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14章辽朝第一勇士
    三只老虎悉数被射杀,众人这才松了一口气,对耶律娅的赞美之声不绝于耳。

    耶律娅却跳下树朝卓然跑了过去,她满以为卓然也会跳下树,然后她会像一只幸福的小鸟投入温暖的树林中一般,扑进他怀里,遂成好事。可是卓然却坐在树枝上晃动着双腿,根本没有下来的意思。

    耶律娅对卓然的不解风情很是有些气恼,撅着嘴,叉着腰,站在树下道:“你咋还不下来?我有话跟你说,快下来。”

    卓然故意打岔,晃动的腿说道:“你如此威猛,连杀两只老虎。这下你在契丹可是名气响当当了。”

    耶律娅扑哧一声笑了,随即瞪眼道:“你是在挖苦我吧,如果不是你两次相救,我已经被老虎咬死了。哪还轮到我去射它们,你快下来呀。”

    卓然终于跳下了树,树比较高,他在地上雪地上打了个滚,这才站起来。眼看着耶律娅冲到他面前,便弯腰拍打身上的雪花,耶律娅根本没办法过去抱他,只好气嘟嘟的站在那儿瞧着他,等他把雪花拍完。

    卓然终于拍完了雪花,站起了腰,在耶律娅正想向他表白什么之前,突然一指前方说道:“他们过来了,这下真是惊险,咱们死了这么多兄弟,才杀死三只老虎。”

    耶律娅扭头一瞧,见她的护卫和其他兵士都围拢了上来,众目睽睽之下,她当然不好意思再像自己先前所想的那样扑进卓然怀里,抱着他又哭又笑了。

    卓然对兵士和护卫说道:“快把这几只虎绑起来送回去,再把兄弟们的尸首放在马上。这些可都是为了保护郡主这才死的英烈,可不能怠慢了。”

    那些亲兵护卫照办,正忙碌着。卓然还是没有瞧耶律娅,快步来到已经被兵士们找回来的自己的战马前,翻身上了马,坐在马鞍上得意洋洋的左顾右盼。直到耶律娅在他的马后大声叫道:“喂!”

    卓然这才扭头朝着她,好像刚刚发现似的,说道:“哎呀郡主,你怎么还不上马?难道还没打过瘾吗?咱们得回去了。”

    耶律娅就好像隔靴搔痒一般耐受,听了这话,气的她狠狠的给他一个白眼,这才翻身上了自己的马。策马跟在卓然身边,道:“你今天真威猛,堪当辽朝第一勇士。”

    “什么辽朝第一勇士,我可是大宋朝的人。”

    “可是你已经得到我辽朝皇帝的册封,是辽朝的翰林侍诏,当然也算辽朝的人嘛。”

    卓然翻了翻眼睛瞧着她,说道:“强词夺理,不知所云。”

    卓然原本是想激怒她,可是耶律娅似乎变了个人似的,根本不吃这一套,反倒乖乖地哦了一声,耷拉着脑袋说:“我若说错了,你就多教我。我本来学你们汉话就学的不像嘛,谁有你们宋朝读书人那样的花花肠子。”

    卓然说道:“你看不起我们大宋文人,那咱们就别说话了。”他故意赌气一抖马缰绳,策马往前飞奔而去。

    “我哪有看不起嘛,就是开个玩笑嘛,开玩笑也不行吗?喂,你等等我,等等我呀……”

    她策马追了上去,其他的护卫们则带着被咬死的兵士和护卫的尸体,还有三只猛虎返回了小海边的辽军大营。

    很快辽军大营便传开了,兵马大元帅皇太叔的亲妹妹射死了三只猛虎,至于具体的过程却是五花八门,各有各的版本。

    有的版本异常精彩,简直跟说评书似的,让人听得瞠目结舌。而种种版本几乎都集中在耶律娅如何神勇上,却刻意回避了卓然这位大宋文人在其中的巨大作用,或许是出于契丹人在围猎方面的天生的骄傲,不愿意承认一个汉人在这场惊心动魄的猎捕老虎之战中起的作用。

    卓然也懒得分辨,走自己的路,让他们说去吧。

    但是耶律娅可不干,每次听到这,便厉声反驳,说都是卓然的功劳,若没有卓然,大家只怕都得死,尤其是自己,至少死了两次。

    但是幸存下来的护卫和兵士们却还是坚持他们的说法。于是耶律娅的话就变成谦虚,没有人相信了。

    耶律重元也不相信卓然有这等本事,便认为是妹妹出于她个人的感情考虑,非要给卓然脸上贴金了。于是笑呵呵的听着,却不表态,连夸赞一声都没有。

    这让耶律娅很是气恼,却又无可奈何。别人不信,她总不能用刀剑逼着让人家相信吧,正所谓牛不喝水强按头,那也是没用的,只好叹口气作罢。

    耶律重元虽然不相信卓然救过自己妹妹,但是他倒是借着这个机会,看出来自己妹妹对他可是情深意重,甚至还希望把猎杀三头猛虎的功劳加在他的头上,用情可谓感动天地,这样的良配,卓然那小子还不赶紧的答应又待何时。所以又找到卓然问他意愿。

