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5章石榴姑娘
    将军赞叹道:“卓公子真是厉害,不仅一个人能够在悬崖上下自如,还能独自一人把狼群全都赶跑,杀掉了头狼。现在又能准确地判断出死亡时间,我们相信公子一定能抓到真凶,保大家平安的。”

    其他人也都情不自禁的跟着点头,表示赞同,卓然没有理睬他的溜须拍马,说道:“在没有确定我们的敌人来自外部的证据之前,我先要进行内部排查,看看内部谁有可能作案,或许下一步我们要对他进行重点监视。在没有找到他犯罪的证据之前,我们其实是可以防范他作案的。”

    说到这儿,卓然目光转向了头陀,道:“昨夜四更天,你在干什么?”

    头陀嘟囔了一下,很是不高兴的瞧着卓然:“公子,我可是一直维护你的,你该不会怀疑是我杀死的她吧。”

    “所有的人我都要排查,以确定谁最有可能实施犯罪,而目前为止,我觉得你最有可能。”

    “为什么?”

    “因为在我们所有人中,你才有力量将一个人的脖子直接拧断,干脆利索。你能够双手施展三十斤的禅杖,要拧断一个人的脖子,那不是轻而易举吗?而且你跟师太之间关系也不好,虽然你们同是出家人,但不是一路人。你们一起进了屋子,师太对你一直是不怎么搭理的,我不知道你们中间是否有过节,从种种迹象来看,你有这种杀人的可能。”

    头陀愤愤的对卓然说道:“你这话简直荒唐!要说力气,你的这女人伊娃,她的力气好像并不比我小,你怎么没有怀疑她呢?还有萨满,她的力气也不小啊,她能直接将孩子那么远扔给你,这力气只怕比我只大不小吧?再说你,虽然目前为止,你没有显示出你的力气超人,但是你有超人的能耐,你可以在岩石上自由攀爬,身上还吊着两个人。你可以一个人把整个狼群赶跑。种种迹象同样证明,你的能耐比我只强不弱吧。”

    卓然愣了一下,随即笑了:“你说的有一定道理,而且所有人我也都要挨个排查,既然你说到了我,那我就说一下,我刚才一直在睡觉,中途就没醒过。我身边躺着伊娃和美人鱼,她们两个紧贴着我,我要起来,她们肯定是知道的,所以她们可以作证,证明我中间没有起来过。特别是美人鱼,在天亮之前,她都一直是醒着的。”

    头陀说道:“她们两个是你的女人,当然要帮着你说话,就算你起来,她们也不会作证的。”

    卓然面色一寒说道:“我现在是需要排查,因为通过排查,没有证据证明他没有犯罪的,并不等于他就是罪犯,嫌疑与实际的罪犯是两回事,只有先确定嫌疑人,才可能锁定罪犯。所以我只是说你有没有可能犯罪。因为你没有证据证明你四更天在睡觉,而我有证据,她们两个就是证言,虽然她俩是我的亲人,但是至少她们可以作证,你呢?你能找到一个这样的人吗?即便是你的亲人。”

    “我怎么不能……?”

    他四处瞧了瞧,还真没有能为他作证的,因为除了卓然、伊娃还有美人鱼他们三人是贴在一起睡觉之外,其他人都是各睡各的。包括那个小孩,他不敢跟奶奶一起睡,生怕碰到奶奶的伤口,把她弄疼了,也是单独睡在旁边的。

    伊娃说道:“现在卓大哥在查案子,你们或许不知道卓然哥的身份,我可以告诉你们,他是衙门的判官,他的本事就是破案。现在出现了有人被谋杀,他当然要查清楚,这是为我们大家好,我们每个人都应该全力配合,如果谁不服气,可以站出来。”

    众人都是一呆,在这一群人中,卓然显示出的神秘武功,已经让所有人胆寒了。而现在他又有身强力壮的伊娃做帮手,还有那一个人杀掉无数头狼的救了大家的很少说话的女人美人鱼。三个都极其强悍,三个联手,这一群人中没有人敢于跟他们对抗,也没有能力跟他们对抗。

    所以伊娃说了这话之后,头陀便不说话了,嘟囔道:“那好吧,反正我没杀人,不管你们信不信,你查吧。”

    卓然又转头望向将军,说道:“你呢?你昨晚在干什么?”

