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23章两块玉牌
    他的推测非常准确,外面负责炼丹的这女人是天池宗北门掌门的弟子,深得萧冷刀真传,属于一流高手。如果不是使用火药枪偷袭,使用任何武功都没有办法取她性命,即便是超一流的高手也做不到。但火药枪子弹的速度和威力远远超出绝顶高手,即便是得到了萧冷刀真传的弟子,也根本躲闪不过如此近距离的射击,一枪毙命。

    卓然爬了出来,检查了一下铁屋,屋里没有第二个人,只是还有一些食物和水。

    他看见那些食物,居然没有任何想吃的冲动,想必是体内吞下了这么多的悬浮石,让他根本没有食欲,甚至连人的三急也都没有感觉,简直跟貔貅一样,只进不出。

    卓然重新钻进了铜鼎中,将剩下的四块踮脚的悬浮石拿来都吞进了肚子里。

    这下好了,北门所有的悬浮石全部都被他吃掉了,可他却没有感觉到在吃掉之后给他带来了什么样惊喜的结果,唯一还算有点好处的,那就是可以充饥,吃下这些悬浮石,他不感到饿和渴,也不需要排泄。但是这好处又有什么作用?他唯有苦笑。

    一个人不想吃喝,对美食也就没有**,也就丧失了人世间非常好的享受,这可不算是福了。

    铜鼎里所有的图案都已经被他搓掉了,留在这里已经没有意义,可是他走不了,因为他没办法直接打开舱门。

    舱门没有锁,也没有机关,直接拧开就行。但是他知道,铁箱子的舱门之外是寒冷刺骨的海水,这些海水一旦灌进来,他就算不被淹死,也会被活活冻死。那水之刺骨,除了美人鱼之外估计没有人能够经受得住。

    卓然心中琢磨,这之前南门的悬浮石是直接融入了身体经络之中的,那是因为施展了南门铁门上的云纹功。这次悬浮石吞进肚子里却没有能融入经络,或许也是因为没有施展云纹功的缘故。

    于是他盘膝坐在蒲团上,开始运行体内刚刚学会的北门的云纹功,也就是炼丹炉内部神秘花纹记载的功法。

    可是他费了半天劲,肚子里的一大堆悬浮石依旧没有任何融入身体的迹象。

    他最终放弃了这无用的努力。

    他将那双丫髻女人尸体扔进了铜鼎之中,将地上的血用水冲洗干净,将血水也倒了进去,把铜鼎的火点燃,开始煮这具尸体:“你不是想蒸死老子吗?老子这叫以牙还牙。”卓然喃喃自语。

    铜炉的火非常猛烈,专门用于炼丹的,很快,尸体便被煮烂了,融化成了一滩血水,只剩下森森的白骨。

    卓然对尸体在高温情况下的液化是有专门的研究的,估摸着差不多尸体已经融化之后,熄灭了火焰,让铜鼎冷却下来,然后打开盖子。发现尸体果然已经煮烂了,成了一滩血水,他这才出了一口恶气,而现在,已经是到了祭祀的这天。

    他终于等到了光头耶律光和掌门萧冷刀来到了地宫铁箱之中。

    耶律光和萧冷刀打开了铜鼎,看到的却是一滩血水和一具穿着女人衣裙的白色骷髅,两人惊骇无比。

    更让他们魂飞魄散的是,铜鼎中的悬浮石全都不见了!

    这下两个人简直像掉进了冰窟中一般,呆呆的站在那里,过了片刻才醒悟过来,同时发出恐怖的尖叫。不约而同翻身进了铜鼎,也顾不得脏臭,踩着那浓浓的血水,伸手到血水中去捞,想看看悬浮石是不是在血水之下。

    就在这时,头顶上的铜鼎盖子内部黑影一闪,一道人影飞了出去。

    但两个人此刻都被悬浮石神秘失踪给震撼住了,所有心思都在这上面,集中精力在血水中捞那些神秘失踪的悬浮石,根本没有注意到铜鼎上那道黑色的人影。

    同时也因为那人的离开简直像一道闪电一般快捷,眼神稍差一点的,几乎都无法感知到。

    紧接着,沉重的铜盖咣当一下扣了下来,将铜鼎盖住了。

    两人大吃一惊,迅速反应过来,伸手便去推那盖子,可是已经来不及了。在他们的手碰到盖子之前,就听到啪嗒一声,锁扣已经被人扣上了,接着又是啪啪几声,所有的锁扣全部都被扣住了。

    两人惊恐之下,全力猛击打铜鼎盖子,但铜鼎和盖子乃是神秘玄铁打造,绵劲十足,根本无法击碎。两人又气又急又是害怕,在铜鼎之中狂叫。

    铜鼎之外传来卓然冷冷的声音:“这就叫现实报,你们想拿老子清蒸,老子现在拿你们红烧,看谁够狠!等着做一顿红烧肉吧!”

