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3章真是太神奇了
    卓然趴下身去继续往前走,他要进入足够近的距离,保证一举击杀。他往前又挪动了二三十步,估计距离那头狼只有二十步了,在这样的距离之外,用狙击步枪他有把握,一枪轰掉头狼。

    他没有使用散弹枪,这枪相差二十步开外威力大减。他还是决定用那支狙击步枪。

    举起火药枪他打开了木箱,从木箱里取出了自己的那只长筒火药枪,他清楚地看见头狼就在距离他二十步开外的地方盯着他,目光有些错愕,似乎不知道这个跟他一样披着狼皮的庞然大物是什么东西?因为卓然从头到脚都被狼皮裹在里面,他也不知道这笨拙的东西会对他带来致命的危险,所以,他没有逃走,或者指挥狼群攻击卓然,只是奇怪的盯着卓然。

    卓然必须在他没有改变主意之前开枪。

    卓然深吸了一口气,打开了保险端起了枪瞄准。枪的准星里清楚地出现了头狼的身躯。

    他先瞄准了头狼的头部,但是他没有扣动扳机。——20步开外的距离,对于现代的枪械来说,那几乎闭着眼都能打中,但是,对于卓然制的土质火药枪来说,这准头只有烧饼大小。

    也就意味着,他将近有一半的几率无法击中对方。那样的结果会是致命的,如果杀不了头狼,被逃掉的话,笨拙的卓然再想去从狼群中找到头狼,那简直不可能,而头狼不知道会发出什么样的声音。

    如果狼群发了疯的撕咬他,最终夜会把他的狼皮扯烂的,就算不撕咬他,数十头狼直接扑上来压住他,也会活活把他压死,当然,狼没有这种智慧,想必那披着狼皮的人也没有这样的智慧。

    卓然将枪口对准了头狼的胸口,虽然,射中胸口,如果不打出心脏,有可能不会当即毙命,但至少脱靶的可能性会小很多。

    卓然,也不敢再往前逼近,因为他已经发现头狼目光中的惊异,如果再往前逼近。会导致头狼发动进攻,或者逃离。

    “砰”地一声。

    沉闷的枪声传了开去。卓然清楚地看见,头狼身体猛地一震,他的左肩飞起了一串血花。肩头被粗大的子弹直接打碎了一大块血肉,整个肩部都被扯烂了。

    冲击力让头狼踉跄了一下,摔在了地上。

    卓然,立刻扔掉了手里的狙击步枪。没有造成致命的损害,必须再次进攻。卓然立刻抓起了木箱中的散弹枪,打开了保险,笨拙的朝着头狼冲去。

    头狼已经从地上爬了起来,整个人站了起来,他惊恐的望着卓然,用手摸了摸肩上的血肉模糊的肩部,发出了惊天动地的一声吼叫。

    这吼叫声如滚雷一般远远传了出去,听到嚎叫声的狼跟着仰天长吼。

    刚才的那一枪的响声已经把围在四周的狼吓得逃了开去。他手持散弹枪,没有丝毫阻碍的冲向头狼。

    他离头狼还有七八步远的时候。头狼的嚎叫停止了,他惊愕地望着朝他冲过来的卓然和他手里平端着的长筒散弹枪,他不知道这将会要他的命,但是,他下意识的感觉到了危险,转身,纵身一跃,跳起来往外就逃。

    可就在他身体窜到半空的时候,枪响了。

    砰!

    一道火光从枪口喷出。大大小小的铁弹钻进了头狼的身体。

    头狼像被一箭射中的秃鹫,从半空坠落下来,重重摔在狼群中。

    卓然不知道这一枪是否击中了要害。他马上扔掉了手里的火药枪,抓起了雪橇车上的单刀,提着刀往前冲去。

    刚才的散弹枪发出的巨大轰响,比先前的长筒狙击火药枪声音更加响亮,喷出的火舌也足够威慑力,使得周围的狼都逃出很远,空出了一大块空地,卓然得以顺利的走到了摔倒在地的头狼的身边。

    他看见头狼的后脑血肉模糊缺少了一大块,身上也有好几个窟窿在咕咕的往外冒血,看来刚才那一枪击中了他的要害,的确,七八步的距离完全在散弹枪最好发挥射击功效的范围之内。一枪毙命。

    但是卓然还是手起刀落砍掉了头狼的脑袋。

    他把脑袋提了起来,冲着周围的吼叫的狼道:“瞧瞧,这就是你们的头领,他已经死了,你们还不滚!”

