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01章报复杀人
    老者犹豫片刻,便冲着外面的妇人叫道:“还不快去把土碗拿来。”

    妇人答应了,赶紧跑去厨房,结果翻箱倒柜半天,出来说道:“碗被借走了,我忘了,家里头没有碗了。”

    月朵急忙说道:“我到邻居去借,很快就回来。”

    门外的老妇人和那媳妇赶紧说道:“邻居没人,都出去了,好多都逃荒了,村里没几户人家留下来。”

    月朵说道:“那总也有几户人家留下的吧,把你们家碗借走的是谁家?我去要回来。”

    那妇人犹豫片刻说道:“是村头的那家,算了,明天我自己去取就是,天寒地冻的,姑娘别冻着了。”

    月朵却快步出门说道:“不碍事的,我去隔壁看看有没有,借来用。”

    没等妇人说话,便已经推门出去了。卓然背着手走到门口,瞧了瞧妇人道:“你可不太称职啊,家里的碗被借走了都不知道。”

    妇人讪讪的说道:“这位爷,你不知道,我是今天刚从娘家回来的,之前探亲去了,我不知道家里的东西被借走了。”

    卓然点了点头说:“那倒情有可原,对了,你们家的牛羊呢?”

    “都放在外面草地里,自己刨吃的去了。”

    “雪这么厚,他们怎么能找到吃的呢?”

    “找不到就啃树皮树枝吃呗,那也是无可奈何的事。”

    卓然叹了口气说:“哎呀,这老天爷也太折磨人了。”

    刚说到这,就听到隔壁院墙内传来一声尖叫,卓然大吃了一惊。可是没等他出去,那在院子里担任警戒的护卫已经腾空而起,轻松越过了高高的围墙,落在了院墙内侧。人在空中时,藏在身上的尖刀便已经握在了手中,也不知道从哪里拿出来的。落下去却没看到敌人,只见到月朵尖叫的站在院子中,用手捂着嘴,非常害怕的样子。

    两个护卫东瞧西看,没发现有什么,便问道:“怎么了?”

    “那边,那边有个尸体。”月朵所在的位置是院子的一角,她能看见放柴火堆的柴房另一侧的情况,而这两个护卫却看不见,被墙壁挡住了。两人快速来到柴房的另一侧,不由一呆。

    只见靠围墙边的地上躺着一具尸体,额头鲜血已经凝固了,地上也有一滩血,凝固成了冰疙瘩。在她脑袋旁,有一块硬邦邦的砖头,这砖头一侧有血迹。尸体半靠在围墙上。墙上的砖头高一块低一块,也不知道是被小孩搬走了,还是被风刮掉了。

    辽道宗等人已经从院门进来了,问了情况后,来到了那柴房旁边观瞧。

    萧观音看见死尸,吓得尖叫了一声,用手捂着脸往后退了几步。倒是月朵挡在了她身前,还用手替娘娘捂着眼睛,她自己却惊骇地望着那尸体,眼睛眨也不眨的,好像看什么稀罕似的。

    辽道宗皱了皱眉,瞧了一眼耶律仁先,耶律仁先扭头说道:“大哥,这里出了命案,还是不要停留,先离开吧,趁着天还没黑,我们再找他处。”

    按照耶律仁先的想法,出门见尸体太不吉利,趁着天黑赶紧回到小海边辽军军营中才安全。但是当着外人他又不好说明,因此只说了先行离开。

    辽道宗刚出来,正在兴头上,哪会回去。虽然见到死尸有些败兴,但却不会让他走回头路,于是招手将卓然叫过来,低声道:“你在宋朝是有名的神探。现在这里发现了命案,你大展身手查看一下,究竟是被人谋杀还是意外死亡。若是被人谋杀,务必把真凶抓到。”

    卓然点点头:“只要不是流窜作案,要抓住凶手应该不难。因为这村子里人不多,我试试看。”

    一旁耶律仁先对辽道宗道:“大哥,先到隔壁烤火取暖,喝酒暖暖身子吧。”

    辽道宗却摇摇头,很有兴致的说道:“我要看看卓先生是如何破案的,说实话,我可从来还没有亲自看人侦破案件的。”

    卓然走到尸体旁蹲下身,先查看了一下尸体,从体表来看,尸体的头顶部有一块凹陷型骨折。

    卓然的目光顺着死者头顶往上移,落在了死者靠着的那堵墙上,墙上的砖高低不平,有些砖即将坠落。于是他站起身,仔细观察。

    辽道宗瞧着卓然观察的东西,似乎明白卓然在看什么,插话道:“会不会是风把石头吹落下来,砸中了他的头部,这才把他砸死了呢?这的风很大的,厉害的时候,把砖头吹飞也是完全可能的。”

    卓然点点头说:“我也怀疑有这种可能,所以仔细瞧瞧。”

    “瞧什么呢?”

