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4章四更天
    众人都说这个主意好,当下,头陀等几个伤势较轻的人,便各自去将他们丢弃的雪橇车拉了回来,找回了他们的被褥。粮食已经都没有了,但是卓然杀掉了十数头狼,另有岩石顶上的十几头,他们的粮食已经非常丰富,足够他们坚持到走出草原的了。

    所以大家心情大好,将那些狼都拖了过来,一层层叠起来,围成了一圈,做成了一个避风港,等到第二天宰好就出发。

    卓然和伊娃将他们的雪橇车拉了过来,从上面取下了火炉和木炭,生起了火,切了些狼肉扔进去,煮了一锅,大家分着吃了,真是吃的格外香甜。不仅是因为一整天没有吃东西了,更主要是他们成功的击退了狼的包围。

    有了火炉,大家围着火炉烤火,也暖和多了。所以这一晚上,大家睡的倒是也格外香甜。

    萨满依旧高烧不退,时而清醒时而昏迷,这让大家都很担心,特别是孙儿,可怜巴巴的守着奶奶。伊娃怕他掉眼泪,好生宽慰他,他擦掉眼泪说不哭了,可是只过得一会儿又眼泪汪汪的,看得人心疼。

    第二天早上,头陀等人将狼宰好,把狼肉放在了雪橇车上。每个人的雪橇车也都找回来了,包括财主的。因为挑夫已经死了,没有人替财主背东西,他花钱也没人理睬他,他只能将包裹放在雪橇车上,自己拉着走。

    虽然财主养尊处优,但是遇到这种环境,他也只能靠自己。好歹他的身体很结实,所以真正拉上雪橇车后,却也还能跟得上队伍,不至于落下。

    萨满被放在雪橇车上,大家轮流拖着走。而师太坚持要自己行走,她虽然伤势很重,但毕竟身有武功,在搀扶下,倒还能勉强行走,这就为大家省了一些力气。

    一路之上,卓然不时的用望远镜四处观察,看看有没有狼的行踪,或者任何可疑之处,好在一直没有发现狼群或其他的危险。

    卓然用狼皮裹身能够在狼群中如无人之境,这一点提醒了大家,每个人都用狼皮把自己的手脚和身体包裹了起来,虽然没必要包裹的那么严实,但是包一层的话,一方面可以取暖,另一方面还可以在狼的攻击下减轻受到的伤害。所以都用狼皮包裹身体,一个个样子很滑稽。

    他们往前又走了两天,萨满的烧终于退了下来,众人都很高兴。在没有药的情况下,完全靠她自己居然能够击退伤病,这说明萨满巫师着实有她的过人之处。

    他们继续前行,暴风雪时大时小,有卓然的带领,他们能够辨别方位,不至于原地兜圈子。

    晚上他们在一处背阴处扎营,卓然又煮了一锅狼肉,大家分着吃了,然后各自钻进自己的被窝里睡觉。

    卓然和伊娃、美人鱼睡在一起,石榴花没来缠着卓然了,每个晚上都只是单独的睡自己的铺。

    这天晚上,卓然做了一个梦,梦见他们被无数的狼包围,那些狼最后变成了一个个顶着狼头披着狼皮的狼人,正咧着嘴冲着他笑。接着有一道长虹带着尖利的哨音从他头顶越过,声音之大,震的地皮都在发抖,所有的狼人都被这声波震得粉碎,洒落在四下里。

    卓然从梦中惊醒了过来,天已经微微亮了。他发现那啸声哨音却没有停止。不过不是哨音,而是一个女子的尖叫。发出尖叫的是石榴花,她正在不远处对着一个铺盖,双手握拳捂在胸前,惊声尖叫着,脸上因为惊恐而煞白。

    她的尖叫声把所有人都惊醒了,他们原本是想睡个懒觉的,很难得有心情睡懒觉。但是这尖叫声把他们都吓着了,赶紧一个个都爬起来,急声问怎么了。

    围拢过去一瞧,众人都明白,为什么石榴花会发出那么可怕的尖叫了。因为不管是谁,看见这一幕时,只怕都会发出尖叫的,只是石榴花的声音特别尖厉而已。——他们看见,在铺盖里躺着的师太已经死了,死相十分恐怖,她是侧身躺着的,她的脸却朝着她的后背方向,眼睛还圆睁着,仿佛死不瞑目。

    正常人看见的都是人的头朝着前方,或者转头朝两侧,从来没见过人的脸朝着后背的。也正是因为这从来没见过的怪异景象,让石榴花吓得尖声惊叫。

    不管是谁看到这一幕都能断定,师太已经死了。果然,卓然检查之后确认,师太是被人硬生生把脖子拧断而死的。也正是因为拧断了脖子,所以师太连临死前的呼叫都没能做出。

    她就这么安静地死在了众人的身边,敌人在哪里?是怎么潜入的?

