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9章将军
    突然出现的变故让营地蒙上了一层阴影,卓然在雪地里挖了个坑,将头陀的尸体埋了。实际上也不叫挖坑,只是刨开雪,因为这冰原上的雪很深,下了很长时间了,层层叠叠地落着。真要往下挖,只怕有半人高才能见到下面的冻得跟冰疙瘩一样的土地,连刀子都只能戳出几道白印。

    卓然没有称手的家伙去挖开地皮用来埋葬头陀,只能把他深深埋在雪里,用雪盖上。——在冰雪世界长眠的人,一般都会把他留在冰雪世界,那里才是属于他的家。

    伊娃煮好了肉,大家默默吃了,便都缩在铺盖里想心事。只有卓然手里拿着望远镜,不时的走到高处向四周眺望。他当然不是为了寻找那孩子,那孩子他能肯定不是走失了。他是想看看萨满所说的那可怕血光之灾到底会是什么,能给他们带来怎样可怕的一场噩梦。

    石榴花也会爬到岩石坐在卓然身边跟他一起看风景。而这时卓然就不用望远镜了,他不想让任何人知道望远镜的秘密,如果拿着它坐在这里,石榴花会要过来看的。

    可是一直到了天黑,依旧没有任何可见的危险出现。暴风雪终于完全停了,万籁俱寂,天空甚至出现了几颗星星。

    虽然暴风雪停了,但是依旧很冷,他们睡在厚厚的冰雪上,下面垫着褥子,依旧能感觉到从褥子下传来的寒冷。不过卓然有伊娃,这一切都不成问题。石榴花脚冻得簌簌发抖,但抵不住倦意逐渐袭来,石榴花对卓然说道:“我们是睡觉呢,还是派人警戒?”

    卓然说道:“生死有命,富贵在天。如果萨满算的是对的,我们在劫难逃,那我们又何必去逃呢?该来的叫他来吧,各自睡觉,没必要为这莫虚有的危险守夜。”

    石榴花点点头便钻进了被子,都快把头都整个捂住了。卓然躺在伊娃怀里,抱着美人鱼睡得很舒服。连续这么多天的暴风雪,终于有了一个宁静的夜晚,虽然萨满已经警告今晚会有血光之灾,可是在经历了两次神秘的死亡事件之后,他们知道,命运不是人力所能改变的,即便你盯着他,他同样会把你带进旋涡。因此不如走自己的路,要来就让它来吧。

    睡到半夜,萨满忽然挣扎着起身招呼石榴花说道:“石姑娘,我想去方便,你能不能搀扶我去一下?”

    这些天都是石榴花和伊娃轮换着搀扶她去方便的,听到这话,伊娃说道:“要不我去吧。”

    “算了,公子还需要你暖身子呢,还是我去吧。”石榴花眨了眨眼,爬起来,走到萨满身边,搀扶她出了洼地,来到一块石头后面。

    这块石头距离营地相对比较近,而且也比较大,可以遮挡住身形。

    萨满对石榴花道:“你不也方便一下吗?”

    石榴花说:“算了,天好冷的,我还能忍,天亮再说。”

    萨满伸手解自己的腰带,可是怎么都解不开。石榴花说道:“我帮你解,你受伤之后手脚不灵便。”

    萨满叹了口气:“真不中用,这点伤,手脚就动不了了。”

    “这可不仅仅是一点伤,你的伤非常重,要换成其他人,说不定早就已经死了,你还能坚持下来,已经非常了不起了。”

    萨满又叹了口气,把双手抱在胸前。石榴花在她面前弯下腰,替她解裤带,可是裤带真的绑的很紧,一时半会儿还真解不开。

    正在石榴花忙碌的时候,萨满抱在胸前的双手慢慢分开了,右手已经多了一柄匕首,寒光森森,她慢慢举起了匕首,对准了石榴花的后脑,正要刺下,便听到面朝下的石榴花突然用冷冷的声音说道:“你要亲自杀我?不等你孙儿了?”

    萨满一下僵了,好像被瞬间冰冻住了似的,她的匕首也停在了空中,再也动不得分毫。因为,已经被后面伸过来的一只手凌空抓住了。

    ……………………

    逃兵将军费力的拖着雪橇上的财主往前走着。

    他虽是个逃兵,但身体也还算结实,拖着沉重的雪橇走了这么大半天却还能坚持下来,虽然累得骨头都要散架了。因为财主和他沉重的包裹都的确太沉重了,他简直像耕了一天地的老牛似的沉重喘息着。

