狼,都是漠然的看着它从身边爬过去,或许他们已经看见,这东西从前面的狼过来的时候,那些狼咬他没有任何用处,他们也就懒得去费那个力气了。

    由此以来,卓然爬到最后,即将爬出狼的包围圈的时候,已经没有狼。

    卓然心头狂喜,看来自己的计划成功了。

    终于,通过观察,已经看不见狼腿了,也听不到狼的吼叫声。他这才停住,慢慢直起腰,用双手护在脸上,先分开一条缝,看清楚前面,果然被没有再有狼,再回头瞧一下,狼嘶吼声已经掩映在了夜幕和杂乱的暴风雪之中,

    卓然站了起来,但他是依旧弯着腰,随时扑倒的动作,眼睛注视着狼群的方向。寻找着朝着自己雪橇的方向走去。黑暗中,他不知道雪橇在哪个位置。但他只知道大致的方位,他必须去搜寻。他的望远镜虽然在身上,但是已经被重重包裹在了衣服之中,加之现在暴风雪非常大,他即便用望远镜也看不出多远。

    卓然根据先前确定的大致方位进行搜索,这花了他相当大的时间,因为他行动很缓慢。而他的雪橇距离囊群有一段距离。他在搜寻的范围是,狼的吼叫声,都已经很遥远了。所以他尽可以站直身子,蹒跚着,四处搜寻,这样速度加快了不少。

    他发现了一个雪橇,不知道是谁的扔在那儿。上面的狼肉已经被狼吃掉了,雪橇也翻了,帐篷铺盖散落一地。

    他身子一震,没有看见他的雪橇,但是,先前他通过望远镜仔细观察,锁定了自己雪橇车的位置。这雪橇作为一个坐标,给他指示了方向,他根据这辆车所在的位置,很快确定了前进的坐标方向,慢慢搜寻到了一处微微突起的高地。

    这个坐标意味着已经接近,他们抛弃雪橇车的位置子,又沿着小坡一定的角度一遍一遍反复计算脑海中的角度,继续往前,终于在纷飞的雪花中,他看见了他的雪橇车。

    卓然激动的心头咚咚乱跳。他蹒跚着来到了雪橇车前,简单检查了一下,让他大为放心的是,雪橇车的上面放着的装着长筒火药枪的木箱完好无损,显然他的判断是对的,狼群对这口木箱,没有什么兴趣。

    狼不是人,他对财宝没有兴趣,他就知道有没有食物。

    雪橇上的帐篷被褥被扯得到处都是。而分给他们的三头狼的狼肉,也已经被其他狼吃掉,在雪地上他发现了一柄单刀。那是他们放在雪橇车上的。他将刀放回了车上。然后将箱子也搬回了雪橇车上放好。

    卓然打开了木箱,里面的长筒猎枪,长途火药枪,赫然在目,他检查了一下,你们的子弹也还完好无损。

    卓然拿起两支枪抱在怀里,正准备去寻找那只头狼,忽然,他停住了,想了想,如果打死头狼,狼群并没有为此分散离开的话又该怎么办?他必须找到更加行之有效的的办法来驱散这些狼群。那就是用枪。

    木箱里装了足够多的火药和子弹。足够射杀上百头狼的,他不确定在自己在自己弹药的轰击之下。狼还会不会逃窜。

    于是他把两支枪又放回了木箱子,拖着木箱往前走。雪橇车上只有木箱了,其他的东西他都扔了,这次的重量大为减轻,虽然行动笨拙,但他还是能够把雪橇车拖动。

    他拖着雪橇车沿着先前已经锁定的头狼的位置往前挪动。一直挪动到了狼的后路,狼群发现了它,这是另外一处新的狼群,没有先前的狼,那种经验发现他之后,立刻扑了上来。

    卓然继续趴在了地上,任凭那些狼撕咬他。跟先前的狼一样,狼的撕咬很快便停下来了,因为他们同样失去了兴趣。于是卓然匍匐在地,将绳索套在了脖子上。往前挪动。那些狼对雪橇车和上面的木箱当然没兴趣,只是不时扑上来撕咬一阵卓然,然后又颓废的退了开去,卓然,大致辨别着头狼的方向往前走。走出一段距离,已经深入到狼的中心部位,他停下来,站直了身,因为周围的狼已经停止了撕咬,对他失去了兴趣了。

    卓然站直身的时候,他一眼就看见了,数十步开外的头狼,所在的位置。

    这得益于这之前,他对位置的准确锁定,根据先前的地标,找到了头狼的位置,而头狼在这一天也没动过窝,一直留在原地等待着,所以卓然比较轻松的找到了它的所在。——这就是人跟野兽的区别。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