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05章外冷内热的效应
    皇太叔惊骇无比,倒退了两步,这才稳住心神,急忙四处观瞧,连着打开了好几个箱子,他担心是不是自己放错了地方。可是四处寻找,都没有那柄宝剑的踪迹。

    他的一颗心沉到了底,疾步来到门口,对门外的几个看守的兵士厉声道:“有谁进来过?”

    兵士都吃了一惊,赶紧躬身道:“回禀皇太叔,并没有任何人来过呀。”

    “那本王御赐宝剑怎么不见了?”

    这话把门口值守的四个护卫吓得魂飞魄散,扑通一声跪在地上说道:“小的不知道啊,小的们日夜守卫在门口,根本没有任何人进来过。这是皇太叔的宝藏帐,怎么可能让人随意进入呢。”

    “若是这样,为什么宝剑不见了?——来人,把这四个没用的家伙拿下,好生拷问,到底宝剑到哪去了。”

    他的亲兵卫队立刻冲了上来,将那四个人按倒,将他们的铠甲扒了,按在地上抡着皮鞭狠劲的抽。噼里啪啦之声,夹杂着惨叫在营地响了起来。

    卓然在大帐中等待片刻,等来的却是外面几个守卫此起彼伏的惨叫声。不觉有些诧异,便站起身,指着门口跟自己的两个亲兵说:“你们去瞧瞧怎么回事。”

    两个亲兵赶紧出去,片刻回来说:“好像皇太叔的御赐宝剑不见了,皇太叔很生气,正在责打四个看守。”

    卓然吃了一惊,立刻起身,快步来到帐篷外,跟着声音来到了那放宝藏的大帐前。

    耶律重元见到他过来了,神情有些尴尬,赶紧上前拱手说道:“卓大人,实在蹊跷,宝剑竟然不见了。”

    卓然哦了一声,眼珠转了几下,心想,辽朝皇帝不可能派人故意偷了他的宝剑然后栽赃他,再借口先帝所赐宝剑被他弄丢,给他加上罪名收拾他,这种可能性微乎其微。

    因为卓然看过这段历史,记得有一个情节,那就是辽太宗不相信耶律重元谋反。将得到的警示都置之不理,直到耶律重元真的起兵造反,两军打起来了,他这才相信。说明在辽道宗心目中,他并不想对付耶律重元,也不想整倒他,否则在得到他谋反的线索的时候,就会采取手段对付他的。

    反推耶律重元御赐宝剑的丢失就不可能是辽道宗派人所为的,那会不会是他忘了没有带来?这种可能性更是不存在,因为这么重要的东西,他是否带来是不可能弄错的。刚才从耶律重元很肯定的语气中可以判断,他确实带来了。

    那就是说,这柄剑真的被人偷了。

    耶律重元对这柄宝剑非常尊重,不敢有什么闪失,都随身带着,现在却丢了。他肯定很惶恐,因为皇帝已经怀疑他有反心了,实际上他是真有反心,就怕打草惊蛇,他必须要装出忠心耿耿的样子。

    而现在这时候宝剑丢了,这就节外生枝,谁也难以预料后面会有什么后果。皇帝会不会用这件事来作为借口开始对付他,这是他必须防备的。而现在,他谋反的准备并没有到位,所以仓促起兵成功的可能性不大。

    卓然想到,这时候如果自己帮他把宝剑找回来,化解这一次的危机,那肯定会赢得他的好感,从而能够有机会接近他,并伺机寻找他谋反的真凭实据,以说服辽道宗这家伙是个反贼,先下手为强。平定这场叛乱之后,自己可以进一步得到辽道宗的信任。

    卓然马上拱手道:“卑职不才,愿意替王爷勘查一下,看有没有可能侦破此案,找回宝剑。”

    耶律重元不由大喜,他听说过卓然的名头,知道卓然在案件侦破上是一把好手。如果他能帮自己找回宝剑,那就再好不过了,于是赶紧躬身说道:“那可太好了,就请劳烦卓大人帮忙查看一下。”

    卓然点点头:“这柄宝剑你先前放在什么地方?最后一次见到是什么时候?”

    耶律重元带着卓然进了帐篷,指着那个打开的宝剑匣子说道:“宝剑就放在这,这是先帝所赐宝剑的剑匣。平素都是放在这儿的,从来没有离开过。在大半个月前,我们进驻到这里的时候,我还特意打开看了,宝剑好端端的就在里面。所以我敢肯定,宝剑的确带到这里来了,但是不知道是谁偷了。”

    卓然扫了一眼,说道:“你再看看帐篷里还丢了什么?”

    一听卓然提醒,耶律重元赶紧在帐篷中又挨个检查了一遍,着急的道:“还丢了几串非常珍贵的项链和珠宝。”

    卓然低头观瞧那个放宝剑的匣子,见上面装饰十分精美,镶嵌着珍珠玛瑙玉石,一看就是价格不菲。这剑匣是由沉重的金丝楠木做的,体积比较大,不方便携带,所以盗匪没有把剑匣带走。

    卓然对耶律重元说道:“这柄宝剑想必也是镶嵌着珍珠宝石的吧?”

