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28章忿
    这话在外人听来已经是很严厉了,耶律乙辛已经尽可能平息自己心中的怒火,但在用词上,还是表现出了他内心的极其的恼怒。

    女古璇迟疑了片刻,提着裙裾坐在了卓然身边,瞧着卓然说道:“大人这是去哪里呢?”

    “卑职是去辽阳府任官。”

    “是去辽阳啊,路途遥远,大人有两位美眷陪伴,倒是一路风光旖旎呀。”

    卓然知道她想岔开话,于是就故意又把话绕回来:“我也很羡慕大王有王妃娘娘这样的美眷陪伴左右,一同前往。千里迢迢也不用担心寂寞。当初我给那个被狼咬伤的女人缝合伤口的时候,看见她一身细皮嫩肉,当真是让人馋涎欲滴。心想,若能与这样的女子**一刻,那才真是人间快事呢,哈哈哈。”

    就听得耶律乙辛手里的酒杯咔嚓一声,竟然碎了,酒水溅了他一手,手掌虎口上还被划了道口子,鲜血顿时流了下来。

    众人都大吃一惊,特别是女古璇,她知道耶律乙辛的愤怒已经到了极点,如果再讲下去,只怕会当场爆发出来,那可就不好收拾了。赶紧起身想搀扶他,说道:“大王,哎呀,你的手受伤了,到屋里去,妾身替你包扎。”

    耶律乙辛深吸了一口气,或许因为手上的剧痛让他冷静了一些,他勉强笑了笑说:“这杯子怎么如此不结实,真是的,下次要找个好的。”

    说着站起身,对卓然说道:“抱歉,卓大人,我去换身衣服,马上就来。”

    卓然嘿嘿笑着说:“好的,嗯,也最好换一套酒具,我也觉得这陶瓷做的酒杯的确有些不结实。以大王纵横天下的雄伟之躯,却用着薄薄的跟纸片似的酒杯来盛酒,的确不符合大王的身份。最好换个铜鼎来,那样怎么捏都捏不碎了,哈哈哈。”

    耶律乙辛听他话中有话,不觉脸色更难看,轻轻嗯了一声,转身迈步朝屋里走去了。

    两人来到了后面内宅,进屋之后,没等房门关上,耶律乙辛便狠狠一甩,将女古璇甩了开去,摔倒在了地上。

    耶律心还不解气,一把抓起桌上的茶壶,狠狠一下摔到了地上,啪的一声碎了,茶水和碎片四下乱飞。就摔在了女古璇的身体侧边,飞溅起来的滚烫的茶水烫到了女古璇,飞起来的碎片在她的脸上划了道口子,鲜血慢慢浸了出来。

    女古璇只是轻轻地啊了一声,便爬起来,跌坐在地上。

    耶律乙辛咬牙切齿道:“你这贱人,你跟他到底做了什么?如实招来,否则本王将你碎尸万段!”

    “真的没什么。”女古璇痛苦的摇了摇头,“既然大王已经知道,那妾身就说实话,妾身找了一个身材矮小的侏儒,冒充我的孙儿,前去刺杀那姓卓的。结果没想到,还在我没下手之前,我们突然遇到了可怕的狼群,在激战中,我们几乎所有的人都受了伤,都伤的很重。”

    “幸亏这姓卓的擅长清创疗伤,对伤口进行清洗缝合,而我又恰好带上了非常灵验的止血膏,这样才救了性命。后来,我的那帮手下手杀了其他的人,为了灭口。可是却被姓卓的发觉了,他推断出是我杀的人,在我准备杀她女人的时候,他设圈套阻止了我。”

    “但是他并没有因为我是要杀他的而对我怎么样,反而带着我离开了雪原,到了雪原外的村镇才把我放了。因此这一趟他真算得上是我的救命恩人……”

    “够了,你不会是喜欢上他了吧?”

    “绝对没有的事。大王,妾身生是大王的人,死是大王的鬼,不可能对其他男人有什么想法。如果大人相信妾,妾愿意继续试试杀他。”

    耶律乙辛怒道:“让你去试,还是把你白白送给他?你该不会想着这个机会跟着他远走高飞吧?”

    说到这,耶律乙辛忽忽喘着粗气。半晌,忽然笑了,阴恻恻道:“你要真有这种想法,我也不会不答应,我不是那种斤斤计较的人。你要真想,就跟我说,我把你送给他就是了,女人嘛,天下有的是,你说是吧。”

    女古璇知道,耶律乙辛妒忌心极重,而且占有欲极强,绝不可能把自己的女人送给其他男人,他宁可把她杀死。因此这番话,完全是恼怒自己的气话,同时也是试探自己。

    女古璇说:“如果大王不相信,那就把我杀了吧,让我死在大人手中,大王就会觉得心安了。”

    “你以为本王不敢杀你吗?”

