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43章好友
    咕咕鸟高兴的又蹦又跳,大声笑着说:“你赢了,原来你真的能够连发四箭,比他连发五箭可要管用的多。他还是什么二弟子,连个打猎的都打不过,真是丢人。早知道天池宗这么差劲,我怎么都不会加入天池宗的。你太棒了,走,我们俩喝酒去。”

    飞鹰终于缓过劲来了,苦涩的笑了笑,弯腰从地上捡起长弓背在了背上,活动了一下疼痛慢慢消失的右臂,拱手对从地上挣扎着爬起来的连珠箭说道:“承让了,说实话,你的箭法确实很厉害,但比我想象的要差一些。你要凭这箭法就敢自诩箭神,恐怕还差得远。”

    连珠箭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不仅是因为他的咽喉被撞的几乎骨折,一时无法说话。还因为在两人决斗中,他的惨败使他根本不知道该说什么。捂着喉咙痛苦地盯着对方。

    他心里的沮丧到了极点,他完全明白,自己的武功退步太多,因为悬浮石已经不能给他需要的敏捷了。

    ……………………

    三天后。

    卓然正在书房里看着书,衙门的那场大火善后的事情已经处理完了。东魁首已经下令搜捕指使刀疤狼来放火烧死自己的董长老,但是没有消息。东魁首担心卓然会受到新的袭击,因此让他的几个弟子轮流来保护卓然,但卓然拒绝了。

    衙门也已经采取了戒备措施,知府耶律泰下令加强了衙门的警戒。要面对一个真正的杀手,卓然相信,东魁首的这几个弟子根本不够看的,卓然更愿意相信自己怀里的火药枪和自己的虎功,进可攻退可守。

    而之前他已经得到消息,有个叫飞鹰的猎户在酒楼挑战天池宗东门的内门二弟子连珠箭,四箭将连珠箭击败。这件事在宗门上下传的沸沸扬扬,已经开始有人把这件事跟南门弟子遭仇家追杀的事情联系在了一起,认为东门也开始了南门一样的境遇。

    这些天卓然并没有遇到什么危险,董长老或者他身后的人也似乎忘掉了卓然。

    这天正好休息,卓然便坐在书房看书。

    石榴花进来了,卓然暗自吃了一惊,因为他看得出来石榴花神情焦急,似乎出了什么事,赶紧招呼她坐下。

    石榴花却没有坐,急切的道:“卓大哥,我的好友咕咕鸟不见了,你能不能帮我找到她?”

    卓然没见过咕咕鸟,忙问怎么回事。

    石榴花说道:“她是我的好友,前些日子刚刚加入了天池宗东门,因为她父亲是辽阳一个大富商,做皮草生意的。三天前在酒楼里,我们看见连珠箭和猎户飞鹰两人比试箭法,飞鹰赢了,咕咕鸟很高兴,说要犒赏他。回家拿了他爹的一坛酒,跟那飞鹰去喝酒去了。我劝她不要去,她不听,我赌气就没跟她去,她一个人去的,结果就一去没回来。”

    卓然说道:“那你们找到飞鹰没有?”

    “找到了,飞鹰说他不知道咕咕鸟去了哪里,那天晚上他们在一家酒楼喝酒,结果飞鹰喝醉了,在客栈睡了一晚上。第二天醒来没见到咕咕鸟,以为她回家了,所以飞鹰也就回去了。这一点客栈掌柜和伙计都证实了,说看见咕咕鸟醉醺醺的离开了,但去了哪里不知道。这是她爹亲自去找飞鹰和酒楼问的。”

    “她家人都要急疯了,派了很多伙计在城里找,可是所有她可能去的地方全都找光了也没找到她。这几天我也在帮忙找,但是没找到,所以我就想到了你。你破案的本事非同寻常,能不能帮我找一下,看看她究竟在哪里?”

    卓然挠挠头说道:“一个大美人失踪了三天,这可不是什么好事,又是一个富商的女儿,会不会被人绑票了?有没有收到恐吓信什么的?”

    “这一点我也想到了,问了她爹和娘,他们都说没有收到,否则他们不会这么着急。如果真的是被人绑架,他们愿意出钱赎人,不管多少钱都愿意。但是看来,好像不是被人绑架,我担心她会不会遭遇什么不测了,你帮帮我。”

    卓然说道:“找人可不是我的专长,如果有猎狗倒还好办,叫猎狗闻闻味道,追踪一下。”

    他想了想又接着说:“不过都已经过去三天了,就算有什么气味只怕也散完了,猎狗也未必有用。现在最有效的办法就是扩大搜索范围,派出更多的人去寻找,拿着画像寻访,看到底有没有人见到她。逐步缩小搜查的范围。重点以最后见到她的地方为范围,在四周进行搜查,看看能不能找到什么线索。”

    卓然一边说,石榴花一边不停点头用心记了下来。

    石榴花问:“还有别的吗?”

