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40章大师兄
    海东青是一种鹰,就出产自辽阳府一带的海边,特别适合训练后用来捕猎。辽朝的贵族特别喜欢海东青,但是海东青的产量却不高,也很难捕捉到。

    堂口在出产海东青的辽阳府一带的天池宗东门外堂堂主开膛手,还有一个很重要的责任,那就是尽可能的收集海东青,以提供给天池宗高级别首领们。

    他有一个专门饲养海东青的房舍,对海东青进行饲养和繁殖,但是成功率不高。不过海东青抓回来之后要进行训化,也需要放在这饲养场里的,以便训练那些海东青能够听从人的指令,能够在猎捕中显露出本色来。

    开膛手兴奋地来到了饲养场,看见十几头幼小的海东青被关在木笼子里头,正畏畏缩缩的探着头,但是那犀利的目光和尖尖的爪子已经显露出雄鹰本色。开膛手对海东青有很有研究,他只需要看一眼,就知道这头鹰到底能不能被驯化为一只非常优秀的猎鹰。他正在挨个观察的时候,忽听到外面有女人的声音传来:“堂主,又抓到海东青啦?”

    开膛手扭头一瞧,看见是石榴花正带着一个年轻的女孩子,俏生生的站在饲养场外。

    石榴花眼神**辣的瞧着他。不过很开膛手知道,一旦石榴花用这种眼神看你,就肯定是有求于你。这种眼神并不代表她对你有兴趣,或者想跟你发生点什么,只是她有求于人时,自然而然的一种表露。如果你真认为她对你有意思,涎着脸凑上去的话,绝对会遭白眼,甚至粉拳加身。

    开膛手是外门堂主,石榴花是香主,算是他的手下。可是两人在一起时,石榴花却显示出很强势的样子,对他更是很少假以辞色。而这一次,她却流露出这样一种神情,让开膛手多少有些不适应,便走了过去,说道:“来啦,石香主有什么吩咐?”

    说罢,眼神望向旁边那位年轻女子,顿时眼睛一亮。

    只见这女子约莫十七八岁年纪,肌肤白嫩,明眸皓齿,樱桃小嘴。最为抢眼的是这一身粉红衣衫勒着的娇躯,该凸的凸,该细的细,曲线玲珑。

    眼睛外形很漂亮,只可惜眼神让开膛手不大喜欢,因为她直勾勾的眼神不是看着开膛手,而是盯着开膛手身后木笼子里的海东青。眼神中充满了欣喜,就好像从来没吃过肉的穷家孩子,看到了一块大肥肉的馋涎欲滴,使得她的俏丽在开膛手眼中淡了许多。

    石榴花说道:“堂主,这是的闺蜜,刚刚加入我们天池宗,外门弟子。她有个外号叫咕咕鸟,因为她喜欢养鸽子,跟我一样,只是她养得没我好。她逗鸽子的时候老是咕咕叫,所以我们都叫她咕咕鸟。我们也很喜欢海冬青,听说你又到了一批海东青,我们也很有兴趣想来瞧瞧,不知道是不是方便?”

    开膛手点了点头说道:“没错,新到的,你们算是有眼福了,我还没开始训化呢。你们可以瞧上一眼,等到我把它关进训练笼子,你们再想看就看不到了,赶紧瞅瞅吧。”

    说罢,开膛手背着手走了回去,石榴花和咕咕鸟两人跟在身后进了饲养场。场地很宽敞,一排排的笼子养着大小不一的海东青。

    咕咕鸟兴奋地东张西望,还伸手准备摸笼子里的海东青。

    开膛手皱了皱眉很是不高兴的说道:“别碰它,当心它啄你的手,虽然还小,但是却很凶。你这细皮嫩肉的,手上被啄了一块肉下来,那可不太好看。”

    咕咕鸟赶紧吓得把手缩了回来。

    石榴花也瞪了她一眼,说道:“你以为是养鸽子呢?随便你伸手摸它,这是老鹰,它的爪子能在木头上抓上好几道深印。我见识过的,所以堂主绝对不是危言耸听,就这样看看就行了。”

    咕咕鸟似乎有些委屈地哦了一声,又继续兴奋的瞧着。

    她抬头对开膛手说道:“你这些海东青卖给我吧。我绝对给你一个满意的价格。”

    开膛手更是不高兴,斜了她一眼,对石榴花说道:“你这位手下好像还不知道我的海东青是用来做什么的吧,她以为有钱就能为所欲为吗?”