    女古璇沉默不语,她已经坐直了身,伸着脖子,闭着眼睛,一副慷慨赴死的样子。

    耶律乙辛怒极反笑,说道:“这件事,等一会儿宴完再找你慢慢算账,现在赶紧服侍本王更衣。”

    女古璇答应了一声,睁开眼,爬起来,便要到门口去叫侍女,耶律乙辛怒道:“难道你已经连为本王更衣的意愿都没了吗?心里就想着那姓卓的?”

    “妾身不敢,妾身只是一时不知道衣服放在哪。”

    虽然女古璇是耶律乙辛的侧王妃,可是她不需要亲自侍奉耶律乙辛更衣,所以连耶律乙辛的衣服放在哪都不知道。好歹她是侧王妃嘛,这种事情,一般都是贴身侍女来做的。

    耶律乙辛吼道:“你不知道,你不难道不会找吗?你的眼睛也被他偷走了吗?”

    “是,妾身去找。”

    女古璇起身到里屋去寻找,她费了好半天劲才找到了一身新衣服,拿出来,替耶律乙辛脱下了被茶水溅湿的衣服。耶律乙辛手掌上的伤口不深,这么会儿,血已经停住了,没有再流,所以也不需要特意的包扎。

    女古璇替耶律乙辛换好衣服之后,耶律乙辛走到高大的铜镜面前瞧了瞧,这才满意地点头,对女古璇说道:“你还不换衣服,干什么呢?”

    女古璇身上的衣衫被刚才茶水也溅湿了,她听这话,便说道:“那妾身回屋去换。”

    她是侧王妃,在没有得到王爷的召唤之前,是不可以在王爷的大帐之中留宿的。所以在耶律乙辛的屋子里头并没有她的衣服,她的衣服全是放在她自己的屋子中。

    她正要出去,却被耶律乙辛一把扯住了,说道:“难道你连在本王面前更衣都不愿意吗?”

    女古璇对耶律乙辛陪了个笑脸,赶紧对门外的侍女说,让她们回自己屋取身干净衣服来。侍女来了之后,把衣服交给了女古璇,女古璇便背过身去更衣。

    她雪白娇嫩却满是伤疤的肌肤展露在耶律乙辛面前,耶律乙辛看见这些缝合结痂的伤疤,眼前仿佛浮现出卓然一针一线替自己的女人缝伤口时肌肤接触场景,一颗心简直像被火炭烧灼似的。他怒不可遏,伸手扯下墙上挂着的一柄长剑,仓啷一声长剑出鞘,几步来到女古璇身后,将那剑对准了她的后心。

    女古璇停住了手,半**的站在那儿,紧闭双眼,一动不动,等待着长剑穿胸的最后一刻。

    足足等了一盏茶的时间,身后传来耶律乙辛犹如受伤的野兽般的叫声。他狠狠将长剑咔嚓一声砍入了旁边的桌子,生生的将桌子的一个角劈了下去。剑尖撞在青石板地面上,当的一声,溅起一串火花。

    正在这时,门外的侍女听到里面动静,赶紧推开一扇门进来瞧是怎么回事。

    耶律乙辛转过身,将手中的长剑嗖的一声掷出,扑哧一下,刺入侍女肩头,洞穿而过。

    侍女一声惨叫,带着那柄剑踉跄退出房去。

    耶律乙辛将侍女刺成重伤,这才稍稍发泄了一点心中的怒意。他狠狠吸了几口气,尽量让自己呼吸平稳,说道:“还不换好衣服,等什么呢?”

    女古璇知道,自己刚才已经从鬼门关走了一道回来,这耶律乙辛杀人如麻,即便他把自己杀了,辽朝皇帝也不会对他怎么样。所以,刚才她真实地感觉到了生命即将终结的恐怖。

    这让她想起在雪原上面临狼群生死威胁之时的感觉。只不过那时候,她感觉到心里很踏实,因为有一个非常睿智还有拥有着神秘力量的卓然,带着他们对抗狼群,最终真的击退了狼群,逃脱了生天。

    而这一次,准备要她命的,是比狼群可怕的多的南院大王耶律乙辛。她感到了从来没有过的绝望,她不知道后面等着她的会是什么。

    她快速穿好衣,整理好散乱的头发,对耶律乙辛低声道:“大王,妾身收拾好了。”

    在她换衣服的这短短时间里,耶律乙辛已经做出了一个重要的决定。

    等她换好之后,耶律乙辛神情竟然变得和蔼可亲起来,温言道:“你刚才说了,你愿意再试试去杀卓然。好,本王最后给你一次机会,你要想办法接近他,然后把他弄死。我不管你用什么办法,必须要让他死,而且不能看出是死于谋杀,任何人都不会怀疑他是被谋杀的,听懂本王的意思了吗?”

    女古璇低着头,身子微微一颤,随即她微微颌首,嗯了一声。

    “大声回答本王!”

    “听到了,妾身一定不会让大王失望。”女古璇抬起头,用平静的语气说道,眼中满是空灵和落寞。

    耶律乙辛点点头,说道:“这一次你要再失手,自己提头来见!”

    女古璇默默点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