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21章慷慨赴死
    这时,耶律光指着天边已经升起大半的太阳,急声道:“太阳马上要完全升起来了,在太阳离开地平线之前没有完成祭天,老天会惩罚大辽的,不能再耽误了!”

    辽道宗抬起手,做了一个劈砍动作,吼道:“把太子抓下来,抗旨者斩!”

    大内侍卫听到辽道宗下了死命令,再不迟疑,一起扑向了耶律浚。

    耶律浚痴痴地望着婵娟那举世无双的容颜,忽然一咬牙,噗的一声,将那明晃晃的匕首深深扎进了自己的心窝。

    随即,护卫抓住了他手,可是晚了一步。他们看见的是整个刀刃,直没至柄,完全刺入了太子的心口。

    护卫们惊呆了,放开了手,倒退几步,这时已经没有办法阻止。整个祭台鸦雀无声,辽道宗、萧观音,包括被耶律浚紧紧抓着手的婵娟都惊呆了。

    耶律浚缓缓放开了婵娟的手,他笑了笑,鲜血从他的嘴里流了出来。他踉跄着走到了台边,所有人都如同被施了定身法,定在当场,没有任何动作。

    婵娟悲声道:“皇兄……”

    耶律浚径直走到祭台边上,这才转过身,惨然微笑的望着婵娟:“我先走了,在下面等你,希望我们……在阴曹地府……,能成为夫妻……”

    说罢,他猛地抽出了插在心口的匕首,鲜血跟泉水一样喷了出来。他张开双手,整个身子直挺挺的后倒,如同折翼的雄鹰,坠下了祭台,落入水中,沉入海里。

    水上飘着一圈圈的泛着血色的涟漪。

    “皇兄……!”

    婵娟泣不成声,往前走出两步,却被耶律光挡住了,厉声道:“快把圣女送进铁箱祭天,不然来不及了!”

    护卫们冲上来要抓婵娟,婵娟袍袖一拂,怒道:“别碰我,我自己走!”

    护卫赶紧停住。婵娟抹了一把眼泪,回头瞧了一瞧天边,太阳只剩下一小点还在山峦。

    她提起裙裾,快步小跑着径直冲进了铁箱之中。

    耶律光立刻咣当一声把铁门关上,迅速拧紧,高叫一声:“快沉下去,送圣女升天!”

    铁箱子忽然像失去了支撑,咣当一声掉到了下面的水面,然后迅速往海底沉了下去,转瞬间便消失在了水面之下。只剩下一个巨大的漩涡,并缓缓减弱,最终归于平静。

    而这时,那一轮喷薄而出的太阳,终于摆脱了山峦最后的束缚,完全的升入了天空。

    而天空之上,浓重幽黑的乌云翻滚着,迎接着它的到来。很快,太阳又没入了滚滚的乌云之中,原本阳光灿烂的天地,一下又黯淡了下去。

    所有人都没有说话,也没有欢呼,都被刚才发生的一切惊呆了。直到耶律光高声叫着:“祭天结束!”

    萧观音才发出了撕心裂肺的哭喊声,冲上了高台,跑到了他的儿子坠入海里的地方,跪在地上,手撑着祭台边,望向海面,哭喊着:“来人啊,快去找太子!快把太子捞上来,快下去,把太子拉上来呀……”

    耶律光在后面叹了口气说:“皇后,没有用的,这水异常寒冷,水性再好的人跳下去,没有片刻就会被冻僵,手脚抽筋而死。再说了,太子那一刀刺穿了心脏,就算是救上来,也是救不活的了。”

    萧观音何尝不知道这一点,可是她不能接受。猛地扭头死死盯着耶律光,眼中如同喷出火来。

    耶律光吓了一大跳,情不自禁后退两步,尴尬地想笑,却半点笑容都挤不出来。

    ……………………

    婵娟随着铁箱迅速下沉,她用手扶着铁壁,感觉到刺骨的寒冷。

    耳边传来咔咔声,那是铁板被强大水压碾压时发出的可怕的声响。

    婵娟想起了卓然念了十五遍的那首诗,她猜想卓然是告诉她十五天后的这一天,会有人来救她。她等待着。

    可是铁箱一直往下沉,铁箱中漆黑一团。婵娟绝望了,看来自己猜错了,没有人能在这极其严寒的冰海中救她。

    她只有闭目等死,等着铁箱被挤扁的那一刻。

    忽然,她感觉到铁箱猛地一震,好像往下沉的速度缓解下来,最终停住了,似乎有什么东西在下面托住了铁箱。

    接着她发现,铁箱在横向移动,并渐渐的往水面上浮,四周的咔咔声明显减轻了许多。

    她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是什么东西在下面托着这巨大的铁箱往前游动。

    她冻得全身发抖,铁箱移动的很快,她摸到铁箱的内壁开始结冰了,这水的温度比冰还要低,却不结冰。而她几乎要被极度的寒冷给冻死了,难道自己不是被挤扁的铁箱压死,而是活活冻死的吗?