    耶律重元说道:“是的,这柄剑不仅锋利异常,可谓销铁如泥,而且剑锷之上向前大小不一的珍贵宝石,特别是剑柄上镶满的那枚拇指大小价值连城的蓝宝石,在日光照耀下烨烨生辉,非常漂亮。哎呀,这柄宝剑若是丢了,我如何向圣上交代。”

    卓然说道:“皇太叔不必太过担心,请让我看看有没有可能把盗贼拿到。——你们先退到外面,我要看一下现场。”

    皇太叔便退了出去。

    卓然先打量了一下帐篷,这顶类似蒙谷包的帐篷,四周是固定的木板拼接而成的。顶部才是圆形的布料做的帐顶,四周墙壁都插入到了雪地之下泥土里,并用泥土填埋,这样可以避免风暴从下面的缝隙进来。

    卓然回头看了看大帐前头,心想,四个护卫轮流值守把住大门。要从门口进来那是不可能的。此外就只有一种可能,就是从天上或从地下进来。

    卓然决定首先进行现场勘查。

    因为辽军大帐里头所有的积雪全部都清扫后堆成一堆了,地面都是土地,而不是雪堆。他贴着墙壁的边缘往前搜寻,但是不少地方被层层叠叠的箱子堵住了。他把箱子挪开,挪了几个箱子之后,他停住了,因为他看见了一个窟窿。

    这窟窿足够钻进一个人,由于这个窟窿是在箱子后面,而箱子与帐篷之间大概还有半尺左右的空隙,人完全可以从里面钻出来。卓然马上记住了这个窟窿的方位,他蹲下身仔细检查,这个窟窿四周的痕迹,想看看能不能发现有什么可疑的有指向性的痕迹。

    因为这些土地都被冻得硬邦邦的,基本上脚踩在上面不会留下什么肉眼能看得见的痕迹的。所以卓然仔细观察了地面,帐篷和紧挨着的箱子之后,并没有发现什么可疑的痕迹。

    他立刻走了出来,想到这个洞后面对应的位置。

    到了后面他就愣了,因为大帐挨着另外两个大帐。军营在河边,本来地方就不宽,所以大帐是一个挨着一个的,在大帐之间几乎没有缝隙,除了留出行走的道路之外。刚好,这个钻进大帐的挖洞通道位于三个大帐的夹角处。

    卓然回头对跟过来的耶律重元道:“去找一把梯子来,我要上去查看。”

    梯子很快取来了,架在蒙古包上,卓然顺着梯子爬了上去,沿着蒙古包边缘,小心翼翼的来到了三个蒙古包夹角的空间处,往里一瞧。只见下面有一堆泥土,一个洞赫然在目,显然盗贼是从这里挖洞进去的,由于它是在三个蒙古包之间,因此外面的人是没办法看到他的。

    卓然本来想施展壁虎功下去的,可是他不愿意别人知道他会这门功夫。蒙古包的墙比较高,直接跳下去可能会破坏下面的痕迹。所以卓然索性麻烦一点,让兵士拿来了一个木梯搭好,尽量不碰到那一堆土。卓然从梯子下到了三个蒙古包夹脚的地方,蹲在地上开始研究那堆土。

    卓然先检查了通道,并没有留下任何可疑物,在周边和蒙古包的墙壁上也没有发现任何可疑的肉眼可以观察到的痕迹。他蹲在了地上,开始检查那一堆土。

    这堆土在一般人眼中,只是普普通通的土堆,但是在卓然眼中,他是重要的破案线索,他可以从中获取很多有用的资料。比如,这堆土什么时候形成的?只要确定这对土的形成时间,就可以确定案发时间,也就是盗贼盗走御赐宝剑的时间,从而根据这个时间来锁定嫌疑人。

    北方寒冷的冬季,在地上挖一个窟窿之后,挖出来的泥土会形成冻土结晶。因为这些土有很多已经板结,泥土间有大小不等的石头,挖出来之后,石头叠压之下,使得土堆内部形成许多缝隙。而挖出来的土堆覆盖地面之后,就像一床羽绒被一样对地面形成了覆盖加热。外界异常寒冷,会从土堆外部向内部封冻,使得土堆形成一个外冷内热的效应。

    白天温度相对比较高,土堆内部水分通过土堆缝隙向上蒸发。晚上温度降低,土堆开始从外面向内封冻。内部因为温度较高,水分蒸发持续进行,这些水蒸气通过缝隙向上蒸发,遇到土堆温度很低的石块,便会在石块朝向地面的表面上凝结,形成冰霜甚至一些小的冰柱。

    冰霜的厚度及冰柱的长度与土堆形成的时间有相对稳定的变化比例关系。这是有统计数据支撑的。其中的指标卓然已经牢记心中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