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02章此话从何说起?
    辽道宗听得津津有味:“太有意思了,那我们把村里剩下的人挨个都抓起来拷问,就能搞清楚是谁了。”

    萧观音道:“如果凶手杀了人之后逃走了,我们把这些人抓来拷问,屈打成招,那岂不是放纵了罪犯,冤枉了好人吗?”

    辽道宗听了不禁有些尴尬:“还是皇后想得周到,没错,那就请卓大人继续侦破吧,务必将真凶抓的。”

    卓然点点头说:“我要到村里各处去看看,看能不能找到什么线索。”

    他迈步走了出来,沿着街道慢慢往前走,他贴着院墙边,不时的看看院墙上的积雪。

    村子的院墙基本上都是就地取材泥土烧制的土砖修建的。他一路看过去,忽然,他站住了,看见一间屋子上烟囱冒着炊烟,应该有人。于是回头望向月朵说道:“你刚才说的,斜对面问的是否下雪,是不是这家?”

    月朵点点头说:“是呀,这附近就这一家还冒着炊烟,其他家我没去敲门,就径直到这来问了。”

    卓然又转头对侍卫说道:“麻烦你进去把这家主人叫出来,——所有的人。”

    侍卫回头看了一眼辽道宗,他是皇上的带刀侍卫,可不是衙门捕快,卓然要想派遣他,必须要得到皇帝的点头。辽道宗微笑点头说:“卓大人有什么吩咐你们都要照办。”

    三个侍从赶紧躬身施礼答应,侍卫立刻迈步走进屋里去了,卓然则蹲到墙边仔细观瞧。萧观音在他身边问道:“大人发现了什么?”

    卓然指着矮墙说:“你看到没有,这一处的雪要比旁边的雪明显矮了许多,很浅,说明这上面的雪只是昨晚那场不大的雪留下来的,而两边的雪则是这么长时间以来累积降下来的,因此要厚的多。”

    萧观音点点头,说道:“那说明了什么?”

    卓然说道:“那说明这里原来有一块砖,结果砖被人拿走了,砖上的雪当然也就被抖掉了。而砖的空处被昨晚的雪覆盖了,但是昨晚的雪不大,所以只是浅浅的盖了一层。”

    萧观音不禁眼睛一亮,喜道:“我明白了,这就是说,这家主人很可能是……”

    卓然马上摆摆手,示意她不要再往下说,因为侍卫已经带了一个中年人和一个妇人还有两个孩子出来了。

    他们来到门口,瞧了一眼辽道宗等人,见他们衣着华丽,却不认识,皱了皱眉道:“找我有事吗?”

    卓然说道:“我们是官府来的,你斜对面那家有人死了,是被人给杀害的,我们想问你几个问题,你要如实回答。”

    那人不禁一愣,紧张的后退了半步,他娘子吓得抱住了他的胳膊,望着卓然道:“你们是官府的,怎么没见你们穿官服呢?”

    护卫手腕一翻,手里已经多了一柄亮铮铮的匕首,说:“这就是我们的官服,你要看吗?”

    中年人打了个哆嗦,害怕地望着护卫,摇头说:“我明白了,你们问吧,我会好好回答的。”

    卓然道:“两天前你在干什么?”

    “两天前,我,我没干什么呀,就在家里。这天寒地冻的,哪都去不了,牛羊都快死光了,只能少活动点,免得到时候耗费体力。”

    卓然指着斜对面死人的那家院子,说道:“你跟那家主人有没有什么矛盾?我警告你,必须说实话,我们真的是官府的,你要不说实话,我们可真的对你不客气了。”

    中年人想了想,点头道:“是有些矛盾,不过也不厉害,就是吵了几下而已,因为牛羊吃草的事。——我们后山有一块草地,那的雪比较薄,牛羊可以用脚刨开雪找到草吃。他们家把着草场不让别人去,我很生气,跟他吵了一架,就这事,也没什么。”

    卓然冷笑说:“真的没什么吗?”伸手指着墙上缺了一块的地方,说道:“在这块缺的这块砖到哪去了?”

