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25章谋朝篡位
    此刻军营大帐里已经乱成一团,三个很关键的人物不见了。一个是主持祭天的天池宗宗主特使耶律光,此人的重要性就连辽道宗都为之动容。如果他在辽军的严密护卫之下神秘失踪,天池宗怪罪下来,就算是契丹的皇族也是要很头疼的。

    而另一个是天池宗北门的掌门人萧冷刀,此人的重要性虽然比不上特使,但是由于天气宗北门正好是辽朝皇室所在地,同时,这里有大量的天池宗教众,他们掌门忽然失踪了,这些教众发起疯来,有可能会造成内乱,这不是他们愿意看见的。

    还有一个人物的失踪,那就是卓然,卓然是大宋朝皇帝亲自派来辽朝为官的,为了增加相互的信任,辽朝皇帝也赏赐了他一个六品官翰林侍诏,结果没想到他在祭天的时候,也神秘失踪了。

    辽道宗想,自己这里倒是没问题,可是要把这件事向宋朝皇帝解说清楚,还真是不知要费多少口舌,甚至可能会使双方兄弟般的结盟重新归为冷淡,甚至敌对交战状态,那对于双方都不是好事。

    这三人在契丹都是举足轻重之人。一队队的人马派出去寻找,但是杳无音信。

    对于前面两个人,根据最后见到他们的人说的是,他们进入了海底,到北门的宗门所在地,下去的原因不详。但是得到消息说的是,北门宗门的最紧要的地宫竟然神秘失踪,守护绞链的辽军兵士和北门教众被人袭击,被袭击的人都死了,——被美人鱼电死的,所以没人知道袭击者是谁。

    通往地下宫殿的移动铁屋子也被人断了铁链,这两个铁屋子都已经不知去向。而他们北门小岛所在的附近区域的海域,海水虽然不是太深,但是人在没有任何防护的情况下,也根本没有办法到达海底。所以辽道宗便吩咐,用另一口作为预备的箱子吊下去,到海面海底寻搜寻一下。

    这次祭天,辽道宗总共准备了两口大铁箱子,以备不时之需。一口上次用来装婵娟,沉入海底,而另一口箱子则是空着的,现在正好派上用场。将这箱子用大船沉入了天池宗北门所在地的海域进行搜寻,而实际上他们的搜寻并没有什么成效,因为那铁箱子是完全密封的,没有窗户,无法进行观察。

    实际上,在深达百余丈的海底,就算有窗户,能见度也几乎为零,看不到多远。所以他们采用了拖曳的形式,用铁箱子作为海底的铁锚似的,拖着往前走,躲在铁箱子里的兵士听到金属碰击的声音,便可以确定有铁箱,那时再想办法打捞。可是他们折腾了一个晚上,也没有找到任何铁箱的踪迹。

    而这时,卓然带着三个女子返回了辽军军营。兵士们很高兴,马上把卓然送到了辽道宗大帐。

    萧观音还在悲伤自己儿子惨死,但是看见卓然,仿佛一下看到了孩子的回归,带着些许的激动问他去哪儿了。

    卓然前面倒不用回避,因为他最后一次露面是跟着耶律光他们去北门堂口参加宴会。所以他说到了宴会席上,吃完饭之后,耶律光将他单独叫到了一旁,给了他一项重要任务,让他独自乘一艘船,在他算定的海域的某个地方蹲着,按照要求在那做法。

    那之后他就一直留在那个地方,没有离开过,他为了让婵娟顺利升天,并阻止辽朝数年来持续的可怕雪灾,一直到祭天仪式结束,他没有得到特使耶律光的关于祭天已经结束的通知,所以仍然傻傻的守在那里。都已经到了次日,他想这祭天怎么都结束了,百无聊赖之下便返回了军营。

    没想到在路上刚好遇到了自己的两个女子美人鱼和石榴花,她们出来找寻自己,还收留了一个无家可归的侍女。就一起回来了。

    辽道宗和萧观音听罢之后赞叹连连。因为卓然的话与耶律光所说的事情是吻合的,而耶律光的说辞实际上已经通过石榴花传到了卓然的耳中,说辞当然就能够相互吻合了。

    卓然故意问了耶律光和萧冷刀的去处,得知他们消失在了海底,连同海底的地宫里的铁箱子和运输的箱子一起。卓然不禁瞠目结舌,一副骇然之色。

    辽道宗留在海边搜寻了两天,也没有耶律光和掌门人萧冷刀的消息,最终下旨,决定拔营起寨返回辽朝上京。

    辽道宗之所以特意留下来两天,寻找耶律光这位天池宗特使,其中一个主要目的,就是要问清楚,为什么祭天完成之后两天,仍然连续暴风雪不断。

    这场暴风雪已经大到连四季如春的小海海域边缘都裹上了银装,据当地百姓说,这是很多年没有遇到的情况了。这就是说祭天之后,雪灾反而更大了,他想要个说法,牺牲了自己的亲人换回的却是这样的结果,这到底出了什么问题,可是他希望给他答案的人却不见了。

