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32章殇别离
    几个护卫不禁面面相觑。他们不知道王爷这样安排的用意,只是想,这卓大人当真胆子大,居然敢跟堂堂侧王妃如此亲密,不怕王爷把他砍了吗?虽说契丹有这样的习俗,但那也只是偏远蛮荒之地的牧民中才有的一种古朴习俗而已,契丹建国之后,这种习俗便已经不复存在,怎么可能还用这样习俗来猥亵侧王妃。

    正在护卫惊诧时,忽见到石榴花怒气冲冲的闯进院子,浑身都是酒气,一边走一边哭骂:“不要脸的东西,居然跟我抢男人。你是王妃有什么了不起,难道就比我强吗?我倒要看看,你什么地方比我强。”

    一边嚷嚷,一边冲进了院子。门口亲兵侍卫知道这石榴花是卓大人的女人,所以任由她闯了进去。

    暗中监视的耶律乙辛的侍卫暗自偷笑,这下好看了,两个女人争风吃醋要闹起来了。

    果然,屋里响起了激烈的争吵之声,是石榴花跟女古璇,两人吵得很凶,卓然在一旁不停劝慰,一会劝这个一会儿求那个,忙得不可开交。房间灯光照映下,能看见三个人投在窗上的剪影。

    正喧闹间,忽听得屋里石榴花怒气冲冲道:“好,你不是喜欢她吗?那你以后就要她就行了,我走,眼不见为净,我走的远远的,有本事你就别来找我!”

    说着,就见石榴花一下冲出了屋子,用手捂着脸呜呜地哭着,一路跑出院子去了。

    紧接着卓然追了出来,追到屋外又站住,回头对屋里的王妃叫道:“王妃娘娘,你在屋里等我,这女人发疯了,今晚上是不行了,要不等一会儿你自己回王爷那儿去吧,我叫亲兵送你。我得去追她,不然她要是出个好歹,那可就完了。”

    正说着,就见院子外传来了马蹄声,踩着碎雪,一路朝着远处奔驰而去,风中还留下了石榴花呜咽的哭泣声。

    卓然跺了跺脚追出去,也牵了一匹马,这时美人鱼也追了出来,问道:“怎么啦?”

    “石姑娘生气了,跑了,我得去追她,你跟我去,去找她回来,快点。”

    美人鱼立刻也上了马,两人紧追而去。

    这件事发生的太过突然,让暗处监视的几个护卫都没回过神来,便见到卓然已经在夜晚中狂奔去了。

    护卫的御林军们着急忙慌的也都爬起来,在头领的带领之下,慌慌张张上马追去。他们的主要职责是护卫卓大人,至于王妃,不是他们要护卫的。

    很快便走了个干净,不过,还能看见屋里侧王妃女古璇的剪影在屋里来回走动。良久,吹灭了灯。

    过了片刻,房门吱呀一声打开,侧王妃戴着个大大的斗笠,遮住漫天的大雪,低着头迈步走出了院子,向着王爷住处走去了。

    几个护卫便远远跟在后面,一直到见到侧王妃走进了院子,他们这才舒了口气。

    这下好了,侧王妃平安回来,他们进来之后也不敢马上去禀报,先各自歇息,等着王爷召唤。想着既然侧王妃回来了,兴许会把他们的事情告诉王爷的,不用他们费事。

    时间慢慢的过去了,到了第二天天亮,几个护卫也没听到王爷有什么吩咐。

    直到中午时分,雪越下越大,该吃中午饭的时候,王爷身边的侍女来告诉他们,王爷叫他们去,要问昨晚上的事,这几人才赶紧跟着来到了王爷的屋内。

    几个护卫望见王爷铁青着脸盯着他们,不知发生了什么,躬身施礼。

    耶律乙辛一晚上都没睡成,他这一晚是痛苦着呻吟过来的,因为他整整吐了一晚上,吐的天昏地暗,连苦胆都吐出来了,几乎便要吐死过去。

    天亮了依旧如此,喝什么吐什么,全身筋骨都要被抽掉了。他从来没喝过这么多酒,也是因为昨夜妒火攻心,想用酒拼倒对方,让对方出丑,没想到自己反而出了一个大大的丑。直到中午时分,随行的郎中开了调胃安神的药,才让他渐渐缓过神来,意识也有了一些恢复。

    他突然想起昨晚的事,赶紧问身边的侍女,得知侧王妃没有回来,顿时吃了一惊。心想,难道自己的妃子真的跟那汉人文官过了一夜吗?一想到种种脑补的情节,便让他几乎要抓狂了,一声狂吼,赶紧让人去叫了他派去盯着的侍卫来。

    昨晚他就交代了,如果听到卓大人突然死亡之类的消息,要马上制造声势,让全村人都知道,作为证人,他才能摆脱嫌疑。可是盼来的不是这个结果,不过也难怪,他昨晚上彻底喝醉,虽然布置了这个任务,却没办法监督,一直到第二天中午才回过神,想起这件事。

