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98章祭台
    于是卓然便来到了太子的帐篷,太子见到他,忙招呼他坐下,问道:“我听说父王准许你,半个时辰之后去见婵娟,你打算怎么办?”

    “我正想问你,整个祭天的程序是怎么完成的。你能告诉我吗?”

    太子点点头,瞧了一眼大帐之外,招手让卓然坐到自己座位旁边来。大帐里没有人,所有的侍从都在大堂外,但是帐门没有关,说话必须要谨慎才行。

    卓然坐过来之后,拿了一本书放在桌上,装出要请教学问的样子,侧耳听着太子在他耳边低声道:“整个仪式的主持,是由天池宗宗主特使萨满来主持的,宗主在闭关修行,没法来亲自主持,所以派了特使来,这也是辽朝很有名的一位国师。另外,还有天池宗北门的掌门人,他也作为副手,协同完成这祭天的法事。”

    卓然愣了一下,问道:“天池宗北门掌门人,他也与这件事有关吗?他怎么会也插手这种事情呢?”

    太子说道:“可能你还不大了解天池宗,天池宗发祥于我们辽朝地界,不过那时候还没有辽朝。天池宗在辽朝的建立过程中,也起到了相当的作用,当时冲锋陷阵的很多将领,都是天池宗的教众,也都为辽朝的建立立下了汗马功劳。”

    “辽朝建国之后,天池宗宗主也就成为国师。但是宗主历来跟皇室之间并不直接往来。宗主说了,他们是潜心修行,不问俗事,不过弟子到不禁止,三教九流什么人都可以,包括朝廷官员,但是宗派却不主动插手政务。”

    “朝廷中有重大的仪式庆典,需要法师来主持,往往求助于天池宗。这一次祭天这么重大的事,当然只能由天池宗来负责。而小海属于天池宗北门掌门所在地,在这里做法事,当然需要天池宗的人参与。所以掌门人才作为这一次祭天的副手,与宗主的特使一并主持。”

    卓然频频点头,心头不由冒了一个念头,既然这小海是天池宗北门的掌门人所在地,那是不是也就意味着这里很可能就是天池宗北门存放悬浮石的地宫所在地呢?若是那样,有机会能把北门的悬浮石弄到手,那可就开心了。

    不过这件事无异于虎口拔牙,可是要打起十二分精神,决不能牙齿没拔掉,反倒被老虎咬一口,那就惨了。

    太子接着说道:“祭天是在小海的湖心举行,那个地方是湖最深的地方,也就是传说中的湖边渔民用长达千丈的绳索绑着铁锚扔下去,绳索放尽了也没有到底的地方。那是最深的地方,那里已经用无数只渔船拼在一起,做成了一个很宽很大的月台,月台上修了不少楼宇,是专门为这一次祭天修的。而婵娟就住在那里面,房舍外围有大内侍卫巡逻把守,任何人没有皇帝的旨意不得靠近。”

    卓然道:“具体的仪式你跟我说一下。”

    “仪式将在半个月之后举行,也就是夏至的那一天,在那天的太阳升起来之前举行仪式。届时会把婵娟放在一个铁箱子里,箱子里面会放满供品,在祭司祷告并进行祭天仪式完毕后,要在太阳完全离开地平线升起之前,把大箱子沉入小海之中,让她一直沉到海底去。”

    “因为萨满说了,小海实际上是天地张开的嘴,最深处是他的喉咙,把婵娟扔到最深处,也就相当于把她献给了天地。天地品尝到了圣女,才能够赦免我们的罪过,把春天还给我们,牛羊才有的吃,百姓也才能活下去。”

    卓然道:“还有别的吗?”

    “没有了,——哦对了,那天深夜开始,四周会进来无数的人,他们都是小海附近居住的村民。父皇恩典,容许这些村民到湖边来祈福,跟着萨满一起,但是要进来的人必须经过严格的搜查,而且一般来说,只让老幼妇孺参与,青壮男子是不能参加的。”

    “所以你想让人混进来帮你解救也是不行的,这些人只能在小海边固定的地方,有重重的兵士看守,他们没不能够到海中间去。而祭祀的地方距离湖边非常远,用肉眼几乎只能看见一个小黑点。而且你别看小海附近春暖花开,但是小海十里以外,却是天寒地冻。小海的海水也是异常的寒冷,手要伸进去,很快就会冻僵的,要是没有船,想到达祭祀的平台上那简直是做梦。”

    “要靠游泳过去,没等到平台就会冻僵,沉到水中死去。实际上我想了很多办法救婵娟,可是没有一条办法管用,就看你有没有本事了。总之,绝不能坐视婵娟这么可怜的死去。”