    石榴花赶紧说道:“不,她不是这个意思,她只是喜欢海东青,所以开玩笑的。”

    接着又回头扯了一把那姑娘,提声道:“别瞎说,这些海东青是要送去给长老、护法甚至宗主的,有的是给辽朝皇室的,不是谁有钱都能买得到,因为这是最好品质的海东青了。”

    “如果不是最好品质的,我还不买呢。”

    咕咕鸟很是有些不高兴,甩开了石榴花的手,径直走到笼子边,拿着根小棍儿去拨弄里面的海东青。

    开膛手压抑住心中的怒火,对石榴花说道:“她到底是谁?这么牛哄哄的。你让她不要动海东青,否则我不客气了。”

    石榴花忙说道:“她爹是东海的一个富商,做皮毛生意的,生意做得很大,家里很有钱,从话就这样。对不起,我替她道歉,我这就带她走。”

    说着话,赶紧来到姑娘身边扯了她一把,说道:“好啦,看的差不多了,我们还有事呢,走吧。”

    姑娘摇头说道:“人家还没看够呢,要走你先走吧,我再看一会儿。”

    开膛手哼了一声,说道:“不好意思,这些海东青刚来,如果受到过分打扰,对训化不利,两位请回吧。”

    负责照看海东青的侍从赶紧上来,用黑布罩住了笼子,并站在笼子面前,满是不悦的瞧着二女。

    咕咕鸟这才生气的跺了跺脚说:“算了,咱们走吧,大不了我叫我爹也给我买几只来,我就不信有钱还买不到。”

    一个侍从见开膛手脸色很不好看,知道他对这女人很是恼怒,便说道:“这海东青还真不是有钱就能买得到的,不信你试试看,你就把银子堆成山,也未必能买到这样品质的海东青。还是回去摆弄你的鸽子去吧。”

    咕咕鸟气得瞪眼睛,却不敢发火,她知道眼前的这男人开膛手可是外堂堂主,连她的好友石榴花都是人家的手下,她自己更是最底层的教众而已。要是有什么不守规矩的地方,直接执行宗门的门规,那可有得她受的。便跺了跺脚,扭头转身出去了。

    石榴花歉意地笑了笑,也跟着在后面出去了。

    咕咕鸟一直气嘟嘟的往前走,石榴花在后面叫了她几声她都不答应。

    拐过街角,差点跟迎面过来的一个人撞了个满怀,两人都赶紧躲了开去,站住了。咕咕鸟这才看清楚,眼前是个白衣书生,身穿一袭月白色的绸缎长袍,手摇折扇,头上飘着方巾,颇为儒雅。虽然慌忙躲开,动作却颇为轻灵秀美。只是站住之后望着她的眼睛却是直愣愣的,而且带着一种一看就知道想做什么的淫邪神色。

    咕咕鸟心里正不耐烦,见他这样瞧自己,便狠狠瞪了一眼,怒道:“看什么看,没见过女人呀。”

    那翩翩公子并不生气,反倒把折扇一摇说道:“女人是见过不少,可是像姑娘这么身材好的,脸蛋这么美的,还是见得很少的,请教姑娘芳名?”

    咕咕鸟挺起了圆鼓鼓的双峰,哼了一声,给了对方一个白眼,说道:“我最讨厌你这种街上看见漂亮女人就问名字的登徒子,闪一边去,不然别怪姑奶奶不客气。”

    “哦,原来姑娘手底下还有功夫,这可巧了,小生也会些三脚猫的功夫,不如咱们找个地方切磋两招。若是姑娘看得起在下,还可以指点你一二,你意下如何?”

    “走开啦,谁要跟你切磋。”

    正说话,身后石榴花终于追上了她,埋怨道:“你怎么跑得跟风似的?追了老半天,你在跟谁说话呢?哎呀,原来是大师兄,你们认识呀?”

    却原来这白袍书生正是自诩风流的天池宗东门掌门人东魁首的内门大弟子玉树风。

    玉树风刚刚从卓然那边回来,他提出了要随身保护卓然,却被卓然直截了当拒绝了。说自己不用,而且,以他玉树风的武功,自保还差不多,就不要来给他添麻烦了。

    玉树风只好郁闷的告辞离开。返回的时候,没想到路上差点撞上了同样低着头往前走的咕咕鸟。

    玉树风认识石榴花,也被石榴花那迷死人不偿命的眼神给迷住过,只是后来才知道,石榴花的眼神就是那样,但她的心却不是那样的。玉树风就曾吃过亏。所以见到石榴花很是有些尴尬。不过听她的话,似乎跟眼前这火辣的女子很熟悉,忙拱手道:“原来是石香主,这位姑娘与石香主是好友吗?”

    石榴花点点头说:“她叫咕咕鸟,喜欢养鸽子,是我的好友,也是本门新近的人。我们刚从开膛手堂主那里来,听说他进了一批海东青很漂亮,特意去看去了,果真很漂亮。大师兄,你这是要去哪儿?”

    玉树风颇为得意地瞧了一眼咕咕鸟说:“她既然是本门弟子了,怎么不叫我一声大师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