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18章神秘图案
    卓然兴奋极了,这太好了,卓然马上又咬了一块,使劲咬却咬不动,还差点把牙都给磕掉了。

    他觉得很奇怪,怎么刚才那一块一下就咬扁了呢?他脑袋转了几下,忽然想起,刚才自己是运用了云纹功在嘴巴上,这才把它咬动的。不过不对呀,自己也把云纹功引导到了手臂上,可是手就是没有能够把它捏扁呀,这是怎么回事?

    卓然很快找到了一个解释,那就是,要想将悬浮石捏扁或者咬扁,必须要有足够大的力量,不一定是武功。而牙齿的咬合力要比手上的握力要强大很多,再加上云纹功增强作用,使得他的咬合力突破了这悬浮石的硬度,这才将悬浮石咬变形。而手臂的力量本来就弱,即便加上云纹功增强,却还是不能够突破悬浮石的硬度,将它压扁。

    卓然立刻又将一枚悬浮石咬进嘴里,运行体内云纹功到嘴上,再次用力一咬,那悬浮石被应声咬扁。他用舌头拨动,不停的咬,很快又把这块悬浮石咬得只有鹌鹑蛋大小,咕咚一声吞进肚子里头去了。

    一连吃了两块悬浮石之后,那种饥饿感少了许多,不过还是有些饿,一口气又吃了三枚,总共吃了五枚,肚子才感觉到饱了。

    卓然非常高兴,有了这个让他又惊又喜的发现,他大致估算了一下悬浮石,就算是一日三餐,每天吃上三到五个,这些悬浮石也够他支撑半个来月的。而半个月后,祭天就结束了,这矮胖子会再到地宫来,看自己是否已经被炼化,悬浮石是否已经找到,那就是自己脱困的时候。

    卓然找到了生存下去的方法,也找到了避开熔炉炼化危险的办法,心情很是愉悦,他几乎要放声高歌,可是他什么都没做,只是默默的等待着脱困的那天。

    肚子填饱了,也不渴了,卓然又变得无所事事起来。他不想再入定了,他觉得那简直是在浪费生命,因为入定之后时间过得飞快,整天跟老僧打禅一般,枯坐着有什么意思?卓然还是想让日子过得精彩一些,至少找点什么来消磨时间,他宁可时间是被消磨过去的,也不愿意时间在入定中过去,那就什么都感受不到了。

    可是深处在铜鼎之中,又不能够出去,卓然百无聊赖,于是就像坐在地宫里的时候那样,想找些事做。他发现这铜鼎的四周已经被烧得通红,显示出铜鼎上奇怪的,黑漆漆的东西,倒像一块黑板一样,不由得童心大起。且左右无事,便想学着孙猴子,在铜鼎之中刻上一行老孙到此一游之类的,也算留作纪念。

    他试探着伸手出去感受一下,发现并没有多热,想必是手臂被悬浮石覆盖之后产生的清凉效果,可以持续一段时间。果然,他等了一盏茶工夫,手臂才开始感觉热起来。于是又把手臂缩了回来,很快就凉爽了。

    有了这个发现他很高兴,不需要一直躺在悬浮石里面,而可以出来呆上一盏茶工夫。

    于是卓然坐了起来,四下打量,看有什么东西可以拿来刻字。可是他身上除了那柄火药枪,没有携带其他的道具,早知道拿把锉刀就好了。他总不能用火药枪去锉吧,万一把火药枪的枪管弄歪了什么的,那可就打不准了,这家伙可是自己的救命大功臣呢。

    他的目光落在了悬浮石上,心头一动,这些悬浮石都是有棱角的多面体,而且异常坚硬。除非力气达到相当强悍的程度,比如大猩猩的咬合力之类的才能够将其咬变形。但是一旦放开,它又能够慢慢恢复原状,就跟记忆枕似的。何不用这玩意儿来试试看,是不是能在这铜鼎之上刻上一行字呢。

    卓然拿起了一块悬浮石,用手摸了摸它尖锐的棱角边,抬手在洞壁上刻了起来。这一笔下去,果然这漆黑的铜壁一下亮了许多,随着笔画嗖嗖的放光。

    卓然很快写了“卓某人到此一游”几个字,当真是龙飞凤舞,正准备在下面提上日期时,忽然,他心头一动。因为这几个字的笔画下,似乎有些细细的条纹,就好像打底色似的。

    卓然马上用悬浮石在洞壁上锉了几下,锉开一块漆黑的表面,露出了下面的本来的颜色。果然是一片神秘的图案,而且这花纹的样子卓然很是熟悉,他的心不禁狂跳起来。难道这铜鼎是用伴随着悬浮石出现的六块铁板中的一块锻造出来的吗?

