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24章沉入海底
    卓然欣喜无比,将玉牌拿出来用清水洗了之后,仔细观瞧。果然,其中一块是掌门人的黄色玉佩,还有一块是白色的,卓然知道这是护法的牌。他将这两块玉牌都老实不客气地踹到了怀里。

    接下来他要做的就是,想办法离开这深海海底了。

    卓然琢磨了半天,他决定剑走偏锋,来个险里求生。那就是用自己的身份大摇大摆的走出去。

    因为卓然和特使耶律光还有掌门人萧冷刀下来的时候,那两个人把他当成上宾一般。所以他离开的时候,这些人应该不会对他怎么样,同样会恭恭敬敬的。当然,前提是,耶律光他们没有把他们对自己做的事告诉外面的人。他们也不知道耶律光他们已经死在了地宫中,只有这样,才能从容脱困。

    卓然将自己原来浸泡在血水之中的衣服捞了出来,用清水清洗干净,放在温热的铜炉上烘烤,很快便烤干了。

    再把整个身子用水清洗干净,穿好衣服。他想把铜鼎里的血水和三具骨骸都处理掉,但是这个水中的铁屋子是完全密闭的,没办法处理,只好把他们扔在那不管了。

    卓然从通道进入了铁箱子,搅动了绞盘,关掉了密封门。

    铁箱脱离了铁房子,但是他不知道该怎样发出信号,让上面的人把他拉上去。正在疑惑的时候,他忽然听到从铁箱外面传来了一种奇怪的像海豚鸣叫的声音。

    这声音有很强的穿透力,直接穿过铁箱,轰击着他的耳膜。

    而就在这时,他感觉到自己乘坐的箱子传来咔咔声,顺着铁链一直传到他的耳中,让他有些毛骨悚然,不知道会发生什么。

    接着,他感觉到从天而降的铁链撞击在了铁箱的顶部,发出很响的咣当声。与此同时,他身处的铁箱正缓缓的往小海深处坠落下去。

    卓然惊骇无比,这是谁要害死自己吗?

    紧接着,他听见不远处同样传来了铁链撞击实物的声音,又感觉到从旁边冲过来的水流激荡,他又是一激灵,原来旁边的铁箱子上面的铁链也被人弄断了,那一口大铁箱也在往海底深处沉去。

    这当然是卓然最希望的结果,毁尸灭迹。

    这人是谁?为什么要杀自己?不过卓然刚刚冒出这个念头,后来又觉得不对,要害死自己的只有掌门人和耶律光,他们想将自己炼化,把体内的悬浮石给练出来,没想到被自己反客为主给活活煮死了。

    所以天池宗的人,包括北门的人,并不知道自己弄死了他们的特使和掌门人,他们也就不会来找自己报仇。也就是说外面的这人应该不是自己的敌人,那他为什么会弄断铁链呢?

    卓然的疑惑很快得到了答案,因为他发现那口箱子下坠的力量渐渐缓慢了下来,开始横着往前飘移。同时他能感觉到那口箱子冲过来的水流冲击他的这口箱子,并且两个箱子还不时地咣当一声碰撞在一起,发出了刺耳的轰鸣声。

    这种场景,卓然略作思索便可断定,应该是有人正拖着两个铁屋子前行,——这人要把自己带到哪去呢?

    卓然有些后悔,如果是这样,他当时应该在另外一个铁屋中躲在铜鼎里面,或许还有偷袭的机会。而现在,这铁屋空空荡荡的什么都没有,无处藏身,只有等待着门被打开的一瞬间,看看有没有机会突围,

    不过刚才推测是友非敌的这人到底是不是真的朋友?如果是的话,那则是更完美了。

    他脑海中正胡乱思考着,不知道铁箱子被拖着往前走了多久,终于,他感觉到铁箱子停在了沙滩之上,稍微有些斜度。接着,铁箱子咣当一声被人打开了,门却没有拉开,开门的人很明显迅速往后撤退,等着里面的人自己出来。

    卓然往外观瞧,只见天已经亮了,外面暴风雪肆虐,不时有风雪从缝隙钻了进来,看不见外面有什么,但刚才果真是有人打开了铁门的。

    卓然咬咬牙,慢慢走了出去,高举双手做投降状,敌在暗,自己在明处,如果不摆出投降的样子,反而做出要进攻的样子,会让对方感觉到威胁而突然出手,那样只怕就适得其反。

    当封闭的门缓缓推开之后,卓然惊喜交加地看见,他的面前有三个女人,也正惊喜交加地望着他。而这三个女人,却正是美人鱼和石榴花,当先站着的一位,弯弓搭箭对准他的,却正是她日思夜想的婵娟。