    把护卫叫来询问之后,顿时傻了眼了,因为几个护卫异口同声说,卓然带着侧王妃刚进到屋不久,还在说话,卓大人身边的那个身穿红衣的女子便与侧王妃争风吃醋,因为妒忌而吵了起来。三人在屋中争吵,随后那红衣女子跑了,卓大人跟另外一个女子骑马追去,他的护卫御林军也跟着追出去了,后来王妃一个人回到了王爷的府上。

    耶律乙辛听到这话,立刻吩咐人前去寻找侧王妃女古璇,找到之后,立刻把她带来见自己。

    结果全府上下清查了个遍,也没有见到侧王妃,不过守门的是侍卫倒是肯定,昨天晚上侧王妃的确回来了,带着个大斗笠。这一点说法跟几个护卫所说的完全吻合,这就说明王妃的确回来了。但是现在却不见了,耶律新脑袋里立刻想到出来一个念头,王妃肯定跑了。

    他用脚趾头都能想得到,女古璇肯定已经察觉到了他一石二鸟,想借着卓然害死她的用意,然后借着她的死再找卓然麻烦,所以便悄悄逃走了。他立刻暴跳如雷,马上把自己的亲兵卫队长叫了来,让他带人四处搜寻,务必要将侧王妃找回来。

    亲兵卫队冲出城去,一路寻找,可是他们追出去百余里,四周都找了个遍,也没见到侧王妃的影子。也不知道她逃到了哪里,又或者在野外遇到了危险,已经葬身在茫茫雪原之上。

    ………………

    在飞驰前往辽阳府的茫茫雪原上,卓然和穿着一袭红装的女古璇坐在了马车之上,正在低声说话,而后面一辆马车在坐着石榴花和美人鱼。

    先前卓然让石榴花和王妃女古璇在屋子里换了衣服,演出了一场金蝉脱壳,让女古璇假扮石榴花,捂着脸跑出去,然后自己追赶离开了小镇,而假扮王妃的石榴花则回到了王爷的府邸。

    因为侧王妃女古璇虽然立即很大,却武功一般,更不会什么轻功,她擅长的是用萨满巫术来预测一些事情,并使用一些巫术中手段杀人于无形。这是耶律乙辛派她去行刺卓然的一个原因,当然还有一个原因,就是耶律乙辛对这位一心想当正王妃的女人很厌烦了,想借机除掉这个女人,没想到惹出那么多事情来。

    如果让王妃自己回到耶律乙辛的行宫,那靠她的武功,她是没办法悄无声息的离开的,而石榴花可以做到。因为石榴花学过飞索,能够用飞索高来低去,在漫雪纷飞的夜晚的掩护下从容的离开王府,还不会留下什么痕迹。

    还有一个关键,那就是石榴花有飞鸽,可以利用飞鸽辨别方向,找到卓然前进的方向,并追上了卓然他们,一起乘着马车往前行进。

    卓然不按照传统的路线前往辽阳府,而是迂回包抄离开了主道,这样一来,可以避开耶律乙辛可能的追踪。

    事实上,耶律乙辛也没有让人去追赶卓然他们,因为他认定护卫和门房所说的是实话,自己的王妃回来了,可是她离开了,她应该是单独离开的,不是跟着卓然他们,所以他没有把这件事与卓然挂上钩。

    他对卓然的恨固然重,但得知自己侧王妃女古璇没能跟卓然过夜就离开了,这妒火稍微少了些。但他找不到侧王妃去了哪里。他在小镇上呆了好几天,想确认她是不是真的死了。始终没有找到侧王妃的下落,只好作罢,垂头丧气地带着人继续往上京前去赴任,当他的北院大王去了。

    卓然带着女古璇绕路一直往东走了好几天,已经远远的离开了遇到耶律乙辛的小镇。

    他们来到一个集镇之后,女古璇下了车,跟卓然他们分手。卓然也没有挽留,给她准备了两匹马和足够的食物,还有兵刃弓箭,单独一人把他送出了小镇。

    女古璇手提缰绳,望着卓然说道:“我走了,你多保重。”

    卓然点点头,问道:“能问一下你会去哪吗?”

    女古璇扭头望去,铅色的浓云犹如一口锅,盖在茫茫雪原之上,不知道暴风雪什么时候又会来。现在这时刻,若是在大宋,那已经是要进入酷夏了,可是在茫茫雪原之上却还是冷冻,难道这一年的春天不会再来吗?

    女古璇叹了口气说道:“茫茫天涯,我也不知道何处是我的归属,只能一路走去,在什么地方我的心能够安稳,就在什么地方留下来。我是一个萨满,我却没办法预测我的未来,真真滑稽。只能把自己交给老天爷了。好了,言尽于此,但愿有缘还能相见。”

    说罢,她没有回头,一抖马缰绳,马蹄翻飞,踩着碎雪,往茫茫雪原深处奔去。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