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7章回忆
    卓然点点头:“很有可能。”随即,他又摇了摇头,“可是又不可能,因为我们都是睡在一起的,大家都在一起,并没有见到有人试图离开。而且头陀和将军他们两个一直是保持清醒的,在这种情况下,谁也不能够过来杀人,而且能够靠近头陀并且将他悄无声息的杀死,这样的武功绝对极高,不是我们中间任何人所能具备的。

    卓然也完全陷入了迷惑,他摸着下巴沉思着,良久后,摇了摇头说:“我想不明白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他们将头陀的尸体抬回了营地。

    营地里,萨满搂着孙儿躺在地上瞧着他们。她的伤依旧没办法让她站起身来,所以刚才没有过去看情况,还不知道具体出了什么事,卓然简单的把发生的事告诉了她。

    萨满抬头望着大雪弥漫的天空,忽然用契丹语说了一句什么,卓然没听清楚,连声问她说的什么,萨满却不再说了。

    一旁的伊娃低声凑到卓然身边,告诉他说:“刚才萨满说,这是老天爷的意思,老天爷要他死,就跟这些年可怕的雪灾和干旱一样,无法避免。”

    石榴花等人感到一阵发冷,如果是鬼魂杀死了他们,这个倒是完全可以解释为什么杀死头陀但积雪上却没有留下任何痕迹。先前师太被杀,同样是这样。只有鬼怪才能在众人身边悄无声息不露痕迹地杀人。

    卓然摇头说道:“不要把不能解释的事情都归于鬼神,就像这一次契丹祭天一样。我以前就说过,祭天改变不了自然变化,也不会有什么鬼神到这里来杀人的。”

    将军已经吓坏了,在此之前,还跟他大眼瞪小眼,相互监视的头陀,此刻已经变成了一具死尸,他感觉到了生命的脆弱,也感觉到了死神距离自己是那么的近。其实他刚才也想出去方便来着,如果是他先去,会不会此刻的尸体就变成了他呢?为此,他感到全身寒战,先前的尿意似乎都消失不见了。

    财主惶恐不安地道:“太可怕了,凶手肯定在你们中间!不行,我,我要单独走,我不跟你们走了。不然,指不定什么时候我也会被杀的。”

    将军也立刻说道:“对,对,我也不跟你们走了,我自己走,——要不我们俩搭伴吧?”

    财主瞧了一眼逃兵将军,道:“你是不是凶手?”

    “废话,当然不是,——你愿不愿意?不愿意我就自己走,我是看你可怜才跟你一起走的。不过我要收保护费的,你到了小海之后,给我一百两银子就行了,我保你安全,而且帮你背包裹。”

    财主瞪大了眼睛:“你说什么?一百两?我看十两银子就够了吧。”

    没想到逃兵将军根本没有还价,一挥手说:“好,说定了,就十两银子。”

    这下财主高兴了,上次的苦力死了之后,他自己背着沉重的行囊,受尽辛苦。现在花十两银子请个苦力,还能有个陪伴和护卫,当然乐意。当下道:“那好,就这么定了,咱们现在就走。”

    伊娃急道:“你们俩真要走?可想清楚了,你们没有火,只能吃生肉。”

    财主道:“你没看见经过的地方已经开始有灌木了吗?只要有灌木,就可以采干树枝生火。我带着火镰的。就算不能水煮,可以烧烤啊。既然有灌木,就说明离草原尽头已经不远了,只要过了草原,再往前走上几天,就到小海了,我听人是这么说的。只要前方有集镇,老子花钱再雇一辆车,坐车走,又舒服又安全。各位,你们自求多福,我走了。”

    说罢,吩咐将军拉着雪橇车,准备出发。

    卓然说:“我警告你们,凶手后面还会杀人,不管这人是跟我们在一起还是单独离开,估计都逃不出他的手掌。因为我感觉他的目标不是我们中的某一个,而是我们全部!所以,我劝你们还是跟我们一起走,相互有个照应,不然,你们恐怕会有危险。”

    将军道:“谢谢,我们自己走,生死由天,各安天命。你们多保重。”

    说罢,拉起了绳索,拖着胖财主和雪橇,费力的往前走去。他们要趁黑离开,反正现在离天明也没多久了。

    在他们离开之后,伊娃紧张的对卓然说:“怎么办?”

