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11章救命之恩
    老虎疼的嗷叫一声,往前一个踉跄,迅疾再次爬起来。此时两只眼睛已经通红,发出震天动地的吼叫,以排山倒海之势朝着耶律娅等人猛扑上去。

    几个护卫先后放箭。

    可是他们跟耶律娅一样,仓促之间也来不及精准瞄准。几箭飞去,分别射中了最前面两只老虎,但是由于没有分工,所以竟然有一只老虎身上没有中箭。

    中箭的两只老虎摔在了地上又爬起来,而没有中箭的老虎,却是一阵风似的冲到了耶律娅的面前。直接跃身而起,张开血盆巨口,朝着耶律娅涂满胭脂水粉的脑袋咬了下去。

    耶律娅反应极快,立刻扔掉了已经没用的弓,一个侧翻,从马的另一侧翻到了地上,在雪地上打几个滚,躲了开去。

    她是躲开了,而她胯下的战马却没能躲开,被那扑过来的猛虎利爪狠狠的在脖子划了两爪,脖子顿时出现了一道深深的血槽,血管被切断了,鲜血狂涌,一下摔在地上,悲声长鸣。

    老虎落地之后,一个急刹,扭转身,盯着狼狈的从雪地上爬起来的耶律娅。它现在倒没有急着扑上去,而是盯住对方。

    与此同时,另外两只老虎已经扑向了正在从箭壶中抽箭的几个护卫以及手握刀剑满脸惊恐不知所措的一字长蛇半包围散开的数十个兵士。

    护卫的几支箭虽然射中了两只老虎,但是都没有命中要害,反倒激起了老虎的兽性。两只老虎扑向了他们时,他们手里拿着弓搭上箭后却来不及拉开,便已经被猛虎扑到。

    顿时间血肉横飞,惨叫声此起彼伏,几个护卫武功高强,还能勉强躲闪,而那些兵士在猛虎犀利的扑击之下,哪里逃得掉,瞬间便被咬死了好几个。而那两只老虎每咬死一个,并不着急的啃食,而是立刻甩开,攻击另外的兵士。他似乎知道,现在还不是饱餐一顿的时候。

    耶律娅被那只没受伤的猛虎死死盯着,她单膝跪在地上,喘息着,甚至不敢有丝毫的动做,她听过父亲说过,单独面对猛虎时,你要转身跑,就只有死,你盯着它反而还有一线希望。

    那猛虎果然没有立刻扑过来,而是用犀利的目光盯着她,露出长长的虎牙,一步步的朝她接近。

    耶律娅也发出了低声的咆哮,同样露出了两颗小虎牙,虽然没有老虎的那么尖锐,但是在人类中也算是犀利了。竟然把老虎给镇住了,那老虎迟疑片刻,停住了脚步。

    换得片刻的歇息,耶律娅目光一扫,搜寻着卓然。她不知道卓然是否已经葬身虎口,但是她看见了卓然的那匹马,上面空空如也,没有人了。难道在自己被这只猛虎追杀的同时,他已经被另外受伤的猛虎给咬死了吗?

    地上横七竖八的都是兵士的尸体,她一时也没有时间去查看其中究竟有没有卓然的尸体。因为这时,那只猛虎正发出更加有威慑力的咆哮,重新慢慢向她接近。

    耶律娅这时候已经顾不上旁的,她眼睛的余光向四周搜索,不远处有一棵大树,如果能够快速爬上那棵树,或许还有救。但是距离那棵树实在太远,估计她没等跑到树下,就会被迅捷无比的猛虎追上,并且扑倒的。

    但她已经没有选择,她手上没有武器了,她身边的护卫在另外两只老虎撕咬之下自顾不暇,哪有时间来保护她。她现在只能靠自己。

    耶律娅忽然往前扑出半步,同时一声巨大的嚎叫从她的喉咙里爆发出来,连她自己都吓了一跳。她没想到自己竟然能够喊出如此恐怖的一声叫喊,那应该是她发自生命的呐喊,如果这之后没有效果,那将成为她这一生最后的呐喊了。

    因此这一声格外的响亮,把那只老虎吓的竟然倒退了两步。

    耶律娅要的就是这个结果,她立刻转身,朝着远处那棵大树迅捷的跑了过去。

    她跑的从来没有如此迅速过,她不会轻功,但她相信轻功也不过如此,因为她感觉身体几乎都要飞起来了,身边树木迅速的往后退着。虽然跑在雪地中本就比较吃力,但是在求生的强大渴望驱使下,她依旧发狂一般朝前飞奔着。