    中午时分,他们在一个背风的小山坡下停了下来,准备吃东西。他们没有了火炉,只能吃生的了。两人分别割了一块冻得硬邦邦的狼肉,放在嘴里费力的嚼着,那种味道真难受。

    财主说道:“或许我们应该跟着他们走,不管怎么样,至少有口热汤喝。这哪是人过的日子,就算有个干馍馍,泡在热汤中,那味道也比现在好得多。”

    将军费力的咀嚼着一块狼肉,也道:“是呀,我有些后悔了,你给的钱太少,拖你这一段路,我以为轻松,现在才发现,你真是太重了。你肚子里到底是些什么,怎么这么重?不知道的,还真以为你肚子里装的是一大堆石头呢。”

    财主说道:“你别说我肚子大,我这些日子肚子小多了,因为跟你们这帮穷鬼一起,吃的都没个好东西。我在家都是大鱼大肉,搂着妻妾,那才是滋润。我怎么会跟你们这帮人混在一起呢,老天爷真是不开眼。”

    将军冷笑:“我们可没请你来,对了,你在家里好端端的日子不过,干嘛要跑到小海去?难不成你也是去朝圣的?”

    “当然不是,我听说这一次小海祭天,大辽皇帝和南院大王,还有北院大王、皇太叔、太子等都要去,那可是辽朝的最顶尖的皇族了。我虽然是汉人,但是从小一直生活在幽州,也把自己看作是辽朝人吧。从小到大还没见过皇帝呢,只是听人说皇帝如何如何威风,我却从来没有机会见过,幽州南院大王我也没见过。”

    “听说祭天那天,可以容许老百姓在湖边跟着皇帝一起祈祷,那样的话,便可以见到皇帝了,即便是远远的看上一眼,那也足够回去显摆的啦。——我们家是做生意的,虽然家中有些田地,但总不受旁人待见。如果这次我见了皇帝回去,那我在家族里面可就有得炫耀的啦。你听得懂我的意思吗?”

    将军冷笑:“有什么不好懂的,你不过就是想在家族中显摆一下呗,对吧?”

    “随便你怎么说,这是我的梦想,所以我一定要到小海去见到皇帝,至少见到统帅天下兵马的大元帅耶律重元将军,或者是太子、北院大王、南院大王啥的,那回去也有得吹的。”

    将军笑了笑说道:“你既然家里这么有钱,怎么不多派几个仆从跟着你来呢?坐着马车,前呼后拥,总比你自己步行走路强的多呀。”

    “你说的那是大户人家,像我这种小富家,也不过是比一般庄稼汉稍强些吧。我们家族人多,赚一点钱被大家一分就没什么了。我家仆从不多,还要做农活,所以我这次只能带一个仆从背着包跟着来,已经不错了。哪像你,好好的兵不当要逃出来,到处骗吃骗喝,你要是被抓到了,非砍头不可。”

    逃兵将军讪讪道:“逃兵又怎么了?逃兵也是兵,我好歹也是军里舞过刀的。——算了,我们俩在这瞎吹这些干什么?我把你送到小海,你付了钱,咱们就各奔东西,你继续去显摆你的,我继续骗吃骗喝,咱们道不同,不相为谋。”

    “看不出,你这逃兵还会拽文呀,难不成读过几天书?”

    “别小瞧人好不好?啥叫拽文了?我虽然在辽朝当兵,可我们那支队伍差不多都是汉人,里面不少有文采的人,都是投笔从戎,或者说做学问做不下去了,不如到兵营中混混日子,看看能不能混个一官半职的。辽朝对武将还是很重视,不像宋朝,当初我也是这个目的,结果没想到混得不如意,索性一走了事。”

    他一边说一边站起身往外走,说:“不说了,我去撒泡尿,你赶快吃,我已经吃完了,吃完了之后咱们接着走,多走远一点,争取早点走出这可怕的大草原,到有人烟的地方去。”

    “说的也是,我也要方便一下,不过我要拉肚子。”

    “那你离我远一点,臭都臭死了,你到那边我在这边。”

    财主起身到另一侧方便去了。

    逃兵将军嘴里还嚼着最后的半块肉,嚼得很费劲,牙梆子都酸了,最后还是没嚼烂,便索性硬生生将那口肉吞到了肚子里。但那肉太大了,噎得他翻白眼,歪着脖子,一边打着干呕,一边硬撑着解裤带。

    就在这时,他忽然咦了一声,因为他低头解裤带的时候,他发现身后的雪地好象在动,从远处朝着他拱过来,动作很快,转眼就到了近前。

    在他还没弄明白怎么回事的瞬间,寒光闪过,一柄铮亮的匕首,穿出雪地,从他咽喉扎了进去,刺入他的后脑,从枕部冒出小半截。

    他几乎瞬间就毙命了。尸体沉重的倒在雪堆里,几乎没有什么声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