    卓然马上用悬浮石使劲的挫掉了表面的那一层厚厚的锈甲,刮掉之后露出来下面的本来面目。果然是一道道的神秘图案,就跟自己在地宫里铁门上摸到的那些图案一样,只是图案的类型和图形流转的方向,完全不一样。

    卓然心头狂喜,原来自己要找的神秘图案,竟然就在身边。如果不是想刻个字,自己又怎么能想到这铜鼎被烧得黑黢黢的内部刮掉之后里面会出现这神秘图案呢?

    卓然用力的搓着,花了好半天,才将整个铜鼎内部的锈垢全都擦掉了,露出了下面本来的颜色,也就是那些神秘的花纹图案。

    他现在不需要用手去触摸那些炽热的被烧成了暗红色的铜壁,只需要用眼睛直接观察就能看清了。因为铜鼎的内壁,已经被火焰烧灼得通红,能清楚的看见每一条纹路的走向,就好像将底片放在光源上,底片的每个细节都历历在目。

    唯一比较麻烦的是,每过一盏茶,他就要躺回悬浮石里去清凉一会,不然炼丹炉炽热云纹功也难以抵挡。

    卓然马上寻找花纹的开头和结尾,找出正确的运转方向。

    在之前,他已经在地宫反复琢磨过了,几乎是轻车熟路,只不过是图案不同而已,方法是一样的。他马上从开头运行到了结尾,把这神秘图案在心中快速流转。

    因为流转的路线跟先前他已经运行的路线不一样,所以他还需要用新的时间去记忆这些东西。他先照着走了一遍之后发现,这神秘图案,似乎跟先前的图案属于同一幅大的图案的一部分,但是相互之间却没有连接,不能从那个图案连通到这个图案,中间缺了一部分,但具体缺了多少,他也说不上来。好在每一幅图案都能单独运行。

    他花了差不多十天时间,才将这铜鼎上的图案牢记心中,十天之后,卓然已经不需要看这上面的花纹也能够在体内自由流畅的运行这些图案了。

    他想,这可是宝贝,虽然他还不知道这些东西到底有什么用,但是不能留给那矮冬瓜和僵尸脸,最好把它毁掉。既然天池宗要自己死,自己又怎么能把好东西留给他们呢。

    想到好东西,卓然摇摇头,这些东西对自己来说是好东西,但对于天池宗的人来说则未必,因为天池宗的人并没有认识到这些铁板上神秘图案其神奇之处,只是把它用来做铁门,或者用来做炼丹炉,而不是把它作为宝贝珍藏起来。

    虽然天池宗的宗主似乎领悟到这些神秘图案蕴含着某种神秘力量,可是究竟如何得到他一头雾水。所以这些铁板没有能够得到悬浮石那样的高度重视,就算留下来,天池宗的这帮饭桶也未必能够参透。不管怎样,都要毁掉它。

    卓然将悬浮石拿在手中用力的想锉掉上面的花纹,可是他发现根本搓不掉。这些悬浮石可以刮掉长期炼丹后在内壁形成的铁垢,因为那是附加上去的,所以能够轻易刮掉,可是那黑色的不知什么材料做的板子上的神秘图案却刮不下来,准确的说,是用悬浮石刮不掉。卓然在地宫时,是用剑慢慢的一点点把它搓掉的,但卓然现在手里没有剑。

    卓然费了半天劲还是没有效果,连一道浅浅的刻痕都未曾留下,不尽有些沮丧。

    扔掉了悬浮石,他伸手在身上乱摸,想找点新的东西。他摸到了怀里的那只火药枪。他将火药枪取了出来,打量了一下,忽然眼睛一亮,对呀,自己怎么那么笨呢?不要用枪管去搓,而是用枪柄去锉,说不定就能起到作用。枪柄也是精铁打造的,非常坚硬。

    他检查了一下保险,确定关的好好的,然后倒转枪柄,用枪柄去刮墙上的花纹。

    用力一刮,嗤啦一声划了一道浅浅的口子,所经之处闪着火星,有点像孙悟空当初在地上画的让唐僧不要出来的那个圆圈。

    卓然高兴起来,接着哗哗地划着,每划一下,都能在铜壁上留下一道划痕,不一会,这一小片图案全部被他手里的火药枪柄给刮得面目全非,不复存在。

    正在卓然继续刮擦的时候,忽听得外面,那女子高声道:“怎么回事?你没有死吗?”

    卓然马上停手,咔咔声消失了,过了片刻,又听得那女子说道:“这都过去十天了,早就练成了一滩浓血,哪里还会有人,想必是我听错了。”

    卓然眼珠转了几转,马上想到了一个新的脱困的方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