    那汉子顿时吃了一惊,忙说道:“我不知道啊,可能哪个小孩拿走了吧。”

    “你还想狡辩。”卓然回头又对侍卫说道:“你去把那块砖拿来,小心点,用什么东西把它托过来就行了,不要用手碰,免得损害了上面痕迹。”

    那侍卫答应了,快步往院子去了,过了一会儿,见他用一柄刀子,用刀刃平端挑着那块砖过来了,卓然笑了笑说:“你倒真有办法。”

    他从怀里取出了一方手绢,盖在砖头上,拿了起来,翻开看了看底部,上面还有少许的泥土,冻得硬邦邦的了。这粘土是粘合用的,涂在砖头表面,把另一块砖压到上面,干了之后就能把两块粘连在一起了。如果强行把砖掰下来,就会在这一面留下干涸了的粘土瘢痕。

    卓然将那斑痕瞧了瞧,然后用手拂开了墙上缺损的那块砖,看了看上面的痕迹,笑了,回头对辽道宗说道:“老爷,您过来瞧瞧,这上面的痕迹是不是一致的。”

    辽道宗查看了一下,恍然大悟,道:“果真一样,两块的痕迹完全吻合。——那家主人就是被你用砖头从矮墙这边砸死的,趁他抱柴火的时候,你还准备狡辩吗?不知死活的东西。”

    辽道宗的话中充满了威严,让那中年人吓得魂飞魄散,他倒不是被他的话吓到,而是被他说的内容,就好像辽道宗亲眼看见他拿着砖头在外墙后面,趁着对方抱柴火的时候,从后面一砖头将对方砸死的情景。他顿时双膝一软,扑通一声跪在地上,说道:“饶命。”

    “到底怎么回事?如实招来。”

    “是,是,我跟他几次起冲突,我,我是实在气不过,他几次三番的辱骂我,还打过我孩子,他又不让我家的牛羊在那草地吃草。我跟他打了一架,又打他不过。我一气之下,前天喝了点酒,一时冲动,知道他晚上要烧火做饭,会出来抱柴火,就拿了砖头在围墙外等着,等听到他搬柴火声音后,便爬上墙,给了他后脑一砖头,他就倒地死了,我把砖头扔了就回来了,事情就是这样。”

    辽道宗吩咐侍卫去把村里的里正叫来。

    里正是这村的大户,也是唯一的大户。辽道宗没有表露身份,只是由一个护卫亮出了腰牌,告诉他自己出来公办,查办了一件杀人案,已经查清楚罪罚,让里正把这罪犯移交给当地官府治罪。

    里正连声答应,赶紧叫来村里的两个民壮,将人绑了带走。又派人去收埋那具尸体。可怜那人家就他一人,死了两天也没人知道,只因为村子大多的人都已经逃荒去了,村里已经没剩下多少人,也很少有人走动。

    卓然只用了一会儿的功夫便轻松的破了这案子,让辽道宗真是大开眼界,欣喜地对卓然低声道:“要是我大辽也有你这样才思敏捷断案如神之人,那可就是朕的福气了。要不要朕跟你们皇帝商量一下,就让你永远在我辽朝为官好了,你意下如何呀?”

    卓然赶紧躬身施礼说道:“这个还得从长计议,微臣毕竟是宋朝派来的官员,若是来了不回去,只怕官家会有想法。”

    辽道宗点头:“你的担心也未尝没有道理,那好吧,先不提这事,不过朕会记在心中,以后有机会再说。你在这三年之内辅佐朕,多破几个大案。”

    “多谢陛下。”

    辽道宗道:“好了,案子破了,咱们可以回去放心大胆的喝酒了。”

    卓然回头看了看,只见先前那老汉带着家人远远的在门口站着往这边瞧,但也没敢过来,卓然低声对辽道宗说道:“这家人有些不对劲,老爷还是要谨慎为好。”

    辽道宗眉毛一挑:“哦?此话从何说起?”

    卓然道:“老爷难道没有注意到吗?先前这老头的夫人和儿媳去厨房找碗,居然不知道碗已经被人借走,厨房根本就没有碗,这就很可疑呀。”

    “她先前不是说她回娘家去了,所以不知道情况嘛。”

    卓然摇了道:“这个说法很牵强。”

    “怎么牵强了?”

    “她说碗筷都借给村东头的,我们就让她带我们去看看,是不是真有其事,她就岔开话题了。”

    “你这么一说倒还真有些可疑。”辽道宗回头对侍卫说道,“你去问一下,他们把碗筷都借给谁了,让他们带着你们去把碗筷拿回来。若是拿不回来,就要问清楚,他们为什么要编谎话,到底是什么目的。”

    侍卫答应,转身朝着那老汉一家走去了。

    卓然又接着说道:“还有个可疑之处,在刚刚进村的时候我就发现了。”

    “哦?什么可疑之处?”

    “这老者虽然老态龙钟,可是看他满面红光,并不像长期吃野菜度日的样子,他的媳妇和孩子也都是这样。”

    辽道宗摇头:“这话我倒不赞成,长期饿饭会变成什么样子我没见过。不过我倒觉得这个要慎重,不能够以偏概全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