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10章对峙
    卓然很好奇,想问问她写的到底是什么样的打油诗,但是又不愿意跟她过多的纠缠,弄得好像两人兴趣相投似的。他现在最想做的就是让对方恶心自己,以摆脱这段婚事。要是自己指点她诗词,让她觉得自己才华横溢,那就达不到目的了。

    因此故意很没礼貌地哈哈大笑:“你,你只会做打油诗呀?那也太笨了。就别拿出来丢人现眼了。算了,还是打猎吧,走。”

    耶律娅的眼又瞪圆了,气呼呼的便想发作。可是却见卓然根本不理睬,已经翻身上了马,根本不管她,只好气呼呼地哼了一声,也翻身上马,策马追了上去。

    后面的一队亲兵赶紧策马跟上,这些亲兵是伺候他们两位打猎的。契丹皇族打猎,那都必须要带大队人马,由他们去围猎,把猎物都围起来,赶在一起,供主人射杀取乐。要是没有他们,也许走在大草原上或者在森林里跑上一天,也未必能遇到一个像样的猎物。

    一行人出了辽军大帐,直接翻山进入雪原。因为在小海边是找不到猎物的,周围都被辽军的兵士严格把守,连动物都进不来。而警戒圈里的动物,早就被辽军给猎杀了,只有到警戒圈以外,才能找得到。

    他们在雪原上一口气往前狂奔了数十里路,已经远远离开了警戒线,路边才开始见到一些动物,都是些小动物。

    卓然一个劲的打马扬鞭往前冲去,根本不管身后跟着的耶律娅,耶律娅叫了他几次,他也装作没听见,就怕跟她聊天,聊着聊着聊出感情来那就麻烦了。现在最好是拿出大男子主义来,让对方讨厌自己,这才能够达到目的。

    一群人正往前奔着,忽然远处传来了一声沉闷的吼叫,那声音仿佛有一种穿透力,虽然声音不大,却充满了威严,连树上的积雪都簌簌地往下掉。耶律娅又惊又喜,急声道:“停下!前面有老虎!”

    卓然一听,赶紧勒住了马,要是拼命往前跑,直接跑到了老虎嘴里,给老虎做了食物,那可就亏大了。刚才那一声他也听到了,但他分辨不出是什么,而耶律娅经常跟着她哥哥出去打猎,从小到大对各种猎物的叫声都烂熟于胸,所以听得真真的。

    耶律娅立刻从马鞍上取下一张弯弓,抽出一支雕翎箭,搭在弓弦上拉开一半,警惕的望着前方。

    这张弓雕刻了美丽的花纹,镶嵌着各种珠宝。但是从她拉开的架势便知道,这是一张力道强劲的硬弓,没有足够的力气根本拉不开。——这位虎牙妹妹竟然是个超级猛女,这膀子力气只怕寻常的契丹武士都抵挡不过。

    卓然心想可以跟耶律重元说,他喜欢柔柔弱弱的女子,不喜欢五大三粗孔武有力的,那没有感觉。不过细细想来,这似乎又不是什么站得住脚的理由。毕竟要想在契丹找到一个江南那种柔弱女人的话,简直比秃子头上找虱子还要困难,所以卓然决定继续观察。

    在他活动心思的时候,耶律娅可没闲着,一边警惕地望着前方,一边低声吩咐亲兵队长迅速警戒,张开包围圈,防止这只猛虎逃脱。

    要知道,打猎最希望碰到的,就是老虎跟熊瞎子这两个大家伙,要是能猎杀,那将是非常刺激的。虽然有很大的危险性,但打猎就是要寻找这种刺激,如果光是猎杀一些山鸡、野兔什么的,兴趣也就没那么大了。

    耶律娅紧张的望着前方,亲兵包抄了过去,很快便形成了包围圈,随即一声唿哨,兵士都鼓噪起来,敲锣打鼓,吹着号角,将那猛虎朝着耶律娅他们这边驱赶。那些亲兵是不会一箭将老虎射死的,这个打猎的乐趣必须留给主人,他们的任务就是驱赶。

    果然,在四周喧闹声中,猛虎的咆哮迅速朝着卓然他们这边靠近过来了。耶律娅和卓然胯下的战马开始不安的原地转着圈,想逃走,但是被耶律娅牢牢控制住,又不敢擅自逃跑。

    卓然现在控制战马已经非常娴熟,所以也把马控制住了,盯着前方。

    耶律娅说道:“你不准备弓箭吗?”