    从铜鼎盖子悄然闪出的人影,当然就是卓然。

    却原来,卓然先前一枪击毙负责炼丹的双丫髻女人之后,他仔细观察了这铁屋子。虽然铁屋子的顶部相对比较高,可以埋伏在上面攻击,但这招在之前南门地宫中他曾经使用过,故伎重演他没把握,他想找更稳妥的办法,那就是铜鼎盖子内壁。

    鼎里的悬浮石都已经被他吃掉了,他相信,耶律光和萧冷刀这两个对悬浮石有重大保护责任的人,在发现这个事实之后,立刻就会陷入癫狂,这一点在之前南门的时候卓然已经见识过。

    人在极度惊慌的情况下,往往不能冷静观察,给人可乘之机,卓然需要利用的就是这短短的对方陷入癫狂状态的攻击。否则以他一人之力要对付对方两人,手里就算有火药枪,最多也只能击毙一个,剩下一个自己就只有束手就擒的份。

    他自忖没办法胜过这两人中的任何一个,因此必须利用对方失神之际发动攻击,最好将两人都关在铜鼎中,来个请君入瓮。——他相信肩负监护悬浮石之责的特使和掌门人在发现悬浮石失踪之后一定会进铜鼎中寻找。因为这之前他们已经把整个铁屋肯定都搜索过了,以免自己在哪个角落里埋伏着,唯一没有搜索的就是铜鼎内部,而他们往往会忽视的,便是头顶的盖子。

    这铜鼎盖子是圆拱形的,像一口倒扣的锅,因此只要贴着锅底,对方在没有注意观察的情况下,一般不会注意到。卓然赌的就是两个人掀开盖子一眼看见悬浮石不见时,会立刻癫狂着跳进去寻找。要是这样,他的机会就来了,否则他便没有机会。

    卓然决定赌一把。

    他把全身衣裤都脱光沉如血水中,从铜鼎底部抹了许多炉灰,把整个身子全都抹黑了,然后使用壁虎功将整个身体牢牢的贴在锅底一般的盖子内壁,除非探头进来时往上瞧,否则根本难以发现他。

    果然,卓然的推测完全正确,这两个人在发现铜鼎中的悬浮石居然神秘失踪之后,立刻跳进去寻找。卓然迅速施展壁虎功,悄无声息的沿着铜鼎爬了出来,翻到了铜鼎顶部,再沿着绳索快速攀爬到了固定铁链的绞盘处,解开了铁链,铜鼎盖子轰然盖下。

    随即,他迅疾地扑上去将铜鼎扣扣死,将两人捆在炼丹炉里。

    卓然欣喜之下,哈哈大戏,但却不耽搁工夫,立刻升起了铜炉的火。

    里面两人惊骇无比,使劲的哀求着,许给卓然种种好处。

    但是卓然就跟他们叮嘱的那女人一样,来个徐庶进曹营,一言不发,任凭他们两个唱双簧戏。无论说得再怎么天花乱坠,卓然都没理睬,只是将火升到最大。

    所以很快,里面传来的不再是哀求许诺之声,而是痛苦的哀嚎声。而且,很快这种声音便消失了,想必这两个人已经昏死了过去。

    这炼丹炉如此霸道,他们俩以血肉之区,没有卓然那样的云纹功和悬浮石双重护卫,是根本没办法对抗如此炽热的火焰的。他们很快便被烧了个皮开肉绽,煮成了一锅汤,跟那双丫髻女人一样。

    卓然整整煮了半天,估摸着他们已经没戏了,这才撤了火。

    不过卓然还是小心戒备,在打开最后一道锁扣之前,先用绳索绑住顶盖,控制住不可能打开太大,这才用又装好弹药的火药枪指着开了盖子,但没有人冲出来。卓然用棍棒伸进去搅拌,确认里面已经没完整的人,只剩下白骨,包括盖顶都没人,这才打开了铜鼎盖子。

    他爬上楼梯探头往里瞧,不由乐了。里面只有暗红色的血液,比先前还要增高了一些。而那光头特使耶律光和北门掌门则已经化成了两句森森的白骨,只能从他们的身上穿的衣袍可以断定。

    不过卓然还是要进去打捞,他要打捞一下这两个人身上的玉牌。——前面他杀死了天池宗的高手,每一个都有一块玉牌。玉牌攒多了,却不知道怎么用,不过收集着最好。

    卓然进到了铜鼎之中,血水比以前增加了很多,已经到他的腰部了,这三具尸体融化的血液奇臭无比,卓然几乎要窒息了,他还是强忍着弯腰在水下摸索。因为除了骨头,其他的肉都化成了血水。这一摸索之下,便找到了两块玉牌,玉牌是不会被高温融化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