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27章弄巧成拙
    因为辽道宗知道两虎相争必有一伤,他绝对不能让他的左膀右臂内部掐架打起来,他帮谁都不行。索性把两个隔开,一个北,一个南,耶律重元和儿子顿时泄了气。辽道宗又着意宽慰了他们几句,让他们安心辅佐江山,还强调说不管谁有反意,都不会得到老天爷的原谅。一番软硬兼施的说辞将二人劝出了大帐。

    卓然得知耶律重元的儿子带着上千精兵赶来拦截的时候,他就觉得不大对劲,这耶律重元和儿子是敲山震虎还是投石问路,他现在还不知道,最关键的是他不知道耶律重元什么时候谋反,因为这段历史他知道,但具体的时间他没有细看,所以没有记住。

    他原以为这一次耶律重元父子会在大漠狙杀皇帝,然后自立为君,这种事情太多了。结果没想到,事情并没有急剧急转直下,耶律涅古鲁带来的数千精兵也没有任何行动,乖乖的护送皇帝返回京城。

    卓然有些纳闷,不过从这次的举动卓然感觉到,耶律重元父子谋反的时间应该不会太久,他们已经在做前期的试探性火力侦查了。

    一路无话,他们平安地返回了辽朝的上京。

    在这里,卓然只待了一天,便告辞启程前往辽阳府,辽道宗派了一队御林军护送他前往。

    在前往辽阳府的路上,卓然与耶律乙辛无巧不巧半路相遇。

    他们相遇在一个小镇上,双方都不约而同在这投宿,因为前后的集镇都相隔百余里外,辽朝疆域太辽阔了,这个只有数十户人家的小镇一下住进了两位赫赫有名的人物,跟一大帮子随从,顿时让小镇热闹起来。

    耶律乙辛听说卓然也投宿于此,惊异之下,眼珠转了几下,便下令设宴款待卓然,要与他把酒言欢。

    卓然带着美人鱼和石榴花前去赴宴。

    耶律乙辛见到两个美人,不禁喜笑颜开,着实巴结,酒宴上夸赞二女貌美如花。又问那罗刹美女伊娃现在何处?

    当初他儿子跟卓然两人争夺伊娃,儿子差点被卓然打死,他为此怀恨在心,派侧妃女古璇前去行刺。结果女古璇回来满身伤痕,说没有得手,这让他更是气不打一出来。现在见到卓然,心头又憋了一肚子气,可是脸上却跟笑面虎似的,很是和善。

    卓然道:“对了,与大王结识以来,还没见过大王的夫人呢。听说大王的妻妾也是貌美如花冠绝天下,不知什么时候有福气,能够见见面呀,哈哈哈。”

    卓然在辽朝这些日子,他已经知道契丹人对于妻妾跟汉人如防毒蛇猛兽一般的礼教,男女有别的戒律森严是有很大不同的。客人来了,女主人出面招待款待是很正常的,夸赞对方夫人的美貌也是会让对方非常开心的。

    而不会像汉人,妻妾一般不会出面与客人相见,夸赞对方的妻妾往往还会让人觉得不稳重,甚至别有用心。在契丹,这些担心都不存在,所以卓然也就入乡随俗,跟耶律乙辛以半开玩笑的口吻这么说。

    没想到这句话却让耶律乙辛脸色稍稍一变,此人生性多疑,对侧妃女古璇活着回来就已经怀疑出了什么事,反复盘问。可是女古璇却始终没有松口,只说遇到狼群,一番拼搏后逃得性命,并没有见到卓然。她越是这么说,越让耶律乙辛觉得不对劲。而现在,听卓然却好巧不巧的问到了自己的妻妾,猛然心中产生一种想法,莫非他们中间有什么蹊跷的事发生吗?

    耶律乙辛的疑心很重,又特别敏感敏感,当下说道:“多谢卓大人夸赞,我的妻子已经上了年纪,已经不能看了,不过我的侧王妃还不错,名叫女古璇,长得细皮嫩肉的,浑身跟羔羊似的,白白净净,人很漂亮。可惜这一次到草原上,遇到了狼群,被狼抓伤了,身上到处都是伤口。幸亏遇到好人帮忙缝合疗伤,我问她是谁帮她缝的伤口,她又不肯说。唉,真是的,人家救了她的命,她居然连恩人是谁都不告诉本王。本王还想找到恩人感谢一番,却也不能啊,甚为遗憾。”

    卓然听他这话,心头咯噔一下,他马上知道耶律乙辛说的是谁了。原来那个假扮萨满的女人设圈套要杀死自己,带着一个假扮孙儿的侏儒杀手,真的是南院大王耶律乙辛的侧妃,这当真是无巧不巧。

    如果不是对方疑心特别重,用这话来试探自己,自己只怕还不会确定这神秘女杀手到底是谁呢。现在有了正主,他也就立刻明白,原来想要自己命的,居然真的是这弥陀佛一样慈善的南院大王。