    说着,他将那头颅朝着狼群狠狠扔了下去。

    头颅落下时,狼纷纷躲开,头颅在地上滚动,留下了一道血痕。狼群嚎叫声渐渐停歇,一下子陷入了群龙无首的境地。

    卓然笨拙地回到了雪橇车旁将刀扔回了木箱,开始装填弹药。狼群感知到了危险,发出了咆哮,一步步朝他围拢过来。

    坏了,肯定是头狼在临死之前的那声长啸,发出了进攻的号角,狼看来要对卓然发动进攻了。

    卓然没有慌乱,依旧有条不紊的装填的弹药。这散弹火药枪装填很费力,至少要花两三分钟才能完成。他同样大声吼叫着,威慑着那些逼上来的狼,一边继续装填的弹药。

    终于装填好了,狼也开始朝他发动了进攻。

    在狼群逼近时,他始终站立,双手平端着散弹火药枪,对准了冲上来的狼,这一次,他不能让狼再撕咬他,因为他的双手是裸露在外面的,一旦被咬伤那就完蛋了,所以,在几头狼同时扑上来撕咬他的瞬间,他才开枪。

    一片散弹射了出去,顿时,几头狼嚎叫着摔倒在地。其中的两头扭了几下便死去了,另有一头挣扎着想爬起来,但是伤势太重起不来了,嚎叫着却一时没有死,其他几只狼受了轻伤的,赶紧哀嚎着躲开了。

    巨大的声响在四周传了开去。把那些狼又吓得纷纷后退,退出了数十米开外,惊恐的望着这个会打雷的怪物。

    卓然趁机重新装填好了散弹枪弹药,把雪橇车的绳索绑在腰上,拖着雪橇车一步步往狼群逼过去。

    狼不知道他要做什么,甚至还没有意识到他手里的那根木棍一样的东西能够要他们的命,它们只是下意识的缓缓往后退,但并没有退的多远。以至于卓然很快便接近了它们,在进入射程之后,卓然再次扣动了扳机,这一下,又撂翻了两三头狼。

    巨大的声响让狼逃得更远。狼终于知道这个可怕的怪物原来是死神,惊恐地躲避着。

    卓然装好弹药之后,再次朝它们逼近,它们退得更快了,以至于这一次卓然费了很大劲才接近了狼,并开了一枪,而刚刚进入有效射程,只击毙了一头狼,打伤了两只。但狼退得更远更快了,使他无法进入散弹枪的有效射程。

    卓然立刻换了策略,换成狙击长筒火药枪。这家伙的射程比散弹枪远了好几倍。他装好弹药进入有效射程,开枪击中了一头狼。这下狼终于知道,它们退得这么远也不安全。于是开始慌乱地四下逃窜躲避。

    没有头狼的指挥,狼群成了一盘散沙。终于,有狼开始逃遁。只要有一只开始跑,其他的都会跟着。——这个臃肿的庞然大物咬也咬不死,啃也啃不动,撕也撕不烂,却能够夺走它们的性命,面对这样的可怕对手,不跑还等什么呢?

    求生对于所有的生物都是本能,是面临生命危险时都是会作出的必然选择。

    所以,很快,狼群就跑得无影无踪。

    卓然哈哈大笑,看来,自己这一招还真是奏效,斩首行动大功告成。

    他立刻将两支枪装满弹药,放回了木箱之中,拖着雪橇车走到了岩石下面,高声道:“狼都跑了,你们下来吧。”

    其实上面的人已经感觉到了,因为四周的狼嚎声都已经消失不见了。情不自禁发出一阵的欢呼声。

    不过,众人很快想到一个问题,头陀首先说了出来:“这些狼会不会假装逃走,然后在什么地方在伏击我们呢?”

    卓然道:“这一次肯定不会了,因为他们的首领,——那个狼人,已经被我斩首了,他的脑袋还在那儿呢,你们下来看看。群龙无首,这些狼才四下逃散了。”

    石榴花用自己的飞索将众人从岩石上一个个都放到了岩石下面。包括重伤的师太和萨满也都背了下来。帮着卓然脱掉狼皮之后,卓然上去,将石榴红背了下来。

    众人眼见卓然背着一个人在岩石上如履平地,跟壁虎一半,都惊讶地连声称赞。

    众人跟着卓然来到那具尸首前查看,发现果然是一个精壮的汉子,披着狼皮。只是他的脑袋已经被砍了下来,而且头部、肩部和后心有多个窟窿,头部更是直接被轰掉了一大块。

    头陀惊骇的瞧着卓然说道:“你怎么杀他的?他背后、肩上又是怎么回事?你用的什么武功?真是太神奇了。”

    师太已经清醒很多了,只是她的伤势太重,所以是由伊娃背着她过来的。她瞧了一眼那伤势,也惊骇无比的说道:“是呀,当真厉害,这是什么功夫?”

    卓然笑了笑:“好了,咱们不要再说这些了,现在最好休息一下,就在岩石下面,那里有避风的地方。如果狼来了,我们也可以迅速撤离到岩石顶上去,等到明天天亮我们再出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