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41章七窍生烟
    石榴花赶紧扯了扯咕咕鸟的衣袖,给她介绍了对方的身份,咕咕鸟才惊讶的上下打量了一下对方,神情有些尴尬的说道:“我不知道你是大师兄,刚才说话得罪了。”

    “好说,既然是同门兄妹,如果咕咕鸟有兴趣,我倒很乐意指点指点。”

    不料咕咕鸟却撇了撇嘴说:“我没兴趣,我参加天池宗不是为了学功夫的。而且我听说天池宗的武功越来越不行了,南门好多弟子都被仇家寻上门,打得落花流水的,这么说,你们天池宗的武功跟庄稼把式没有什么区别,学来有什么用呢,我还不如跟我爹的看家护院扎扎实实学几招江湖把式,岂不是更实在。”

    玉树风不禁神情颇为尴尬,还有有些着急,忙说道:“姑娘可能误会了,我们天池宗的武功博大精深,一旦练成无敌于天下,可不是那些庄稼把式所能比拟的。”

    咕咕鸟哼了一声,道:“我还有事,没空跟你磨嘴皮。”扭身绕过他径直往前走去。石榴花忙歉意地对玉树风笑了笑,也追上去了。

    玉树风摇着折扇,瞧着她们远去的倩影,特别是身形惹火的咕咕鸟,咕咚咽了声口水。

    ………………

    连珠箭沮丧地坐在街边一处酒馆,正独自喝闷酒。

    他之所以有连珠箭的美誉,那是因为出手快如闪电,能一次五箭连发,精准且快速。

    现在他发现,自从他们丢失了那枚悬浮石之后,他的连珠箭不再那么顺心。实际上他武功衰退的程度,比先前在师父面前说的还要严重,他已经做不到同时连发五箭了,最多只能连发四箭,准头也差了,速度也比以前慢了。

    这之前他不知道是什么原因,他以为是自己练习不够,又或者是心情的影响。但是现在他知道了,那是因为他们东门丢失了一块悬浮石,使得他们的内力正快速消退,而他的连珠箭就是基于天池宗的内功,当然直接受到影响。

    他正一个人喝着闷酒,忽听得身后有人叫他:“二师兄,你怎么一个人在这喝酒啊?”

    连珠箭扭头望去,见身后石榴花带着一个俏生生的女子站在那里,她那大红色的衣服紧紧裹着的身躯曲线玲珑,十分的惹火,眼神简直迷死人不偿命。

    跟石榴花的风骚不一样的是,身边这女子虽然身材也是极其惹火,可是却没有石榴花的那种眼波流转让人想入非非,反倒给人一种不是很舒服的感觉。因为她会毫不忌惮的瞧着你,那种眼神带着些许的桀骜不驯和小公鸡般的骄傲。

    连珠箭认识石榴花,却不认识那惹火女子,便点头说道:“是你啊,我这正吃饭呢,对了,你们两个是朋友吧,有没有兴趣一起喝一杯?”

    石榴花已经被自己的好友咕咕鸟惹得有些害怕了,生怕她又惹出事来,忙说道:“我们不饿,路过这儿看见你,进来打个招呼。”

    咕咕鸟却白了她一眼说道:“你怎么一会儿一个主意的?刚刚在门外才说这家馆子好,我们在这吃点饭喝点小酒,怎么现在又成路过了?对了,二师兄是吧?我叫咕咕鸟,是新加入天池宗的,我爹是做皮毛生意的,辽阳府一大半以上的皮毛商店都是我爹的,你听说过吗?”

    连珠箭一听,原来是个仗着父亲有几个钱就不可一世的富家女,不由得皱了皱眉:“两位要是不想在这吃饭,那你们去找别的地方吧,我差不多吃完了,正准备走呢。”

    刚说到这儿,忽见外面走进一个精壮汉子,身上背了一张长弓,挂着壶箭。眼睛闪着精光,在大厅之中扫了一圈,便落在了连珠箭的脸上,径直走了过来,抱拳道:“阁下应该就是天池宗东门掌门东魁首的座下二弟子连珠箭吧?”

    连珠箭瞧了他一眼,说道:“我是连珠箭,你是谁?找我有事吗?”

    “在下是个猎户,外号飞鹰,那是江湖上的人给的,不是说我轻功好,而是说我喜欢射杀飞禽,又说我的箭法就像天上飞的老鹰扑下来抓兔子,一抓一个准。有人说我箭不虚发,实际上我更满意的是我出箭的速度。我能一次射出四支箭,不过我听说你能一次射出五支箭,我一直想找你切磋。今日终于等到这个机会了,不知道有没有兴趣跟我比试一下?”

