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16章油盐不进
    卓然很快确定了这一点,因为他很快便听不到了水声,只有铁箱子不时触碰的声音。他们的铁箱正在缓缓下沉,他这才明白,不是靠吸水使铁箱下沉,而是靠铁箱本身的重量,铁箱顶部的铁链,应该连着绞盘,上来的时候,再搅动小盘将那铁箱拉上铁链。

    铁箱继续往下沉,卓然感觉到身体的热量在快速的消散,开始冻得牙根咔咔作响,裹起的身子也依旧抵不住刺骨的寒冷。他明白,是周围的小海的海水沁透进来导致的,他瞧了瞧另外三个人,这三个人却神色如常,那女子倒还略显寒冷状,耶律光和萧冷光却丝毫没有异常。

    他明白,这两家伙武功高绝,自然不会在意这一点寒冷的,他强打精神抵御着。好在这种刺骨的寒冷,还没有超越他可以忍受的底线,而且没有进一步增强的趋势。他这才稍稍放心,不知下沉了多久,忽然听到哐当一声,铁箱停住了,可接着又听到嗤嗤的声音从铁箱壁一侧的墙壁传来,不知道是在做什么,过得片刻,那女子搬动了一个扳手,传来了一声沉闷的响声,她面现喜色,说道:“好了。”

    接着她开始转动转盘,打开了舱门,卓然一下把心提起来了。这时候打开舱门,海水涌进来,那不是自寻死路吗?但是看见其他两人面色如常,他这才知道,原来是他多虑了,既然他们已经成竹在胸,便也心中坦然。

    等到第二道舱门打开,卓然居然感觉到吹进来一阵凉风,不由心头一冷,在海底深处,怎么会有凉风吹来?但是眼前黑漆漆的,什么都看不见。

    耶律光拍了拍手掌,对卓然说道:“卓兄弟,你跟我来,这里就是咱们的地宫了。”

    说罢,他先迈步跨进了通道,往前走了一段路,便进了一个更大的铁箱之中。

    卓然进到这里,抬头四下一看,不由大吃了一惊。只见,这一处地宫比先前的那个铁箱子要大上若干倍,而且铁箱子是黝黑发亮的,上面有着神秘的花纹。

    卓然到了这里,忽然发现身体中的悬浮石开始兴奋的骚动,似乎遇到了同伴似的,不禁心头一动,难道这就是他们的地宫里就是悬浮石吗?

    卓然目光扫过,这硕大的地宫中,却没有发现像上次在南门中看见的那种,一口一口的箱子都用来装悬浮石的,这里只有中间的那巨大的铜鼎,——难道这铜鼎之中放着悬浮石吗?

    卓然疑惑的扭头望向一旁,正得意洋洋的瞧着他的,耶律光说道:“特使大人,您的宝藏在哪呢?我咋没看见?”

    耶律光走到了那铜鼎前,伸手在铜鼎上旁乓乓拍了两下说道:“宝贝自然是放在这里面了,我打开盖子,你进去瞧,瞧完了再出来。这是本门至宝,寻常人等是根本看不到的。要知道,我们这个地宫,是漂浮在小海的海底深处的一个铁屋子里头,上下左右前后全都是海水,谁也别指望能够进来偷取宝贝的,可见这里头的宝贝有多么珍贵。若不是看在你我投缘的份上,我们才不会让你鉴赏如此珍宝呢。好啦,还等什么,赶快进去开开眼界吧。”

    卓然一眼看见了铜鼎旁架着一个梯子,便沿着梯子踩了上去。到了顶上,卓然探头往里看,说道:“里面黑洞洞的,什么都看不见呀。”

    刚说道这儿,卓然便感觉到一股强大的吸力,从铜鼎之中朝他吸了过来,身体竟然不由自主不受控制的,被这股强大的吸力,直接扯进了铜鼎之中。

    咣当一声,那巨大的铜盖坠落下来,将他扣在了铜鼎之中,随即啪啪几下,铜扣将盖顶扣死,再也撑不开了。

    卓然一直戒备小心,就怕遭了他们暗算,但是千防万防,还是没有防住。这看着平静的大鼎居然有如此强大的吸力,径直将他吸了进去,他原先怀里揣着火药枪,防着对方出手,只要对方有这个意向,他会先下手为强。

    不过他不敢贸然下手,因为对方有两个人,而且一个是特使,另一个是掌门,武功也绝对不差,至少对付他是绰绰有余的,因此他只有见机行事。可是没想到却被这看似平静大铜鼎直接吸到了铜鼎内部。

    可是进入铜鼎之后,卓然又惊又喜,因为铜鼎中竟然全都是悬浮石,他身处悬浮石中,简直好像在悬浮石里泡澡一般舒畅。虽然铜鼎的盖子已经扣上,他却没有感觉到特别的憋气。身处铜鼎之中,他终于接触到了他想得到的东西,悬浮石,所以他并没有特别慌乱,只是拍打着铜鼎的内壁叫道:“你们两个干什么?”

