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95章干妹子
    沿着山峦来到湖边,气候顿时暖和了许多,厚厚的裘皮几乎有些穿不住了。

    根据伊娃告诉行进方向,他们沿着湖边往南走,他们没有在开阔的湖边行走,而是隐身于树木之间,用树木的掩护往前走。

    走了两天之后,开始发现有辽军活动的痕迹,卓然决定白天休息,夜晚行走,利用夜色作掩护,这样能最大限度的避免被发现。

    他们一路南行,又走了几天,沿途看见辽军的兵士越来越多了,沿途出现了好几道封锁线,他们的封锁线是利用没有树木的开阔地带设立的,可以观察开阔地带有无行人通过。同时配置了骑兵和行动迅速的山地步兵,在山峦处各处巡视搜寻。

    卓然他们谨慎前行,昼伏夜行,行走的速度越来越慢,因为他们时刻要避开巡逻的辽军。

    但终于,他们被发现了。

    卓然当时不明白他们是怎么被发现的。

    他们极其谨慎,又是夜晚在密林中往前行进,忽然,他发现四周出现了无数的黑压压的辽军兵士,鲜亮的兵刃对着他们,弯弓搭箭,箭头在月光下闪着寒光,有数百人之多。

    这样强大兵士的包围之下,卓然他们只有投降的份,硬拼就只有死。卓然觉得没有必要硬拼,相反,他实际上这些天都在反复思考,如果没办法进入小海救婵娟的话,还可以亮明身份,与辽朝公开谈判,表达自己的意愿,毕竟他有这样的条件和能力。

    所以尽管被抓住了,他还是非常淡定,道:“我是宋朝官员,我叫卓然,是宋朝交换到辽朝任官的,请你们领队前来相见。”

    一个扎着无数小辫的辽朝大将策马出现在了卓然的面前,挎着腰刀,说了一连串的契丹话,语气异常严厉,可是卓然不懂。

    石榴花勉强能听懂简单的几句,她的契丹话比伊娃可差得太远了,但是她大致听懂了对方说的意思,对卓然说道:“他说我们闯入禁地,论罪当斩。”

    卓然急了,对石榴花道:“那他们是不是没有听懂我刚才说的汉话?你马上跟他们说一下,不然他们要是放箭,我们就死定了。”

    石榴花苦笑着说:“可是,可是我不会契丹话,我就会那么几句。”

    卓然说道:“那你会不会说大宋、皇帝、大臣这几个词?”

    石榴花想了想,说道:“好像会,但是发音不一定准。”

    “那快说呀,不然我们就死定了。”

    石榴花赶紧巴拉巴拉说了起来,可是她对发音实在是没把握,同一个单词换了好几种发音,然后手舞足蹈地比划着,指着卓然,还比出了大宋的摇摇晃晃的官帽的样子,又学的皇帝背着手,大摇大摆的样子。不停的重复着那几个单词,并且变换着她认为可能的语音调,心想总有一个音是发对了的,或许他们能听懂。

    果然,那将军瞧着卓然和石榴花等人,不停重复着那几个词,然后伸手对着卓然,用契丹话说着什么,卓然问石榴花,石榴花却苦笑摇头说,她也听不懂。

    而那个辽朝官员反复在说着同样的话,伸手好像要跟卓然要什么,卓然从对方样子和语气上琢磨。忽然想到,他是不是要自己的证据,这个他倒带着的,是大宋皇帝的圣旨。

    当即取了出来,递了过去,说道:“这是我们大宋官家亲自发的圣旨,任命我为你们辽朝辽阳府的判官,八品,看清楚了。而且,我是大宋官家御赐五品服,我可不是小官,是大官,听懂了吗?”

    那辽朝军官根本没理睬卓然,显然没听懂,还拿着卓然的圣旨翻来覆去的看,也看不懂上面的汉文,不过他猜到这是皇帝的圣旨了,因为用的是皇帝才能使用的明黄色,上面还有大红的玉玺印签。

    他的脸色稍稍缓和,指着卓然他们又说了一通。石榴花费了半天劲才弄懂,对方要他们跟对方走,于是那辽朝军官便带着卓然他们,往湖边走去。

    走到湖边高低起伏的岩石上,美人鱼忽然捅了捅卓然,指了指天空。

    卓然抬头一看,只见夜空中,一只老鹰展开双翅,正在缓慢地滑翔。在月光的照耀下,它的剪影让人惊悚。

    美人鱼指了指天上的老鹰,又指了指那些辽朝兵士,说道:“老鹰,发现我们的。”

    卓然顿时恍然大悟,原来他们虽然躲藏在密林中,但是到了这里,这些辽军居然用老鹰来作为侦探。而老鹰的目光是极其敏锐的,甚至可以看到十公里以外的东西,他又高高的飞在天空中,虽然卓然他们隐身在密林深处,但总是有离开密林遮挡的时候。地面的人未必能看到,但却没有逃过天上飞的老鹰的目光,这才传递消息给了辽朝兵士,指出了卓然他们的位置,并将他们重重包围。