    卓然原本是想利用这次狩猎来给耶律娅一个坏印象,没想到反而救了她的命,使她为之对自己感恩戴德,当真有些弄巧成拙。于是又赶紧拿出先前约定好的半个月之约,要求等半个月之后再做答复,耶律重元只好听他的。

    当天傍晚,耶律光和萧冷刀前往卓然大营,要亲自邀请他前去赴宴。

    正走着,忽然看到前方耶律重元的妹妹耶律娅正眉飞色舞的跟几个辽军将领说着什么。她的表情很激动,那几个将领却只是陪着笑,似乎对她的话不怎么相信。

    耶律光好奇的问了一句:“郡主在说什么呢?这么热闹。”

    耶律娅一回头,见是他们,激动的马上拦住说道:“我跟他们说,卓大哥救了我,可他们偏偏就是不信,还说卓大哥是汉人,不擅长射猎的。天地良心,我看得真真的,怎么可能看错。那些人距离我们远,他们没看清楚,可我看清楚了,为什么不相信我?”

    耶律光笑了笑说:“他们不信我信,他是怎么救你的?”

    耶律光想让耶律重元的妹妹有个台阶下,况且自己也有些好奇,便问了一句。事实上,他也不相信卓然这么个文弱书生竟然就善于骑射。

    耶律娅一听他感兴趣,仿佛遇到了知音,马上拉着他道:“卓大哥真是不同寻常,我告诉你们,我看的真真的,他用双脚直接倒着踩在一棵大树的树干上,像蝙蝠一样倒吊着,然后用指头,一指头就把老虎的天灵盖给戳穿了,那老虎当场就死了,你说他算不算辽朝第一勇士?”

    耶律光本来笑呵呵的脸忽然僵住了,回头瞧了一眼萧冷刀,萧冷刀原本就冷着的脸此刻更加冷峻,目光中精光一闪,竟然露出笑容,问:“他是用脚踩在树干上倒吊着的?”

    “对呀,神奇吧,那些人离得远,看不见,我可看得清清楚楚。他把我救上去的时候,我看见他的脚就是这样踩在树干上掉着的,我还想问他,是不是有爪子之类的,抓住了树干,可是他没理我。”

    萧冷刀半晌点点头说:“要是这样,那还真是神奇。”

    神奇两个字是耶律娅在众人面前不停絮叨卓然的功劳之后第一次听到的评价。那些人不敢得罪她,但是也不愿意相信她的所谓谎言,因此只是点头哈腰的打着哈哈,没有像萧冷刀这样直截了当称赞卓然武功了得的,顿时让耶律娅心中升起了知遇之感。

    她欣喜的说道:“算你有眼光,我告诉你后面还有更神奇的,——他为了引开老虎,免得老虎伤我,凌空给了那老虎一指。老虎吃痛,转身追他,他居然像如履平地一般,直接跑上了树干。——你明白我指的是什么意思吗?他不是爬上树,而是用脚踩在树干上,就像踩在平地上一样,快速奔跑,一直沿着树干跑到了中部。他就是这样跑上树去的,就跟飞檐走壁在墙壁上连续行走一样。”

    耶律光和萧冷刀相互看了一眼,都从对方眼中看到了一抹兴奋。

    耶律光深吸了一口气,缓缓说道:“这可真是太神奇了,没想到这世间还有如此神奇的武功。”

    “可不是吗?可我跟这么多人说,他们都只是笑着说我看花眼了。我能看花眼吗?我就在旁边,他们谁也不相信我说的话,除了你。我是真的看见他在树上行走,用脚踩着树干倒吊着,偏偏就没人信。”

    耶律光点点头说:“信不信由他们,只要你相信就行了。他是娶你做妻,你又不是嫁给那些人,不需要他们相信什么。”

    耶律娅一听这话顿时高兴起来,说道:“对呀,我干嘛要在意,别人是不是认为他是辽朝第一勇士没关系,只要我认为他是,他就是。再说了,他这样的本事,总有一日能在众人面前显露出来,那时候他们才知道,他们有多幼稚有多可笑。”

    她翻来覆去嘀咕的时候,耶律光和萧冷刀已经拱手告辞。她却呆了一般在那想着自己的心思,甚至根本没有顾及到两个人已经离开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