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06章浑身不自在
    他小心翼翼地掀开了上面的浮土,找到了有架空的石块,在石块面向土地的一面,果然看见了一层冰霜。

    经过测量之后发现,只是在石头表面形成了一层冰霜,还没有形成细小冰柱。根据统计数据得知,这需要十天左右才能形成,所以这个盗洞应该是之前十天挖掘的,也就是说宝剑是十天前被盗的。

    卓然爬出了三个蒙古包的缝隙,对耶律重元说道:“我在你放宝藏的蒙古包靠里的位置发现了一个盗洞,应该是盗贼挖进来的。我查看了一下,推算出大概是十天前挖的这个洞,所以你查看一下十天前有谁接近过你的帐篷。在从这些人的范围中,寻找嫌疑人。”

    “这个嫌疑人应该是对你的宝藏比较熟悉的人,因为刚才我在里面查看之后发现,他并没有乱翻一气,而是目标明确地打开了几个最贵重的箱子,取走了宝剑和最贵重的物品,还都是可以随身携带的。因此,我怀疑嫌疑人是熟悉你的人,而且是熟悉宝物的,这范围就很小了,再锁定在十天前,你应该能够找到是谁。”

    耶律重元顿时眼睛一亮,说道:“十天前,当地酋长带着他妻儿老小前来拜访我,我在帐篷中跟他们饮酒,还带他们欣赏了我随身带来的宝藏。倒不是存心炫耀,只是这些东西对我非常珍贵,我一般喜欢带在身边,有好朋友的时候,便拿出来大家一起欣赏。有宝贝藏着掖着,不给大家看,我觉得并不好,好东西要大家一起欣赏,那才能够感受到更大的快乐。”

    卓然暗笑,心想你这叫既想当婊子,又想立牌坊,明明是想显摆,又还怕人家说你显摆。

    耶律重元接着说道:“当时他们在这儿呆了一天一夜,第二天早上才离开的,正是十天前,莫非是他们?”

    卓然耸了耸肩说:“这个不好说,你最好去找这些人外围的人查访一下,先不要着急把人家抓来拷问,因为这些东西拿去之后,他或许会拿出来卖或者炫耀,只要能够发现端倪就能锁定了。如果还是没有,我想你可以用你的办法去查看,确定有没有谁有可能偷你的宝藏。”

    耶律重元手一挥,说道:“我这元帅大帐四周是围起来的,除非经过我的许可,外人没办法进入,不是他们又能是谁?我身边这些人我还是信得过的,只有酋长一家这些没见过世面的兔崽子才敢打我宝藏的主意。他以为我不知道,嘿嘿,我有办法查出来究竟是谁。”

    卓然耸耸肩,道:“好吧,那我就告辞了。”

    耶律重元将他送到中军大帐辕门之外,道:“万分感激,等宝剑找回来,一定会好好酬谢大人。”

    卓然摆手道:“客气了。”说罢,带着两个亲兵大摇大摆的走了。

    卓然本来还想用指纹刷给他找一下,看能不能找到指纹之类的。不过对方已经有明确的怀疑对象,而且锁定的嫌疑人也是有道理的,那就先让他去查吧。

    只过了半日,便有了结果。

    这天傍晚时,耶律重元兴冲冲来到卓然大帐,也没等清兵通报,径直闯了进去。卓然正跟美人鱼和石榴花三人一边喝酒一边聊天,说得高兴,突然看见耶律重元进来,赶紧起身,两个女子回避已经来不及,只有低着头。

    耶律重元也没细看她们,一把抓住了卓然的胳膊,使劲摇晃着,异常兴奋地嚷嚷道:“卓兄弟,你可真是神人,你一下就帮我破了这个案。——果不其然,就是那酋长的儿子偷的,这小子不经打,才几皮鞭下去,便什么都说了。他把埋在自家后花园的地里的一包东西全都挖了出来,我的宝剑也找回来了,所有的珍珠宝贝一个不差。你瞧瞧,我已经把宝剑给你带来了,哈哈哈哈,我太高兴了,卓贤弟,你先看看宝剑。”

    耶律重元高兴之下,竟然跟卓然称兄道弟起来,卓然忙躬身道:“可不敢当,这都是皇太叔您的福气,卑职那是半点功劳都没有的。”

    一边说着,一边接过了耶律重元手中的那柄宝剑看了看,果然,剑鞘之上,镶嵌着无数流光溢彩的宝石,包括剑柄也都是纯金打造,剑柄之上镶嵌着那枚拇指大小的蓝宝石。

    他一按机簧,那柄剑仓啷一声轻啸,弹出半寸。卓然抓住刀柄,轻轻抽了出来。见这柄剑寒光森森,光感觉到剑身上散发出来的寒气就知道这剑肯定异常锋利。

    卓然羡慕不已,道:“这样的宝剑,也只有耶律元帅这样的盖世英雄才能够配得起拥有吧。他一个小小酋长的儿子,企图偷窥天珍,还不是自己断送了性命,哈哈哈。”