    一时之间军营中各种猜测,留言迅速蔓延。主要的一种说法就是,这位天池宗的特使因为发现祭天失败,没有能够阻止辽朝这么长时间的可怕灾难,反而白白牺牲了一位太子和皇帝皇后的侄女,生怕皇帝怪罪,因此畏罪潜逃,不知所踪。北门掌门萧冷刀作为祭祀的副手,同样难辞其咎,因此一同逃亡了。

    这种说法被辽道宗嗤之以鼻,他不相信天池宗特使畏罪潜逃,他可是天池宗宗主派来的人。

    可是这一切,他已经找不到答案了,因为耶律光他们两个,活不见人死不见尸。

    在白白浪费了两天之后,辽道宗失望了,这才下旨启程,返回京城。

    冒着漫天大雪,走在一片辽阔无垠的雪原之上,行军就像一条蜿蜒的而又臃肿懒散的大虫,在雪原上缓缓往前蠕动。

    虽然这件事让辽道宗很郁闷,但是他还必须要继续担负起辽朝皇帝之职。他需要面对的另一个问题,是耶律重元是否会谋反的问题。

    这次皇太叔作为天下兵马大元帅,率军护驾来到小海,所有的事物都布置得井井有条,警戒没有出任何纰漏,至少在辽道宗看来是这样的。所以他对他的这位叔叔很是赏识,甚至有几分感激,将关于他可能谋反的种种猜测,一时间都抛到了脑后。直到他派去耶律重元身边,为他打探消息的卓然,告诉了他一些事实。

    之前两天卓然没有说,那是因为辽道宗的心思还没在这上面,刚启程返回京城的路上,在茫茫雪原上扎营后,卓然知道时机到了。他必须要将将来绝对会发生的事实,通过适当的方式,让辽道宗知道。

    辽道宗主动将他招到了大帐,摆下了一桌酒宴,而大帐之中,实际上只有皇帝辽道宗和皇后萧观音及卓然三人,连侍女都没有在一旁,整个酒宴由皇后亲自负责。

    因为他们要商谈的事情极其隐蔽和重要,决不能让任何第四人知道。

    大帐之中放着火炉,温暖如春,萧观音为两个人斟酒,乖巧的坐在一旁,低眉垂目,仿佛入定一般,并不插话。国家大事她知道,不该她开口的时候她绝对不能说二话。

    辽道宗问:“你探听到什么了吗?”

    卓然说道:“耶律重元想收买我,要把他的女儿许配给我,我借口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没得到父母同意,我不敢应允之由婉拒了,但是他一直坚持。”

    辽道宗点点头说:“这件事朕知道,皇太叔已经告诉我了,我觉得这门婚事挺好。”

    卓然摇头说道:“皇上,如果你真要微臣娶他的女儿,那请给皇上给微臣一道免死金牌。”

    辽道宗皱了皱眉说道:“什么意思?”

    “耶律重元心存反意,迟早要反,如果我娶了他的女儿,将来很可能会被视为他的同党,那时将我满门抄斩,我岂不是做了冤大头。所以皇上如果有这个决策,也请于圣旨的同时,给我和我的家人一道免死金牌,将来若真的我说的事情发生,请免除我和一家老小的死罪,不要株连到我们。”

    辽道宗眉头皱的更紧,说道:“你找到了什么能证明皇太叔要谋反的证据?”

    卓然摇摇头说:“他行事极其隐蔽,在没有把我当做心腹之前,他还不可能把谋反这样的核心机密告诉我。所以皇上要问我有没有什么证据,我只能告诉皇上我没有,但是我能从种种迹象察觉到,他心生反意。”

    “哦,什么样的迹象?”

    卓然说道:“他在跟我言语之间,多次流露出,他将来绝对会更有更大的作为,而且不是仅仅封王而已。皇上,他已经贵为天下兵马大元帅的皇太叔,可谓一人之下万人之上,他还想进一步,那不是谋朝篡位是什么?这句话是我亲耳所闻,绝不敢欺君瞒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