    卓然说:“可以把她当作被谋杀来侦破,在我的经验判断,无缘无故失踪三天,很可能是遇到意外了,甚至可能被谋杀了。虽然还没找到尸体,但可以把她先作为被人谋杀案件展开前期工作,那就是寻找可能害死她的嫌疑人。如果最终找到尸体,我们的工作抢到前面,可能能够收集到更多的有用的线索来证实犯罪。”

    “如果没有被谋杀,而是被拘禁起来了,我们也可以从中找到嫌疑人,进而找到她可能被囚禁的地方并进行解救。这只是一个建议,如果你好友的父母对这种可能性不赞同,或者不接受这种方法,那就当我没说。”

    石榴花说道:“我觉得,你这种办法虽然他父母未必能接受,但我觉得很有用。如果我们把工作做到前头,或许真就能够发现有用的线索。我不告诉他们父母,这次我来做,我知道她的仇人是谁。”

    “哦?她有仇人吗?一个大美人与人结仇可是不太容易的,谁会跟一个大美人结仇呢?不过如果这个大美人仗着她的美貌和她父亲的财力目中无人,到处得罪人的话,那也完全有可能跟人结仇的,甚至这种仇怨还轻不了。”

    石榴花说道:“她的仇人说出来你应该也知道,不过在我看来,也算不得是仇人,但是我总觉得他们会记恨的,因为我从他们的眼神感觉到了他们心中的恼怒。毕竟他们都是有身份地位的人,被她一个黄毛丫头这么说,很可能会记恨在心,他们也有这种能力来祸害咕咕鸟的。”

    卓然皱了皱眉问道:“究竟是谁?你说得云里雾里的。”

    “最让人怀疑的就是连珠箭,他与飞鹰两个人比试箭法的时候,咕咕鸟不知道怎么回事,一点都不给连珠箭面子,对他冷嘲热讽的,甚至还公然与战胜了他的对手飞鹰跑去喝酒庆功。我可以想象,连珠箭对她肯定是恨之入骨,他要是把她绑架,甚至杀了她,我半点都不会怀疑这种可能性。”

    卓然点头说道:“的确如此,她作为帮众不尊重二师兄,还当场帮着敌人嘲笑戏弄对方,这种伤尊严的做法的确会遭到对方的愤慨,所以你的推测是对的。你去好好查访一下,看他究竟有没有可能这么做,或者有没有可能绑架你的好友。最好是暗地里进行,如果让他发现你把他当成潜在的杀人凶手进行调查的话,只怕对你没有什么好处。更何况,你的好友到底有没有被害还只是一个推测,不能因此就开始随便怀疑别人。”

    石榴花点头说道:“我明白,我会暗中查访的。——我怀疑的第二个凶手是开膛手,当时我听说开膛手进了一批海东青。因为我和她都喜欢养鸽子,对飞禽也都很喜欢,只是一直没有近距离的接触过海东青,那天禁不起她唆使,我就带她去找了开膛手。结果咕咕鸟不知道犯了什么毛病,说话很不中听,让开膛手很是恼怒。”

    “如果开膛手因此对她进行报复,把她绑架了,我一点都不奇怪。但是说实话,我想我能理解他们两个对咕咕鸟的恼怒,但如果说他们两个因此杀害咕咕鸟,我倒不相信,我宁愿相信他们为了给咕咕鸟一个教训,把她关起来,好好收拾她一顿,这样至少她不会出事。哎呀,她真要出事了,这可怎么办呀?”

    卓然点头说道:“我也不相信,他们好歹是同门,大家都是天池宗的,就算有什么矛盾,也应该不会闹到报复杀人这样严重的程度的,希望我们俩都是多心了。不过你最好对他们两个都从外围好生的进行一番探究,看看我们所说的究竟有没有可能。其他的呢?还有什么你觉得有可能对她不利的人?”

    “还有一个就是玉树风,我对这个人一向没什么好感,他虽然是东门的大弟子,可是他看人的眼神从来都是不安好心的。我是因为他是大弟子才让他几分。可是他经常说一些风言风语,在口头上的便宜,很讨厌的,尽管他相貌长得还不错,但是他的相貌完全被他的好色本性损毁殆尽了。那天他见到咕咕鸟,那眼神恨不得将咕咕鸟扒光了吞到肚子里似的,真让人恶心。如果他的咕咕鸟有什么非分之想,我一点都不奇怪。所以若是咕咕鸟真的糟了毒手,我觉得他也脱不了嫌疑。”

    卓然点头道:“是呀,贪恋美色杀人,这种可能不能排除。”

    “还有其他几个,也是对咕咕鸟垂涎三尺的,有的还死皮赖脸的缠着,我都会暗中查访的。不过就像你说的,得先找到咕咕鸟,活要见人死要见尸。我走了。”

    石榴花心事重重的告辞离开了,卓然望着她的背影,摸着下巴陷入了沉思。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