    婵娟蜷缩着身子,侧躺在地面地上,牙齿咔咔作响,冻的已经渐渐的失去了知觉。就在她即将要冻得昏死过去的时候,铁箱轰的一声停下,接着门哗啦一声开了,门外出现了一个女子,眉目清秀,身上有细细的鳞片,却正是美人鱼。

    美人鱼冲进了铁箱,将地上半昏迷的婵娟抱起来,飞快的离开了,踩着海水冲上海岸。

    岸上,一个女子手里拿着一床柔软舒适的绒毯等着,正是石榴花,她用绒毯包裹住婵娟,抱着她往树林深处的一处帐篷跑去。

    来到帐篷里,帐篷内生着一炉火,温暖如春。她被轻轻地放在了厚厚的绒毯上,盖着被子,很快,她身上的寒意消退了,意识也逐渐恢复到了脑海中。

    婵娟感激地望着眼前这两个女子,道:“多谢你们救了我,请问你们是谁?”

    二女相互一笑,一个道:“我叫石榴花,她叫美人鱼,我们都是卓然卓大哥的朋友,是他安排我们来救你的。”

    婵娟心头一暖,自己没猜错,卓然果然有了安排,让人来救自己了。

    却原来,卓然此前已经原原本本的将祭天的整个经过告诉了两人。她们知道,祭天会在太阳升起的时候把婵娟放进一个铁箱沉入海底。卓然让美人鱼到时候埋伏在水下,劫走铁箱子。

    这水虽然冷,但是对于美人鱼来说还不足以致命。美人鱼所在的东海的海水虽然比这个相对要暖和一些,但是在寒冬腊月时海水也是异常寒冷的,美人鱼同样在那样的水下自由的畅游。

    这次她试着下海测试之后发现,她至少能够在水下呆上一两个时辰而不会冻僵。

    耶律光告诉美人鱼和石榴花说卓然在帮他一起祭天,无法回来。她们当然不相信卓然在帮着祭天,她们以为卓然在寻找机会救婵娟。直到祭祀前一天,两人知道卓然肯定回不来了,不知道被什么事耽误了,两人决定按照原计划进行。

    于是两人便跟保护她们的亲兵说了,她们不想旁观这场残酷的祭天,她们要先离开。如果她们的主人卓然回来就告诉他,让他去离小海边有三十里路的集镇找她们,她们在那等他。

    接着,她们离开了军营,在亲兵护送下穿越警戒线,使那些人相信她们真的走了。

    祭祀头一天深夜,她们换装之后,又跟着被放行进入湖边朝圣的百姓一起重新进入到了小海边。这时海边已经没有辽军的护卫来警戒了,所以她们找到了一块没有人的海滩,美人鱼从这里下海,游到祭台下面等着。石榴花则在树林中扎了帐篷,生好了火,等着接应。

    当婵娟被装在铁箱中沉入海底时,她在海底深处拦住了,托着铁箱往石榴花藏身的地方推去。

    铁箱虽然沉重,可是在水中的浮力消掉了大半的重力,而美人鱼又是水性极佳,能够在海底抓鱼虾的人。推动这铁箱找到方向返回湖边对她来说不是难事。果然一切顺利,终于把婵娟成功的救上了岸。

    石榴花已经在炉子上熬了一锅瘦肉粥,不是很烫,当下盛了半碗递给婵娟说:“来,喝点热的,暖暖身子。”

    “多谢。”

    婵娟盘膝坐着,接过了那一碗瘦肉粥,舀了一勺吃下,觉得格外的香甜。其实并不是石榴花的厨艺好,而是这些日子婵娟因为需要斋戒,基本上不吃东西,不仅饿,而且从来没沾到荤腥,事隔多日终于又吃到肉,自然分外的甘甜了。

    正吃着,忽听得美人鱼说了一声:“哎呀下雪了,雪好大。”

    婵娟听了这话,抬头往帐篷外一瞧,果然,裹在劲风中的雪花,从天空往下撒,落在地上又被风卷起飞在空中。暴风雪中,相隔数步之外的树木都已经看不清楚了。

    石榴花赶紧将帐篷的门帘放下来系好,就看见婵娟端着碗怔怔的出神。

    她们俩不知道婵娟为什么看见这漫天大雪就一副失魂落魄的样子。很快她们就明白了,婵娟是被用来祭天的,好让春回大地,阻止雪灾的继续。可是祭祀刚完,不仅那片刻的太阳重新消失,而且还下起了暴风雪。

    这场雪看着着实不小,只怕会给原先覆盖大地的雪原再铺上一层厚厚的银装,牛羊更没指望能吃到青草了。

    婵娟不相信祭天可以终止这一切,她祭天是被强迫的,否则皇帝会杀了卓然。为了救卓然,她决定慷慨赴死。现在,老天爷似乎根本没有给萨满任何面子,直接在祭祀完毕,便下起了这场遮天盖日的暴风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