    想通这一点,卓然立刻也就明白,南院大王为什么要杀自己。当然是为了他的儿子,自己当着众人的面把他儿子打下高楼,让他丢尽了脸。即便那是正常的挑战,但是看得出来,这位南院大王耶律乙辛非常好面子,竟然派出自己的侧妃来谋杀自己。

    根据之前的判断,他对那侧妃也不甚喜欢,想一箭双雕。好在那侧妃回去没有说其他事,从他的表情来看,似乎这之前,也没有认为自己跟他的侧妃之间有什么事。

    实际上,他跟古璇并没有什么感情纠葛,只是替女古璇疗伤,因为女古璇的伤很重,躯干四肢都满是饿狼抓挠撕咬时留下的伤痕,卓然只好把她全身的衣服都脱了,为她处理缝合伤口。

    当看到了她一身细皮嫩肉,绝对不是上年纪的老妇人,由此有了警觉,这才有后面成功发现她阴谋的事。在卓然看来,那是郎中与病人之间的关系,没有任何见不得人的地方,所以他压根不在乎。

    卓然对耶律乙辛道:“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够将大王您的这位侧王妃请出来,我们一起喝酒热闹一番,怎么样。”

    耶律乙辛的眼珠转了几转,竟然点头说道:“行啊,既然这样,我这就叫人去把她叫来。”

    随即吩咐人去叫侧妃女古璇。

    女古璇并不知道卓然就在宴会厅,听到大王叫自己去,便跟着随从来到了宴会厅。一见到卓然,不禁微微一愣,随即脸上闪过复杂的表情,低下头,快步来到耶律乙辛面前,俯身一礼道:“大王,您叫妾身有吩咐吗?”

    耶律乙辛一直盯着女古璇,所以,在她进入宴会厅的那一刻,看见卓然后眼神的忽然变化,已经尽收眼底。他立刻明白了一件事,自己身边的女人跟卓然绝对不一般,说不定还有什么苟且之事,顿时心中异常恼怒。自己这是偷鸡不成蚀把米,赔了夫人又折兵啊。

    不过耶律乙辛的城府很深,喜怒不形于色,尽管心中恼怒异常,脸上却依旧笑眯眯的,连笑容都未曾减少半分。招呼道:“爱妃,你坐下,坐在卓大人身边,卓大人是我的好友。他带来了他的两个女人,我身边若没有妻妾在旁,只怕说不过去吧。故此把你叫来,与卓大人共饮一杯,你意下如何?”

    女古璇点头说道:“那是应该的,妾身敬卓大人一杯。”

    说罢,她斟满了酒,端着来到卓然面前。

    卓然瞧见耶律乙辛那笑容的虚假,已经知道他吃醋已经快到顶了,那就索性让他吃个够。

    这女人要杀自己,自己也不必对她客气,正好让他们窝里反。不然对付这种手握兵权的南院大王,还真不能掉以轻心,只有对方乱了阵脚,自己才能有机可趁。对于敌人,必须要像冬天般的冷酷无情。

    所以卓然哈哈大笑,瞧着女古璇说道:“我认识一位女子,长得非常像王妃娘娘。她假扮契丹的萨满,虽然脸上打扮的像个老妇人,可是她受伤之后,我替她疗伤,脱光了衣服,为她缝合伤口,她身上每寸肌肤我都看在眼中,啧啧啧,那简直是人间优品。当然,她只是一个卑贱的女人,不可能跟王妃娘娘相比呀,我只是看见你们俩相似,固有感慨而已,开个玩笑,嘿嘿。多谢娘娘,先干为敬。”

    他东拉西扯的说了这几句没来头的话,已经让耶律乙辛气得头上直冒青烟,恨不得立刻掀翻桌子,吩咐人将卓然乱刀砍死。可是他忍着,卓然不是一般的人,不能够用一般的方法对付。他强忍怒火,但这一次,因为极度的恼怒,使得脸上的笑容消失了不少。

    女古璇有些慌乱,虽然卓然说的是另外一个女人,但是她相信,生性多疑的丈夫耶律乙辛已经听出了什么味道,包括他先前一直追问自己的伤和缝合伤口的人。现在卓然居然直截了当的说出这件事,丈夫不可能不知道事情真相,接下来将是极其可怕的一场风暴。一想到将来会发生什么,女古璇的双手都有些颤抖,而手中的酒杯里的美酒,也因为手在颤抖而散出了一圈圈的波纹。

    不过她心中虽然翻江倒海一般,可脸上却还是很平静,说道:“大人可真会说笑,哎,咱们喝酒。”

    卓然见目的已经达到,便没再煽风点火。否则,只怕那老家伙当场发飙,反而弄巧成拙。于是笑了笑,便坐了下去。

    耶律乙辛狠狠的喘息了几口气,这才使得脸上的笑容没有扭曲,对女古璇说道:“你也坐下呀,我让你坐在大人身边,没听到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