    卓然说道:“对了,还有一个细节,婵娟被沉入湖底之前,不会把她先杀了,在装到铁箱里沉下去吧。”

    太子摇头说道:“这倒不会,萨满说了,供奉给天地的必须是活物,不能是死的。所以,圣女必须要保持活的,放在铁箱里,沉入湖底,才能献给天地。因此你跟婵娟好,我父皇知道之后很生气,原本想杀你的,也派了人去杀你。但是婵娟知道之后,就对父皇说,如果把你杀了,她就自杀,让祭祀落空,因为天地不接受死人。所以父皇只好作罢,也就没有再追杀你。不过现在你倒是因祸得福,皇上已经把对你的所有的厌恶变成了好感。作为你个人来说,把握这一条路,的的确确会前途无量的。”

    卓然说道:“别说这些,你现在要告诉更多关于祭祀的事,比如有什么需要我注意的,或者你能想到的有用的救出婵娟的办法?”

    太子摇摇头道:“我实在没辙,我想了很多办法,但是没有一个管用。——我想的最好的办法,就是找一个水性极佳的人,从水底将婵娟救走,因为铁箱沉下去不会有人护送的。可是现在我发现,这个想法根本就是行不通的,因为小海的水太冷了,任何人都没有办法在水下待上一盏茶的时间,水性再好也没有什么用,很快就会冻僵。”

    卓然心头一亮,说道:“那也未必,事在人为。”他想到了潜艇。

    在宋朝,潜艇绝对属于幻想。对卓然来说也不可能实现,他还不具备制造一艘潜艇的能力和知识。不过他想到了美人鱼,不知道美人鱼能否适应这极寒的海水并将婵娟救出来。

    时辰终于到了,此时已是黄昏,天上依旧乌云密布,见不到夕阳,只是光线越来越昏暗。待到卓然跟着太监出去的时候,天空中已经飘起了雪花。

    他们到湖边,雪花大了起来,纷纷扬扬的,数十步之外都已经看不见人了。太监带着他登上了一艘大船,乘风破浪,朝着湖心那小黑点驶去。

    这虽然是内湖,但面积太大了,一眼望不到边。在湖心,无数艘船拼在一起的大平台也仅仅是个小黑点。他们的船正好是顺风,速度很快,那小黑点也就渐渐地变大起来。

    卓然背着手站在船头,目不斜视的望着前方。

    他要弄清楚在这里有多少人警戒,如何才能突破这些警戒把人救出来,而且不要让辽朝官员和皇室知道。

    他们终于来到了湖心平台上。卓然登上了平台。上面戒备森严,一队身穿铠甲拿盾牌和单刀的兵士,半包围对着他们。那太监先拿出了腰牌,又拿出了圣旨,领头的将领仔细验看之后,这才对卓然躬身施礼,请卓然跟他走。

    太监陪着卓然跟着那将军来到了大平台一角,路过平台中央的时候,他看见了高高的祭台,上面平平整整干干净净,什么都没有放。

    平台四角竖着四根高高的桅杆,飘着七星旗子,分别是青龙、白虎、朱雀、玄武。台子四周都有兵士把守。

    一角半人高的围栏,里面一座小房子,也就半人高的围栏围着的。外围,十多个大内高手目光警戒的盯着卓然。

    那将军示意婵娟就在这小屋里。卓然快步来到栏杆边,高声道:“婵娟,是我,我来看你啦。”

    话音刚落,一扇窗户哗啦一下推开了,一袭白衣的婵娟出现在了窗后,长发如流水一般倾泻而下,披散在她的肩头,柔顺的就像小溪里的水草。她的脸颊明显瘦了,显得眼睛更大,嘴唇有些苍白,也不知道是因为再见的缘故,还是她本身就已经身心憔悴。她怔怔地望着卓然,声音哽咽:“卓公子……”

    卓然说:“你还好吗?”

    “我很好,这时候还能见到你,我不是在做梦吧……?你怎么到了这里来了?”

    “我听说祭天的事,所以来看你。”

    卓然瞟了一眼站在一旁的太监和将军,又看了看四周盯着他的大内侍卫,他知道有些话是不能乱说的,便想了想说道:“我受大宋皇帝的委任,到辽朝来做官。还得到了辽朝皇帝的册封,封我为翰林侍诏,所以要在这儿呆上一段时间。跟随在辽朝皇帝身边,这之后我要去辽阳任官,三年之后再返回大宋。”

    婵娟噙着眼泪点着头,目不转睛的看着他,好像看着一个即将逝去的珍宝。她知道,这一次恐怕跟卓然就是永别了,虽然离祭天还有十来天,但是皇帝只怕不会再让自己见到卓然,有什么话,就要在这一次说出来,不然就没机会说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