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12章呆在树上等死
    又过了片刻,那只老虎已经喘着气,再也跳不动了。卓然这才攀爬上了树枝,来到了耶律娅的身边。他喘了口气,低下头,望向下边的老虎。

    那只头顶冒血的老虎身子摇摇晃晃的如喝醉酒一般,在那儿兜着圈,踉跄着,不时抬头,用冰冷的目光盯着他们,嘴里发出可怕的咆哮。

    突然,它人立而起,扑在树干上,双爪飞快的抓着树干,抓得大树木屑横飞。

    可是这只是它最后的疯狂。

    只抓了几下,沉重的身体便倒下了,侧卧在了树下雪地中,脑袋上伤口的血源源流出,染红了身下的白雪。它的肚子还在不停的鼓胀收缩起伏着,犀利的眼神却在迅速淡去。

    耶律娅惊喜交加,望着卓然道:“是你杀了它吗?你用什么办法杀的?原来你武功这么厉害,能够一指洞穿老虎的脑袋!”

    卓然没有否定,只是笑了两声。

    耶律娅满是欣喜的说道:“先前我还以为你被老虎咬死了,我在找你呢。没想到你却爬到树上来了,——你什么时候上来的?”

    在老虎往前逼近的时候,卓然便悄悄下了马,慢慢后退到了这棵大树下,这是他观察确定最适合躲避的参天大树。到老虎开始扑击过来时,他立即跳起来抓住伸过来的树枝,翻身上了大树。

    他逃命的行径没有被这些人看在眼中,因为他们已经完全被眼前的三只猛虎给住了。生死攸关之时哪还顾得上别人,所以卓然躲在树上谁也不知道。

    卓然原来以为耶律娅会在护卫的保护下逃得性命,没想到这三只猛虎太过犀利,身中箭伤反倒更加凶猛,转瞬间咬倒一片。而耶律娅又跑到他的树下,于是他立刻从怀里取出了火药枪。

    在老虎扑倒耶律娅的时候,无巧不巧,正在他的树的正下方。卓然立刻施展壁虎功,倒着踩在大树的树枝上,倒悬下来,用枪无声无息对准下面猫着腰,正死死盯着前方耶律娅的老虎的头顶扣动了扳机。

    这下是致命伤,老虎却还是挣扎了好一会儿最终才轰然倒地而死。

    不过,卓然让耶律娅先爬上树顶,说自己在下面吸引老虎,其实他主要目的并不是这个,而是趁着树枝遮挡赶紧给火药枪装填弹药。

    弹药装好之后,他将火药枪揣在怀中。这时耶律娅已经叫了他好几声了,卓然立马答应,这才爬上了树。

    两人坐在树梢惊魂未定地望着下方的情况。兵士们被咬死了很多,剩下的要么爬上了树,要么躲在草丛里装死。

    几个护卫们已经抵挡不住两只受伤猛虎的扑击,又有一个护卫被老虎咬死了。其他的兵士除了被咬死咬伤躺在地上的之外,其他的都要么逃开了,要么爬上树抖得跟筛糠似的,大喊救命。

    耶律娅急声对那几个护卫叫道:“你们几个饭桶,快到这边树上来,快点!”

    几个护卫不是不想爬树,而是这两只老虎反应迅捷,动作异常敏捷,根本不容他们逃去爬树。侍卫很快发现,再这样下去,他们迟早会像其他同伴一样死在老虎的利爪之下。

    于是几个护卫不约而同分散朝着不同方向跑去,这样,至少可以保证一部分人能够逃脱性命。

    果然,两只老虎犹豫了一下,立刻分开追击,分别追上了两个护卫,将他们扑到。两个护卫立刻驴打滚躲开了。而剩下的几个护卫跑到了卓然他们的大树下,快速爬上了树。

    两个护卫中的一个因为受伤,最终被老虎扑倒咬死,另一个则还在垂死挣扎应付那只不停扑击他的老虎。

    卓然忽然扯着嗓门大喊大叫起来,其他人会意,便也跟着狂喊,想引那只老虎的注意力。

    果然,老虎被这忽如其来的狂叫声吓了一跳,扭头过来,望向了树上叫喊的众人。那已经近乎绝望的护卫立刻踉跄着扑向了最近的一棵树,费尽了吃奶的力气终于爬了上去。

    等那老虎扭头过来再想追击时,护卫已经爬上树去了。它立刻人立而起,抓挠着树干,想要爬上去,顿时树干被抓得木屑横飞。

    这只老虎体积太大,几次试着爬上树都功败垂成,只得在树下拼命嘶吼,用爪子不时抓挠着巨大的树干。

    眼见除了地上横七竖八躺着的尸体之外,其他人都爬上树,暂时逃得了性命。耶律娅终于舒了口气,对卓然说道:“多谢你,若不是你,我就死定了,你可是我的救命恩人。这件事也让我相信,你先前对我的冷淡都是假的,其实你心里是有我的。”

    卓然刚才可没细想太多,救人要紧。现在这女子竟然将这作为两人感情真实的证据,让他顿时觉得不妙。

    人是救了,可却换得对方的好感,卓然不希望这样,他要摆脱对方,摆脱这段婚姻。不能将来被当作耶律重元的同党而被辽道宗给灭了。

    所以卓然立刻眼睛一瞪,说道:“谁救你了?我才懒得救你呢,是你自己抓住我的手的,你要把我扯下去,我当然只好把你扯上来,总不能让你把我扯下树去喂老虎吧。”

    耶律娅不禁一愣,道:“你怎么这样说?刚才明明是你救我来着,要不你倒掉那儿干什么?”