    耶律重元大笑说:“是的,我已经将他砍了头,暴打了他酋长老爹一顿,这兔崽子竟然敢偷我的东西,简直反了他了,我没将他满门抄斩都不错了。多亏你帮我找回了宝剑。我已经设了酒宴,还请了两个贵客,咱们一起把酒言欢。我要在酒宴上好好感谢你。”

    卓然忙客气道:“您这说的就见外了,我本来就是负责破案的判官,破案本来就是职责所在,哪用得着谢呢。”

    耶律重元一摆手:“这事又不是发生在你辽阳,是在小海,怎么也轮不到你来破案。所以你这是帮我的忙,我记得的,而且这个忙太大了。要是先帝赏赐的这柄宝剑找不回来,按理说那是死罪啊。就算皇帝念我劳苦功高,一把年纪从轻发落,那我也是惭愧得无地自容,自行了断算了。因此说起来,你帮我找回了这柄宝剑,也是我的救命恩人呢,哈哈哈哈。”

    “皇太叔如果是这么说,那卑职可当真汗颜了。”

    “闲话少说,走,喝酒去,你的两个女人就算了,她们待在帐篷里吧,我让人送酒宴来,她们在这里吃。”

    卓然又忙谢过,交代了二女几句,被耶律重元拉着手臂出了帐篷,一路来到了他兵马大元帅的中军大帐。

    在大帐外就听到里面笑声不断,卓然立刻来了兴致,他越是面临大的酒场,便越是兴致高昂,这有利于发挥他的酒技。

    进来后瞧见,大帐里热闹非凡,正中大帅座位旁边,坐着两个人,紧挨着大帅座位的是一个长相颇为滑稽的矮冬瓜,脑袋圆圆的,锃光瓦亮,上面的一根毛都没有,眼睛眯成了一条缝。肚子又大又圆,由于肚子超大,个子高的人从上往下看,会被他硕大的肚子遮挡住视线,都看不见他的脚。

    而坐在他下手的是一个身材精瘦的中年人,面沉如水,就好像全世界的人都对不起他似的。耷拉着眼睛,使得他原本还不算小的眼睛成了一个三角型,看上去给人一种阴森森的感觉。他的手指很长,指甲跟女人似的,一只指甲弯曲起来,在实木座椅上,哆哆地敲着,就像啄木鸟在啄一棵大树找里面的虫子。

    卓然他们进来,他眼皮一撩,扫向卓然。那目光竟然使卓然感觉到身体从头到脚被人浇了一桶冰水,一直凉到了脚底。

    耶律重元拉着卓然来到场中,先介绍了卓然道:“这位是宋朝皇帝委任,到我辽朝辽阳府任判官,得到圣上的恩宠,封为翰林侍诏,破案如神的卓然卓大人。他可真是厉害,就算本王对他也是非常的钦佩啊。”

    然后,指着那矮冬瓜对卓然道:“卓兄弟,给你介绍一位好朋友,这位就是大名鼎鼎的天池宗宗主特使耶律光。他自幼跟着宗主,深得宗主信任,这一次作为宗主的特使,被派来代替宗主主持这次祭天。——本来宗主要亲自来的,只是他的修炼正在紧要关头,宗派中又有些紧要的事实在抽不开身。不过耶律光特使来了,便如宗主亲临,同样没有问题的。你们多多亲近。”

    矮冬瓜耶律光笑呵呵伸手过去,握住了卓然的胳膊,摇晃了两下。

    这是契丹人表示亲热的举动,卓然忽然觉得身子一震,感觉到体内悬浮石不知怎么的竟然泛起了一阵波澜,慢慢荡漾开去,半晌才归于平静。

    耶律光身子僵了一下,不过只是瞬间就恢复了正常,拍了拍卓然的肩膀,道:“卓兄弟,以后咱们多多亲近。”

    卓然拱手道:“客气了,以后请特使多多提携。”

    “自家兄弟不用客气的,哈哈哈。”

    耶律重元又介绍那面色阴冷僵尸一般的中年人道:“这位是天池宗的北门掌门人萧冷刀。”

    萧冷刀微微点了点头,连拱手都免了。卓然便也只是还了个点头礼。

    卓然对矮冬瓜有几分好感,毕竟他对自己这么热情,可是对这冷冰冰僵尸一般的掌门人萧冷刀就笑不起来了。这家伙脸上从来没见过笑意,好像缺乏笑神经似的,盯得自己浑身不自在。

    耶律重元接着介绍其他坐着的几个人,都是军中的大将,对卓然都恭恭敬敬的施礼。毕竟人家兵马大元帅都跟卓然称兄道弟,他们如何敢不给大帅面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