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13章耶律娅
    卓然依仗的就是自己的壁虎功,刚才他用壁虎功爬树,轻松快捷,他已经对此深有信心了。他也看见了老虎刚才扑过来的速度,心想在这种速度下自己要爬上树,还是轻而易举的,所以他心中笃定。

    耶律娅却摇头道:“不行,我不能让你冒险,我们想别的办法。”

    卓然眼珠一转,立刻破口大骂道:“你个小娘皮,如果不是你说打猎,老子会陷入这场危险吗?现在老子想法救你的小命,你还说三说四的。你这样的女人还想嫁给我,老子最讨厌不听话的小娘皮!”

    卓然声色俱厉的臭骂,把耶律娅吓得哆嗦,畏畏缩缩道:“那,那好吧,我听你的。”

    卓然原本是想用这种这件事来激怒对方,让对方对自己心生厌恶。心想,她是天下兵马大元帅的亲妹妹,何等尊崇的地位,居然被自己一个小官呵斥,肯定会暴跳如雷。没想到她却变成一只小猫咪似的乖巧,简直搞不懂这女人到底咋的了,先前那些威风又到哪去了。

    卓然悻悻的哼了一声,说道:“那注意啦,老子一跳下树,把老虎引开,你就往下跳。赶紧抓住你的弓箭,背在身上,马上爬上旁边的那棵大树,不要回头看老虎,也不要看我,听到没有?你个小娘皮。”

    “听到了,——干嘛这样骂人家嘛……”耶律娅眼圈都红了。

    卓然简直拿她没办法,拍了拍树干说:“下去,准备好。”

    两人下到了最下面一根树枝,趴着的老虎立刻来了精神,几乎是坐在地上,仰着头瞧着他们两个,心想,难道他们要自己送到嘴里来吗?

    卓然低声对耶律娅说道:“准备,我要跳了。”

    “你一定要小心,千万不能冒险。”

    卓然怒道:“罗里吧嗦,不知道我最讨厌女人婆婆妈妈的吗?”

    “哦,那我以后不婆婆妈妈了。”耶律娅甚至还朝卓然扮了个笑脸,但因为高度紧张,脸部都抽搐了,这笑比哭还难看。

    卓然哼了一声,瞧了一眼老虎,突然纵身往下一跳。他落下的位置在树的另一面,大树隔开了老虎和他。

    落地之后打了个滚,爬起来,箭一般地往前冲去。

    老虎几个纵跃就追到了卓然身后,可是卓然这时已经跑到了那棵树后,这棵树同样是棵参天大树,几个人合抱都未必能抱得住。卓然没有回头,就已经知道老虎已经到了身后,他根本没有往旁边闪避,或者躲到树后面。他知道在灵巧的老虎的追捕下,这棵树还不足以形成跟老虎躲迷藏的障碍,那只会死得更快,他有他的保命绝招壁虎功。

    跑到树下时,他直接一脚踩在树干上,将树当成独木舟一般,蹭蹭蹭往上跑。手都没有碰到树干,只靠脚的强大吸力,就轻松的一口气跑上了大树,直到半腰。

    老虎一下扑在树上,扑了个空,仰着头望着树上的卓然,显然,老虎被眼前发生的一幕惊呆了,不敢相信人还能在树干上奔跑。

    卓然骑在一根树枝上,扭头一看,只见耶律娅已经抓到了地上的长弓,背到了背上,提起来一壶箭。她显然还不满足,又朝着数丈外的另一壶箭跑过去,想把那壶箭也抓在手里再上树。

    另一只老虎远远的在另一棵树下守着树上的那个护卫,距离比较远,但是已经警惕的抬起身了往这边张望,琢磨着要不要过来抓这猎物。

    追击卓然的这只老虎已经发现下树的耶律娅,立即掉转身,几个纵跃,朝着正要去捡那壶箭的耶律娅冲了过去。

    卓然大叫:“快上树,你这个蠢货,你拿着两壶箭怎么爬树?”

    已经即将跑到那壶箭面前的耶律娅,听到了卓然的叫喊,顿时醒悟,对呀,自己还要用双手去抱树,一壶箭还可以挂在腰间的挂钩上,可两壶箭可就没法挂了,总不能抱在怀里吧,那爬树的速度会慢很多的。所以其实仓促间没办法带两壶箭爬树的。

    自己刚才怎么没想到这一点?只是想着多拿些箭,可以更多一些把握射死在老虎。她醒悟过来之后,她马上扔掉这壶箭,扭头朝大树跑去。

    但很显然,她的速度比不上追来的老虎。

    卓然再也顾不得别的,从怀里掏出火药枪,对准了冲过去的老虎扣动了扳机。

    砰!