    卓然心想:“这辽军还真是厉害,居然能够训练天上的老鹰来充当侦察兵。”

    卓然他们被带到了一处兵营,一直押送到了兵营大帐,在大帐中端坐着一位年轻人,看样子睡眼惺忪,似乎刚刚从床上被叫起来。因为宋朝派到辽朝来当官的官员却跑到小海禁地来了,还被辽军抓到了,这可不能草率处置,不然会破坏辽宋关系,那可不是小事。于是这位主帅才强打精神,半夜爬起来,处理这件案子。

    等到卓然他们三个被押进大帐,那主帅一下就认出了卓然,卓然也认出了他,——这位端坐在大帐中的,竟然是一年前,在武德县镜月湖边酒楼上与他诗词切磋,打赌输给了他的那位黑脸书生。当时卓然从他身上赢得了一件刀枪不入的软甲,而这件软甲几次救过他的命。

    卓然也曾反复琢磨这黑脸书生到底是何方神圣,居然能拥有如此霸道的一件护身软甲,现在,他明白了,因为他接着听说道:“这位是辽朝太子耶律浚。”

    卓然呆了。

    耶律浚瞧着卓然,脸上很是阴冷,道:“我问你,你跑到湖边来,是不是冲着婵娟来的?——你给她取的这个名字我倒挺喜欢的,所以,姑且用你的名字叫她吧,实际上她本名叫耶律丽苔。”

    卓然呆了一下,问:“耶律丽苔……婵娟?”

    “你现在闯入我辽朝皇帝划定的禁区,皇帝有令,任何人擅闯禁区,格杀勿论。我就算把你杀了,你们大宋皇帝也说不出来话,你明白吗?”

    卓然耸了耸肩,道:“我不明白的是,你们为什么要用一个女人的生命去搞什么祭天,你们以为这样老天爷就能够让你们风调雨顺,不再受到严寒暴雪的灾难,牛羊就有草吃吗?简直是笑话,你们这是草菅人命。我要阻止这件事。希望太子能够带我去见你父皇,我要当面向他表达我的意愿。”

    “狂妄,你以为你是谁?你想见我父皇就能见到吗?你以为你的这言论我父皇会听得进去吗?你难道不知道祭天是朝廷上下一致的决定吗?你无视我们辽朝面临的困苦,只会夸夸其谈,你如果有本事,你能让辽朝千里疆域的冰雪融化,让春天重回草原,我什么都依你,如果没有这本事,你就闭嘴。”

    卓然道:“我没有这本事,谁都没有这本事,人的力量还无法与上天对抗。再者说,我不能改变天灾,不等于你们的办法就有效。你们祭天不仅于事无补,还会白白断送婵娟一条性命。”

    卓然跨出了一步,指着太子道:“如果我猜想不错,你对婵娟姑娘也是心有所属,你难道就忍心看着心上人死吗?”

    太子痛苦地低下头:“我没办法阻止,也没办法改变。”

    “既然你没办法,那你带我去见你的父皇,我想办法让他改变主意。”

    “没有用的,谁也改变不了这个事实。”

    卓然怒道:“那你就眼睁睁的看着婵娟姑娘死吗?你不去做,怎么知道没有效果?你不愿意做,就让我来做,废话少说,带我去见皇帝。”

    太子心里多少升起了希望,道:“你能够为婵娟闯入禁地,也算是个重情义的人。但愿你能把她救下来。”

    “你能够替她千里迢迢到大宋来为我送信,足见你对她也是情深意重的。既然这样,咱们一定要同心协力阻止这件荒唐的事情。”

    太子苦笑:“真的没用的……,好吧,我带你去见父皇,就看你的了。”

    说罢,他的目光转向了旁边的石榴花和美人鱼,道:“她们是谁?”

    石榴花抢先说:“我们是卓大哥的干妹子,来帮着救婵娟姑娘的。——对吧?”石榴花捅了美人鱼一下,她生怕美人鱼说出什么亲热的话来,让太子怀疑她们跟卓然之间有什么情感纠葛,那样反倒节外生枝了。

    美人鱼虽然对汉语并不精通,但刚才的话她大致听明白了,立刻用力的点了点头,却没说话。

    太子说:“我找个地方安置她们两个,她们不能去见父皇。”

    太子率队带着他们走了半日,来到小海边一处兵营。这兵营在小海的一块冲积平原上,兵营很大,里面驻扎至少有上万名兵士,旌旗招展,纪律严明。而在兵营中部,黄罗伞大帐撑着,飘着明黄色的旗子,那里就是辽朝皇帝辽道宗的行宫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