    “我想瞧瞧矮墙上有没有砖头坠落的痕迹,——任何接触都会留下痕迹的。这矮墙不知道修了多少年了,已经破败不堪,矮墙上砖头相互垒在一起,再加上泥土压实,脱离的转头接触面肯定会有黏土剥离的压痕,我就是要找到符合这块砖压痕的它原来所在的位置。”

    辽道宗点点头,也跟着上前仔细查看,上面几乎都被白雪覆盖了。卓然想了想,对月朵道:“你去问问其他人,两天前,这村里有没有下雪?”

    月朵答应了,快步跑了出去。

    辽道宗说:“你问这有什么用处?”

    卓然道:“我刚才检查了尸体,发现死者被害的时间大概在两天前。所以,如果两天前这块砖掉下来打死了死者,而这两天之内又下了雪,就会把原先的痕迹覆盖了。如果这两天没有下雪,这雪是两天前下的,那就直接排除砖头掉下来把人砸死的可能。因为这墙上堆的雪是完整的,并没有缺损。如果是这墙上砖头掉下来,上面覆盖的雪肯定要随之一起掉落,就应该会缺掉一块积雪。就说明不是被这里的砖落下来砸死的。”

    辽道宗点点头,又问道:“你是怎么知道死者是两天前死的?”

    “我能够根据死者的尸僵、尸斑和尸体温度等尸体的特征来推断出死亡时间。刚才我检查了尸僵和尸斑的情况,又检查了尸体的温度,最终得出这样的条件下,应该需要两天时间才能形成现在现在尸体的样子,所以断定是两天前。”

    辽道宗赞叹的点头说道:“这可真是神奇,我还没有听说有谁有这样的本事。你接着推断吧。”

    这时卓然扫视了一下,院子里没有其他可疑的脚印,他又快速来到屋子前,见屋子的门是半开着的,便推门进去看了一眼。火炉有半截柴火掉了下来,掉在火炉前的地上,已经熄灭了,连热气都没有了。

    炉子上有一锅的水,也结了冰。他查看了房屋里,虽然比较破旧,但收拾得还算整齐,并没有明显翻动的痕迹,窗户也没有破裂,没有外人潜入的痕迹。

    他再次来到了柴火房旁看了一下,地上除了自己先前的脚印之外没有其他的痕迹。

    卓然又看了看雪的情况,又瞧了瞧天,说道:“如果我推断没有错的话,两天之内应当是下过雪,因为这雪看上去好像刚刚覆盖上去不久,可能是昨晚下的。”

    说罢,他直接用手将上面的雪轻轻地扫开,一直扫到土层,他仔细察看,并将死者头部垂直部位附近的墙体上的雪都全部扫开了,查看这砖上的情况。

    仔细查看完之后,他摇了摇头,对辽道宗说道:“围墙上并没有砖头掉落的痕迹,也就是说,上面没有砖头掉下来。如果这砖是两天前掉下来的,上面的压痕不会被破坏,而上面就没有出现过这种压痕。所以这堵墙没有砖脱落过,这块砖不是这堵墙掉下来的,而应该是从其他地方来的。”

    刚说到这儿,月朵跑了进来,说道:“问到了,是在斜对面那家问的,他说昨天晚上下了一场雪,雪还是有点大的。后半夜才停的。”

    萧观音没有看尸体,感觉好了一些,听到这话,赞叹道:“你猜对了,啊不,你判断对了,不能是猜,我就猜不着,你断案还真是神。”

    卓然说道:“我相信凶手比较容易抓到,因为凶手应该是村上的人,而不是路过这的流窜犯。”

    “这你又是怎么知道的?”

    “很简单,这里是柴棚,如果我推算不错的话,死者应该是在这儿捡柴火,准备把一堆柴火抱着回屋里去烧。他在捡柴火的时候,有人从矮墙外侧他身后用砖头猛击他的头部,将他给打死了。而刚才我在屋里进行了检查,没有发现外人潜入抢掠翻动的痕迹。尸体身上的衣服也很整齐,怀里的钱袋子里面还有二十来纹钱,也没有被人动过。”

    “所以我认为,这是一起报复杀人,而不是图财害命,行凶的人肯定对他的作息是知道的,故意埋伏在了柴火堆外面等着,听到他过来捡柴火之后,就爬上矮墙。而且他知道他们家柴火紧挨着墙边的,从矮墙这一侧可以直接击中他头部。这种对环境的熟悉,只有熟人才有可能做到。”

    “我刚刚到他屋里查看了,就一床被子,也没见到有女人的用品和孩子的用品,说明他是单身一人。他死了两天也没人知道,说明他也没有什么亲戚,或者说没有什么来往比较密切的亲戚朋友,他两天不露面也没人在乎。因此凶手就是同村的人。同村的人知道他们家的情况,很方便寻找机会实施犯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