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90章侏儒
    杀死他的人瞧着倒在地上的尸体,将手里的匕首在将军的裤子上正反擦了两下,将上面血迹擦掉,随后便像一只土拨鼠似的钻进了雪堆中。与土拨鼠不同的是,前者钻的是泥土,而他钻的是厚厚的积雪。

    与此同时,另一侧。

    财主走到岩石后,解下裤子蹲在地上大便。

    天气很冷,冻得他屁股都要僵硬了,可是偏偏有些便秘,怎么都拉不出来,他面红耳赤的,正烦躁间,忽然他感觉到凉飕飕的屁股上好像有什么东西碰了一下。

    他下意识的以为是蚊子,便伸手啪地打了一巴掌,打完之后他才想到,这冰天雪地里哪会有蚊子?

    他心头一惊,到底是什么?左手便屁股上摸了一把,将那东西摸了过来,侧头去瞧,手心上却是一小点雪花,可是雪花怎么飞到屁股上来了?这又没有风。

    财主脑袋里刚闪过这个念头,他就感觉到自己后脑头皮一阵刺痛,随即他的眼角看见身后一个身材矮小的人影,手里拿着一把明晃晃的刀,刀上全是鲜血,正狰狞又有些诧异的瞧着他。

    财主大惊,往前猛地扑出,一个前滚翻,翻了出去,站起来,这下看清了,站在他身后拿着刀的,正是萨满巫师的那个孙儿。

    他看见原本自己所在的雪地翻出了窟窿,财主顿时明白了,这小孩趁着自己大便的时候,竟然从雪层下面挖洞,到了自己身后,然后突然出击,想要杀了自己。幸亏他掀起来的雪碰到了自己冰凉的屁股,自己侧头去看是什么。

    那一刀本来是刺向自己后脑要害的,由于自己偏头,这一刀也只是划开了一道口子,并没有刺进大脑。当然,还有一个很关键的因素,那就是得益于他肥头大耳的脑袋,脂肪比较多,这一刀切开了一道深深的口子,却没有能够刺透他的脑袋。

    财主平时闲得无事,也喜欢舞枪弄棒,虽然长得肥头大耳,伸手倒很敏捷。所以一个前滚翻躲了开去,眼看着那小孩一手拿着刀,狠狠朝自己冲了过来。他立刻拉开了架势,高声道:“你别过来,我不打小孩的,但是你要杀我,我可就不客气了。”

    “去死吧。”

    那少年只是牙缝里蹦出了几个字,手中的尖刀朝着他的肚子一刀捅了过去。

    财主使了个拨草寻蛇,想隔开他的刀子,再给他迎头一拳,可是那孩子招式诡异,在他手背即将交叉之时,刀刃一翻,唰的一下,在他左手前臂上划出了一道深深的口子。而财主当头迎面的一拳,却被孩子灵巧的躲了开去。

    原来这少年居然会武功,而且武功不错,又拿着刀,这下更不妙了。财主一招便受了伤,顿时内心大急,后退两步,差点摔倒,才想起自己的裤子还是耷拉着的,立刻弯腰提起裤子转身就跑。

    孩子提刀后面追赶,财主使出了吃奶的力气拼命往前跑着,一边跑一边把裤带系上。他要跑回自己的雪橇车,那里有卓然给他们的一柄单刀,那是防身用的,只要有单刀在手,他想,对付这个少年,还是有把握的。

    他拼命往前跑去,这时突然他感到后心一阵疼痛,啊的惨叫了一声,往前扑倒,反手一摸,只见右后背插着一柄刀。他挣扎着,将那刀咬牙拔了下来,鲜血顿时飞溅。却原来,那少年追赶中掷出了匕首,正中他的右后背。不过财主皮糙肉厚,这一刀还不至于要他的命,但是血流不止。

    他又惊又怒,不过手里已经攥了一把刀子,顿时有了信心,一骨碌爬起来,却看见少年从靴筒中又抽出了一柄匕首,而且比先前的还长。这柄匕首准确的说是一柄短剑,剑尖又窄又尖,没有护柄,他持着短剑朝着财主冲了过来。

    财主赶紧从地上爬起来,将右手的刀伸到前方捅了几下,说道:“兔崽子,我警告你,你再敢过来,我可真要杀了你。”

    “去死。”

    依旧只有这句话,手中的短剑已经划出一道寒光,朝着财主的胸膛刺了过来。

    财主立刻用手中的匕首去格挡,但是那短剑划了一道弧,噗的一剑刺入了他往前跨出的左腿之上。

    财主的左腿受伤,哎哟一声惨叫,歪倒在地。

    少年拔出短剑,再次扑上,又要捅他。

    财主赶紧摆手说道:“等等,我有话要说,你要杀我,你等我把话说了。”

    少年根本没有理睬,手中的剑又是一剑,朝着财主的胸膛刺了过来。

    财主惊声叫道:“别杀我,我给你钱,很多钱,哎呦……”