    弹丸飞射而去,打到了老虎的屁股。

    但老虎已经跑出了有效射程,这枚弹丸仅仅给了老虎的屁股重重一击,甚至没法穿透他坚韧的虎皮。

    老虎疼的一挫身,立刻扭头望向卓然。

    卓然随即将火药枪藏在身后,大吼大叫。眼见那老虎正在犹豫,似乎又想掉头过去继续追赶耶律娅,他索性直接从树丫上跳了下来,朝着老虎大叫着跑了过去。

    老虎这下彻底被激怒了,抛下耶律娅,掉头朝着卓然猛扑过去。

    耶律娅刚才几乎已经陷入绝境,因为她发现老虎的速度简直跟离弦的箭一般,而她在深深的雪地上奔跑的速度要慢很多。她为了拿到另外一壶箭已经跑得太远,想返回那棵树几乎来不及了。心想着这次恐怕真的要死了,正在这时,轰鸣声响起,那老虎似乎被什么东西击中,回过头,望向卓然。

    接着,她看见卓然竟然跳下树对老虎大喊大叫,当然是为了吸引老虎的注意,好把老虎引开,让自己从容爬上树。

    耶律娅心头感动得无以复加,一边哭,一边跑到了树下,手忙脚乱的抱着树爬了上去,坐在树丫上,回头望去。发现卓然同样坐在了那棵大树的树丫上,正晃动着双腿,瞧着下面人立而起的老虎,得意地笑着,好像浑然没有什么危险似的。

    耶律娅真的惊呆了,卓然的那棵树非常大,那样大的树爬上去其实很困难,可是卓然居然非常轻松的爬上去了。

    先前她抓住那壶箭的时候,曾飞快地瞟了一眼,正好看见卓然冲上树干奔跑,一直跑到树半腰。她当时就惊骇的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飞檐走树吗?

    这汉人文官难道是个深藏不露的高手?刚才老虎追自己的时候,听到身后传来一声闷响,跟先前击杀那头老虎一样,应该还是他施展了那什么射天狼指法。可惜因为前面功力消耗太大,威力大减,加之距离太远,所以没有能击毙老虎,但打伤老虎了,老虎被激怒,这才掉头追他。

    他为了救自己,还真是拼了命了。耶律娅满怀感激,眼中噙泪喜悦地凝视这远处的卓然。

    刚才树上所有护卫和兵士都被耶律娅面临的危险境地把目光给吸引过去了,加之树叶的遮挡,所以卓然第二次用火药枪射击,仍然没有一个人看见。等到听到声响转头看去时,卓然已经将火药枪藏在了身后。

    当看见耶律娅和卓然都上了树安全了,众人都齐声欢呼,因为耶律娅拿到了一张弓和一壶箭,接下来,就是该她来对付这些老虎了。

    耶律娅一抹眼泪,从背上取下了那张弓,搭上箭,身子靠在树干上,用脚撑着树,支撑着自己。拉开了弓,对准了卓然树下的那只老虎嗖的一箭射了过去,正中老虎的后背。

    老虎疼痛异常,扭转身吼叫着,朝着耶律娅的这棵树扑了过来,声音凄厉,震得树上的雪花簌簌掉落。

    老虎扑到树下,人立而起,双脚不停地在树干上抓挠着,吼叫着,发出威慑的吼叫声。

    它的抓挠使得这棵树剧烈的摇晃,但是背靠着树干,踩着树枝的耶律娅却稳稳当当的站在那里,不动分毫。她已经又抽出了一支利箭,搭好,深吸口气,拉开了弓,慢慢移动,朝下对准了那只人立而起,正用恶狠狠的目光盯着她张着血盆大口的老虎的嘴。

    嗖!

    箭如流星,准确的射进了老虎的巨嘴之中,从咽喉一直穿到了肚子里。

    老虎发出了含糊的吼叫,因为它的嘴已经受伤了,喉咙被穿破了,犹如一颗被伐倒的树,轰然倒地,在雪地上不停翻滚嚎叫。耶律娅更不客气,又抽出两支箭,对准了那老虎,嗖嗖两箭,一箭射入了的耳朵,直接穿进他的大脑。一箭正中左侧腋下,穿透心脏。

    耶律娅更不客气,继续放箭,老虎连接中箭,基本上箭箭致命,老虎终于扭了几下,瘫软在地,就此死去。

    耶律娅立刻掉转身,对着远处的那只老虎放箭,那只老虎距离的比较远,实际上已经超出了弓箭的有效射程,所以不大容易射准。耶律娅用了三支箭,终于有一箭射中了老虎,但是老虎猛的一抖身,那支箭便被弹了下来,对老虎造成的伤害并不大。

    那老虎原本就受了伤,又被一箭射中,哪里还按捺得住,立刻调转身子,朝着耶律娅这边冲了过来,扑在树上,猛烈地抓挠着。耶律娅嗖嗖几箭,如此近的距离,箭箭准确命中要害,老虎翻腾着死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