    留下来的就只有他们三个和萨满祖孙俩以及石榴花。萨满的孩子还算得上半个男人,其他的四个人都是女流之辈,而且还有一个身负重伤。

    卓然道:“他们走了也好,至少我们少一些危险,正如他们所说,现在已经出现灌木,再往前应该已经到了大草原的边缘了,不过咱们还是继续睡觉,天亮之后再出发。”

    石榴花说道:“要不要我们轮流值夜呢?以防凶手来。”

    卓然苦笑道:“那凶手踏雪无痕,来去无踪,能够悄无声息的杀掉头陀,这样的一流高手,你觉得我们守夜能守得住吗?就算发现了他,我们又有办法对抗吗?既然没有,那就没有必要浪费精力了。他要来杀人就让他来吧,我们睡我们自己的,他要不来,明早上我们就接着走,听天由命吧。”

    于是众人又各自躺下来睡觉,萨满却让孙儿把她扶起来,盘膝坐在垫褥上开始念经。她念诵的经文伊娃也听不懂。伊娃毕竟只是懂得一般的契丹话交流。不过伊娃听了半天之后,对卓然说道:“她好像在念一种给死人超度的经文。”

    卓然顿时有些头皮发麻,头陀的尸体还躺在旁边,依旧保持着蜷缩在地上的姿势。就好像躺在那儿熟睡,而在此之前不久,他还有说有笑的。

    萨满在为他超度,但愿他能去一个祥和的地方。

    伊娃搂紧了卓然,让卓然感觉到身体暖洋洋的,这种感觉很舒服。卓然把美人鱼也搂在怀里,他确实感觉到美人鱼的身体在簌簌发抖,便拍了拍她的脸颊,问道:“你怎么了?是不是病了?”

    在此之前,美人鱼没有出现这种情况,卓然便可以肯定,不是因为严寒。

    美人鱼摇摇头,把冰凉的额头贴在卓然的脸颊上说道:“你说,人死之后,他的灵魂会去哪里呢?”

    卓然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他不想用美丽的童话骗她,而他又确实不知道,现在的宗教对此得出了两种结论,但是目前并没有充分的证据去证明谁是对的。卓然也不愿意用一个他自己没有把握的答案去回答,所以他转开了话题,说道:“快睡吧,明天我们还要赶路,等走出了这个草原,到了小海就好了,听说小海边是有人住的。”

    身后的伊娃插话说道:“是有人住的,那是传说中的圣湖,很多人都愿意住在圣湖边,那附近还有好几个不小的集镇呢,我在那住过。”

    卓然点头,转身对美人鱼道:“是呀,我们到了那里,一切都会好起来的。等到把我的女人救了,我们就到东海去,把你送还给海洋,回到你自己熟悉的家,你就可以无忧无虑的生活了。”

    美人鱼欣喜地笑了笑,与卓然靠得更近,道:“我真的想家,想大海。在那里,什么都不用担心。”

    卓然故意引开她的注意力:“难道海中没有大鲨鱼吗,大鲨鱼会不会咬人呢?”

    美人鱼道:“当然有大鲨鱼,不过它咬不到我,我曾经在一群大鲨鱼中游玩,哪条鱼想咬我,我就电他。下一次见到我,就会乖乖的了。”

    卓然笑了,道:“对了,我忘了你才是海的主人,那些什么鲨鱼都是你的奴仆,不听话就挨电击。你有这个绝招嘛。”

    伊娃道:“说起家,我也有点想家了,我离开家已经好些年了。也不知道我爹娘现在怎么样了,我的哥哥弟弟他们好不好。”

    “你有几个哥哥弟弟呀?”卓然问她。

    “一个哥哥两个弟弟,我是家里唯一的女孩子,我的哥哥弟弟都很疼我。我在外面受了欺负,他们都要为我打抱不平。我的父亲有一双灵巧的手,能够用木头做出很多很好玩的玩具给我玩。他每次出去做生意回来,都要给我带礼物,各种各样的糖果,可好吃了。哎,也不知道我父亲现在怎么样了。”

    “你说过,你的父亲做生意失败,把你卖给了商人。既然他这样绝情,说明你父亲对你并不好,这种人不想他也罢。”

    伊娃摇头道:“不是的,我父亲人很好的,他只是没办法。其实也是我的主意,因为当时债主逼上门,要卖掉我们家的房子。房子要是卖掉,我们一家人就只能流落街头了。我就跟我父亲说,把我卖了吧,因为我的美貌在当地是很出名的,一定能卖个好价钱,这样就能差不多把欠的债都还了。开始我父亲不同意,但是禁不住我的哀求。我告诉他,他该为我的母亲和兄弟的前途着想。如果不这样,我们全家都会陷入窘迫的。卖掉我,只是我一个人受罪而已。再说我去当歌姬也不受罪。我父亲最后才同意了。”

    几人拉着家常,说起以往的事情,把对死亡的恐惧逐渐遗忘了。不知不觉,在萨满的诵经声中沉沉睡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