    他一边说一边双手撑着往后倒退,这刺向他胸膛的一剑也就刺入了他的肚子,半柄剑刃都没入了他肥大的肚子中。

    财主疼的惨叫,少年狞笑着把剑抽了出来,对准了他的胸口,又是一剑刺了下去。

    财主惊恐万状的叫道:“我给你钱,给你女人,田产,哎呦……”

    这一剑在财主用力晃动身体的情况下,没能刺入心脏,偏了些,刺进了他的右胸,几乎从后背透了过去。

    财主绝望之下狂性大发,猛的一把将他的衣服抓住了,右手的刀刃狠狠一刀捅在了他的大腿上。

    少年没想到财主居然使出这一招,但要挣脱已经来不及了。他的剑还嵌在财主的胸膛里,他的衣服被财主牢牢揪住,他无处躲避。财主一刀刺了过来,那一刀本来是想刺他的心窝的,仓促间,他抬起左腿格挡,刀子便刺进了他的左腿的大腿外侧。

    少年惨叫,猛的往后退,想挣脱,却还是没能挣脱。他发现,财主想拔出他腿上的刀子,继续刺他。于是立刻用左手一把抓住了财主的手腕,不让他拔刀,而自己的短剑,因为被对方牢牢揪住了衣服拉着,也没有距离能够将剑短剑抽出。

    两人就这样僵持着,相互抓扯,财主感觉到身上的力气正在迅速的消散,他咳嗽了两声,牙齿已经被血染红,嘴里都是从肺里倒涌出来的血。他含糊不清的问道:“为什么?你,你就是,你奶奶所说的血光之灾,是吗?”

    “没错,我就是给你们带来血光之灾的人。”

    “听你的话,可不像十一二岁的孩子。”

    “当然不是,我已经三十岁了,只不过我永远长不大,是个侏儒,跟年幼的孩子一样。——我扮演孩子还是挺像的吧。”

    “你奶奶的,为什么要杀我们?我们到底跟你有什么过节?”

    “因为你们跟他走到了一起,我们的目的本来是杀他的,不过既然你凑上热闹,当然也得杀了。谁跟他在一起,谁就得死,因为他也要死。”

    “杀人灭口?”

    “算你还有点见识,不过晚了,即便是老天爷也帮不了你了,你还是安心的去死吧。”

    说着,少年已经感觉到对方的手臂柔软无力了,他便猛力往后一挣,将手中的短剑抽了出来。可是就这一下,虽然挣脱了财主的拉扯,但财主抓着的刀子也从他的腿上被扯了出来,还顺势划开了一道很宽的伤口。

    这侏儒似乎已经被疼昏了头,刚才竟然没有注意到这一点,这一下痛得他惨叫连连,用手一摸,手上全是鲜血,赶紧扯烂了裤管查看伤口,见伤口竟然有一指长,鲜血滚滚而出。不禁连声咒骂,赶紧把裤子脱了,使劲将伤口扎紧。

    可是他手里没有针线,也不会像卓然那样缝合伤口,只能用布带子将伤口扎紧。实际上,这种扎紧的效果并不好,鲜血很快浸透了他包扎的布带,渗了出来,沿着他的腿往下流淌。

    他又撕下了衣服的下摆,把腿再包裹了一层,可还是被血渗透了。

    侏儒只好又撕了几条布条,再次把伤口包紧,他这才站起身,瞧了瞧躺在地上一动不动的财主,一步步走了过去。财主的眼睛已经圆瞪着固定住,再也不会转动了,但他还是一剑从他眼中直接刺入脑中,抽出剑,财主一动不动。

    侏儒这才确认,他已经死了。骂道:“你这死肥猪,临死还要拖累我,真倒霉。”

    他将短剑在财主身上擦干净了剑刃上的血,重新插回靴筒中剑鞘内,把财主手里抓着的那柄自己的匕首夺了回来,也同样擦干净血迹插入怀中。接着回头望向来处,说道:“我得赶紧赶过去,那老婆子不知道得手没有,还等着我去伏击那姓卓的,可不能耽搁事。”

    侏儒回头看了看雪橇车,他没有拿,他感觉到腿上的伤很重,左腿渐渐有些麻木。他知道,是伤口绑得太紧,血流不畅。但他没有选择,如果不是这样,鲜血会流太多的。

    他艰难地往回走,走得很快,他要尽快赶回去。他怀里揣着司南,时不时拿出来辨别一下方向。萨满会在原地等他,所以他要尽快赶回去。

    他一路往前奔,当他感觉到这条腿已经越来越麻木的时候,他只好把腿上的布带稍微松了一下,这可以让他血流重新恢复,免得这条腿因为缺血而坏死。但是他只要把腿上绷带松开,伤口的血就会像泉水一样涌出,根本无法堵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