    “我喜欢倒吊着,我属蝙蝠的不行吗?你们女人可真麻烦。”

    耶律娅扑哧一声笑了,说:“还有属蝙蝠的,你可真逗。对了,我看你刚才用脚踩在树干上,整个人倒吊在树枝上,你是怎么做到的?你腿上有爪子吗?这什么功夫,怎么这么厉害?”

    “你真当我属蝙蝠了啊?你看错了,我是用脚钩着树枝的。”

    “没看错,我明明看到你的脚从下面踩在树干上的。可是你是倒吊着的呀,怎么可能做得到,让我看看你的脚。”

    说罢,伸手要去抓卓然的脚。

    卓然赶紧把腿收了回来,说:“你这人怎么见风就是雨,行了,这时候不要去扯这些,咱们先活命要紧。下面还有两头猛虎,怎么逃出去还不知道呢。”

    耶律娅瞧了一眼那两只老虎,忽然指着卓然说道:“我不是一指就能洞穿老虎的脑袋嘛,你下去,把其他两只老虎也给用指头戳死,咱们不就脱离险境了吗?”

    卓然这才知道,耶律娅只看见了自己射杀老虎的部分场景,幸亏自己把火药枪藏在了衣袖中,对方看不见。若是看见了,自己的杀手锏也就泡汤了。

    卓然说道:“我杀死老虎的那一招名叫射天狼,这功夫还可以,只是太耗费内力,我每施展一次要用好些天来积攒内力才能在施展第二次,所以我现在可没有能力再杀老虎了。如果我们能够活到我内力恢复的时候那就没问题了,但我估计,没等老虎吃我们,我们就会饿昏掉下去被老虎吃掉。”

    耶律娅脸色有些白,紧张的说道:“那我宁可把自己绑在树上,活活饿死,也不愿意被老虎吃掉,多恶心啊。”

    “哪是恶心的事,命都没了。”

    “那也比被老虎吃掉强。”

    卓然懒得再理她,想着脱困的招数。现在他的招数,当然是诱惑那两只老虎到他们的树下,趁他在树干上抓挠的时候,倒垂下去,再给它脑袋来上两枪。可是那样一来,自己的武器就会暴露在树上所有人包括耶律娅面前,那自己的大杀器就会失去隐蔽性。

    现在还没到最后关头,卓然不想过早的暴露自己的大杀器,先等等看,或许耶律重元见他们没有回去会派人来寻找,人多了,老虎就被吓跑了,又或者直接把老虎给灭杀了。

    但是此刻,两只老虎各自蹲在有人的两棵树下,仰着头守着,时不时看他们一眼,仿佛在打盹,又或者在想心思。

    耶律娅对卓然道:“你有什么办法化解这场危难吗?不然我们俩还有他们恐怕要死在这儿了。这里还是比较偏僻的,我哥又不知道我们到了这里,他找不到我们。过上几天,我们没有吃的,要么乖乖下去喂老虎,要么呆在树上等死。哪一个我都不愿意。对了,你施展的那一招射天狼,真的要用好几天才能积蓄内力?到底要多少天,或许我们可以等到那一天。”

    卓然摇头道:“没有用的,不仅要好几天,还要进行必要的调息修炼,我现在哪有那个环境来修炼呢?”

    一个受伤护卫咬咬牙,道:“郡主,我来引开老虎,你们下去取地上的弓箭。只要有弓箭,对付这鬼东西就有把握。”

    卓然其实也是打这个主意,既然火药枪不能用,那就只有用弓箭从上而下远距离击杀老虎了。

    所以卓然盯着树下远处草地上的弓箭,那是耶律娅逃跑时扔在地上的。这张弓很结实,如果耶律娅能得到她自己的弓箭,就更方便了。

    卓然大致浏览了一下地形,心中便有了主意,对那护卫道:“你受伤了,跑不快,还是我去。”随后对耶律娅说道,“我待会儿跳下树去,跑到另外一棵树爬上去,把老虎引开,你就趁机下去捡你的弓箭。可能只有一次机会,你动作一定要快。捡到弓箭之后你马上爬上旁边那棵大树,再从上面用箭射死这些老虎。那壶箭有二十多支,我不相信还射不死这两只老虎。”

    耶律娅紧张的说道:“万一被老虎追上咬死你怎么办?”

    卓然苦笑:“那也好过我们被活活困死在上面,趁现在我们还有力气,不然又累又渴的时候,没有力气,你让我跑也跑不动了。放心吧,那有几棵树,我已经想好了,用树作为掩护,老虎未必能抓得住我。”

    耶律娅看了一眼那几棵树,惊声道:“不行,那些树最低的树枝也有几丈高,你够不着,只能爬,可来不及爬上去老虎就会抓住你的。”

    卓然眨了眨眼说道:“放心吧,我爬树的速度没人比得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