    逃兵将军一呆,赶紧说道:“我在睡觉啊,我也是睡了一晚,没有离开过,我不可能杀她的,我也没那本事,要想扭断一个人脖子,那还是需要很大劲的。我吹吹牛还可以,你要让我把一个人的脖子拧断,嘿嘿,打死我也做不到。”

    卓然点头说道:“没错,如果师太平时没有伤,你别说拧断她的脖子了,你连靠近都不可能。但是这次,她受了极重的伤,连走路都非常勉强,睡得又很沉,根本无力反抗。所以在这种情况下,你要想使劲扭断她的脖子,实际上她也无力挣扎,甚至连呼救也都做不到。不要认为拧断脖子有多难,对于一个正常人来说,只要他的姿势正确,而对方又没有防备的情况下,或者无力反抗的情况下,把脖颈扭脱臼,其实不需要很大的力气的,当然力气大更容易做到。因此,你如果有相应的证据能够证明你四更天的时候在睡觉,没有实施犯罪的话,你可以不列入嫌疑人范围。”

    逃兵将军苦笑,双手一摊说道:“那我就没话说了,反正我也没杀她。”

    卓然又望向了财主:“你呢?你有没有证据证明你没有杀人?”

    “有啊。”财主胖胖的手指向一袭红衣的石榴花,说道,“昨晚大概四更天的时候,她起来离开了营地,那时雪下得很大,我跟着她离开了的。”

    卓然皱了皱眉问:“你跟着她干什么?”

    财主老脸一红,讪讪的说道:“我,我要保护她呀,我怕她一个人出去,遇到危险怎么办?”

    头陀哼了一声,指着财主说道:“你会那么好心?你该不会想尾随人家如厕吧,你这种丑恶的人,老子真想一下把你头拧下来。”

    财主立刻指着头陀说:“公子,你听听,他动不动就说把人头拧下来,因为他就是这样干的,他才是凶手。”

    财主说着望向卓然,发现卓然盯着他,并没有为他的话所动,不由很是紧张,赶紧说道:“公子,我说的是真心真话,我没有杀人,我跟这姑娘出去了,姑娘也没有如厕。”

    卓然回头望向石榴花,见她有些惊愕的望着财主,便说道:“石姑娘,你是做什么去了,四更天的时候。”

    石榴花瞧了一眼卓然,低头思索片刻,这才抬头说道:“我去随便走走,睡不着觉,什么都没干。”

    卓然冷声道:“你睡不着觉,就在冰雪地里乱走,你觉得这合理吗?换成其他人,这么冷的天睡不着,只会蜷缩在被子里,继续闭着眼睛养精神,而不会离开温暖的被子,到外面去闲逛的。难道还担心身体的温度消散的不够快吗?所以你肯定有你的目的,能否说出来?”

    “我真没有目的,我就是想一个人静一静,这几天发生的事情太多。我就想在风雪地里走走,没别的意思。”

    “那好吧,那你在外面走了多久?”

    石榴花犹豫片刻,说道:“我也不知道具体多久,大概一顿饭左右吧。”

    财主说道:“没有,你至少走了半个时辰,我一直悄悄跟着的,我都冻的不行了你才回来的,估摸着差不多有半个时辰,不会错的。我见你并没有如厕,然后回来直接就睡了,我才跟着回来睡的。”

    头陀指着财主说道:“你还说没有,你明明就在等着别人做那事,真是卑鄙无耻。”

    财主赶紧说道:“当真没有啊,你误会我了,我实际上是个好人,我就是想护着石姑娘,让她不要出事而已。”

    卓然对石榴花说道:“我有话要向财主核实,我不管问什么,你都不要回答。”石榴花马上明白了,点了点头。

    卓然转头瞧着财主说道:“下面你说说看,你跟踪石榴姑娘出去,从什么地方走的?到了哪些地方?什么时候回来的?从哪个地方回来的?线路都给我说清楚。”

    财主没有犹豫,手一指说:“她起来之后朝这个方向走的,那时我刚好也被尿憋醒了,本想上茅厕,顺便就跟着她去,想保护她,免得出事。我跟着她朝那个方向,她往前走,一直走到那个地方,然后在那站着。过了大概一顿饭,又往前走,走到另外一处,然后在这两个区间来回走动,又走动了大概一顿饭,然后绕到另外一个地方,从那个地方回到了营地。我是远远跟着的,她也没想到会有人跟着,所以没有发现我。”

    财主一边说,一边指手画脚的说着他们行走的路线。

    卓然等他说完,看了看一旁的石榴花,对石榴花问道:“他说的是实话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