    卓然没想过要用箭去射老虎,他知道老虎非常厉害,特别是受了伤的老虎,那可不是他能够挡得住的。他不相信小小的弓箭能够将老虎射死,除非万箭齐发,把老虎钉的跟刺猬似的,那还有可能。不然一支箭射过去,只要不射到要害部位,反而会激发老虎的凶性,那可就危险了。

    所以他摇摇头说:“我实际上不擅长打猎,我也对打猎没兴趣,不过是你提出打猎,所以出来陪你逛逛。要打你自己打,我是不会玩这个的,我们在这方面没有什么共同语言。”

    耶律娅这时已经没有空闲跟卓然斗这个嘴,她死死的盯着前方,她已经感觉到猛虎的气息越来越近。猛虎往前奔跑,踩踏树枝发出的咔嚓声也越来越清晰,她的呼吸急促起来。

    在此之前,她曾经跟自己的哥哥打猎射杀过老虎,不过那是哥哥和几个箭法精准的护卫一起猎杀的,而她只不过远远瞧着,她哥都没让她上前。那几个护卫箭法奇准,加上哥哥的骁勇,费尽了周折才最终猎杀那头猛虎。当时的惊险场面她还记忆犹新,而这一次,她要单独面对这种场景,不禁有些心生退意。

    可是在卓然这个可能会是自己未来丈夫的人面前,她不愿意表现出怯懦的样子,所以要咬牙等着。她相信自己的箭法,虽然不敢说百步穿杨,但是也是非常精准的,一定能射中要害。

    在紧张之下,她甚至都没有招呼身边的护卫为自己掩护,也没让他们到时候一起放箭。

    这些护卫在主人不要求他们出手的时候,是不敢擅自出手的,否则他们猎杀猎物主人的乐趣没有了。到时候得到的不是奖励,而是重重地惩罚。所以他们只是紧张的手持兵刃,望着前方。

    卓然真没有看老虎来的方向,而是紧张地四处张望,他想看看逃跑的路径,免得待会儿打个不可开交时,自己有逃跑的路线和准备。

    虎啸之声越来越近,忽然,哗啦一声,从树林中冲出来三只斑斓猛虎,异常威猛。似乎发现前面等待他们的是罗网,这三只猛虎一下站住了,前脚趴着,目光放射出犀利的杀气,盯着卓然和耶律娅等人。

    耶律娅一见这情景顿时惊呆了,她刚才只是小心戒备着,并没有去分辨到底有几只老虎。她以为就一只,上一次跟哥哥去围猎也只猎杀了一只。但是这一次,令人意外的同时出现了三只,都是成年斑斓猛虎,这让她一下慌了神。

    她可不会连珠箭,但是现在已经不容选择,她立刻猛力拉开了弓箭,对准了走在最前面的那只猛虎的脑袋。同时,急声叫道:“大家准备放箭啊!”

    身边的几个护卫这才赶紧摘弓搭箭,他们也被眼前的三只猛虎惊呆了,他们并不是专门围猎的猎手,只是一般的保镖护卫,负责保护她的安全的,却不懂打猎。耶律娅以前从来没有单独出来围猎过,都是跟着她哥哥,还有一大帮很高明的猎户。

    如果是那些人在,早就感知到了危险,会立刻采取躲避措施,不会直接攻击的。但是这几个人不是专门的猎手,加上本身武艺高强,也没把猛虎看在眼中。所以也没有出声示警,而是各自拿起弓箭,张弓搭箭对准了那三只猛虎。

    其他兵士主要任务就是帮着围猎,不准用弓箭参与猎杀猎物,所以只带了刀剑等武器,没有带弓箭,没办法参与进攻。

    老虎眼见寒光深深的箭头,在白雪映衬下反射着寒光,立刻感知到了危险,将身体整个低伏了下来,并咆哮着,继续往前接近。它们似乎能够判断弓箭到底能射多远,现在并没有进入弓箭射程。所以耶律娅等人并没有放箭。而猛虎慢慢接近,似乎在等着对方耗费力气。

    果然,耶律娅一直紧紧拉着弓对准了老虎,而老虎却没有按照她预料的直接扑上来,而是匍匐在地一点点接近。她全力拉开的硬弓正在迅速消耗着她双臂的力气,当她再也无法支撑时,只能松开了弓箭,喘了几口气。

    其他几个护卫也是一直拉着弓,坚持不下去之后,也都松了弓,而就在这一瞬间,老虎发起了攻击。

    三只老虎不约而同的出击,分成了三个方向,朝着耶律娅、卓然和几个护卫冲了过来,因为最大的危险,正是来自于这几个人。

    老虎来的速度极快,转瞬间便冲到了二三十步之外,耶律娅等人大惊,立刻重新抬手拉开硬弓,对着老虎就是一箭。

    但是太仓促了,先前已经消耗了她太多的力气,而现在,手臂酸软的情况下强拉硬弓,老虎又来得极快,根本来不及瞄准,便松开了弓弦。

    这支箭还是带着强劲的劲风,嗖的朝着最前面的猛虎射了过去,但是偏了少许,噗的一声,插入到了老虎的肩胛,并没有射中要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