    眼看着就要到树下,她突然听到身后传来一道劲风,她知道不好,立刻把头一低。她听过父亲说过,老虎会从后面咬住你的脖子。

    这一低头,暂时保住了她的性命,老虎的利嘴果然咬向她的脖颈,她低头之后便咬了个空,但尖尖的獠牙还是在她的后脑勺上划开了一道口子。

    与此同时,猛虎的两只前爪猛的扑在了耶律娅的后背上,将她扑倒在雪地中。老虎落地刹住了脚,扭头望向摔倒在地上正惊恐万状的爬起来的耶律娅。

    猛虎发出一声咆哮,并不马上再次上扑。因为经验告诉它,被扑倒的猎物再想重新用最快的速度逃开是不可能的了,这时已经是它嘴里的猎物,反倒不着急着咬死,只用戏虐的目光盯着对方,好像抓住了老鼠的猫。

    接着,它张开血盆大口,尖尖的牙齿挂着血光,喷出来的气满是腥臭,不知道吃了多少猎物甚至包括人。

    跌坐在地上的耶律娅心想这下完了,要被这老虎吃掉了。没想到自己约情郎出来打猎,最后却死在了老虎的嘴里,自己中意的情郎呢?但愿在死之前,还能看他最后一眼。

    耶律娅索性不管那只老虎,扭头向远处望去,想寻找她的意中人。

    但她看见的只是四下奔逃的兵士,还有拼命躲闪着猛虎扑击的护卫们,却看不见卓然的影子,甚至他骑的那匹马都已经跑远了。

    耶律娅绝望了,她感觉后脑撕裂般的疼痛,也不知道这下伤有多深多重。她扭头过来朝向那只老虎,老虎已经将身体后倾,准备往前扑击,再次将她扑倒,咬住她的喉咙,直到她断气。

    就在耶律娅闭目等死的瞬间,耳边忽然传来轰的一声闷响,她半闭的眼睛看见了猛虎额头王字虎纹上飞出了一朵血花。

    血花上方横着的树枝下,竟然凌空倒悬着一个人,那人的身形很非常眼熟,一只手对着猛虎,他长长的衣袖垂下,笼住了他的手。

    这倒悬在树上猿猴一般的人,竟然就是她刚才搜寻的意中人卓然。

    猛虎被卓然藏在衣袖中的火药枪一枪正中头顶,弹丸射入猛虎脑袋,脑浆迸裂,立刻扑倒,在地上翻滚。

    卓然马上对耶律娅吼道:“快抓住我的手。”

    耶律娅反应极快,地上那只老虎翻了一个滚抬着血淋淋的头再次寻找她这个到嘴的猎物时,她已经跪爬起来,一纵身,抓住了卓然伸出来的另一只手,牢牢抓住。

    卓然双腿使劲,整个身子竟然弯曲起来,同时带动她,将她拉了上去。

    这时,那只脑袋遭受重创的猛虎发现了她,一声咆哮,跃身而起,冲着半空中的耶律娅撕咬过去。但是,耶律娅已经被卓然提了上去,猛虎这一下扑了个空。

    被卓然直接提上树的耶律娅在飞上树的瞬间,她惊讶地发现,卓然竟然是双脚踩在树上,而不是她原来以为的勾住树。

    要知道,卓然是出现在这棵树枝下方的,他怎么可能用双脚踩住树,把身体像蝙蝠一样悬在空中呢?难道他的脚有爪子吗?

    不会的,刚才她已经看清楚了,那就是一双鞋,并没有爪子抓住树。这就奇怪了,一个人,怎么可能倒着踩在树枝上而不会掉下去,反而能把她凌空提起来,扔到树上呢?

    耶律娅还没能想明白,她的身子已经落在了树枝上了,卓然随即一翻身也上了树。骑在树上,喘了口气说道:“你没事吧?”

    一听这话,耶律娅顿时又是后怕又是心惊,又是委屈。哇的一声哭了出来,紧紧的抓住了树,哽咽着道:“我,我脑袋被老虎抓了一下,还不知道活得成不,呜呜呜……”

    卓然抓住她的头按下来瞧了一眼后脑勺,一看之下顿时放心,这道伤口虽然比较长,却不太深,只是划伤头皮而已,便宽慰道:“一时半会儿死不了,先不用管。赶紧,咱们再往上爬,爬到高处,这里离地面还是太近了,老虎也会爬树的,虽然不算快。”

    耶律娅赶紧答应,顾不上捂后脑的伤口,抓住树枝便开始往上爬。她从小就跟男孩子一样,喜欢舞刀弄棒,不喜欢闺房中的女红之类的,所以爬树是她从小练就的本事,自然没有什么问题。

    她一直爬到了树顶,在有些摇晃的一支树枝上停住。而卓然却呆原地没动。因为树干阻拦的原因看不见他人,只看见他的脚,耶律娅惊慌的叫着:“你快上来,下面危险。”

    卓然道:“等等,我要吸引它来扑我,好让它流血更多。”

    果然,下面那只老虎看见树枝上站着一个人,便试着跳跃起来要去抓卓然。但只能跃到距离树枝还有一尺多远的地方,伸出来的爪子连树枝都够不着,更不要说树枝上的卓然了。

    由于它奋力跳跃,头顶上的血流得更快了,还带着白色的脑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