    “没兴趣,我正烦着呢。”

    飞鹰冷笑说道:“我挑战上门,你居然不敢应战,难道想当缩头乌龟吗?你们天池宗好像不属乌龟吧?”

    一听这话,饭堂里好几个人站了起来,指着那精壮汉子怒道:“你说什么?敢说我们天池宗,你不想活了?”

    飞鹰却毫不惧惧怕,两手一摊说道:“他只要敢应战,那就证明天池宗的确都是好汉,否则我说这话难道错了吗?别人上门挑战也不敢应战的人,不是属乌龟的,又是属什么呢?”

    那几个叫嚷的都是天池宗的普通教众,顿时掳着袖子就要上前。连珠箭摆手说道:“众位兄弟后退,他冲我来的,我来会会他。”

    咕咕鸟立刻拍掌大笑起来,道:“哈哈,打一架,我最喜欢看热闹了。那什么连珠箭,你可是掌门的二弟子,可千万不能丢人了。而且你不是能连发五箭吗?他才能连发四箭而已,你轻松可以搞定他,给我们长长脸。要是输了也不用哭,回头再去找师娘教你几手,回头再把脸找回来。”

    连珠箭听她这话怎么都不是滋味,也不知道她在帮自己还是唯恐天下不乱瞎起哄。面对这身材惹火却让人头大的女子,连珠箭真是气得牙根痒痒,狠狠瞪了她一眼,往旁边一指说道:“你走开,免得待会儿比试伤了你。”

    这话让飞鹰笑了,说道:“如果你的箭法还担心会伤到旁边的人,那你已经没希望了,因为我的箭从来都是想射哪射哪,就算旁边有人抱着你,我一样能射穿你的脑袋。”

    随后,他从箭壶中抽出一把箭来说道:“不过我不想跟你们天池宗结仇,这一次我只是来跟你切磋的,我的箭都没有箭头。你的箭呢?叫你的人把你的箭送来吧,我等着。”

    连珠箭喝酒的地方离他的住处并不远,跑着去一个来回充其量一盏茶的时间。立刻便有教众主动提出去帮他取弓箭来,连珠箭点了点头,那人便一溜烟的跑出去了。

    这大厅里头众人都赶紧离开了桌子,退到了旁边。虽然飞鹰说了,他的箭法很准,可是刀剑无眼,谁知道他说的是不是真的,还是先躲开的好。

    辽朝虽然已经有上百年的太平日子,没有什么大的战事了,但是彪悍的民风依旧不改,民间决斗时常发生,所以众人并不奇怪,也没有巡街的捕快前来干预。更何况,对方已经亮出了他的箭,全都拔掉了箭头,也就是不会伤人了。

    咕咕鸟一脸兴奋的对飞鹰说道:“你来挑战天池宗东门内门二弟子,你可真有本事,你怎么这么大胆呀?你是不是听说天池宗有了大麻烦,这才胆子大的呀。”

    石榴花吓得魂飞魄散,抓着她狠劲把她扯到一边,瞪眼道:“你闭嘴呀,该说不该说你都说,你就不怕门规吗?”

    “我又没说啥,我只是问他是不是知道这件事,我也没说什么事呀。”

    飞鹰饶有趣味地瞧着咕咕鸟说道:“姑娘看来也是天池宗的教众了,不过听你的话,似乎对天池宗并不怎么看好。没错,我知道你们天池宗遇到了大麻烦,虽然我不知道是什么麻烦,不过可以告诉你的是,我并不是因为你们天池宗有麻烦才来落井下石,我只是想找他比试一下,看看他连射五箭跟我连射四箭谁更厉害。箭法这东西,不是谁能射的更多谁就一定厉害的。”

    咕咕鸟鼓掌大笑说道:“你说的再对也没有了,我就是特别看不惯有的人自以为了不起,给自己封什么箭神之类的绰号,什么箭不虚发,那些都是没用的,是骡子是马拉出来遛遛,看看你们谁才是真正的箭神。谁要赢了,我就请他喝酒。我爹从大宋进了不少美酒,我跟我爹要一坛来跟他喝个够。嘻嘻嘻,你们两个都得加油哦,为了我这坛美酒,还有我这个小美人亲自给倒酒,你们不会不给脸吧。”

    连珠箭已经被她气得七窍生烟,恶狠狠的地盯着她喘粗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