    铜鼎外传来耶律光的声音,哈哈哈大笑:“小子,你或许不知道吧,我们设了这些圈套,就是等着今天。我相信你身上有悬浮石,怎么到你身体的我不清楚,可是在第一眼见到你,我抓着你臂膀的时候,就感觉到了你体内悬浮石波动。这种感觉只有我有这本事,因为我就是专门替宗主冶炼悬浮石的。所以我们摆了个鸿门宴,你却乖乖的来自投罗网,那就不能怪我们不客气了。”

    “你到底要干什么?”

    “现在告诉你也没有关系了,我要把你炼化,把你体内的悬浮石练出来。如果我猜想不错,你应该就是南门的外门堂主,虽然你不说,但是香主以上的任何变化,我特使难道会不知道吗?你既然是南门的外门堂主,而他们的悬浮石又神秘的失踪了,可是你体内却又有悬浮石波动,如果我猜想不错,这些悬浮石肯定已经被你吸到体内去了。不过不要紧,我是专门负责给宗主冶炼悬浮石的,我要把你在熔炉中炼化,哈哈哈,这下我可立了大功。”

    又听到一旁的北门掌门萧冷刀说道:“是呀,真是凑巧了。这下把悬浮石找回来,宗主一定非常高兴。”

    卓然一听,当真是一颗心凉到了底。忽然,他纵声大笑,笑得简直都要岔气乐睿。

    外面两人不禁愣了一下,耶律光问道:“你笑什么?死到临头还有心情笑。”

    卓然笑声一凝,说道:“笑你们两个简直是白痴,我身上怎么可能有悬浮石。我这之前是接触过悬浮石,可是不在我身上,被我收起来了,所以才会有悬浮石的味道。可你们却自作聪明,以为我体内有悬浮石,你们就算把我炼化了,也练不出半颗悬浮石来。如果你能把我放了,我愿意带你们去把悬浮石找出来,如此可好?”

    卓然心想,只要把自己放出去,那就还有机会把他们俩都干掉。

    不料,忽听得那胖子耶律光冷笑说道:“你这话也就哄哄三岁小孩,想骗我,那是门都没有的。乖乖的躺在里面,等着被炼化吧,我们可没空陪你,我们要回军营去了,留你在这儿慢慢练。这地方身处小海深处,小海极度的严寒,外人是根本进不来这里的。而且就算到了这里,也打不开门,进不来,只有我们专门的铁箱连接才能打开。所以你就算出来了也逃不了,更何况,这熔炉你是根本出不来的,哈哈哈哈。”

    接着对那双丫髻女子说道:“你好生炼丹,把它练出来,不管他说任何理由,都不要听他的,也不要跟他说话,听到了吗?”

    那女子恭声道:“属下听命,请特使放心,我就只当自己聋了,不会跟他说半句话,专心把悬浮石练出来。”

    “很好,上头法事还很紧急,等法事完成之后,我会再下来,那时悬浮石也差不多练出来了。你也算有个小小功劳,我会重重赏赐你的。”

    “多谢特使,属下一定尽心竭力,尽快把悬浮石练出来。”

    说罢,耶律光和萧冷刀两人进入了大铁箱,回到水面上去了。

    卓然在铜鼎之中,听到外面那女子哼着小曲,开始忙碌起来。于是大声说道:“这位姐姐,我身上有一个宝贝,刀枪不入,而且我还会很厉害的武功,叫做射天狼。你要把我放了,宝贝给你,我还教你这门武功,你会了这武功便可以横行天下。有了这个宝贝,你可以再也不用担心被别人伤害了,怎么样?这交易公平吧。”

    那女子充耳不闻,真好像聋了似的,不管卓然如何威逼利诱,或是花言巧语,许下种种诺言,她只是不听,也不开腔搭理。

    卓然说得口干舌燥,还是没用。忽然他感觉到有热气从下面传了上来,顿时吃了一惊,难道这丫头在外面,把这大铜鼎点燃了,要开始炼化自己了吗?

    卓然赶紧蹲下身,用手摸了摸铜鼎底部,果然感觉到温暖,吓得他魂飞魄散,拼命砸着铜鼎说道:“我说姑娘,你只要把我放了,你提任何条件我都答应你,好不好?我告诉你悬浮石在哪里,我身上真没有,他们误会了,但是悬浮石被我藏起来了,你要把我杀了,悬浮石就找不到了。”

    卓然说出种种利害,那女子依旧没有回答半个字,这让卓然简直毫无办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