    头陀立刻一把抓起了禅杖,大呼小叫的,把他们营地四周都搜寻了一遍。卓然也抓起单刀跟着,只不过他不是寻找敌人,那个任务由头陀去。他的任务是想看看营地四周有没有可疑的痕迹。如果是外敌侵入,或许会在营地留下脚印。

    因为晚上依旧飘着暴风雪,雪还比较大,他们的铺盖甚至都被雪覆盖了。也正是因为这个,他们昨夜安营扎寨时留下的脚印都已经荡然无存,全部被冰雪覆盖。而潜入的敌人留下的脚印也可能同样被冰雪覆盖住了,根本没有任何痕迹留下,他们两人在雪白的地上,也只不过踩出一串串的脚印而已。

    所有人又重新汇集到了死去的师太的尸体身边。经历了这样的事情人人都不说话,心情沉甸甸的。

    卓然掀开了师太盖的铺盖,仔细查看了她的身体,但除了先前抢救师太时在她身上缝合的那些狼留下的伤口之外,没有发现其他伤口。

    头陀说道:“会是谁呢?我们这一路行来,就没有看到过人,难道敌人一直在后面跟着我们,要趁我们睡着了,突然袭击杀了她吗?”

    卓然道:“如果敌人要杀我们,为什么只杀一个,其他人也都睡着了,怎么没有遭到毒手?”

    “是呀,如果是敌人潜进来要杀我们的话,完全可以把我们全都杀掉,昨天晚上我们并没有留下放哨的。”

    说到这,卓然下意识的扭头看了看美人鱼。

    美人鱼歉意的摇了摇头说:“昨晚我坚持到了后半夜,实在熬不住了,就打了个盹。不知道睡了多久,我醒了过来,又接着看。很抱歉,睡着了,我太困了。”

    这些天,美人鱼都下意识地在众人睡着的时候担任警戒,不过人到底不是钢铁做的,连续几天之后,她实在困得不行,就睡着了。而恰好在她没有警戒的时候,发生了这可怕的谋杀案,美女倒好像是自己做错了什么似的,歉意的低下了头。

    卓然拍拍她的肩膀说道:“你不用难过,这件事怪不到你,我们也没有要求你值守,是你自愿的,你已经做得很好了,是你保证了我们这么多天的平安。不管是怎么回事,从现在开始,每天晚上,我们都要有一个人轮流值守了,大家睡在一起,不要相距太远。”

    伊娃说道:“可是我们都还没发现,敌人是谁呢,他会不会继续朝我们下手呢?”

    卓然若有所思的望着那一片茫茫的雪原说道:“老天爷帮了凶手,掩盖了他的痕迹,我找不到凶手留下来的线索。现在,我们只能采取防御措施了。”

    卓然又把目光回到了死者的身上,沉吟片刻说道:“凶手下手干净利索,没有留下任何痕迹。这种情况说明,要么凶手是一个绝对的高手,要么凶手就在我们中间。”

    众人都吃了一惊,瞧着卓然。

    卓然道:“只有凶手在我们中间,才能做到神不知鬼不觉的杀人。他是在美人鱼坚持不住睡着的空档杀的人。我相信,也就是这一个空档给了他机会,其他时间他没有这样的机会。这是他为什么这些天没有下手的原因。”

    说到这儿,卓然转头望着美人鱼道:“你是不是坚持到了后半夜?大概在四更天左右的时候睡着的?”

    美女想了想说:“应该是吧,因为我也就睡了一小会儿,很快就醒过来了,而且醒来之后没多久天快亮了,这样算下来,应该是四更天。”

    头陀惊诧的望着卓然,问道:“你怎么知道是四更天?是你猜的吗?”

    卓然说道:“人死之后会出现尸斑和尸僵,尸体的温度也会发生变化,根据这三样,可以简单地推测出死亡的时间。刚才我检查了师太的尸体,尸斑还没有出现,只是开始出现尸僵,尸体温度也下降不多。从我掌握的资料来看,我能肯定,作案时间也就是四更天左右,距离现在也就一个来时辰。”

    卓然当然是依据他的尸体在这长达一年时间的仔细观察,得出的准确数字,才能够准确地算出这一切。这在卓然看来并没有什么神奇之处,但是在众人看来,这简直已经是神奇到逆天了。一个人能够通过尸体的情况,反推死者死亡时间,这在宋朝还是无人能做到的,自然也就觉得非常神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