    卓然惊喜交加,欢喜的简直一颗心都要炸开了。他冲上前才发现,整个铁箱已经被一张厚重的渔网笼罩着,冲不出去,他抓着渔网,急声叫道:“婵娟,你得救了,太好了,我还担心你呢。”

    婵娟放下了弓箭,眼含热泪道:“那天你在祭台上给我念诵那首诗,念了十五遍,我开始不清楚你为什么要念十五遍,可是后来我想明白了,你是在暗示我,在十五天后我会得救。我心里是这么想的,所以我格外平静,我相信你一定会来救我。果然,她们两个把我救出来了,但是你自己却身陷危险,好在老天爷保佑,一切平安。

    一边说着,石榴花和美人鱼已经解开了渔网,把卓然放了出来。

    婵娟义无反顾扑进了卓然怀里,紧紧拥吻。不顾旁边的美人鱼和石榴花。石榴花不好意思地扭头过去,美人鱼却不明就里地瞪着美丽的双眸瞧着他们,不知道在做什么。

    好半天,两人才分开。卓然搂着她,四下瞧了瞧,他们在一处沙滩上,四下里都是暴风雪,虽然是白天,可是相隔数步之外就看不清人了,暴风雪非常大,地上已经铺了厚厚一层雪。道:“你们怎么知道我被关在铁笼中,来救我的?”

    美人鱼眨巴了一下眼睛,一颗晶莹的泪珠滚了下来,与石榴花一起,目光都望向了婵娟说道:“这都是她的主意。”

    “哦?到底怎么回事?说清楚。”

    于是石榴花嘻嘻笑着把事情经过说了。

    原来,婵娟得救之后,听到二女分析,立刻断定卓然肯定有危险。

    婵娟提出,这小海是天池宗北门所在地,是小海上的一个小岛。婵娟知道,小岛有一艘巨大的船,挂着巨大的铁箱子,可以在湖中移动。这是属于高度机密,但婵娟作为皇室成员,对这核心机密却是知道的,因为天池宗有很多高级弟子就是皇室成员。

    三女立刻把注意力锁定在这天池宗北门所在地,她们决定去探个究竟,去看看卓然是否真的被关押在天池宗北门。

    于是,美人鱼根据婵娟所指的方向,潜水来到了北门所在地,恰好这时耶律光和萧冷刀祭祀完毕,来到宗门,准备进入铁箱子,沉入水中去看卓然是否已经被炼化。

    这一幕被浮在远处海面的美人鱼看见,她立刻感觉到,这两个人进入铁箱沉入水底与卓然有关。所以她马上跟踪潜水,亲眼目睹了铁箱子跟海底的另一个铁箱子的对接,她不知道里面发生了什么,也不知道卓然是否在里面,但她决定对这个箱子发动攻击。如果说卓然不在里面,那就把这两人抓了,想尽办法拷问出卓然的下落。

    她绝对不能够允许自己的恩人卓然神秘的失踪,还是在这遥远的北疆深海之下。

    所以美人鱼悄悄浮上岸,袭击了控制铁链的辽军兵士和几个天池宗的教众,把铁链松开之后,铁链被铁箱子拖着沉向海底,美人鱼却迅速将铁链拉在一起,拖着两个铁箱游向婵娟她们所在的湖边。

    这两个箱子虽然沉重,但是在水中浮力强大作用的帮助下,她还是相对比较轻松的把两口箱子拖到了湖边。

    卓然出来之后,没有把真实情况告诉她们,只说让她们不要多问,并让美人鱼把两口箱子一直拖到当时婵娟要沉入海底的那块海域。

    那是深达超过千丈的世界上最深的内陆湖底。那口箱子沉下去不到一半就会被强大的水压挤扁,从而达到毁尸灭迹的效果。而且就算没有被挤扁,宋朝这个时候的科技也根本没有人能够到达这么深的水域去探究这铁箱里的秘密。

    美人鱼马上将两个铁箱拖着,把他们都送进了深深的水底。

    美人鱼处理好之后返回沙滩,暴风雪更大了,遮天盖日的,仿佛在故意与这场祭天唱对台戏似的。

    卓然与三女讨论后面该怎么办。

    卓然拉着婵娟的手道:“跟我走吧,从此隐姓埋名。你在这个世上已经不复存在了,你要出现的话,那会引起轩然大波的。”

    婵娟点了点头,眼睛望向乱雪纷飞的湖面说道:“耶律丽苔已经死在了小海深处,我现在是婵娟,不管你去天涯海角,我都跟你走。”

    卓然握紧她的手,用力点头,婵娟倒在了卓然的怀里。

    他们在湖边帐篷里度过了一晚,第二天天亮,卓然按照三人商定的计划,石榴花给婵娟化了妆,变成一个皮肤有些黑相貌平平的侍女。

    卓然已经想好了一番说辞,他返回了在小海边的辽道宗的军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